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一去千里余生陌路小说阅读_何舒任天临最

发布时间:2018-09-11 10:04

一本叫《一去千里余生陌路》,是作者澜清所写,主角描写的惟妙惟肖,此书主人翁是何舒任天临,精彩片段:七年前我出国,联系上他们的时候跟他们说我被一个男人骗了,又因为工作调动的事才出国的,不然解释不了我为什么会把我妈留在国内而出去,我妈当时就难受的直流眼泪,跟我说那种男人没良心,让我趁早忘了。

何舒任天临 精彩章节

他来我家的目的简单粗暴,就是提亲的,跃过我,直接找上了我的父母。

我爸那态度明显是同意了,我妈犹犹豫豫的。

而我斩钉截铁,立马回绝了他。

“我不同意。”

他眼神眯了眯,虽然脸上还带着笑,但是却充满了危险。

我气势很足,把我爸妈吓了一跳。

我爸想说什么被我妈拉住了,我妈小声嘀咕了几句,我爸恍然大悟,再看向任天临的时候眼神有些为难。

如今我对任天临的出现这么反感,再联系他们消失那几年对我遭遇的空缺,大概也猜到了点什么。

我爸讪讪的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进来。”我走回房间里,看了眼任天临。

他起身,信步闲庭的跟了过来。

把我爸妈探究的眼神关在门外,我坐在床上看着他气的胃疼。

“你什么意思?你到底要干什么?”我这话问的很无力,眼圈一热跟着鼻尖发酸,我赶紧把脸埋进双腿里,我止不住双肩不停的抖动。

他为什么要来提亲?

我怎么可能嫁给他,怎么可能心安理得的嫁给他呢?

我身边的床沉下去几分,然后一双手把我的脸抬了起来。

“我想不到用什么办法去弥补你,只能把你娶回家,用这一辈子去偿还我之前犯下的错。”他轻轻擦掉我的眼泪。

“既然是错就说明没有办法弥补,错就错了,我都不计较了,你何必还放在心上呢?”我躲开他的手,用力的自己把眼泪擦干,“你从来都不尊重我,以前你为所欲为,现在也是,你说来提亲就来提亲,你问过我了吗?我同意了吗你就来打扰我的父母。”

他大概被我问懵了,就看着我好一会没搭腔。

“我昨天不是跟你说了今天要来你家。”他憋了半天憋出这句话。

我差点又被气哭。

“那我还跟你说我家不欢迎你呢,你没看到吗?”

他摇了摇头,见我不信拿出手机翻给我看,“真没有收到。”

我看着他的侧脸有点失神,这还是任天临吗?逼逼叨叨,没完没了,还是我从认识的时候一脸高冷的那个人吗?

我一把把他的手机抓了过来。

当年要不是孙雅茹接到了我打给他的电话,她怎么会跑到臻园去看我,回去又怎么会自杀,而我又怎么会出那场车祸,葬送了我的孩子。

孙雅茹能翻他手机,我也要翻。

他只是愣了一下,却没过来跟我抢。

他的手机里单调的很,没什么软件,我每个都点一点,尤其是相册,可却是空的,最后随手点开一个云存储的时候手指却愣在了那。

那里面最后一张照片是七年前的。

我侧身睡在床上也没挡住高高隆起的肚子,我睡的很安稳,根本没发现那时候有人在偷拍我。

我不自在的看了他一眼,继续往上划拉,很多照片,还有视频,几乎全是我,不,就是全是我。

从我怀孕到再之前跟他的那五年,有我在酒店看综艺笑疯的,有我在飞机上睡着的,有我吃东西的,看电视哭的,甚至还有……和他做,爱的时候的。

我手指越划越快,第一张照片看起来很久远了,我哆嗦着手点开,还是我,一身校服站在学校的那颗桂花树下,手里捏着一根桂花枝闻了闻,被香的一脸满足。

我把手机还给他,低着头没有说话。

沉默在我们之间蔓延开来,好像记忆喷涌而出,收都收不住。

“我对桂花过敏。”他突然这么说。

我惊讶的看向他。

孙雅茹跟我说他最喜欢桂花,家里每本书里都是用桂花做的书签,那年学校的桂花开的特别好,整个学校都是桂花的香味,那桂花开的最好的时节,他却一直没去学校。

我特地选了一株我认为最好看的留下了,等看到他去学校的时候亲手送给了他。

我好像还能记得他当时看到我举到他面前去的桂花干时候的表情,当时我以为是嫌弃,现在想大概是恐惧吧,他躲过了桂花繁盛的时期,却没躲过我。

我轻笑了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

年轻时候的我们呀,多无知。

“那年学校的桂花开的那么好,我明知自己不能去学校可还是去了,偏偏你就站在桂花最多的地方,我只来得及拍下这张照片就去了医院,没想到再到学校的时候还能看到桂花,还是你递过来的。”他说着睨了我一眼,也挺无奈的。

“那又怎么样呢?我心甘情愿跟你的那几年你对我又不好,可以说很不好,我没法过心里那个坎的。”

“人总是在教训中不断成长的,是我不懂珍惜不行吗?你明明从来没有忘记过我。”

我刚想问他我哪里没忘记他,他接着来了一句,“你的身体告诉我的。”

我竟然没法反驳。

“嫁给我吧。”他握住我的手,摩挲着我无名指上的戒指,伸手就要摘掉。

我手指蜷缩了一下没挣脱开,居然任由着他把那戒指拿掉然后从窗户扔了出去。

我跳了起来,那可是我花钱买的,克拉也不小的。

他自顾掏出他带来的钻戒,眼疾手快的套在了我手指上,然后看向我,眼神里有得逞的笑意。

“我没说嫁。”我伸手就要去摘,他死死按住不让,不是以前的冷酷的形象,反而颇有一点无赖的味道。

“你如果不嫁,我怎么能理直气壮的对你好呢?还有你的身体,更是要那好好照顾的。”

“我的身体怎么了?”我从没在他面前说过我的身体有任何问题的。

他声音矮了矮,“我去见过齐浩然,他说你当年流产以后身体亏损很多,让我一定要照顾好你。”

所以他都知道了?

我心情莫名郁结,心里有一片乌云挥散不去。

如果尊从本心,这世上总有一个人是我这辈子一定会亏欠的。

我给不了他幸福,只能希望他一定要幸福。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