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轻轻亲吻你傅燦时臻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1 11:03

连载中小说轻轻亲吻你是著名作家靳蔓歌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傅燦时臻,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现情小说轻轻亲吻你精选篇章:说话时,时臻正夹了一小块鱼往出挑刺,听他这么委屈的埋怨也着实好笑,掀了掀眼皮,却正好和那道火热又直白的视线在空中打了一架。

轻轻亲吻你

推荐指数:8分

《轻轻亲吻你》在线阅读全文

轻轻亲吻你第十五章小甜心

女孩儿顺势拿着手背贴了贴他的额头,继而又点了点头:“是病的挺重的。”

“妄想症啊。”

傅璨的笑容放大,皱紧的眉头骤然松开,随后眉角轻轻压低:“我知道你是好心,不过这是最后一次。”

“不许你再跟姓闻的单独打电话。”

一想到她给他打电话,傅璨就只觉得怒火丛生。克制不住的嫉妒啊。

她还没主动打过电话给他呢。

一想到这个,傅璨脸上笑不出来了,他的担心和愤怒都变成了低吼的一句话——

“不许你勾引他。”

时臻:“昂?”“???”

什么情况。她什么时候去勾引人了?勾谁了?而且至于用的着这么激烈的词么?

女孩儿看了他好一会儿后,才得出结论。应该是妄想症犯了吧。

好可怜啊。

***

这天中午,时臻帮他“解决”了老沈的问题,也顺便“戏弄”让他跟他的小伙伴一起有了“翻墙逃打架”的头一回经历。

中午大胖子请客,在学校附近的小川菜馆吃的。加上时臻一个女孩子,总共6个人,才吃了不到200块钱。可谓是物美价廉的楷模了。

大胖子平时胃口一直就很好,突然被宰了一顿,显得有点兴致缺缺的,望着桌上的沸腾鱼提不起兴致来。

“璨爷,为啥我请啊。”

说话时,时臻正夹了一小块鱼往出挑刺,听他这么委屈的埋怨也着实好笑,掀了掀眼皮,却正好和那道火热又直白的视线在空中打了一架。

“……”算了,她还是专心吃鱼吧。

傅璨的筷子没停,“因为我们里边就你翻墙最慢,最慢的人请客。”

大胖子一趴:“你胡说!还有小胖儿比我慢。”

同样的体型,同样的害怕翻墙。

“哦,那下次让他请。”

“…….”所以,我今天是非请不可了么?

徐之扬心疼兜里刚发下来的零花钱,买了游戏机就没剩多少了,现在还得全部请吃饭。

傅璨正专心挑着鱼刺,目不转睛的侧颜让他觉得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好大。

大胖子咽了口口水,算了算了,请璨爷吃饭,不心疼!这么一想,就想通了。

手里吃饭的动作也快了点,不能白花钱啊。

时臻挑鱼刺的动作,细致又缓慢,她吃一块的速度是徐之扬吃两块的速度。

傅璨伸手,把她手边的盘子和自己的交换了一下:“给你这个。”

时臻怔了下,他的盘子上是满满的一小堆挑过刺的鱼肉,白花花的。“给我的?”

“对啊。”傅璨点头,很是嫌弃她盘中挑过的东西:“你挑鱼刺的水平可不如你的长相啊。”

“那是。”女孩儿带着点小得意,扬着精致的下巴笑的灿烂。

尔后专心的对付那堆不可辜负的鱼肉还有紧接着打来的虞锦书的电话。

同桌的几人边吃边笑。

徐之扬:“你有没有觉得璨爷今天很猥琐啊?他不是不吃鱼吗?”

程郴鹏:“小屁孩懂个啥啊,此鱼非彼鱼,他吃不了鱼,可以喂鱼啊。”

大胖子筷子一搁:“什么喂鱼?哪儿有鱼?”

“我不跟傻子说话。”

那边,时臻的电话已经挂断,她看其他人讨论着正欢,便在私下里戳了戳身边人的胳膊,轻声问道:“明天是书书的生日,她晚上订了个大包间打算搞个热闹,你要不要来?”

