(大结局)李晓宁唐薇小说_李晓宁唐薇权胜无双阅

发布时间:2018-09-11 11:03

这本连载中小说权胜无双讲述了主人公李晓宁唐薇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一斗的倾心巨作,权胜无双精选篇章:我靠!这小子也太会装了吧?真是为了在领导面前表现自己,连脸都不要了!”李晓宁心中对孔向荣的做法是一阵吐槽,但是他自己也偷偷地朝脸上抹了几把。没办法,现实就是这样。有时候,真正要做的未必就是心中所想的。

权胜无双

推荐指数:8分

《权胜无双》在线阅读全文

权胜无双第十一章 机遇要抓住

正在孔向荣刚要回答他的当口,楼梯上传来了刘奇峰的声音,“到底是怎么回事?毛秋实是怎么搞的?这点儿事情他也办不好?他人呢?”

李晓宁看了一眼孔向荣,发现他还更加用力地用那块抹布擦着已经非常干净的地面,空着的左手也没有闲着,而是偷偷地在脸上涂抹着……

“我靠!这小子也太会装了吧?真是为了在领导面前表现自己,连脸都不要了!”李晓宁心中对孔向荣的做法是一阵吐槽,但是他自己也偷偷地朝脸上抹了几把。没办法,现实就是这样。有时候,真正要做的未必就是心中所想的。

“李晓宁、孔向荣?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刘奇峰发现了正蹲在地上擦地的两个人。

孔向荣也真会装,仿佛刚刚发现刘书记似的,唰地一下站起身来,大声说道:“报告刘书记,我们正在打扫卫生。”

“打扫卫生?”刘奇峰皱了皱眉头,看着满脸污渍和汗水的两人,语气略缓地问道,“累不?”

李晓宁虽然心中不是很喜欢做这种当面献媚的事情,但是也知道这是一个表现的机会,自然不会再让孔向荣一个人抢了先,急忙回答道:“谢谢刘书记关心,不累。”

刘奇峰点了点头说道:“你们两个是叫李晓宁和孔向荣吧?好!很好。堂堂高等学府的天之骄子能够这么踏实地干这种脏活累活,很难得啊!”

李孔二人都没想到刘奇峰居然会知道他们的名字,一时之间都愣住了,好在李晓宁反应迅速,抿了一下嘴唇,说:“这种工作,对于我们刚毕业、才走出学校的学生来说,是一个考验,更是一种锻炼。”

刘奇峰点了点说道:“说的好啊!年纪轻轻的能够不骄不躁,这么踏实,很好啊!”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好好的锻炼,以后将有更加广阔的舞台等着你们,市委非常需要你们这样的大学生,你们可是滨海未来的希望啊!”

说着话,刘奇峰伸出了手,孔向荣见状,赶紧趋前一步握住,满脸堆笑地说道:“谢谢刘书记关心!”

李晓宁本来也抬起了手,突然又醒悟到了什么,赶快将手在衣服上擦了几下说道,“刘书记,我的手脏。”

刘奇峰将手从孔向荣的手中抽出,再一次伸到了李晓宁面前说道:“毛主席说过,劳动者最光荣,劳动者最美丽,又怎么会脏呢?再说了,我以前也是经常干粗活的,这点儿污渍算不了什么。”

李晓宁这才又将手在衣服上擦了几下,伸过去握着刘奇峰白皙圆润的右手,用力的握了几下。

刘奇峰用左手轻轻地拍了一下李晓宁的手,然后才转过身慢慢的走了开去,一直等刘奇峰进了房间,李晓宁才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擦了擦手心的汗。

孔向荣看了他一眼,说道:“行啊,这就算入了滨海一号首长的法眼了,以后发达了,可莫要忘记了兄弟我今天对你的帮助啊!”语气中的那份嫉妒丝毫无法掩饰。

毛秋实是一路小跑着冲进刘奇峰的办公室的,他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从给他打电话的人语气之中听出来刘书记现在心情肯定很不好,而且急着要见他。

望着气喘吁吁的毛秋实,刘奇峰心中不由地对这位段永宏安排给他的秘书又生出了一份厌恶——毛毛糙糙的,一点儿也不稳重,如何能够成事?其实毛秋实倒也并没有累到他表现出来的这个份上,他只不过故意做出这副气喘吁吁的模样,以期让刘奇峰明白他是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的,不料想却适得其反了。

“刘书记!有什么最新指示?”毛秋实故意略带气喘地急急问道。

刘奇峰本来急急地叫毛秋实过来,是因为晚上在开发区有个很重要的招商晚宴需要他参加,而毛秋实居然没告诉他,以至于让他在参加中午的一个活动时没有控制好时间,需要急急忙忙地赶回来。其实这个错误也怨不得毛秋实,是市委办公厅秘书长段永宏的失误,但是段永宏是常委成员,刘奇峰也不好因为这点儿“小事”难为他,便想借着训斥毛秋实来敲打敲打段永宏。

但是刚才在走廊上碰到的那一幕,又让刘奇峰生出了新的想法,所以他并没有先提招商晚宴的事情,而是平静地说道:“我刚才进来的时候,看见小李和小孔两个人在打扫卫生,是你安排的?”

