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主角纪南白泠泠小说在哪看_殇情不知微

发布时间:2018-09-11 10:40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纪南白泠泠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殇情不知微,本小说阅读网提供纪南白泠泠小说精彩内容阅读:陆元勋其实已经给白泠泠打了好多个电话了,今天早上纪南就是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他就清楚白泠泠过去了肯定得挨欺负,加班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殇情不知微

推荐指数:8分

《殇情不知微》在线阅读全文

殇情不知微第十四章 是她一直缠着我

陆元勋其实已经给白泠泠打了好多个电话了,今天早上纪南就是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他就清楚白泠泠过去了肯定得挨欺负,加班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于是他到十点就开始联系白泠泠,每个十五分钟打一个电话,眼瞧着零点了她还没给他回个消息,陆元勋坐不住了,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就看见了这一幕。

“陆总,这么晚了,我就不跟你谈公事了。”纪南面色冷峻的绕过了他。

陆元勋伸手抵住了他的肩膀,看向了他怀里的人,“泠泠。”

纪南不悦的冷声道:“她已经睡着了,请你不要打扰她的休息。”

陆元勋才不信这鬼话,他伸手摸上了白泠泠的脸,恼怒的低吼:“她发烧了!”

纪南眸色幽深晦暗,里面运转着浓郁的冷意,“陆元勋,注意你的动作。”

陆元勋一肚子的火,“这话该是我给你说吧?纪总,你这还真是左拥右抱一个都不放过啊!乔小姐不是已经嫁给你了吗?你又为何纠缠着白泠泠不放手?”

纪南嘲弄的看着他,“我想你好像搞错了一件事情,不是我不放过白泠泠,是她一直缠着我。”

陆元勋这么好的修养差点冒出来一句脏话,他瞳孔欲裂,额头上青筋暴起,“你未免也太高看你自己了。”

“白泠泠所做的一切,都是她自愿的。我倒是想提醒提醒你,千万别逾越了。”纪南说完就走,要不是因为两只手都抱着白泠泠,他早就推开陆元勋了。

“你给我站住!”陆元勋二度阻拦,“真该让她看清楚,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纪南的嘴角扯出一抹冷笑,“那陆总就是好人了?一味拖延,只会让白泠泠烧得更重。”

陆元勋的眉头一拧,他深吸了两口气,朝旁边让了一些。

纪南带着白泠泠上车,直奔医院。

连着挂了两瓶水,白泠泠的高烧还是没有退。

纪南拿出白泠泠的手机,看着上面之前陆元勋打来的未接来电,毫不犹豫的删了。

他站在病房的窗口抽着烟,一根接着一根,直到地上布满了烟头后,白泠泠才幽幽转醒。

纪南随手将手中的烟头朝着地上一扔,抬脚碾了两下,走到床边坐了下来。

白泠泠的脑袋昏昏沉沉的,瞧见他还以为是在做梦,“阿南?”

纪南冷声嘲讽:“干个活还得要点工钱。”

白泠泠一脸茫然,大脑有些迟钝,不知道现在是梦还是真实的。

“我还有事,既然你死不了,我就先走了。”纪南冷漠的抬步离开。

白泠泠眨巴两下眼睛,因为实在难受,很快就睡着了。

纪南坐在病房外的凳子上,拿出烟又开始抽了起来,被个值夜班的小护士看到了:“这位先生……我们这里不能抽烟的……请您注意一下……”

纪南嗯了一声,将烟熄灭,呆到了三点才回家。

第二天白泠泠才醒来,就看见病房里好像站着个人。

她睡眼惺忪的虚弱开口:“阿南?”

那人慢慢转了过来,温和的眉眼间隐约有着失落的情愫流转,白泠泠睡意清醒了大半,忙坐起身来,“学长,你怎么……”

桌子上摆着一堆补品还有水果,可见陆元勋是用了心准备的。

他说:“现在还难受吗?”

白泠泠轻轻摇头,“不难受了,已经好很多了。学长……你公司很忙吧?还是赶紧回去工作吧,我没什么大事的。昨晚上……谢谢你了啊。”

陆元勋先是一怔,很快反应过来,白泠泠以为是他把她带到医院来的,他伸手在她凌乱的头发上使劲揉了两下,“没良心的小东西,这么急着让我走?”

白泠泠很不适应他的亲近,一脸尴尬的避开,“学长公司事务繁多……”

“那好吧,我中午再来看你。”陆元勋很快离开了。

白泠泠靠着床头愣神,昨天晚上她做了个梦,梦到自己被纪南抱着来了医院,中途还看见了他,说了几句话。

这个梦太真了,却也太假了,跟在纪南身边这么久,他还从未抱过她……

就在白泠泠胡思乱想的时候,纪氏集团公司也是大乱一场。

纪南倚着窗户边上,冷冷发声:“你们都是瞎的吗?这地方白天阳光这么大,员工怎么办公?拖慢了进度,谁来负责!是谁把白泠泠带到这个地方来的?”

被推出来的人事部员工双腿打颤,“纪总……我……我……我一时疏忽,等白泠泠来了,我给她换个地方。”

“不用。”纪南一脸淡漠。

人事部员工都快哭出来了,那到底是要怎样才肯满意啊?

“落地窗上安一扇中式竹卷帘,旁边打通,放一把躺椅。”纪南抬手一指,面无表情的说。

众人都听的出来,这是在给白泠泠优待啊!

卷帘一隔开,温度也就降下来不少,而且还有躺椅,谁上班还给配这个啊?

偏偏有不长眼的,非要找个存在感:“她不过就是一个交换设计师而已,至于这么好的待遇吗?”

纪南冷眼扫了过去,是一个打扮的十分艳丽的女人,正满脸不屑的说着这句话。

“白泠泠住院了,这两天是来不了了。既然你不满意我的安排,就先在这工作两天试试吧,要是能抗的住,我也会给你这样的优待。”纪南阴测测的吐出这番话,那女人的脸色唰的一下就变了。

“纪总……我……我只是随口一说……随口一说……”女人讨好的对着他笑,一个劲的眨着媚眼放电,“您别生气……”

纪南恍若不见,“你们给我看好了,她要是敢偷懒一分钟,就扣掉一天工资!谁举报的,那工资就算在谁头上。”

那女人差点跌坐在地上,知道这次是大祸临头了。

等纪南走后,才有人幸灾乐祸的窃笑着:“这个狐狸精,总想着勾引纪总,真是活该!”

袁筎不甘心的攥紧了拳头,在众人的催促下,坐在了那张早已经被晒的滚烫的椅子上。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