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上豪门宫先生》是一部现代都市言情小说,

发布时间:2018-09-11 10:05

苏冉宫戚睿免费阅读

契上豪门宫先生全文阅读

《契上豪门宫先生》是一部现代都市言情小说,为网络作者鸳鸯所写,主角苏冉宫戚睿。契上豪门宫先生小说全文讲述苏冉遭遇家庭变故,在她最落魄的时候,宫戚睿出现在了她的身边,带给她温暖和希望,本以为这个男人是她的是救赎,殊不知是更大的伤心绝望。

第1章 求助无门

  芳华庄园,两尊三丈高的石狮子巍然耸立。

  米白色的地砖渗出阵阵寒意,苏冉衣衫单薄的站在豪华的客厅里,瑟瑟发抖。

  冷,身冷,心更冷。

  夏悠坐在沙发上,边涂指甲边说:“姐姐,三十万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苏姨是癌症,没得治。你就不要浪费钱了。”

  苏冉明白,以她现在的窘境,只能祈求父亲伸出援手。可偏偏她的亲生父亲,是苏家养了二十年都没熟的白眼狼。

  苏冉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问道:“我爸呢?”

  父亲入赘苏家二十年,同母异父的‘好妹妹’只比她小一岁。若不是爷爷猝然离世,芳华庄园彻底落入夏茂天的手里,他怕是会继续伪装成‘好父亲’‘好丈夫’。

  “爸爸和我妈出国蜜月了。”夏悠高昂着下巴,得意的说,“爸爸要是愿意花这份冤枉钱,就不会这个时候离开。姐姐,你还是死心吧。”

  苏冉颤抖的握起拳头,“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除非他亲口告诉我……放弃治疗。”

  信或者不信,苏冉心里早有决断,只是想到病床上的母亲,苏冉不得不在沼泽中,苦苦挣扎。哪怕是为了那一点点心底仅存叫希望的东西。

  万一夏悠说了谎,万一他良心发现,万一……

  夏悠轻吹着新涂好的指甲说道:“别告诉我,你来之前没联系他。为了不被闲杂人等扫了兴致,爸爸可是连手机都关了,我现在也找不到他们。”

  夏悠的话,像是一把把利刀子,割在苏冉的心口上,每一刀都是鲜血淋漓。

  就是联系不上她的‘好父亲’,苏冉才不得以找上门。可得到的是父亲和小三蜜月结婚的消息,这让苏冉何等的绝望。

  她以为她早就不在乎来自父亲的亲情,可还是感觉到眼角的湿润。

  苏冉,你不可以哭!你的眼泪,不至于如此低廉。

  铃铃铃……是主治医生程杰的电话,苏冉的心一阵猛跳,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她快速按了接听键,“苏小姐,病人的情况很不乐观,你还是尽快来医院一趟吧。”

  听见母亲病危的消息,苏冉顾不得向亲生父亲借钱的事,转身向医院的跑去。

  母亲病危,三十万的手术费,成功压垮了苏冉最后的自尊。她一遍又一遍拨打着父亲关了机的号码,得到的只有一次比一次绝望。

  爷爷尸骨未寒,母亲病重躺在医院,他却在这个时候娶了小三。

  夏茂天,你可还有一丝人性?

  苏冉冒着倾盆大雨,握起倔强的拳头,任由苦涩的泪水流入心田。

  冰冷的雨水,刺骨的秋风,都不及她心中的寒意。

  她们母女二人在他心里算什么?

  甩不掉的包袱,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屈辱?

  风雨中奔跑的苏冉,尝到了泪水的悲伤,和求助无门的绝望。

  夏茂天,你配上不为人父,为人夫!

  “唔……”一双突如其来的手掌,从背后捂住了苏冉的嘴,强行把她拖进离苏家只有几百米的巷子里。

第2章 破碎的雨夜

  漆黑的巷子里,苏冉慌乱的掰扯着她脸上的手掌,双脚胡乱的蹬着地面,拼了命的想要挣脱男人的手臂。

  ‘放开我、放开我……’苏冉心中呐喊着,绝望的脸上满是恐惧。

  绑架?

  谋杀?

  苏冉的脑子里乱成一团。

  轰隆…隆……强光划过天际,仿佛要把天空撕碎。雷鸣震耳,雨水磅礴。这样一个风雨交加夜晚,她就算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见。

  苏冉害怕极了。

  她不能有事。她若是有个三长两短,躺在医院的母亲就真的没有活路了。

  “唔唔唔……”放开我。苏冉竭尽全力挣扎,丝毫撼动不了背后强壮如山的男人。

  宫戚睿强忍着药物带来的冲击,声音沙哑低沉:“你想要什么?”

