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尸匠小说张少谦金琳是这本小说的主人公,小

发布时间:2018-09-11 10:37

赶尸匠张少谦

赶尸匠全文阅读

赶尸匠小说张少谦金琳是这本小说的主人公,小说的作者是君临,这是一本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灵异类小说。赶尸匠全文讲述的是张少谦在高考之后,与自己同学大周一起去打工赚钱,那个活其实就是赶尸。在赶尸的过程中,他发现大周竟然奸尸...

第一章 遭报应了

  我属于那种别人家的孩子,学习好,人老实,是家长和老师眼中的好孩子。

  可高考结束的第一天,我就干了一件特别出格的事。

  赶尸!

  其实,也不是电视上那种阴气森森,鬼啊神的赶尸。

  不过就是跟我一个要好的哥们儿,开长途车送一具尸体回家。

  我哥们儿叫大周,初中就不上学了,在外面混社会,听说一直帮什么大老板开车。

  我高考完第一天,他就找到我,问我要不要发财,有个好活给我。

  我当时正想着打暑期工,赚点零花钱,就问他啥活。

  他说也不是什么累活,就是跟着他跑长途车,大概一个星期就到,一天两百,到地方结算。

  我一听觉得不错,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当时我还以为就是长途货运车,主要工作就是帮人家递发票啥的。

  可谁知道是辆金杯车,里面还放着一个长方形的箱子,盖着红布,还用红色的麻绳绑着,严严实实的,看不清里面是啥。

  当时,我虽然没想到是棺材,可看到这种诡异的东西,还是有点害怕,就问大周这是啥东西?怎么血淋淋的?

  大周叼着烟,说谁知道,说不定是一箱子黄金。

  我心说这模样倒像棺材,跟金匣子还真挂不上钩。

  不过,我毕竟是赚人家钱的,也不好多问,就上车跟着他走了。

  本来我这个副驾驶的活挺轻松,啥也不干,就是跟大周聊天,防止他睡觉。

  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犯困,还老做梦,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因为金杯车空间太小,老是坐着累的。

  可后来我发现,自己老作一个梦。总是梦见一个特别好看的女孩向我喊救命。

  那个女孩皮肤特别白,浑身赤裸,还被红色的绳子绑着,敏感隐私地都被红绳子粗暴的勒着,流出血来。

  她被绑的就像虾球,不停扭曲着身体,向我祈求。

  因为嘴也被绳子勒着,说不了话,只能不停的呜呜,流着泪看我。

  我看着特别心疼,想要帮她,可每次还没出手,就惊醒过来,还出了一身冷汗。甚至有时候因为梦太香艳,都会弄脏内裤。

  当时我挺害怕,就把这事跟大周说了。他听后脸色猛的一变,不过马上就干咳了几声,道:“哥们,你这是春梦啊?没事,一会儿到地,哥哥给你找一个水嫩的小妹妹。”

  我赶紧说不用,还说觉得这不是什么春梦,感觉有鬼怪的成分。

  我虽然是个学生,多年被灌输无神论,可内心还是有点信这些,而且,我奶奶就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神婆,因而还是挺忌讳这些的,尤其车上拉着一个疑似棺材的玩意儿。

  不过大周一听这话就乐了,道:“你看电影看几把多了?哪有什么鬼?草!”

  我看他骂骂咧咧,有点不高兴,就没再说。大周常年跑车,估计也是忌讳这些,不想让我说,不吉利。

  可不经意间,我却看到后面的东西好像动过,红色的绳结明显是被解开过,而且,还露出一角。

  这一角也是红色,从形状和细节上看,分明就是一口棺材!

  虽然有心里准备,可我还是吓了一跳,叫道:“大周,棺材,真是棺材,还是红的,这也太不吉利了。”

  “你叫唤几把啊!”大周生气的刹车,差点没撞在护栏上。

  他熄灭火,狠狠瞪了我一眼,探过身子就去处理棺材,把上面的红色包严实,绳子又重新绑了绑。

  “大周,这可是棺材,而且是红的,大凶啊!”我害怕道。

  我听奶奶说过,那些冤死的人才会用红皮棺材,为的就是压煞,压住尸体的凶煞之气。

  “你瞎叫唤什么?什么叫大凶?这活你要不干就赶紧下车,别几把一惊一炸的,吓死个人。”大周特别生气,脸都红了。

  说实话,我跟大周是发小,从来没见过他这么生气。当即就有点怂,不敢再说话。

  不过,我心里也是不高兴,心说这都离家上百公里了,你让老子怎么下车?

  经过这件事后,我俩一路都没怎么说话,谁心里也不高兴。

  后来还是他跟我说话,说这件事其实他早就知道,只是怕我害怕,才瞒着不跟我说。还说他心里也害怕,才找我一起。

  “不过少谦你放心,这是一口空棺材,根本没死尸,这也是我敢接这活的原因。”大周笑着道。

  我不由皱起眉,不解道:“空棺材?你怎么知道?”

