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林东张巧花李月情小说最新章节_林东张巧

发布时间:2018-09-11 10:32

主人公林东张巧花李月情的小说名字是乡嫂,该小说由网络作者写的,本站带来了林东张巧花李月情小说最新章节,林东张巧花李月情免费阅读。

乡嫂

>>>林东张巧花李月情目录<<<

林东张巧花李月情小说第八章 村长女人(1)

这一顿偷看算饱了眼福,加上李月情天生自恋的性格,就牛圈洗个澡都自摸得像表演,洗乃子的时候还左右看看,再抬一抬,洗下面的时候,又仔细地讲究地冲洗,可能是和男人在一起的时候为了吃的味道好一点,养成了习惯。林东心中升起一团欲火,难以浇灭。

这一夜除了眼福再也没有好事,也怏怏入睡,在梦里就梦见堂嫂,搔首弄姿一番,又向自己招手,自己过去先舔吃一阵,但抬头看的时候发现又是张巧花,过一阵自己又伏在其身上一阵动作,那下面的人又变成了堂嫂,不管是谁,就觉着舒服,舒服一阵就出来了。猛一惊醒,发现跑马了,满内裤都是粘液,赶紧脱了放洗衣盆里,正好里面有几件衣服,就放到最下面,准备第二天起床再洗。

等醒来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想到洗内裤,赶紧了去拿洗衣盆,却发现不见了,心里发慌。丢人了,要是被堂嫂看见不知道有多丢人,她会不会认为是自己偷看了她才这样?出门就发现堂嫂在院坝边洗衣服,心里着慌,几步过去,发现堂嫂正给自己搓洗内裤,顿时脸红了。喊一声:“堂嫂。”

李月情回头见他起来,笑着说:“反正没事,我把衣服给你们洗了。”

这么说的时候,脸上还是闪现出一丝羞涩。因为她的确看见了林东内裤上的东西,距这个时间可能太短,还湿润着,摸着还有些粘手,她心里也想,也成大伙子了,这东西儿还不少。见没人故意用鼻子嗅了嗅,发现味道挺浓,笑笑自语:“好小子,真受不了。”

林东难为情地说:“嫂子,我……”

“没事。”

一句没事既包括洗衣服,也包括内裤上的东东。

林东有些感慨地说:“嫂子你太好了。”

李月情笑笑。

林东觉着自己以后能找一个这样的老婆也知足了,这堂哥还是很有福气的,娶的老婆又漂亮又娴慧。

又上坡挖土,又见张二虎,蔫兮兮的。便笑骂:“诶,小崽儿,咋没精神呢?”

张二虎见这货来了,精神顿时来了,“来来,我给你说个事。”

“啥事?”

悄悄说:“我发现一个秘密。”

林东也来了精神,“说来分享一下。”

“喊声二虎哥。”

林东屁股上一脚,“少他妈得瑟,有屁快放。”

张二虎便不敢再卖弄,小声说:“我发现村长女人有人。”

“啊?”

“真的。”

“你咋知道?”

“我看见了。”

“你娃是不是跑去偷窥人家发现的。”

自己有这爱好,也怀疑张二虎好不到哪里去,也这么猜测。

张二虎脸都红了,但嘴上不承认。

林东脑子一激灵,“正好,村长不是怕老婆吗?咱们包堰塘的事就找村长女人说,只要她同意了,咱们就有戏了。”

张二虎也觉得是个办法,点头,“这办法,但我不敢去,要去你去。”

林东骂,“就他妈这点出息,找女人谈点事都怕,老子去就去。”

第九章 村长女人(2)

白天捱过了,晚上一则还想偷看嫂子洗澡,白天她请匠人修理房子,自己也帮着搭手,身上脏上,肯定要洗澡,另一则却又想着包堰塘的大事,还是先整大事要紧,这嫂子迟早也会让自己看的,说不定还能和她做一盘。

去村长家,见屋里亮着灯,但关着门,靠近了听有人小声说话,便用力敲门,还故意扯起嗓子喊:“代村长在家吗?”

里面便一阵慌乱,碰得凳子响的声音,王雪莲忙应声,“诶,诶,他不在。”

“王婶在哈,能开开门吗?我就找你。”

说完林东便捂着嘴笑。

王雪莲慌了,赶紧给那男人说:“快从后门走吧,被人看见就完了。”

那男人起身就从后面跑了。王雪莲才整理一下衣服来开门,林东见到她觉得都还有一些余动作还身上。王雪莲心里老起火了,自己的好事还没开始就拿给这小子搅黄了。有点不耐烦但强忍着说:“啥事?”

“婶,找你谈个事,我好像听见村长在家。”

这一句便让王雪莲着慌了,接口说:“哪有。”

你看都慌成啥样了,不在家就说不在家,却说哪有,就跟人问她你偷人了吗一样。心慌便脸红,脸红让人又觉得生动,跟发情一样生动。

“东娃,这么晚了找我有啥事?”

