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轻轻亲吻你靳蔓歌_轻轻亲吻你靳蔓歌小

发布时间:2018-09-11 10:40

轻轻亲吻你这本女频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这本小说是一本现情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傅燦和女主时臻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点开第一条,傅璨低沉的嗓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这是给小臻儿讲的第一个故事,以后我每天都会给你讲故事,为了让你可以随时保存,我特地给你发了语音,机不机智!”

轻轻亲吻你

推荐指数:8分

《轻轻亲吻你》在线阅读全文

轻轻亲吻你第二十章撩你

“还好有你在,她才可以把对我的期待全部都给你。”“那不一样。”祁怀宇低低的回答,手上的动作更加麻利了,铺好床之后,他才绕过她身边轻声道:“走吧,该吃饭了。”

“抱抱也要吃饭了。”祁怀宇阔步回到餐桌,先是给抱抱倒了满满一盆的猫粮,又给她的杯子里加满了热牛奶,兄妹俩同一个餐桌吃饭,因为提起了那个人,似乎两个人的心情都不是很好。时臻对她是害怕的,自从父母离婚,父母各自又再婚,似乎谁也没有问过她的意愿,她的想法。

她像一个木偶娃娃一样,被迫又无声地接受着这一切。

接受着离开一个家庭,又重新进入一个家庭。有的人幸运,有的人不幸。

她想,她该是那个幸运的人吧。

身边人对她都很好,不管有没有血缘关系,不管是不是亲生的,他们对她都是表里如一的好。她肠胃不好,祁怀宇便每天睡前给她热杯热牛奶。

养父每去一个国家出差,就会给她买各种各样的礼物。首饰,衣服,甚至名牌包包。

她都有。他是那么及不可耐的想要向她证明他是一个好父亲。时臻夹了块鱼放在祁怀宇碗里,不安地小声问道:“你会帮我的对吧老怀?她动手的时候你可千万保护我啊,别让她打我脸。”祁怀宇掀了掀眼皮,“哪儿有那么严重。”“有啊。”

“真的。”时臻说着还抖了抖肩膀来表示自己真的很害怕。祁怀宇被她给逗笑了,只有她犯错的时候才会这么乖乖的寻求帮助。“行了。妈对你很好,不会打你的。”祁怀宇低声说着:“她要真打你,我第一时间冲出来保护你。”…哼。时臻翻了个白眼,把心思重新放回水煮鱼上,她不得不说,祁怀宇真的是百年一见的新好男人啊。

不喝酒,心烦的时候也会抽烟。

做得一手好菜。顾家,颜好,能文能武,最重要的是有一身强壮的腱子肉啊。时臻默默看了他几眼后,才轻描淡写的问道:“你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呀?”“没有。”闻言,时臻心里窃窃惊喜,刚想把好消息发给书书,就听着他继续道——“暂时不考虑。”“……”“很快就要高考了,你是怎么想的?”莫名其妙的,祁怀宇突然提起了这个事情。时臻放下筷子,并不打算对他隐瞒什么:“我打算走艺考类,播音系。”祁怀宇定定的看了她足足有5分钟,半晌后才哑然失笑:“你该知道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吧?”

“妈一直都想让你有个稳定的未来,比如医生就是不错的选择。”“那是她的,不是我的。”时臻说着,脸上是从来没有的认真:“她不能决定我的未来。”祁怀宇缄默,这么笃定的语气,这么确定的未来,似乎她真的想清楚了。“你想清楚就好,有什么需要就跟我说。”“谢谢哥。”时臻发自真心地说着,把牛奶喝完后冲他扬了扬眉,转身回了自己房间里。

祁怀宇看着她的背影,既忧心又羡慕。能拥有自己的梦想,真的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啊。***时臻的作息很规律,凌晨一点的时候一定逼自己躺下来睡觉。太多的事情涌了上来,她忽然发现自己失眠了,刷了一会儿手机的结果就是越来越没睡意。手机里跳出了一条微信,傅璨发了一个表情,又加了句话:【小臻儿,你睡了么?】黑暗中,时臻快速地回复他:【没呢。】

【失眠。】对方一直都处在编辑中,时臻看着屏幕在发呆。傅璨:【那就好。】???

…她失眠他居然觉得那就好?她等得屏幕亮光都灭了,他还没有回信。时臻:“你不会是睡着了吧?”