  “我…我当然知道了,人家雇主跟我说的啊。”大周语气明显顿了一下,道。

  这家伙说话的时候在抖腿,一定在撒谎,我跟他一起长大,知道他这个毛病。

  可总不能揭穿他,要是那样,估计大周得恼羞成怒,跟我急眼。

  我心中也是无奈,只能装傻,只是暗暗祈求奶奶保佑,能让我顺利到达目的地。

  可事情远没有我想象的顺利,还没过半天,就又出状况了。

  大周这个老司机,竟然在休息特别良好的状态下,发生了车祸。

  当时他还在跟我聊荤段子,笑的特别猥琐,可突然一头就撞在方向盘上,直接昏死了过去。

  索性当时我们只是在乡间小路,而非高速上,要是在高速,这种情况我俩也不用活了。

  可就算如此,也是一头撞在树上,差点没把我俩给搞死。

  我倒还没啥事,主要是大周,口鼻冒血,估计鼻梁骨都断了。

  不过这家伙是牲口,一抹血,说自己没事,就是感冒,犯困。

  这种屁话谁能信?他一向壮如牛犊,怎么会感冒,犯困?

  可我又能怎么说?只能先处理车祸现场。大周是老司机,会开也会修,他鼓捣了半天,说不严重,能修好。不过,有点麻烦,估计明早才能走,得露宿街头。

  露宿街头倒也不怕,虽然是荒山野岭,远处还有几个坟包,挺阴森的样子。

  不过,我俩大男人自然不害怕。

  可诡异的事又来了!

  修车的时候,我看见大周老是流鼻血,甚至有时候耳朵里面也流。

  最后,他从车底爬出来的时候,干脆双眼也流出血来。

  我直接就吓懵逼了,这跟恐怖电影中的七窍流血,太像了吧?

  “看鸡毛啊!不就流点血吗?”大周满是油污的手在脸上一糊,特别没所谓的擦了擦。

  可他不擦还好,一擦更狰狞,尤其在渐渐黑下来的夜幕下,别提多渗人了。

  “你们这些上学的也太怂比了吧?流点血就吓坏了?”大周搂着我,特别熟络的傻笑着。

  看着他像童年时那样的傻笑,我惊惧的心也渐渐平复下来。

  可刚平静一会儿,又他妈出状况,而且是特别渗人的状况。

  当时,我跟大周正在一起撒尿,他迟迟撒不出来,我还嘲笑他尿等待。

  可刚嘲笑完,他就尿了,还尿的全都是血,而且量特别大。

  我直接就给吓的尿不出来,特别没出息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喊着你怎么尿血?

  大周脸色特别苍白,咧嘴一笑,道:“累啊!刚才修车太累了,都累尿血了。”

  说完,他一头栽倒在血泊里。

  我赶紧去扶他,可感觉他特别虚弱,身体轻的要命,就像被掏空一样。

  大周突然流着泪,哭道:“少谦,我作坏事了,我遭报应了。”

第二章 谁动了棺材

  坏事?遭报应?

  什么情况?一路上他不就是开车吗?我跟他朝夕相处,没见着他作什么坏事啊?

  “什么坏事?杀人放火啊?”我不解道。

  大周抹了抹眼泪,欲言又止。我还想再问,可他已经挣扎着起身,爬上车睡觉去了,也不再搭理我。

  我看着他有些虚弱的背影,不禁微微皱起眉,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我俩一直在一块,真没见他干什么坏事啊!难不成是在我睡觉的时候?

  有这种可能!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长了一个心眼,故意装睡,想要看看大周到底搞什么鬼。

  不过,说实话,装睡是个技术活,尤其是我现在特累,不闭眼都要睡着,更何况闭眼?

  不知不觉的,我就给睡着了。

  索性,我心里有事,很快又惊醒了。而且还是被车上的响动给惊醒的。

  因为响动是从棺材那边发出来的,我没敢动,只是盯着车内的后视镜看。

  起初,我的眼睛不太适应黑暗,等了一会儿,我才发现搞动静的是大周。

  他一脸的狰狞,就跟尿急一样,疯狂的解着棺材上的红绳。

  因为他手忙脚乱,红绳迟迟解不开。大周也是急眼了,直接就用牙咬。可绳子太粗了,牙崩断数颗才咬断。

  大周弄的一口鲜血,狰狞无比,可却对着棺材嘿嘿笑,特别满足。

  这棺材里到底有什么?怎么对他这么有吸引力?

  大周嘿嘿笑着,搬开了棺材盖,伸手去里面抱东西。

  全程他都没看周围一眼,一双眼珠瞪的特别大,只是看着棺材里面,而且呼吸特别急促,就跟……要行房一样。

  他从棺材里抱出一具尸体!

  当那具尸体出现在我眼前时,我直接吓的浑身哆嗦。

  因为,我梦见过她!这些天不停梦见!

  她跟梦中的一样,皮肤特别白,没穿衣服,浑身都被红色的细绳捆绑着,即香艳又可怜。

  而且,她眉心还钉着一枚木楔子!

  她很美,一点都不像死人,倒像一个睡着的明星。

  我盯着她的脸,也不知道是因为太暗的幻觉,还是真的,竟然看到她眼角划过一滴泪。

  “嘿嘿!美人!美人!”