  苏冉本能的摇头。

  被恐慌充斥的大脑,根本理解不了男人话里的意思。她只想这个散发着恐怖气息的男人放开她,她想回家,回到病重的母亲身边。

  秀发轻抚他的面颊,娇香缠绕着他敏锐的神经。宫戚睿本能的紧贴苏冉,双臂死死的禁锢着她。

  又是一声电闪雷鸣,宫睿戚看到女孩苍白的侧脸、秀发凌乱、衣衫单薄,雨水顺着她的面颊,打湿了她的衣衫。美的撩人心弦。

  宫戚睿猩红的双眸,粗鲁的毁了她的衣服,“想好了再告诉我……”

  不要。

  谁能救救她?

  爸、妈、爷爷……救我、救我……

  “啊……”轰隆……雷鸣掩盖了痛苦的叫喊声,疼的苏冉,几欲昏厥。

  宫戚睿清楚的感觉到女孩的蜕变,但也仅停顿了两秒。

  好疼!

  苏冉像是被硬生生撕裂一般,灵魂都在颤抖。

  苏冉愤恨的咬上宫戚睿的手心,甚至尝到了口腔里淡淡的血腥味。

  “原来还是一只小野猫。”宫戚睿捏着苏冉的下巴,醇厚的低语道,“我喜欢。”

  “唔……”

  苏冉此时就像一叶孤舟,丝毫无法撼动身后的海洋。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宫戚睿就像一头不知餍足的雄狮。

  药已经解了,宫戚睿却对怀里的女人爱不释手。

  “求求你,放了我吧。”苏冉哭着说,“不要伤害我……”

  比恨更严重的悲伤,是明明万念俱灰,却必须靠祈求活下去。

  她不是不想死,而是不能死。

  宫戚睿双眼紧盯着苏冉。虽然看不清他的五官,但苏冉清楚的感觉到来自他身上的寒意,傲视凌然。

  他在不高兴。

  苏冉低声祈求,“我、我不会报警,就、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放过我吧?”

  她还有病床上的母亲需要照顾,她根本就没有死的资格。

  “是吗?”宫戚睿突然逼近苏冉,呼吸轻抚她的面颊,吓得她心脏砰砰直跳。

  他是想杀人灭口吗?

  苏冉眼前闪过一个又一个残忍的画面:不,不可以!

  “别、别杀我……唔……”苏冉的下巴,再次落入他的两指之间,顿时失去了说话的权利。

  “看来是我不够努力,才让你忘得这么快。”

  “不要……唔……”宫睿戚堵住了喋喋不休的小嘴。

第3章 晴天霹雳

  丝绸锦被,耀眼的天花板,柔软的大圆床,苏冉醒来后慌忙的穿了衣服,逃命似得跑出了豪华套房。

  她打了车,一路强撑到了医院。可躺在重症监护室的母亲,却没有踪影。

  苏冉目光呆滞的看着病床,脚步踟蹰的走到床前。

  “我妈呢?”苏冉一把抓着护士的手臂,眼里泛起了泪花。

  “你做什么?快点松开我!”护士不悦的回拽着手臂。

  苏冉脸上布满恐慌:“你们把她藏到那里去了?”

  此时的苏冉心中已经有猜测,只是那个答案太过恐怖,她根本无力承受。

  护士甩开了她的手,嘲讽道:“现在装什么孝子?昨天怎么不见你来送老人最后一程?”

  苏冉瘫坐在地上,泪水打湿了面颊,“不会的,你是骗我的、骗我的……”

  护士撇了撇鄙夷的嘴角说:“信不信由你,尸体已经推到停尸间了,你要是有时间哭,不如想想怎么把医院的钱还了。”

  不会的!这不是真的!母亲不会抛下她孤零零一个人。

  苏冉不顾一切的冲出了病房。

  死寂的停尸间,冰冷刺骨,苏冉闯进来的那一刻,就看到母亲早已没有温度的尸体,停放在存尸抽屉的前面。

  苏冉再也没有办法欺骗自己,眼泪无声滑落。

  “妈?”苏冉小心翼翼靠近,声音极其轻柔,生怕惊扰‘熟睡’的母亲。

  “你怎么会在这里?”苏冉泪流满面。

  她颤抖着双手,慢慢抚摸着失去气息的母亲,“妈,你醒一醒,我们该回家了……呜呜呜……”

  “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妈……”伴随着苏冉的哭声,失去亲人的悲伤、绝望,弥漫了整个停尸房。

  “抱歉,我们尽力了。”闻讯赶来的主治医生程杰,拍着苏冉的肩膀说,“节哀顺变。”

  苏冉满是自责的说:“妈,对不起、对不起……”

