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乡野透视神医天下无谋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1 09:37

乡野透视神医的主角是陈钧,讲述了天降陨石,改变了陈钧的命运,让他从一个中专毕业,跟着亲戚去建筑工地当泥瓦匠学徒的小工,摇身一变成了村里的神医。 陨石里的紫色玉符,让他得到了上古医仙传承,他的透视能力,直接可以看到患者身上的病痛处,更可以看到美女的全身。

乡野透视神医天下无谋小说在线阅读

第一章 英雄救美

宝兴村位于西部贫困山区,村里的年轻人为了养家糊口,多半都去城里打工了,像陈钧这样二十郎当还留在村里的并不多见。

倒不是他懒,他中专毕业后也曾跟着亲戚去城里学了一年泥瓦匠,可惜好景不长,大楼因为资金链断裂停工了,只好回家一边等开工的消息,一边帮家里放放羊。

兴许是老天爷喝多了乱发红包,上周狮子座流星雨爆发的时候,突然一颗陨石落在了宝兴村后山上,还发生了剧烈的大爆炸。

得知这一消息的外地人纷纷进山捡石头,更有人开出每克三百块,用堪比黄金的高价收购这些陨石碎片。

如此一来宝兴村忽然一夜间变得热闹了起来,不管男女老幼,只要还能动弹的,都结伴钻进了大山里,不想错过这次发财的机会,陈钧自然也是其中一员。

今天他运气爆棚,捡到了一块巴掌大的陨石碎片,估摸着能有半斤多,要是卖给那些收购商,最少也能换七八万块钱。

“哈哈,这次发财了,有了这块石头,家里的老屋就可以翻修一下了。”陈钧美滋滋的做着有了钱怎么花的美梦,忽然听到前方树林里传来了女人的求救声。

“快来人呐,谁来救救我们……”

“听着怎么这么耳熟?难道遇到野兽了?”陈钧连忙收起陨石,捡了根胳膊粗细的枯木棍子握在手里,循声便找了过去。

宝兴村是个众山环绕的小山村,后山上经常有狼出没,倘若女孩子遇到野狼可是非常危险的,即便不被咬死吃掉,也会身受重伤。

随着距离拉近,他听到女人哭喊中,还夹杂着几个男人的调笑声。

“嘿嘿,秀秀妹子,你别反抗了,这里荒山野岭的,谁能听得见?”

“就是,我们几个会好好疼爱你和你妹子的,乖乖听话,保证一会儿让你爽的死去活来,哈哈哈……”

“别碰我妹妹,你们这些禽兽,就不怕遭报应吗?!”

“报应?这都什么年头了,谁还信这些。”

“姐姐,我怕……”

等到陈钧凑的更近时,终于看清了是怎么回事,原来是村里的王赖子等人,把两个女孩子围在了一块大石头下,似乎意图不轨。

那两个女孩子他也认识,是张秀秀和她妹妹,两人估计也是进山来捡陨石的,没想到遇到了王赖子和另外三个村里游手好闲的家伙。

“王赖子,你想干啥!”

眼看着四个大男人撕扯两个女孩子的衣服,陈钧立刻跳了出来,大声呵斥了一句。

突如其来的喊声把四人吓了一跳,纷纷停下动作向这边望来,等他们看清来人只有陈钧一个时,都松了口气。

王赖子三十多岁,年轻时头上生过头癣,一块块斑秃无毛,虽然留了长发遮丑,但赖子的外号却没变,他直勾勾的盯着陈钧说道:“小子,找死是吧?想英雄救美也不看看场合,信不信我们四个弄死你!”

另外一个龅牙也口齿不清的附和道:“赶紧滚,嘛哔的别耽误老子好事!”

此时张秀秀的粉色外套已经被撕烂了,露出了光滑的脊背和胸罩的带子,她一边把妹妹护在身后,一边哭着求救:“钧哥,求你救救我们,他们四个抢了我们的石头,还想强、暴我们姐妹俩,呜呜……”

陈钧看了她几眼,厉声说道:“王赖子,大白天的干这种缺德事,你就不怕我报警?现在可是法治社会,你们四个不怕被抓去坐牢吗?”