  大周就跟傻了一样,死死抱着美艳尸体,就跟抱着自己心爱的玩具一样。

  他不停亲着尸体的脸,还上下其手,各种摸、揉、捏。

  他这么凌辱尸体,真的是太变态了。

  不仅如此,她竟然还掰开了尸体的嘴,准备把那东西塞进去。

  我当时别提多恶心了,再加上这些天老做梦,这么眼睁睁看着,也实在过意不去,直接就站起来喊道:“大周,你干鸡毛呢?”

  大周吓一屁股坐在地上,差点没给吓疯。

  他坐在地上好久,才爬起来道:“你他妈吓死我了。”

  “你恶心不恶心?”我没好气道。

  “哥,这不是没出息吗?实在没忍住,这尸体太漂亮了,不信你看看。”大周扭过尸体的脸给我看。

  可他力气太大了,脑袋都给扭拧巴了,特别可怕。

  大周连连告罪,又把人家脑袋给扭了回去。

  我皱起眉道:“你是不是昨天也搞了?都他妈遭报应了,还敢动?”

  这几天他鬼鬼祟祟,肯定没少弄这具尸体,不然不会尿血。也不会一见我说棺材就生气,急眼。

  “没有,真没有,第一次,真是第一次。”大周死不承认。

  可他越是这么说,我越是不信。他这些天肯定是疯狂的搞了,不然身体不会被掏空,又是忽然晕倒,又尿血。

  “大周,我奶奶说死者为大,别动尸体,更别这么弄,容易遭报应。真的。”我也是无奈道。

  我能说什么?总不能把他给抓起来扭送公安局,再判个强奸吧?

  “行,我不动,再也不动了。”大周呵呵笑着。

  他被撞破脏事,自然有点低声下气。

  正在这时,他的电话响了。

  现在已经凌晨三点了,这时候谁打电话?不用睡觉的吗?

  大周看了一眼手机,向我作了一个嘘声的姿势,然后指了指棺材,道:“雇主。”

  我点头表示明白。

  他这才接了电话,一接电话,对面马上传来阴森可怖的声音,把我俩直接吓尿了。

  “你动我尸体,你个该死的臭男人,竟然动我尸体。”

  电话那头,是一个女人,阴森的语气中全都是怨气。

  大周吓的直接跪在地上,连连磕头,道:“女菩萨,女神仙,我再…”

  他刚想说再也不敢,我直接捂住了他的嘴,接话,道:“你他妈谁?别几把装神弄鬼。”

  说实话,我也害怕,要是她开口怼我,我估计也跟大周一样吓的跪地上。

  可她没有,反而沉默了。

  讲道理,我之所以敢怼她,是因为她的演技有点浮夸,有那么一点演戏的成分。

  大周心虚,可能没听出来,我距离远,倒是捕捉到了这一点。

  “哈哈,吓到你们了吧?”

  经过长久的沉默后,对面爆发出哈哈大笑。

  大周一愣,直接就爬起来要摔手机,我抓住他手腕,提醒他这是自己的手机,新买的。

  他气的踹了几脚轮胎,骂道:“你他妈有病啊!”

  “我是雇主,刚才不好意思,我女朋友瞎闹呢。”一个挺稳重的男声响起。

  闻此,大周脸色微微有些缓和,道:“大半夜打电话,你有事?”

  “有点事,你们一直停在G30高速旁边的乡村小路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走?”雇主问道。

  大周没好气道:“车坏了,明天就走。等等,你怎么知道我们的位置?”

  “我当然知道,棺材里面有定位装置。你也别生气,棺材里有我很重要的人,不能有闪失。”雇主道。

  他刚说完,电话那头就传来争吵,还是刚才那个女人。

  她嚷着说什么重要的人,不过就是前妻而已,她重要我算什么?小三吗?

  雇主也没理她,道:“你们稍等,我马上就到。”

  马上就到?

  我跟大周也是一呆,怎么个意思?跟踪来了?

  雇主说完就挂了电话。

  大周还没反应过来,我直接推了他一把,道:“还愣着干毛?赶紧收拾一下啊。”

  虽然是前妻,可要是被雇主发现大周干这种事,估计当场杀人都有可能。

  大周也反应过来,赶紧去收拾尸体。我也跟着帮忙。

  本来这是一件特别简单的事,就算我俩有点手忙脚乱,可也不至于出状况。

  可当我抬起尸体时,她突然抓住了我,就那么死死的抓着,疼的要命。

  我当时第一个念头就是厉鬼索命,来报仇了,吓的腿都软了。

  不过,索性她的手并不是铁钳,被大周轻松一掰,就掰了下来。

  我也松了一口气,估计是尸体僵硬的巧合,毕竟她指甲长,抠在我皮肤上也正常。

  我俩收拾好了尸体,把棺材重新盖上。虽然绳结有点费事儿,不过总算还是在雇主来之前给搞定了。

  雇主不是一个人,带着一个女人和老头。

  女人就不说了,特别骚气那种,高跟丝袜什么的。

  老头就有点意思了,穿着一身黑,留着山羊胡,手里还拿着一串佛珠,不停掐数着。

  这老头不僧不俗,也不像道士,可却神神叨叨的,围着棺材瞎转。

  他也没掀开红布,就直接盯着我俩,阴沉道:“谁动棺材了?”

