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傅燦时臻by靳蔓歌_轻轻亲吻你靳蔓歌小说

发布时间:2018-09-11 11:03

连载中小说轻轻亲吻你是来自晋江文学城平台的一本女频小说,作者为靳蔓歌,轻轻亲吻你靳蔓歌精彩节选:对方把笔放在时臻桌上,一边轻飘飘地说着:“时臻,璨哥哥没来还是已经走了?”没等她回答,她又自顾自地说着:“不过也是,他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也不会顾忌别人的感受。”

轻轻亲吻你

推荐指数:8分

《轻轻亲吻你》在线阅读全文

轻轻亲吻你第十七章学姐

翌日,一整个上午时臻都显得很心不在焉,笔在手指间飞的贼快,直到课间的时候,门口才走近来一个人影。

姚欢肩上背着可爱型的书包,露出了长长一截的雪白脚踝,她靠近的时候,时臻正很无聊的趴在桌上,看到她的双腿时,笔“啪叽”一下掉在了她脚边。

姚欢并不是可爱型的女生,如果她想的话,女神型应该是比较适合她的路子。

对方把笔放在时臻桌上,一边轻飘飘地说着:“时臻,璨哥哥没来还是已经走了?”没等她回答,她又自顾自地说着:“不过也是,他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也不会顾忌别人的感受。”

“不过他对我倒是一直都挺好的,很照顾我。”

说完,把一个粉色的信封搁在了傅璨的桌肚里,朝时臻笑了笑转身就走。

甜美又无心机的笑容里,时臻居然看出了她在示威。

“???”“妹妹。”时臻突然出声,清冽的声音里压着耐人寻味的意味:“他那么照顾你,应该知道你喜欢他吧?”“也是,我们这个年纪就该做点不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姚欢回头疑惑地看向她,这人到底想说什么。

对上她的眼,时臻才慢悠悠地从口袋里把手机拿出来:“你应该不知道你俩昨天分开后,他给我发了微信吧,要不我让你看看?”

她手里的手机定定的在姚欢面前放了足足有1分钟,那么大段的解释,时臻甚至连一个字都没有回他。她不明白。时臻到底有什么值得他特殊对待的。

姚欢是个很娇气的女生,被哥哥宠,被家里宠,遇到傅璨后,她就一直努力学着喜欢一个人。现在更是被气到不行,都快憋出内伤了。

更何况她哥哥为傅璨付出了那么多。她咬着下唇,都快哭出来了:“你跟他在一起了?”

时臻:“没啊。”

“他不过就是亲了我一下,昨天那地方很暗,你可能没看到。”女孩儿笑眯眯地,说完目光便移开了她的脸上,“我还有事,先走了。”

“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傅璨跟你不是一路人,没戏。”

她的话轻飘飘,却一字一字地砸在姚欢的心上。

傅璨是什么性格的人,那么不受约束,肆无忌惮的人,为了自己心里想要的,能和老爷子作对,她当然知道傅璨和她不是一路人。可谁让他傅璨欠她。

***

时臻走后,隐匿在门外听到了这一切的人才大大方方的走了出来,廖柔把作业本放在第一排,望着最后一排的人递上了一张纸巾:“我给你看个东西。”

姚欢微怔,抬起头时脸色已经恢复如常:“你谁啊?”

“我叫廖柔,高一开始就跟璨爷同班。”她说着,边把昨天拍到的照片递给她看,“看到了吧,她是人品有问题,这样的人配的上璨爷么?”

说着,又想起了之前傅璨之前莫名其妙要值日的事情,就“顺带”着提了一下:“不过璨爷对她好像挺特别的,还跟她一起做值日....”

姚欢虽然单纯,可并不傻,尤其还是对她这样突然示好的行为起了戒心:“你该不会…”也喜欢傅璨吧。

听出了她的画外音,廖柔的脸红了红:“不是,我喜欢的不是他。”

“那就好。”姚欢冷嗤:“少不自量力了。”

***

从教室里出来后,时臻就一路来到最角落里的教室门口,她之前提交的校广播站的申请已经有了回复,站长约她这个时间来谈谈。

时臻站在走廊里,在等人,没注意到路过的几个男生在一旁窃窃私语。

“确定是她?看她那样,一点都不像那种女孩儿啊?”“哪种?你肉眼看得出来?”“反正我已经答应她了,就得把事情办好,哥儿几个怂了?”

“屁——少扯犊子!”为首的男生停在时臻不远处,边闲聊边打量她。

彼时另一边,时臻等的人已经来了,是个高她一级的小姐姐。

高个子,单眼皮。

“学姐——”时臻扬起手臂,朝着那人挥手,曾禾快步走近,“你是时臻吧?”