虽然他年轻气盛,可同时面对四个对手,也有点发怵,只好用警察来吓唬他们。

奈何王赖子根本不怕,嘿嘿怪笑着说道:“你有种就报警试试,今天的事只要你敢说出去半句,我特么就杀你全家,老子又不是不知道你家住哪!”

那龅牙也冷声说道:“艹,这点破事就算被抓,也顶多判个十年八年,只要我们几个出来,保证让你全家死光光!”

此话一出,张秀秀哭的更凶了,她是全村公认的第一大美人,脸蛋儿长得漂亮,一双大眼睛十分有灵气,而且身材也非常火爆。这几年去她家说媒的,都快把门槛踏破了。

陈钧虽然认识她,可总共没说过几句话,一来陈钧比她大一岁,两人上学时不同级,自然也分不到一个班去,后来张秀秀去外地读卫校,见面的次数就更少了。

二来他虽然能跟男生打成一片,但在面对女孩子时,却脸红的说不出话来,尤其是张秀秀这种大美女。

“钧哥,求你救救我们姐妹俩呀,我们一定会报答你的,呜呜……”张秀秀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陈钧身上,哭声也更加凄厉。

望着她那绝望的眼神,陈钧不知从哪来的勇气,抄着木棍就冲了上去,王赖子一看他这架势,冷笑道:“妈的,给脸不要脸!”

王赖子从兜里摸出一把弹簧刀,噌的一下就亮出了刀刃,迎面朝陈钧身上扎了过来,但陈钧手里的棍子也不是吃素的,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还没等弹簧刀临身,陈钧就一棍子抽在了王赖子的肩膀上。

“啊!!”王赖子发出一声惨叫,大声吆喝道:“别愣着,快过来帮忙啊,把这小子废了再玩那俩小婆娘也不迟!”

这些人平时没少打架闹事,动起手来也毫不含糊,有一个去旁边捡了根枯树枝,另外两个干脆从地上抄起石头就朝陈钧身上砸来。

乡下人打架没什么章法,但野性十足,很快陈钧就被石头砸的节节败退,不得不往树后躲,他们四人趁此机会两面包抄,没几下就把他围了起来。

“臭小子,敢打我?”王赖子活动着肩膀,脸色狰狞的说道:“本来还想等我们四个玩完了,让你捡个漏也快活一把,既然你小子不识抬举,别怪我们下手狠!”

陈钧有点心慌,紧紧握住手中的棍子说道:“别说那么多废话,有什么狠招尽管使出来!”

他侧脸望向张秀秀姐妹俩,发现这俩傻丫头居然还坐在地上没跑,当即气愤的吼道:“你们两个傻娘们还等什么,快跑啊!”

“不行呀,姐姐脚扭了,走不动……”

听到这话,陈钧差点气的背过气去,怪不得这么好的机会,她俩一直没动静呢,看来今天不见点血是没法下山了。

想到这里,他发狠似的朝王赖子扑了过去,一把抱着他把他扑倒在地,后者没料到陈钧还有胆量动手,被扑了个措手不及,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挨了好几拳。

其他三人见状立刻朝他身上拳打脚踢,但任凭他们怎么打,陈钧就认准了王赖子,死掐着他的脖子不放手。

“快……快拉开他!”王赖子被掐的只翻白眼,眼看着就快背过气了,急的一边挣扎一边向同伴求援。

也不知是谁捡起一块拳头大的石头,嘭的一下就拍在了陈钧的后脑勺上,疼的他眼前一晕就栽倒在了地上。

王赖子见状,立马翻身反压在了陈钧身上,发狠似的展开了报复,一拳接着一拳!

“妈的,让你打老子,让你打!”

再次临身的疼痛把陈钧从短暂的昏迷中拉了回来,他拼命的挣扎着想要起来,双手胡乱抓着身边的东西,忽然摸到了挎包里的那块巴掌大的陨石,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朝王赖子太阳穴上拍了过去。

“呯呯呯!”连续三次快很准的拍击,把王赖子拍的鲜血横流,疼的立马起身跳开了,气急败坏的骂道:“草拟吗的陈钧,你给我等着!”

由于陨石碎片并不规则,表面有很多锋利的棱角,王赖子的耳朵周围一片血肉模糊,把其他三人都吓到了。

“来啊!有种现在就弄死我,不然你们四个非死一个在这不可!”