第三章 怨毒

  这老头是妖怪吗?

  我们两个近乎完美的恢复了棺材的原样,怎么他还能看出来?

  不过,就算他看出来,我们俩也没可能承认。这种事,打死都不会承认啊。

  见我俩不认,老头冷哼道:“你俩也不用狡辩,我这困棺锁,乃是湘西赶尸人祖传的手艺,岂是你们两个小娃娃能学会的?”

  湘西赶尸人?

  现实中还真有这种职业?不都是电视剧上演的吗?

  “我临行前,告诉过你,不要动棺材,你为什么不听?”雇主冷着脸质问。

  大周估计也是吓坏了,吞了吞口水,连话也说不出来。

  反而是那个风骚女人开口道:“人都有好奇心嘛!你越是郑重警告,他越是好奇想看不是?你不如不跟他说呢。”

  这话倒也在理。

  雇主皱起眉,训斥道:“你给我闭嘴。”

  风骚女撇撇嘴,不敢再说,估计也是见雇主真生气了。

  “好奇?哼!我看这小子分明就是色迷心窍。”老头冷哼道。

  “色迷心窍?谷大师,你什么意思?难不成这王八蛋不仅动了棺材?还动了尸体?”雇主脸色大变。

  老头点点头。

  见此,雇主直接急眼了,掏出一把枪,怒道:“老子崩了你。”

  大周跟我都是第一次见到枪,瞬间就给吓尿了。

  而且,雇主还打开了保险,分明是要真的杀人。

  大周直接跪在地上,使劲磕头道:“对不起!大哥!是我色迷心窍,干了坏事!你饶我一命,我再也不敢了。我把钱全退给你,十万块钱全都退给你。”

  十万?

  我心中骂娘,大周也太不老实了,就给老子一千多块钱?

  “钱?老子可不缺钱。”雇主咬牙切齿,直接就要扣动扳机。

  我都吓傻了,腿都发软。可这时,老头伸手拦住了他,道:“先别杀,路还长,留着还有用。”

  雇主似乎极为听老头的话,虽然特别愤怒,眼珠都红了,可还是放下了手中的枪。

  老头看着已经被吓尿裤子的大周,问道:“这一路上,你是不是按合同上说的,昼伏夜出,还在指定加油点加油?”

  大周赶紧点头,跟小鸡啄米一样。

  这些天大周确实晚上才开车,每次加油都去特别偏僻的加油点加油,有时候甚至不惜冒着趴窝的风险,估计应该是他们指定的加油点。

  老头满意的点点头,转而对我道:“你,今晚去棺材里面睡觉。”

  我草!

  这个转折有点生硬啊!

  老子什么都没干,钱也没拿到一分,你让老子睡棺材?还跟一个诡异的女尸体睡一起?

  “赶紧着!”老头不耐烦的命令道。

  我摇头拒绝。这尼玛搞什么?欺负人也不带这么欺负的。

  “不去就死!”老头拿过雇主的枪,直接怼在我额头。

  冰冷冷的枪口戳在我额头时,别提多可怕了。

  我无可奈何,只能嘴唇哆嗦的钻进棺材。老头很明显是玩绳子的高手,分分钟就把我们绑了半个小时的绳子解开,打开了棺材。

  这个老缺德的玩意儿,不仅让我睡棺材,还让我脱衣服。也就是说让我跟女尸体坦诚相待。

  当时我几乎都要疯了,可面对枪口,只能屈辱的脱下了衣服。

  索性棺材里面黑暗一片,我看不到美艳尸体的脸,不然我真忍不住会起反应,甚至跟大周一样,作出龌龊的事。

  把我弄进棺材,车就缓缓启动了,拉着我一路颠簸。

  起初,我因为害怕,根本一点睡意没有。可渐渐的实在太累,就扛不住睡着了。

  其实,我一直忍着困。因为实在害怕,可尸体太温暖了,还有淡淡的香味,特别迷人。

  是的,你没有听错。

  尸体没有一丝丝冰冷的死亡气息,更没有任何的臭味,全是迷人的体香。

  讲道理,我甚至有点理解大周的变态行为,因为这具尸体太像一个睡着的美人了。

  我不知道睡了多久,大概有一天一夜,因为睡的太舒服,我还真不想醒。

  要不是有风吹!

  我当时刚睡醒,根本没想起来自己在棺材里,不可能有风吹。

  当我意识到时,一张带着怨毒笑意的脸已经出现在我眼前。

  我当时吓的汗毛全都竖起了,头皮发麻。刚准备叫,那女人就拿出一把刀,威胁道:“敢叫弄死你!”