  她回来晚了。

  程医生轻声宽慰着苏冉,“你别太自责,就算是为了让她安息,你也该坚强。”

  “程医生,谢谢你,我会尽快把欠你和医院的钱还了。”

  若不是程医生从中周旋,或许在她交不起医药费时,母亲的治疗怕是已经停了。

  “先安排苏女士的身后事吧,有需要可以找我。”

  “谢谢。”她欠程医生的实在是太多了,又怎么能继续拖累他。

  苏冉擦干眼泪,不得不试着联系那个自私自利的男人。

  “嘟……”她现在别说还医院的钱,就连母亲的丧葬费,都出不起。

  她已经不奢望夏茂天大发他那点可怜的善心,只希望他能把侵占苏家的钱,拿出一小部分安葬母亲。

  “嘟……嘟……”一声声忙音,像敲击在苏冉心头的利剑,让原本早已鲜血淋漓的心脏,更加破碎不堪。

  就在苏冉要放弃的时候,电话那头响起了父亲夏茂天的声音,“找我什么事?”

  多么冰冷的对白,或许此时在夏茂天的心里,“苏冉”就只是麻烦的代名词。

  苏冉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轻声陈述道:“母亲死了。”

  夏茂天沉默了一会儿,说:“我知道了。”

  苏冉紧握手机的五指,青筋直跳。她想大声的质问夏茂天,可有一丝丝后悔?可转念一想又觉得没这个必要,他早就不值得她做任何事了。

  苏冉强忍着悲伤,一字一句的说:“我不求你为母亲花一分钱,只希望你把从苏家拿走的归还5%,让我用来安葬母亲。”

  夏茂天不悦的训斥道:“我现在拥有的一切,和苏家没有任何关系!”

  夏茂天无耻的狡辩,恨的苏冉几乎要咬碎整排牙齿。

  若不是苏家,他夏茂天哪会有今天的风光?可他却在侵占了苏家财产后,把话说的如此大义凛然。

  “一夜夫妻百日恩,我也不会看着她无钱下葬。”夏茂天放缓了语气,施舍的说,“你来拿钱吧。”

  苏冉倔犟的抬着下巴,硬生生的把眼泪逼了回去。

  她不可以哭,哭就是承认了夏茂天的话。

  苏冉在心底暗暗发誓:总有一天,她会让把他们吞掉的一切,都吐出来。

  “好。”仅是一个字,苏冉用尽了所有力气。

  就在今天,她失去了最后一个亲人。

第4章 黑金卡

  路易威登LVLouisVuitton的双肩包,香奈儿(GabrielleChanel)的连衣裙,迪奥Dior的真我女士香水,范思哲Versace的腰带……奢饰品摆满客厅。

  “好看吗?这可是香奈尔的最新款!帽子、连衣裙、镯子、长靴,一整套,真是太漂亮了!”疯狂扫货后的夏悠,像一只开了屏的孔雀,炫耀着她的战利品。

  她今天才知道什么是富人的生活,那就是不看价钱,不顾后果的买买买!她再也不用像以前一样,看别人脸色讨生活。

  罗梦洁看着满地的奢侈品,担忧的看了一眼一旁的夏茂天。这么高档的消费方式,夏茂天可承担不起。就算苏家的资产都落入了他们手里,加上芳华庄园,也只是资产过千万。

  罗梦洁笑着打圆场:“我们悠悠穿什么都好看。”

  “一条裙子就要五六万,这一堆花了不少钱吧?”夏茂天有些心疼,“你还小,可不能养成大手大脚花钱的习惯。”

  罗梦洁连忙向夏悠使眼色,示意她去哄哄夏茂天。

  夏悠拉着夏茂天的胳膊撒娇道:“爸爸,人家之前都没穿过这么漂亮的衣服。每次偷偷看姐姐穿的那么好看,悠悠都好羡慕。爸爸要是不喜欢,悠悠以后不买了好不好?”

  就在今天早上,她亲眼看到苏冉从亚特兰大酒店的豪华套房里跑出来,好奇的她,很幸运的在房间里捡到了一张享誉国际的百夫长黑金卡。出于私心,她并未把捡到黑金卡的事说出来。那可是她的钱袋子,怎么能告诉别人呢?