陈钧粗声吼了一句,他的状况也好不到哪去,后脑勺上全是血,脸上也被王赖子的血滴的鲜红一片,他凶悍的胡乱抹了一把,抄着陨石再次冲了上去!

正所谓软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陈钧的疯狂模样终于吓退了四人,他们撂了几句狠话,便很快跑的没影了。

喘着粗气,陈钧把布挎包的带子扯下来包扎在了后脑勺上,走回两姐妹身旁问道:“你们没事吧?”

“谢谢,谢谢你……”张秀秀看到陈钧如同浴血恶魔般的样子,也有点害怕,在妹妹的搀扶下站起来道了声谢。

“别起来了,你先找地方坐着,我帮你看看。”陈钧见她单脚着地,估计是脚踝扭伤了,正好他从小漫山遍野的跑,认识不少草药,也知道怎么治扭伤。

在他的搀扶下,张秀秀坐在一块石头上休息了一会,说道:“钧哥,这次要不是遇到你,我们姐妹俩就完了,真是太感谢你了。”

“是呀,姐姐是衣服都被撕了,那四个混蛋真没人性!”妹妹张巧玲握着小拳头凶巴巴的说道。

陈钧笑了笑,不善言辞的他很快找来几种草药,一边帮张秀秀揉脚一边问道:“你们怎么会被他们盯上的?”

“还不都是为了陨石,现在村里有人出三四百块钱一克收购,我跟妹妹想着最近也没什么事,就想进山碰碰运气,没想到还真让我们捡到了四五块小的,结果就被王赖子他们盯上了,抢了我们的陨石,还想……”

第二章 玉符

张秀秀的脚很白很娇小秀气,陈钧一边帮她敷药揉脚,一边听她诉说事情经过,眼睛却时不时的在她身上乱瞄,很快就被张秀秀发现了。

张秀秀的粉色外套被人从身后撕成了两半,松松垮垮的挂在身前,本来大热天她穿的就比较清凉,如此一来就很难遮掩住胸前的傲然高耸了。

“钧哥,你别看……”张秀秀红着脸别过头。

陈钧尴尬的低下头,说道:“不好意思,我不是那种人。”

“什么呀,你们男人还不都一样。”张巧玲坏笑着说道:“不过看在刚才你帮我们的份上,我破例允许你看我姐。”

“巧玲,你胡说什么。”张秀秀没好气的瞪了妹妹一眼。

张巧玲不服气的说道:“我没胡说呀,刚才要不是有陈钧哥哥在,咱俩就被那四个坏人欺负了,这要是在古代,以身相许都不算什么,看一下又有什么关系。”

“就你话多!”张秀秀无奈的叹了口气。

有人说脚是女人的第二张脸,陈钧自问没有恋足癖,但在帮张秀秀揉脚的时候,还是产生了一种别样的感觉。

他从来没有和美女如此近距离接触过,张秀秀的两条白花花大腿就在自己眼前,而且时不时还能透过腿缝,看到一条印有卡通小熊的小内内,很快就荷尔蒙急速分泌,裤裆里有了正常男人都会有的反应。

张巧玲发现了异状,悄悄凑到姐姐耳边说道:“姐,他脸红了,嘻嘻……”

“少说话!”张秀秀一把推开她,眼神却在悄悄观察陈钧,这个模样并不算帅气的男人,以前很少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没想到打架竟然这么猛。

女人或多或少都有点英雄崇拜情结,张秀秀也不例外,她曾幻想过未来老公一定又高又帅,可在陈钧身上,她却感到了一种十分轻松的安全感,哪怕这家伙并不是很高,也不是很帅。

很快陈钧就站起了身,说道:“这几天尽量少走动,三五天就不疼了。”

“谢谢你哦,钧哥。”张秀秀试着站起来,却发现脚踝依然疼的厉害,一个踉跄没站稳,差点摔倒在地,好在被陈钧扶住了。

张巧玲看着两人,坏笑着帮忙出主意:“陈钧哥哥,我姐没法下山了,要不你好人做到底背她回去?”

山路崎岖,从三人脚下这里回宝兴村起码还有三四公里的路程,但陈钧毅然接受了这份甜蜜的负担,爽快的说道:“好,先等我一下。”

他捡到的那块陨石刚才在砸王赖子的时候不知丢哪去了,好几万块钱可不能就这么没了,可是等找到的时候,他发现陨石竟然碎成了两半……

陨石的价格跟大小和卖相有关,体积越大卖相越好就越值钱,碎了的价格自然也要大打折扣,陈钧仔细观察了一下,在其中一半陨石里面,居然还藏着一枚小巧的玉片!