  说实话,她一说人话,我反而不怕了。毕竟不是女鬼。

  而且,我仔细打量了她一番,发现她是雇主的女朋友,就是那个风骚女。

  她拿着把匕首命令我道:“滚出来。”

  不要说她让我滚,就是不让我滚,我也要爬出来,没人愿意跟尸体睡一块。

  我直接就往外爬,也不管自己有没有穿衣服,可我还没爬出来,就觉得手臂一疼。低头一看,尸体又抓住了我,还是抓的手臂,还是上次的位置。

  这一次她力气明显更大,指甲都陷入我的肉里。

  我疼的钻心,奋力把她的手指全都从肉里拔出来。

  她毕竟是尸体,虽然长期不腐,有些诡异,可终究是尸体,我轻轻一拔,手指就全都拔了下来。

  我一出来,风骚女就盯着尸体嘿嘿笑,还举着刀,分明是要把尸体千刀万剐。

  我不清楚他们的关系,不过美艳尸体肯定是跟雇主有恋爱关系,风骚女也一定有。

  女人都是醋坛子,人家死了都不放过。

  这具美艳尸体也不知道生前作了什么坏事,不是被大周弄,就是被女人分尸,想想就倒霉。

  我这人心软,有点于心不忍,劝道:“人都死了,什么账都消了,就别再咬着不放了。”

  “你知道什么?你知道这个女人多可恶吗?你知道她作了多少坏事吗?”风骚女红着眼珠怒道。

  “再坏人也死了,我奶奶说人死为大,死了啥账都没了。”我继续劝道,也算积点阴德。

  “消不了,死了也别想消!这女人生前就欺负我,死后还想压我一头?门都没有!老娘今天就要毁尸灭迹,让他们谁也好不了。”风骚女怒道。

  我被她疯癫的状态吓了一跳,瞧她那架势,我要再敢劝,估计会一刀戳死我。

  “你不是长的好看吗?是不是想万年不腐吗?老娘就坏了你的风水,让你作鬼也翻不了身。”

  风骚女说着就伸手揪女尸眉心的木楔子。

  木楔子很诡异,血红色,还有雕花,一看就是某种诡异法门。

  说不准她肉身不腐,就是这个木楔子的缘故。

  正在风骚女要揪木楔子的时候,突然一辆摇摇晃晃的面包车停在了我们面前。

  这辆面包车特别老旧,玻璃上还贴着黄色的符纸。

  车停下来,一个中年人从车上下来。中年人长的特别丑,牙大鼻孔粗,看着特别狰狞。

  而且,他下来第一件事就敲我们玻璃,那张丑脸还贴着玻璃看。

  风骚女虽然胆子大,可终究是做贼心虚,屏住呼吸一动不敢动。

  丑脸男也不知道看没看见我们,就是不停的敲玻璃,也不说话。

  有那么一瞬间,我都觉得自己遇到黑白无常索命了,虽然他开着面包车不太可能。

  “先生,不用敲了,车里没活人。”老头被敲门声惊醒,缓缓走了出来。

  他们并没有在车里,而是在加油站里面休息。

  见有人出来,丑脸男也不再敲门,道:“走一趟活,路过休息一下。”

  “都是同道中人,不用客气,进来吧。”老头作了一个请的姿势。

  丑脸男连声道谢,转而道:“老师傅说车里面没活人?可我看见有啊!还有两个,一男一女!”

第四章 死尸客栈

  我草!这个丑脸男是傻逼吗?直接就拆穿我们?

  其实我到没啥事,风骚女一被拆穿,直接就急眼了,上手就去揪木楔子。

  当她的手触碰到木楔子的时候,我看到了这辈子最恐怖的画面。

  那个美艳的尸体竟然睁开了眼,十根手指更是像烧红的铁棍般狠狠插入风骚女的手臂中。

  风骚女疼的乱叫乱喊。

  可尸体毫无怜悯,狠狠一扯,她的皮肉都被秃噜下来,就像煮烂的鸡腿,随便一扯,就只剩下骨头。

  风骚女疼在地上打滚,叫了几声就彻底昏了过去。

  老头不慌不忙的钻进车,看也不看风骚女,骂道:“蠢货!”

  瞧他那架势,是早就料到风骚女要搞事情,也早就料到风骚女会倒霉。

  “老师傅,怎么一回事?乱糟糟的。”丑脸男伸过头来问。

  老头笑了笑,道:“没事,有些蠢货想动果子,还是个红果子。”

  “红果子?啧啧!还真是嫌命长哦!”丑脸男缩回头去。

  当时我并不懂他们的黑话,等后来我入了这一行,也成了现代赶尸人,才渐渐理解其中含义。

  挖坟倒斗的叫尸体粽子,而赶尸的则称尸体为果子。大凶大煞的就叫红果子。

  “年轻人,继续睡觉吧。”老头指了指棺材,笑嘻嘻道。

  我直接就摇头,跟拨浪鼓一样,死活不进去。他还说上次那句话,不想死就进去。

  麻蛋!老子又不傻,还用这句话吓唬我是吧?

  “左右是个死,你给我个痛快吧!”我直接道。

  看了刚才那么恐怖的场景,打死老子,老子也不进棺材了。

  见我很坚决,老头子反而语气缓和了,道:“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

  “不知道!我管你是干嘛的。”我直接就怼道。

  “我是赶尸的,祖祖辈辈就是。俺们湘西一带,一辈子恪守入土为安,落叶归根这条死理。所以,赶尸人还算有活路。”

  “尤其这些年在外打工的娃娃多,事故也多,我们的活也就多。”

  “不过现在都先进了,不用扛着走,开辆车就行。”

  “你跟我说这些干嘛?”我不解道。老子又不当赶尸的,你说这些习俗干毛?