“婶,这衣服挺好看的。”

林东故意逗一下。

王雪莲便抿着嘴笑,“你这猴儿,还知道拿婶开心,就普普通通一件衣服。”

心里却高兴,连这毛头小伙都说自己这衣服好看,那定是好看了。也客气了一些说:“你该不是专门来夸婶的吧?”

“有事,婶,我还真想给你说个事。”

“啥事?”

“你看现在村上的堰塘一直置着,想请你帮忙给有才叔说一下,让我承包来养鱼。”

听林东是求自己,也缓和了一下情绪,拿出村长夫人的架子却有装出豁达的样子说:“哦,这个事嗦,哎呀,也不知道你有才叔是咋考虑的,我一个女人也不好插嘴,我看你还是等你叔回来给他说吧。”

“婶,有才叔都听你的,给你说比给他说还有用。”

“乱说,他是村长我又不是。”

林东在心里骂,你就装逼吧,看小爷把你放床上让你缓不过劲来,到时候喊我爷爷求我放你一马。这么想了也往那胸膊上看,一眼便看出里面没穿胸罩,那乳头便在衣服后显出轮廓,让人产生联想。林东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王雪莲见林东这目光,虎着脸说,“小孩子乱看啥?”

“婶,我就看你这衣服是啥料的?”

“啥料看出来没有?”

“好料,能这么薄这么软,肯定是好料。”

王雪莲才意思到自己春光外泄了,赶紧了侧一下身。招呼说:“说正事。”

林东觉着有戏,也偏往歪了说,“婶,我来的时候好像听见村长在家,你把他藏起来了吧?”

“你这娃儿,尽乱说,这么大一个活人我能藏得住吗?”

“哦,好像不是村长的声音,是来客了吧?”

林东故意使坏。王雪莲心里打鼓,莫非他听见了,遭了,要是他把这事说出去让男人知道就完了,一则丢不起这人,二则和男人也必定拉豁

第十章 村长女人(3)

起身过来挨着林东,有些献媚的表情说:“侄儿,你看婶也是正经人,你这么瞎说不是坏婶名声吗?”

林东却得理不饶人,“婶,不是我说的,我是听二虎说的,他说村长在家,还听见你们说话了,我才过来看看,刚才在外面我就听见你们说话。”

王雪莲那个窘得不行,没想到拿给一小屁孩给制住了,也灵机一动,“好好,别管这事了,你不说包堰塘吗?你都找到婶了,婶还能不给你打圆场,这事包婶身上。”

“那谢谢婶。”

林东觉得,自己真行,两句话就把她唬住了,要是再有办法让她和自己耍一盘该多好?虽然这女人老了点,但风韵尤存,总比没有好,说不定那东西儿还挺好用?

眼睛又那么一转,笑着说:“婶,要是别人问起我该咋说呢?要不我就说是你们家亲戚来了哈?”

王雪莲心里一阵着慌,看来这小子没完了,单说这包堰塘的事还堵不住他的嘴,得下点猛药。也笑笑,笑完望着林东,猛然觉得,这小子人长得白净,身板也结实,要不和她耍一盘,自己也吃个嫩雏,还可以堵住他的嘴。便转移话题说:“哎呀,这背上咋这么痒呢?东娃,要不你帮婶看看,是不是有蚂蚁爬进去了?”

林东便会意,忙问:“哪儿呢?”

王雪莲转过身对着他,“你给我把衣服揭起来看看?”

林东也不客气,伸手便揭开,这背上的毫毛细软,皮肤还显嫩滑,估计是洗过澡了,也有一股香味。故意伸手搔一搔。王雪莲便就着台阶下,指挥林东,一会儿往左,一会儿往右。搔一阵说:“好舒服,给婶多搔一下。”

林东便继续搔背,王雪莲说:“不搔还好,越搔越痒,还往前来了。”

林东的手便往腋下移动。王雪莲又喊:“再往前。”

心想,有戏了,再往前就是乃子了,也不管,手便往乃子上搔。王雪莲没有反对。顺势就一把握住。王雪莲故作生气的样子说:“东娃,别乱摸。”

林东便笑,“婶的乃子好软和。”

“你个小坏蛋,看你叔回来不收拾你。”

“叔又不在,他咋知道?”

王雪莲又顺着台阶下,“那你就给婶摸摸,正好上面就点痒。”

“要不婶转过来,我仔细了给你搔。”

王雪莲便转身对着她,脸上泛起红晕,干脆了将上衣脱了,两个乃子便哗地一下抖落出来,略略有些下垂,比堂嫂的、张巧花的都要低垂一些,但抓在手里很软和,那乃头也够大,比堂嫂和张巧花的都大,林东便立马悟道,原来生了小孩的乃和没生小孩的乃就这区别?双手盖上去,一阵揉搓。王雪莲便闭上眼,很是享受的样子。有了和张巧花的经验,揉一阵便把嘴对上去吮吸,用舌头在乳头上一阵弹动,再围着转圈。王雪莲便吱吱地发出声音。

林东也大胆了,手便在肚子上摸索,那腹部有些微微隆起,但不臃肿,划到裤腰的时候,用指头勾开一条缝往里面看,呵,连内裤也没穿,就见黑茸茸的一片……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