这枚玉片约莫一根手指长宽,表面画满了奇怪的符文,就藏在陨石里面的空隙里,通体呈淡紫色,在阳光下散发着亮晶晶的微光。

然而就在玉片接触到陈钧手上的血迹时,突然嘭的一下化作一团星光,没等他反应过来就一股脑钻进了他的脑袋里。

头疼欲裂的感觉瞬间袭来,他闷哼一声,脑袋如遭重锤锤击,身体也差点摔倒,好在身旁有棵树,这才勉强扶住站稳。

“什么鬼东西,跑哪去了?”

看到这枚表面画满古怪符文的玉片时,陈钧还以为自己捡到宝贝了,哪成想还没来得及高兴就没了,让他非常郁闷。

可是很快他就发现脑袋里多了很多知识,各种奇形怪状的草药和炼药炼丹的方法,就好像瞬间刻在了他脑子里一样,让他呆立当场。

如果此刻张秀秀站在他面前,会发现他双眼之中紫色符文流转,就好像妖怪附体一样,散发着诡异而又魅惑的神光。

足足过去了一分多钟,这些符文才慢慢在眼球中消散,陈钧也从呆立中醒来,听到张巧玲的呼喊声,这才说道:“来了,马上就好。”

等到陈钧一回头,豁然发现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张秀秀和张巧玲竟然没穿衣服,赤身裸体的站在他面前!

也不能说完全没穿,而是衣服变得像透明一样。

他不敢置信的擦了擦眼睛,结果依然如此,两女曼妙的身体就这样呈现在了他眼前,其中张秀秀的胸脯略大一些,浑圆挺拔,而张巧玲的小巧丰润。

再往下看,那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还有散发着青春气息的小翘臀,简直让人狂喷鼻血,吓得他连忙别过头去不敢再看了。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会这样呢?难道是那个玉片作怪?

“陈钧哥哥,你快点呀,我一个人背不动姐姐。”

张巧玲再次发出催促,她今年才十六岁,总共才不到八十斤,想把她姐姐背下山根本无法做到,只能求助陈钧。

“来了来了。”陈钧尽量低头走过去,不敢看她们,然后蹲下让张秀秀趴到自己背上。

可尽管不看,心里却一直在浮现刚才看到的那一幕,想到此时此刻张秀秀那丰挺的酥胸正贴在自己后背上,他就忍不住全身燥热。

“钧哥,你怎么了?”感受到身下男人的躯体在微微颤抖,张秀秀好奇的问道。

陈钧脸鳖的通红,闷声说道:“热的!”

“哈哈,姐姐我知道。”张巧玲显摆似的说道:“陈钧哥哥一定是没碰过女人,所以心情特别激动,尤其是背着姐姐这样的大美女,哈哈哈!”

此话一出,张秀秀再次脸红,她也从没让男人背过,要不是先前被王赖子等人追的扭伤了脚,断然不会让陈钧背着下山。

陈钧为了找台阶下,只能附和道:“你妹妹说的对,我是有点激动,嘿嘿……”

张秀秀的体重将近一百斤,但陈钧背着她却并不觉得吃力,只是心猿意马很难控制,时不时就会想到某些旖旎画面,所以裤裆里始终没消停过,一直在举手抗议。

好在没过多久两人就来到了村口,为了避免别人说闲话,他只能把张秀秀放了下来,让她先坐一会儿,再想办法把她搀扶回家。

村口有一个花岗石大磨盘,三人坐在上面聊了会天,期间趁机每次偷瞄姐妹俩,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但随着看得多了,也慢慢习惯了。

他发现在张巧玲的腹部有一块位置发红,透过皮肤能看到一块红色模糊的影子,与此同时一段信息也出现在了脑海中。

“轻度胃炎,中度结肠炎,经常性引发腹部阵痛,治疗方案一……治疗方案二……”

这段信息把陈钧吓了一跳,自己什么时候会看病了?虽然以前上山放羊的时候也会顺便采些药材卖钱,可他却彻头彻尾的不懂医术啊。

为了验证这段信息,他看向张巧玲问道:“巧玲妹子,你的肚子是不是经常疼?有时晚上疼的睡不着觉?有时白天没吃饭也会特别疼?”