  “我说这些,只是让你可怜可怜这个小姑娘,她命苦,好不容易有个孩子,还胎死腹中,自己又想不开就自杀了。”

  “她也生前也没啥愿望,就是想入土为安,落叶归根。”

  “可这一路上你也看见了,又是你哥们儿凌辱,又是这女人迫害,不安生,她一路不安生。”

  老头摇头叹息,特别的伤感。

  可我还是不懂,不懂他跟我说这些干嘛?跟我打狗屁的亲情牌?

  “你放心,她不会害你。恰恰相反,你只要跟她一起睡觉,她还会感谢你,保佑你。若干年后,她成神成圣,说不定还保你万贯家财,长命百岁。”老头子特别认真道。

  可我又不是傻逼,又怎么会信他这种鬼话?

  “你他妈别忽悠老子了,老子不可能跟这具死尸睡一块,有本事你就弄死老子。”我干脆耍无赖道。

  “孩子,只有男人的阳气,才能保证她肉身不腐,才能让她体面的入土为安。你就帮帮忙,跟她睡一天,一天就够了。”老头子竟然求我道。

  可他求我,我也不可能帮忙。别说阳气这么鬼扯的事,就算是真的,我身阳气也不能被女尸吸走!

  “你跟他废话什么话?不进去就打进去,不行就虐待他,拔他指甲,割他肉。我不信他不怕。”雇主在车外喊。

  他女朋友被弄的半死不活,他自然不高兴,脾气全发在我身上。

  老头子看向我,道:“你好自为之吧。”

  说着,他就出了金杯车,只留我一个人。

  我心说好自为之你母亲,老子没可能睡在里面,就算天崩地裂,世界毁灭,我也不跟这女尸睡,太几把渗人了。

  可我正骂娘,大周进来了。这货脸色特别苍白,嘴唇都发紫,一看就半死不活。

  我以为他进来干嘛,谁知道他也来劝我跟女尸睡觉。

  这王八蛋垂涎女尸很久了,跟我说着话,还时不时瞄一眼,眼神里满是渴望。

  “兄弟,你知道为啥我都尿血了,晚上还要搞吗?”大周指了指女尸道。

  我摇头。

  他小声道:“上瘾啊!这女尸真怪异,有人的体温,还有人的香味,真叫个迷人。”

  说着,他还特别变态的舔了舔嘴唇。

  “你什么意思?你他妈也劝我跟女尸睡觉对吧?”我当下就急眼了,大周这是在诱惑我啊。

  “我不是劝你,是让你把握住机会,过了这村就真没这店了。”大周特别认真道。

  “去你妈!”我直接就爆粗口,这他妈什么玩意儿啊。

  “你别生气,我问你,你知道咱们现在在哪里吗?跟什么人打交道?”大周话锋一转问道。

  我没好气的看向他,道:“跟阎罗王?”

  “阎罗王不可怕。阎罗王在地府索命,这些人在人间害人。”大周道。

  “你能别废话吗?有话就直说。”我不耐烦道。

  自从他奸尸又坑我钱后,我就对他敬意全无,只有厌恶。

  “这是群赶尸的,现代赶尸人,天天跟尸体打交道,分分钟要人命。还记得咱们去过的加油站吗?每一个加油站都是他们的据点,行话叫死尸客栈,只晚上开业,接单赶尸人。”大周神秘兮兮道。

  我越听越不耐烦,跟我说这些干毛线?吓唬我?

  “你想想,他们这些人组织这么严密,就只运尸体?别逗了!咱们那个雇主为什么那么有钱?除了运尸体,他啥也运,甚至还有毒品!你说这么狠的角色,咱能惹起吗?”大周继续吓我。

  我实在忍无可忍,骂道:“你是帮他们来吓唬我的对吧?”

  “不是,咱俩撒尿和泥长大的,我能胳膊肘向外拐吗?我只是提醒你,别硬犟,咱们暂避锋芒,等到了下一个死尸客栈,我救你出去。”大周压低声音道。

  我皱起眉,问他怎么救我出去?他说一会儿他开车,三个小时车程,直奔下一站。

  到时候,老头会在副驾驶监视他。不过,一到死尸客栈,老头就要下车亲自拜访客栈主人。

  只要他一下车,大周就一脚油门走你不解释。

  “连你带尸体,一起搞到手,嘿嘿!”大周对着空气狠狠一抓,笑道。

  我犹豫了一阵儿,这计划虽然粗糙,可也算是个法子。

  不过,有一点我不能接受,那就我必须进棺材。

  这他妈商量了半天,我还得进棺材,真心有点不能接受啊。

  “忍一忍,就三个小时。”大周劝我,还用手推我,瞧那架势是准备把我直接推进去?