  夏茂天眼中闪烁着愧疚。

  一样是女儿,小冉从出生就没缺过任何东西。而悠悠,却顶着私生女的名头,生活了那么久。他是该给一些补偿。

  可夏茂天也不想想,苏冉的一切从来都不是他这个父亲给的的。他出轨在先,抛妻弃子在后,就算是补偿,他该补偿的是苏冉,而不是这对使尽手段上位的小三母女。更何况,苏冉可从未这么肆无忌惮的消费过。

  夏茂天拍了拍夏悠的手说:“爸爸知道亏欠你们母女,你想买什么就买吧。不过要适当消费,切勿奢靡。”

  夏悠开心的搂着夏茂天的脖子说:“呵呵呵,就知道爸爸最好,最疼我了。”

  “我就不好了吗?”罗梦洁装作不高兴的模样问道。

  夏悠一手搂着夏茂天的胳膊,一手搂着罗梦洁的脖子说:“妈妈也好,最爱你们了。”

  “呵呵呵……”

  苏冉刚踏进别墅,就看到翻新后的客厅摆满奢饰品,之前摆放的全家福的地方,也变成了父亲和罗梦洁的婚纱照。

  苏冉真想任性的扭头离开,可想起停尸房里的母亲,和原本属于苏家的一切,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这里本就姓苏,可却被一堆无耻的小人强占据了去。

  苏冉握紧拳头,强行把眼泪逼了回去。

  “小冉来了?”罗梦洁一副女主人的姿态说,“这眼睛怎么红了?”

  夏茂天像是联想到了什么,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第5章 陷害

  “你也别嫉恨,茂天疼了你这么多年,比起你享受的富贵和亲情,我们悠悠连见父亲的机会都很少。”罗梦洁是想方设法的给苏冉上眼药。

  “呵。”苏冉冷笑了一声,“谁让我生下来就合情合理合法。”

  罗梦洁的眼睛立即红了,“这都要怪我,若不是我舍不得这份感情,离不开茂天,悠悠也不会受这份委屈。”

  罗梦洁这种颠倒黑白的能力,一般人还真不能说得这么光明正大。果然,无耻也是一种本事。

  苏冉真想为这个娇柔造作的女人鼓掌叫好了。

  夏茂天怜惜的搂着她,“你这不是在挖我的心吗?这么多年你们母女为了受的委屈我都看在眼里。你放心,我再也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们母女。”说完还狠狠的剜了苏冉一眼。

  此时的苏冉指甲镶进手心,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

  平日她只知道父亲绝情,却不知道他可以渣到这种程度。

  他不舍得小三,为何不和母亲离婚?无非是贪图苏家的财产。现在财产到手了,他便迫不及待地告诉全世界,这个小三上位的女人才是他的真爱。

  何等的恶心。

  苏冉替母亲不值,这个男人根本不配她再喊一声“父亲”。

  苏冉强忍着撕碎他们恶心嘴脸的冲动,咬着牙说:“钱呢?”

  罗梦洁嘴角鄙夷,声音温柔的说:“小冉是来要钱的?怎么不早点跟阿姨说。是不是没有生活费了?来,阿姨这里有2000块钱,你先拿着用。”

  罗梦洁拿着钱,假惺惺的向苏冉手里塞过去。可还没碰到苏冉,她就整个人向后仰去。

  “啊……”

  “梦洁。”夏茂天连忙去扶罗梦洁,眼里铺满了担忧,“你怎么样?有没有摔到哪里?”

  “茂天,好疼。”罗梦洁泪眼朦胧的看着夏茂天,好似受了很多委屈。

  夏茂天又是一阵心疼。

  “苏冉,你太过分了!就算你再不喜欢我妈,她也是爸爸的妻子!”夏悠义正言辞的说,“你怎么能推她呢?亏得妈还觉得一直愧疚你!”

  夏茂天怒吼道:“你这个不孝女!还不滚过来给你阿姨磕头道歉!”

  苏冉静静的看着亲生父亲的嘴脸,心里连失望都不存在了。

  她抿着唇反问:“我若是不呢?”

  夏茂天咬牙切齿的说:“那你别想从我手里拿走一分钱!”

  苏冉强忍着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倔强的转身。

  她可以抛弃自尊,跪求父亲施舍30万救命钱,却不会像这个插足父母婚姻,登堂入室、惺惺作态的女人赔礼道歉。

  这是她作为人的底线。

  “等一下。”夏悠喊道。

  苏冉只想快点离开这个被污染的地方,脚下的步伐连停顿都没有。

  “你难道连葬礼都不想办了吗?”夏悠连忙说,“我可听说你欠医院不少钱。”

  苏冉硬生生的停住了步伐。

  夏悠可不是一个无利起早的人。比起罗梦洁,她的手段虽然嫩了一点,但也是一丘之壑。

  夏悠趁热打铁的说:“我可以给你钱。”

  在她没弄清关于黑金卡的所有真相之前,苏冉最好待在她能看见了地方。

  “我要的是苏家的钱。”苏冉头也没回的说道。

  憋屈吗?当然!

  可她不能让母亲的尸骨无钱下葬。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