“对呀对呀,陈钧哥哥你怎么知道,你会看病吗?”张巧玲惊喜的问道。

陈钧尴尬的笑了笑,望着她刚发育完成的小胸脯,口是心非的说道:“算是懂一点吧,我给你开个药方,你每晚睡前煎服一次,不出一星期就好了。”

“真的呀?那太谢谢你了。”张巧玲很开心的说道:“陈钧哥哥你真厉害,不但能打架还会看病,如果你是我姐夫多好,嘻嘻嘻……”

好一个卖姐求荣的好妹妹啊!

陈钧无语的心想,他当然很乐意,只是张秀秀没好气的训斥道:“就你多嘴,赶紧回家写作业去!”

张巧玲嬉皮笑脸的说道:“姐姐你真健忘,人家初中已经毕业了,离上高中报道还有一个多月呢,哪来的作业呀?”

“那就回家帮爹妈摘菜,这里不需要你了!”张秀秀虎着脸,恨不得马上赶走这个多嘴的小丫头。

可这话落在陈钧和张巧玲的耳朵了,马上就变味了,后者嘿嘿坏笑着说道:“好好好,嫌我当电灯泡了对吧?我这就走,给你们创造独处的机会,嘿嘿!”

“你!”张秀秀实在拿这个调皮的妹妹没办法,同时也怕她再乱说,偷偷瞄了陈钧一眼,干脆不再说话了。

这种话陈钧也没法接茬,只能尴尬的笑了笑。

张巧玲很快蹦跳着走了,可是转眼又一脸惊喜的回来了,“姐姐,姐姐,赵神婆家出事了,听说她把王寡妇给治死了,现在王寡妇家的人正在堵着门骂呢!”

赵神婆是一个瞎眼的老婆婆,自称是某某仙山弟子下凡,能驱妖收鬼,法力无边,以前陈钧小的时候经常感冒发烧,还喝过她的符水,可惜半点用都没有。

听到她家出事,陈钧一点都不意外,不过治死人就有点严重了,陈钧想去看热闹,但张秀秀腿脚不方便,于是便看了她一眼。

张秀秀顿时会意,笑了笑说道:“没关系,钧哥你扶我过去吧,我们家跟王婶有点亲戚关系,正好也去看看怎么回事。”

三人一同向村里走了一段路,还没到赵神婆家就听到了一阵激烈的争吵声。

“妈的,老瞎子你说的是人话吗?你给的符水喝死了人,还敢说我姐短命?”

第三章 救活王寡妇

“怎么不是短命,乡亲们给评评理,我赵神婆开坛做法这么多年,什么时候治死过人?她王寡妇只喝了半碗符水,怎么可能喝死?”

“你快别提你那破符水了,大家说说,你们喝了那符水有半点毛用吗?这老瞎子骗了大家几十年,这次终于出事了,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个说法,我就不走了!”

等到陈钧和张秀秀姐妹俩赶到的时候,只见一群人把赵神婆家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大多都是来看热闹的乡亲,正七嘴八舌的小声议论着。

人群中间,王寡妇的弟弟王大龙指着赵神婆就是一通臭骂,在他身旁地上还铺了一条红毯子,一个蜷缩着身体的女人一动不动,正是在村里很出名的王寡妇。

说她出名,是因为她闹出的绯闻特别多,刚嫁到村里不到三年就死了老公,还带着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听说跟很多男人都有过一腿。

这王寡妇今年刚三十出头,正在如狼似虎的年纪,再加上身材苗条,脸蛋儿长得也俊俏,陈钧也曾偷看过她几次,不过并没有什么好感,没想到竟然死了。

赵神婆顿了顿拐杖,一双像是高度白内障的瞎眼扫视了一圈,高声嚷道:“大家说说看,乡里乡亲的哪次有事我赵神婆不是尽心尽力,就算没功劳也总有苦劳吧,凭什么她王寡妇死了就要赖在我头上?”

“诬赖你?赵神婆你别给脸不要脸,要是不给我个说法,我马上报警抓你!”