  “别说三个小时,就是三秒钟我也忍不了啊!”我抱怨道。

  这是真心话。

  大周是没看到这具尸体多可怕,他要是见了,也不敢靠近半步。

  “就三个小时,就三个。”大周使劲推我。我有点不高兴,就奋力挣扎。心说你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

  谁知他直接冲我后脑子就是一下,也不知道用什么砸的,反正特别疼。

  我被砸的晕晕乎乎,一头栽进棺材里。对于这世界的最后一抹印象,是女尸那张好看的脸。

  我甚至看到她在笑,不过应该是我被砸晕的幻觉。

  等我醒来时,我仍旧保持着栽倒的姿势,棺材没盖,红麻绳也没绑。

  我揉了揉眼,再仔细看,发现连车子也没动,我还在遇到丑脸男的死尸客栈,甚至,那辆贴满黄纸的面包车还在。

  这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感觉周围一点人气都没有?

  而且……我低头一看,尸体也不见了,棺材内空空如也!

第五章 消失的女尸

  这棺材还在尸体怎么没了?难道还能是尸体自己跑了不成。

  此时离天亮还有一两个小时,我往车窗外张望了一眼,一个人影子都没有。

  “大周?大周?”我低声喊了两声,并没有等到大周的回应。

  阴冷的夜风呼呼的往里头灌,冷的我浑身的寒毛都站立起来了,赶紧捡起之前脱掉的衣服穿好。

  就在这时寂静的夜色中却传出一声巨响,猝不及防的动静吓得我赶紧往车内缩了缩。

  我的目光紧盯着发出巨响的那辆面包车,车窗玻璃全都做了遮光处理,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没办法判断里面是否还有人。

  随手捡了一根木棍我猫着腰慢慢接近面包车,从车前挡风玻璃往里头瞧了一眼,发现里头根本没有人,绕到后车门一看。

  后车门大敞着,里边同样有一副棺材,只不过是普通的黑棺,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棺材盖也是打开着的。

  风一吹血腥和腐肉的味道扑鼻而来,呛得我差点吐了。

  我强行忍住胃里的翻江倒海,走上前去往棺材里瞄了一眼。

  没想到棺材里的景象吓得我差点一个腿软直接给跪了。

  棺材里放着的是一具男尸,估计死了有一段时间了,那味道就好像是下水道里有一窝死老鼠一样臭不可闻。

  苍蝇在尸体脑袋上不断盘旋,嗡嗡嗡的叫得人心烦,宽厚肥大的身体几乎已经占据了整副棺材。

  最让我感到震惊的是,尸体从胸腔到肚脐眼被人一刀剖开,里边的脏器全都不见了空空荡荡的,看着像是屠宰场内已经宰杀并且挖去了内脏的牛羊一般。

  这男人看样子明明是死透了,而且车上一个人也没有,那刚刚的声音到底是什么发出来的?

  难道会是诈尸吗?

  我捂着口鼻赶紧跑开,一股子胃酸从肚子里涌了上来,干呕了两声之后,我心有余悸小声念叨着。

  “百无禁忌,有怪莫怪,有怪莫怪。”

  从刚刚到现在几乎没有看到半个人,甚至连美艳女尸都不见了。

  这个时间点,老头和雇主应该是在死尸客栈休息,说不定大周也在里头。

  如此想来我心中暗暗觉得不好,大周这色鬼刚刚一棍子把我给闷晕了,他一定会趁我晕倒的时候对美艳女尸下手的,说不定现在他正带着女尸躲在哪个犄角旮旯偷偷干那龌龊事。

  此时我得赶紧先找到女尸,不能让大周再干这糊涂事了,要是让雇主和老头知道了,那他还不得挨枪子。

  我着急忙慌的跑进客栈里头,前台的服务员正低着头玩手机,头也不抬一个就问道。

  “有卡吗?我们这里不接受普通客人。”

  什么卡不卡的,我也没有时间跟他磨磨唧唧了,冲上去就跟他说:“之前来的一个老头,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是住几号房?”

  服务员稍稍抬头瞄了我一眼说道:“我只负责接待,客人的信息我一概不知。”

  我环视了客栈一眼,这里就他一个服务员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很显然他就是不想告诉我。

  见服务员又低头接着玩手机,根本没想搭理我的意思,我也没时间跟他瞎扯,不说我也可以自己找。

  我直接往楼上跑去,才刚上二楼,就看见一间客房的房门大喇喇的开着,我顺势往里头看了一样。

  谁知竟然看见衣不蔽体的丑脸男,身上的裤子已经褪到一半了,有些狼狈的侧卧着躺在地板上,左额头有渗出了一些血丝。

  房间内桌椅倒了一地,像是有人打斗过的痕迹一样。

  丑脸男以这个姿态倒在地上,看起来像是被人袭击了。

  房间内除了他之外再没有其他人了,我俯下身推了丑脸男两下。

  “喂,哥们你醒醒。”

  丑脸男半睁着眼睛看了我一眼,二话不说突然抄起边上的塑料椅子就朝我头上砸了下来。

  椅子的残渣碎了一地,我只感觉自己的耳边是一阵的嗡嗡作响,疼得我眼前是一阵天旋地转。

  这是典型的狗咬吕洞宾,我为了自保上去就是一脚,直接踢在丑脸男的腹部,紧接着抬脚踩在他胸口上,破口大骂道。

  “老子跟你有什么仇啊,你他妈不分青红皂白打我几把意思!”