“有你这样的吗?撩了人就跑。”

“简直一点节操都没有。”傅璨:“我发了几个字就叫撩你?”

“那我接下来发给你的叫什么?”“…..”

“什么意思呀?”时臻的字还没打完,就听着他那边发来了语音,足足有5大长串。我去。点开第一条,傅璨低沉的嗓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这是给小臻儿讲的第一个故事,以后我每天都会给你讲故事,为了让你可以随时保存,我特地给你发了语音,机不机智!”随后响起的,就是傅璨温柔如流水一般的声音了。

莫名的安全感,他一开口,比任何事情都要美好。时臻一条条听着,每听一条,脸上的笑容就加深一分,他还真的给她讲故事啊。傅璨:“快夸我!”

时臻:“夸你什么?是夸你声音好听还是厉害?”

傅璨:“当然是夸我厉害!夸男人就是要勇敢一点!”

时臻:“好啦好啦,你最厉害,最棒了!”

傅璨:“我知道啊。”

….傅璨:“我想听你明天亲口夸我。”

时臻:“…..”

傅璨:“行不行?”

时臻:“考虑下哦。”

时臻:“你如果每天跟我说晚安的话,我就答应你。”傅璨:“我不止可以每天和你说晚安,我早安午安都可以一起说给你听,谁让你是我的有毒甜心啊。”

时臻:“……”

时臻:“谢谢,我就当你在夸我。”和傅璨聊完后,他还真的发了条语音的晚安给他听,时臻勾了勾唇,心里好甜。***时间过得很快,自从知道祁父和温茹从国外赶回来的消息后,时臻就显得有点心不在焉,说不害怕,是假的。

可直到一周后那俩人都还没回来,问过祁怀宇后才知道,祁父在国外的公司临时发生了点小问题,需要他们在当地处理,就是因为有了这个缓冲的时间,时臻才觉得有了点喘息的机会。这一周的日子,时臻过得有些憋屈。

班里人像是说好了一般,对她的态度也从一开始的热情变成了冷淡的旁观者,只有三个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每天跟她插科打诨。关于王彭的事情,学校的处理结果还没下来,他的消息却不停地传到时臻的耳朵里。有人说他住了两天院就出来了,没啥大事,可后来又有人说他又被人揍了,而且伤的很重,胳膊上直接开了道口子,也缝了针。

这几天王母每天都来学校里闹腾,教导主任也得随时应付着。消息是小胖儿带回来的,他跟大胖儿说这事的时候,时臻正趴在桌子上睡觉,只听着他声音高高低低的,时不时的还提起“璨爷”两个字。傅璨已经三天没来学校了,每天都会给她按时发微信,可就是不来学校。

这事跟他怎么会扯上关系?时臻从桌子上爬起来,边活动僵了的手臂边看向聊天的那俩人,拧眉问道:“这跟傅璨有什么关系?”许博谦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他说话的时候还抱着薯片在吃,被她一吓,薯片撒了一桌子:“你你你醒着啊。”“你还没回答我,他受伤跟傅璨有什么关系?”

时臻一字一句的问着,嗓音也变得戾气十足。小胖儿绝望地看了大胖子一眼,璨爷说过不能告诉她的,可小时同学现在的样子真的太吓人了。

“有人亲眼看到是璨爷动手的,而且他也承认了,现在....他们正在主任那儿….闹呢。”时臻没回答,这个消息太突然了,她有点反应不过来,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朝办公室的方向跑去——身后的俩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推开椅子朝门外追了过去。等等我们——***才走到门口,屋里就传出王母尖锐的哭声和谩骂声——

“你们学校的学生,你这个主任到底是怎么管的?”

“他手臂上留了那么长一道疤,你让他以后怎么找工作啊?”

“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交代,而且还得让他当众给我儿子道歉!”从一大早,王母就来这跟他哭诉了,他不得不把傅璨也喊了过来,在他的印象里,傅璨虽然爱打架,可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动手,更不会一点儿理由也没有。他把视线寄托在傅璨的身上,好言劝道:“傅璨,你家长呢?怎么还没过来,这事需要你家长来出面,你自己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还有,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动手打他。”青春期的男生啊,动不动就喊打喊杀,要死要活的。

难道只有他是每天泡枸杞菊花茶,按时来养生的吗?傅璨站在原地未动,脸上一点儿愧疚都没有,轻飘飘的吐出了几个字:“他活该。”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