“你想我去吗?”说话时,傅璨已然转过身来看她,眸子里是深深浅浅的阴影。

时臻没回答,他这个问题还真是不好回答。

程郴鹏听到了,挤眉弄眼的眨眼:“小时同学,我们可以去吗?六中大佬我也想认识认识。”“还有我还有我。”大胖儿把手举得很高,“哐当”一下,鱼肉掉了。

时臻抿着唇,作为难状,他们这么兴致勃勃,她不想拒绝。她跟虞锦书发了会微信后,才道:“好啦,六中大佬同意了,明晚下课后,我们在学校附近的ktv见。”“哇哦,又去唱歌。”大胖子神叨叨的,最近得去喝点东西补补嗓子,上次的高音他都没唱上去。

“你也一起来吧。”时臻挪了挪椅子,柔软地女声在身侧少年耳畔绽开了花儿,“不过...书书说得带礼物。”“你们也得带。”

话一出,这会儿的两个“你们”唇边弥漫着尴尬的微笑。

“我能不去么?”“我也是我也是。”

“不能哦。”时臻眯了眯眼,往后一靠:“失约的话她会过来打人的。”

“……”“……”

***第二天下午原本是数学课,时臻还担心他会拖堂,结果铃一响他就急匆匆的结束了,一行四人一齐往ktv走,到了地方时,时臻神神秘秘地从包里拿了个小包出来,把背包给了徐之扬后自己就钻进了厕所里。

几个人走到包间时才发现,里边的人真不少啊,大约都是和虞锦书玩的惯得,以男生居多。

虞锦书拿着麦冲傅璨招手:“你们来了啊,快坐啊!”

落座后,大胖儿忍不住拿了个小果盘在吃,还时不时问身边的两个人,却发现璨爷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可怕。

“璨....爷,你想吃我手里的西瓜?”说着,手已经哆嗦的伸了出去。

傅璨坐在最外侧,视线在他身上荡了好几圈,才不咸不淡的盯在他手里的包上,嗓音哀怨:“为什么她给你不给我?”

“啊——?”

大胖儿彻底懵了,还是程郴鹏先反应过来,从小时同学把包丢给大胖儿之后,璨爷就一直盯着他看,他还在怀疑什么的时候,璨爷已经忍不住了。

傅璨眉心微皱,不笑的时候更是自带戾气:“把它给我。”

“不行。”徐之扬摇摇头,果断拒绝了他的提议,他是个言而有信的人,答应别人的事就要做到。下一秒就被程郴鹏打在了头上。“快点给他。”

说着,包被丢了过去,傅璨伸手把它直直压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很是不开心啊。某人都不给他看包的机会。

***

时臻进来的时候正赶上虞锦书玩儿的正兴奋地时候,看到她进来,更是拿着话筒扬声道:“快看!来了个漂亮的小姐姐。”

时臻拿杏眸瞪她,不甘示弱:“屁的小姐姐,我要当小甜心!”“有毒甜心?”

“哈哈哈。”

几人都跟时臻很熟,怼起她来也是毫不留情的,那边,虞锦书玩疯了,继续道:“快关灯快关灯,被我抓住的第一个人得跟我喝酒。”

她虽然是个女生,可酒量却是这几人中最好的。

视线很快陷入了一片昏暗中,周围静静地,大家似乎更是有意不发出任何声音来,时臻看不清路,只能站在原地想往墙角里靠,才挪了没几步,手就碰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她本能地想要发出声音,却被对方拿手捂住了嘴——

很快她就被他抱在了怀里,对方没用力,手心只是虚虚地捂在了她的唇边,还有点粘粘的触感,他在靠近,附在她耳边轻声道:“长腿小姐姐?”“小甜心?”“你还想做什么?”

熟悉的声音让时臻放松了警惕,含糊不清地反问:“傅璨?”“是你吧。”“不是我爸,是我。”少年闷闷地回答,原来她刚才是去换裙子啊。难怪进来的时候,连程郴鹏这种少年老成的人都直呼其名——腿姐。

傅璨的手心热热的,还带着股莫名的香味,时臻小声问道:“你涂护手霜了吗?”

“老子看起来很像会用那么娘们的东西?”

时臻默默在黑暗里翻了个白眼:“你是不是对娘有什么误解啊,涂个护手霜就娘了吗?”说完,还自己默默补充道:“那你的手为什么好香啊。”

“那是,男人香。”她也许不知道,傅璨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点儿洋洋得意。

他一点儿都不像,还是她比较香。

黑暗中,时臻看不到他的脸,却能感觉到他发顶的头发在时不时的想要戳她的额头,也就是说这人想跟她碰额头?

时臻全身都在紧绷,跟只虾米一样:“你怎么了?”

“你为什么不把包给我,要给徐之扬,是不是因为他比我壮。”傅璨有些不太开心,“其实我也是有锻炼的,不信你摸摸。”说着,抓着她的手就往自己的胸口上放。隔着薄薄的校服,果然....很硬。

还有很强烈的心跳声。

“……”为什么要向她来证明这个啊。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