  丑脸男被我这一脚踹够呛,捂着肚子都说不出来话了,缓了好一会儿才对我说道。

  “你跟打我的那人不是一伙的吗?装什么装!”

  “我跟谁是一伙的?打你的是谁?”我有些疑惑道。

  丑脸男怒瞪了我一眼说道:“你们赶尸队开车的那个!”

  “大周?”听他这么一说我是更加迷糊了,大周平时也不与人为恶,没理由无缘无故打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我连忙问道。

  “你见过大周,他为什么打你?”

  丑脸男听我这话脸色一变,没有刚刚的理直气壮,反而显得有些没有底气,“你……你先把脚挪开。”

  我看他现在这幅虚弱的也不怕他掀起什么风浪,抬脚松开他顺手抄了一把椅子堤防着他。

  丑脸男挣扎着站起身来,快速的将褪到脚边的裤子穿好,他神色有些慌张特意避开了我的眼神,看向别的地方,背对着我说道。

  “我不知道你说的大周去那了,他趁我办事的时候,闯进来,打晕了我,抢了我的钱就跑了。”

  对于丑脸男的话我始终是存疑的,大周是爱钱但怎么也没胆子抢他们赶尸人的钱,我疑惑道。

  “趁你办事的时候?这附近荒郊野岭的,连楼下的柜台都是男服务员,你上哪里找的女人?”

  丑脸男没敢回答我的话,我却越想越感觉不对劲,联想到我醒来的时候美艳女尸就已经不见了,难道说丑脸男也对美艳女尸动了歪心思,怪不得我进门的时候就看见他一副猥琐的样子倒在地上。

  也只有这样才解释得通大周为什么要对他下手,我心中突然窜起一股无名火,我对着丑脸男的后背就是一脚,揪着他的脖领子问道。

  “是不是你从我们车上偷走尸体的,你是不是对尸体做那事了?”

  丑脸男恶狠狠的看了我一眼,淫笑道:“我偷尸体的时候,你可是浑身赤裸躺在边上,怕是你早就已经爽过了吧,再说了那女人都已经死了,给老子爽一下是能少几斤肉。”

  我被无端端的泼了一盆脏水,却是百口莫辩,在丑脸男看来怕是也以为我跟他们一样,早就对女尸做过那种龌龊事了。

  我也没有时间再跟他过多争辩,“那具女尸是不是被大周带走了?”

  “他打晕我之后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昏倒之前我就看见他一人,应该是他没错。”丑脸男说道,那张歪七扭八的脸,呈现出凶狠的面容更加可怕。

  照这么说来一切都顺理成章了,女尸一定是被大周带走的。

  这女尸也不知道是有什么邪气,把大周迷的是鬼迷心窍的,几乎都失去理智了,此时我只要找到大周便能顺利找到美艳女尸了。

  我放开丑脸男的时候为了解气,一个撩阴腿踹得他整张脸都皱到一起,蹲在地上指着我憋着气骂道。

  “你小子,有种别跑,老子叫人来弄不死你。”丑脸男说着就摸出手机来,按出了一段号码。

  我冷哼了一声心说,我就算再傻,也不会干杵着等着你叫人过来吧,好汉还不吃眼前亏。

  抬脚刚准备要走,却听见走廊尽头传来脚步声,听着还不只一个人。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这还真是现世报啊,这丑脸男的电话还没拨通,人怎么就来了。

  随着门外脚步声的逼近,我感觉自己脚在发抖,现在不出去待会就等着被瓮中捉鳖,可要是现在出去肯定是要跟对方逮个正着。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却意外的看见出现在门口的原来是老头和雇主。

  两人都是黑着一张脸,怒目凶光的对着我。

  在我和雇主眼神交流的一瞬间,我看见他手里的枪已经上膛了。

  看到这情形我差不多就明白过来了,他俩肯定知道女尸不见的事情了,这让我更加不敢轻举妄动,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你小子给我闪开。”雇主二话不说两步上前,就将我推到一边去了。

  这动作吓得我差点尿了,没想到的是雇主连问都不过问我一下,直接将枪口怼到丑脸男的额头上。

  “你他妈的,把尸体给我弄哪去了,信不信老子现在就一枪蹦了你。”

  丑脸男像是一个傀儡一般任由雇主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一脸的不抵抗不挣扎,这时我看见他手机已经将号码拨出去。

  “你看我这房间里像是有尸体的样子吗?你凭什么说是我把尸体弄走的。”丑脸男显然是在故意拖延时间。

  老头一听这话就怒了,直接将枪口对准丑脸男的方向。

  “大家都是做一个行当的,我知道你想偷那具尸体想干什么,而且我刚刚已经调出行车记录仪了,清清楚楚的记录你偷尸体的整个过程,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年轻人不要坏了这个行当的规矩,否则大家的脸上都不好看。”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