时臻颔首。

“我看过你写的申请和你发给我的语音了,声音不错,挺适合广播站的,不过你知道,很多人都是因为不想参加课间操才来广播站的,所以说说你想加入的原因吧。”曾禾轻声道,目光柔和的在她脸上看着。

原来就是她啊。那个能让傅璨特地来找她的小同桌?

时臻没犹豫,“学姐,我以后大学想读播音专业,所以想多点机会练习一下。”

“你现在已经高三了,还想来参加?”曾禾有些惊讶,这个时间,是很宝贵的。“对啊。”时臻双手合十,生怕曾禾拒绝她:“所以学姐,为了未来播音界有个声音大咖,你不能拒绝我。”

曾禾笑眯眯:“你还真是自恋啊。”“不过你跟我认识的一个人还真是好像啊,连未来要走的路都很像。”曾禾的眼里多了几分慎重:“这个不是小事,尤其你要参加艺考,得跟父母商量好,他啊就是没跟家里处理好,所以搞得一团糟。”

“……”时臻听着,怎么感觉这么熟啊。“该不会,你也认识傅璨吧?”

“当然认识啊,璨爷嘛。”曾禾很是好奇他俩的关系,可看她一筹莫展的眼神时却又心存疑虑:“你不知道他的志愿?”

“……”时臻压了压唇角,莫名觉得她这句话问的有点奇怪,她为什么要知道。

班里有人在找曾禾,她回了声后便对时臻轻声道,“算了,你不知道也不奇怪,他一向不喜欢提起这件事的。”伤心事而已。

“我先回班了,具体的细节我微信你。”曾禾说着,转身回了班。时臻不解地看着她的背影,半晌后才叹了口气。

她本来是该下楼回班的,可最近的楼梯被做完课间操的人站满了,她只能绕远道,除了那几个小混混外,她其实还是很乐意走的。

“诶,学妹,过来。”身后传来一道男声,起初时臻并不觉得在叫她,可对方又继续扯着嗓子道,“学妹,叫你呢,听到了吗?hello”

他身旁的几个人已经抢先一步把她拦了下来。

时臻静默几秒,只觉得他说话的嗓音像个鸭子,她转身后讪讪开口:“有事?”

来人校服拉锁半拉不拉的,松松垮垮的样子,时臻从他和他同伴脸上看不到任何帅气感,只看到了三个大字——

“来找茬!”

对方先是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了一圈,最后才落在她的胸脯上,讥笑:“也不怎么样啊…”

时臻垂着头看了眼自己,尔后抬头面无表情:“你到底有没有事?”

“有啊。”说话人是王彭,高三有名的混混,家里有爹,身后有人,一直都是为所欲为的:“你看不出来我想干嘛?听说你家境不错啊,给哥买点烟抽抽。”

他跟傅璨不同,傅璨不会欺负自己人,而他则是专门欺负自己人。

“……”听说?时臻怔然,随后眼底却染上了恐惧的意味:“你们想要多少?”

“不多,你全部啊。”王彭嬉笑道,旋即走上前,“你这样的女孩子,家里应该不会让你吃苦的。”

时臻低着头,在口袋里慌乱地翻找东西,除了一支笔,她带来的就只有…一个保温杯了。

女孩儿在几个男生面前,显得有些势单力薄。

时臻不想在这个时候出什么风头,旋即和他轻声商量道:“师哥,我能不能下去拿?我真的没带。”

闻言,对方似乎很理解,也在他意料之中,轻叹了口气,“那就出去陪哥喝一杯,怎么样?”

“……”

时臻抬了抬头,忽然仰着头活动了下脖子,眼睛微阖,深深地叹了口气。

“你是真的不会啊…”

“什么?”

变故发生的太快,众人都没想到时臻会突然动手,更没想到,柔弱的小美人会见血就兴奋。

她拿着保温杯抬手就伦在了对方头上,一声惨叫传来的同时,时臻拎着他的领子就往墙上撞。

一下接一下。

“看明白了吗?这才是要保护费的正确模式,懂?”“什么都不会就来问我要保护费?”

时臻轻描淡写说着,下巴微勾出弧度,眼里的戾气却同时放大。“你还要我陪你喝酒吗?”

王彭被一个女孩子给揍的头晕眼花,顿时觉得没了面子,几次想还手夺回主动权,却被她一下又一下的拎着往墙上撞。几次下来,他怕了。

“姑奶奶,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不干什么,就让你长点记性。”时臻眼底浓如墨,抓着王彭的手却被身后突如其来的力量给夺走。

“小臻儿,松手。”傅璨来的很急,穿了便装,没穿校服,对上时臻有些乱的眼神,他压低了嗓音道,“是我,我来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