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穆昊苍孟子宁by七月_韶华画骨香七月小说

发布时间:2018-09-11 11:03

已完结小说韶华画骨香是来自本小说平台的一本女频小说,作者为七月,韶华画骨香七月精彩节选:“孟子宁,你怎么能这样污蔑本宫?本宫看在你和将军以前是知己的份上,上天有好生之德,你腹中有孕,想着在本宫和将军的大喜之日为你求一个恩典,恕你无罪!可你——”元清婉眼里蓄满泪,说到此处,蓦然停滞,似是悲痛至极,“可你……恨我也就罢了,你怎么能摔我的玉笛?这可是南宋的皇室传世玉笛。”

韶华画骨香

推荐指数:8分

《韶华画骨香》在线阅读全文

韶华画骨香第十二章

但她伤痕累累的手拼命的攥着他的锦袍,丝毫不敢松开。

穆昊苍心脏一缩,正要说话,又一道人影踉跄奔来,双手捧着被摔断的玉笛,哭得泪流满面。

“孟子宁,你怎么能这样污蔑本宫?本宫看在你和将军以前是知己的份上,上天有好生之德,你腹中有孕,想着在本宫和将军的大喜之日为你求一个恩典,恕你无罪!可你——”元清婉眼里蓄满泪,说到此处,蓦然停滞,似是悲痛至极,“可你……恨我也就罢了,你怎么能摔我的玉笛?这可是南宋的皇室传世玉笛。”

元清婉低声哭泣着,瘦弱的身躯摇摇欲坠,手心的玉笛静静的躺着。

孟子宁瞳孔一紧,她下意识的扭头去看元清婉。

她中计了!

元清婉刚才是故意说给她听的,就是要她来找穆昊苍伸冤!

不等她说话,她的下颚再次被人捏住,“玉笛是你摔的?”

这玉笛,是南宋皇帝赐给元清婉的新婚贺礼,乃是御赐之物。

这事,说大可大,说小可小。

“不是,我没有……我没有去摔她东西,我没有!”孟子宁的解释是如此苍白而又无力。

相较元清婉,她有绝对的立场去做这事。

“将军府的下人都可做见证!”元清婉补充道。

此话一出,穆昊苍面色越发的阴沉,孟子宁和他对视,他眼中的冷漠让她心痛,果然。

他没有相信她。

他没有!

“昊苍,若这不是父皇的御赐之物,我可以不和孟姑娘计较,可这是……”元清婉低垂落泪,欲言又止。

穆昊苍捏紧孟子宁的下颌,指节寸寸收紧,额头青筋暴露:“不过是一介罪妇,摔碎公主玉笛,任凭公主做主。”

他说完,便将她推开。

元清婉深呼吸一口气,“南宋有一古籍,上书人骨做玉笛,比这千年难得一见的血玉笛更通人性。”

啪——

大厅内的空气骤然降到冰点,穆昊苍眸中风起云涌,眼瞳猩红。

人骨?

孟子宁也震惊的瞪大瞳孔,人骨?做玉笛?

元清婉抹掉脸上的泪,扯出优雅的笑:“孟姑娘,本宫不和你为难。既这玉笛是你摔的,那么……”

“自然要从你身上来挖骨!”

孟子宁倒吸一口冷气,可元清婉却又缓缓说:“你若活着,那么毁坏御赐之物,本宫便不和你计较!是福是祸,我们交给老天爷来评判。”

还要从她身上挖?

“不要……不要……穆昊苍,你听我说,我没有摔她的玉笛,是她陷害我的……是她陷害我!”孟子宁痛苦地仰起头,血珠子从眼角滚落,她攥着穆昊苍的锦袍不肯松手。

不要!

她宁愿死,也不要挖骨!

穆昊苍不作反应,双手紧握成拳,纤细长睫遮不住他眼瞳中的暗流涌动。

良久之后。

他才说:“就依公主所言。”

闻言,孟子宁万念俱灰,不可置信的盯着他。

元清婉挥手,“来人——”

“慢着,孟子宁摔碎本官和公主的新婚贺礼,本官要亲自动手!”

穆昊苍负手而立,庭外的光落在他的肩,衬得他神色冷如冰锥。

亲自动手——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