毛秋实没想到刘奇峰急急地叫自己来,居然是这么点儿鸡毛蒜皮的小事,悬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笑着说道:“是的,是我安排的。”

“你是怎么想的?”刘奇峰继续问道,平静的语气听不出来到底是喜是怒。

“也没多想。”毛秋实继续笑着说道,“就是觉得办公楼的卫生有点儿脏了,我们秘书一处应该起到带头模范作用,小李和小孔又是新来的大学生,正好也该锻炼一下,所以就……”

“你就不怕把这两个名牌大学的高材生给累的不干了?我刚才看到他们两个都是满头满脸的汗水。”刘奇峰这句话是笑着说的,所以他心中的不满便被有效地隐藏起来了。

毛秋实果然没有意识到这位滨海市一号首长心中其实对他已经很不满了,自顾自地说道:“刘书记说的是,现在的这些学生们跟我们那一代人是没法比了,一个个都是娇生惯养长大的,身体都虚的狠,干点儿活就累的不行。前几天秘书一处一起聚餐,那个李晓宁也没喝多点儿酒,直接吐血了。也不知道是身体体质本来就差,还是有什么病。”

毛秋实这就是在趁机下眼药了。别看他平时在刘奇峰面前装的一副正气凛然的模样,其实这个人性格非常的卑劣,特别喜欢背后说别人坏话、使阴招,在同事之中的人缘极差,但是他很会装,在领导面前嘴特别甜,会为领导办私事,还时不时地装作痛心疾首地“揭露”某些同事的缺点,所以赢得了包括市委秘书长段永宏在内的一些领导的赏识,被提拔为秘书一处的处长。

但凡把自己当领导的人都特别的喜欢自己手下的人把自己当做上帝一样来看待。但是自己部门新来的这两个年轻人都没能让他感受到这种待遇,特别是李晓宁,自始至终都给他一种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感觉,以他睚眦必报的性格,如何能够放过这个整李晓宁的机会?

其实这些都是毛秋实自己的心理臆测,李晓宁虽然不善于溜须拍马,但是作为新人,对他这位上司还是比较礼敬的;孔向荣一开始更是对他毕恭毕敬,只是后来慢慢地感到了他的性格与为人,再加上孔向荣的消息比较灵通,知道毛秋实不管是威望和职务上都不是自己依靠或效仿的对象,才渐渐跟他拉开了距离。

根本的原因还在于,毛秋实自己的自卑心理在作祟,他只有着中专文凭,凭着钻营的功夫才在四十岁上混到现在的地位,而李晓宁和孔向荣都是刘书记亲自招进来的名牌大学士,他们年轻,有学历,这些自己都不具备,他感到了一种威胁,所以利用各种时机贬低这两个年轻人。

但是毛秋实显然没有看清楚风向到底是朝哪边刮的,他是段永宏的嫡系,而段永宏和刘奇峰是貌合神离的,所以刘奇峰对他本来就是持着三分怀疑态度,而且李晓宁这批大学生是刘奇峰亲自张罗招进来的,目的就是培养自己的势力,他说李晓宁的坏话,不就等于是在说刘奇峰眼光不行吗?更何况他这个眼药下的一点儿也不高明。这些大学生进来的时候,都是经过了严格的体检,怎么可能会有他说的什么重病?

刘奇峰本来是想训斥毛秋实一番的,但是随着谈话的深入,他反而打消了这个念头。人性是非常奇怪的,当你不相信一个人的时候,对他所说的话往往会做相反方向的极端猜测。刘奇峰现在就是如此,他原本并没有把毛秋实当成自己的敌人,现在反而觉得他是在别有用心地离间自己和李晓宁、孔向荣的关系。

先不说李晓宁背后是省委书记,孔向荣背后是省委常委,就是这两个人本身的实力,经过一番培养也肯定会对自己大有益处的,那么毛秋实的离间做法,显然是为了让自己自毁羽翼。

所以,刘奇峰根本就不相信毛秋实说的话,不但不相信,他反而还认为毛秋实之所以说李晓宁不好,恰恰是因为李晓宁优秀。他本来还想着过一段时间再慢慢重用李晓宁和孔向荣,现在反而决定提前了。韬光养晦固然是好,但是自己如果太过忍让,反而会被市府那边的那位认为是软弱了。

想到这儿,刘奇峰故意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是啊。这些年轻人是该好好锻炼锻炼才是。这里没你什么事了,去把李晓宁叫来,我有话要问问他。”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