王大龙也是个暴脾气,掏出手机就准备打电话。

陈钧望着王寡妇的尸体,不知为啥透视能力再次激发,只见蜷缩在地上的王寡妇突然像是被人剥光了衣服一样呈现在了他眼前。

在王寡妇的腹部,有一团醒目的红光在闪耀着,同时一段信息出现在了陈钧脑海中:“重度急性阑尾炎,病人已陷入休克,如不进行抢救,最多还有半个时辰的性命,治疗方案一,马上开刀切除阑尾,治疗方案二,针灸止痛,配合汤药缓解……”

“原来王寡妇没死,只是疼晕了过去。”

有了先前给张巧玲看病的经验,这次陈钧很快就理解了脑海中出现的信息,同时也猜测应该是那个紫色玉片搞的鬼,只是不知道那东西为什么能进入自己脑子里。

如果让这些人再争吵下去,恐怕还没等警察到来,王寡妇就真的一名呜呼了,因此陈钧当机立断拨开人群,高声说道:“等一等,王婶她还没死!”

“你说什么?”王大龙意外的打量了陈钧一眼,问道:“我知道你,家住村西头那个老陈的儿子是吧,一个放羊娃,别在这捣乱,赶紧滚一边去!”

王大龙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继续跟警察说明情况。

陈钧无语的说道:“你姐真没死,她只是疼晕了过去。”

可惜王大龙根本不听他的,认为他在胡说,反倒是赵神婆耳朵一动,声音像个老巫婆似的问道:“陈家小娃娃,你确定王寡妇没死?”

陈钧点了点头,“我很确定,而且我知道怎么能治好她。”

“年轻人,随口乱说可是要积口业的,你说她没死我信,可你说能治好她?哼,我赵神婆活了七十多年,还没见过什么像样的神医呢,有本事你治给我看看!”

陈钧尴尬的说道:“但是我手头没有银针,只能给她开点药……”

他不是中医世家出身,父母都是种田的老百姓,兼顾养了二十几只羊,别说银针了,家里就连针头针管这些都找不到。

突如其来的,赵神婆满是皱纹的脸上展现了一个诡异的笑脸,说道:“银针是吧?我有,孙媳妇,去我屋里左边抽屉把那个黑木盒拿来。”

陈钧听后愣了一下,心想这赵神婆怕不是想看自己闹笑话吧?一个老骗子怎么还藏了银针在家里?

此时他有点心虚了,毕竟从没给人针灸过,哪怕脑海中有相关知识,却是第一次操刀,万一把王寡妇扎死扎残了可咋办?

没过多久,一直站在赵神婆轮椅后的年轻女人拿出一个黑色的长木盒递给了陈钧,眼神中写满了轻蔑和不信任。

眼下只能赶鸭子上架了,陈钧二话不说接过针盒,打开一看,里面整整齐齐的码放着各种型号的银针,还挺齐全。

通过脑海中的知识,他熟练的捻起一根中号针,走到王寡妇身前蹲下,就把她的衣服掀了起来,这一幕被打电话的王大龙瞥到,惊叫一声便过来阻拦:“你个臭小子,想干什么,虽然我姐风评不太好,但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碰她的!”

“别紧张,我只是给她针灸而已。”陈钧耐心解释道。

可王大龙并不买账,情绪激动的吼道:“针灸什么,她都已经死了,你还能把她扎活?别瞎鸡、巴凑热闹,赶紧滚,不然老子揍你!”

“我要是能救活你姐怎么办?”陈钧自信的问他。

王大龙不屑的说道:“艹,你要有那本事,老子跪下叫你爹都行!”

就连在旁边看热闹的乡亲们也跟着起哄,有人说道:“大龙,你怕什么,让他扎几下呗,扎活了是你姐命大,扎不活也没啥,死人又不知道疼,哈哈哈……”

“他陈家几辈子种地,从来没听说会什么医术,我看呐,早点把你姐安葬得了,天气热容易出臭味。”

“就是,人死了就要入土为安,不然会闹瘟疫的。”

大伙七嘴八舌一通评论,陈钧更加紧张了,心想为什么王大龙死活不让自己给她姐针灸呢,再拖可就真的死了。

这时张巧玲站出来说道:“三姑,二叔伯,你们就让陈钧哥哥试一下嘛,他真的会看病,我有胃病他都能看出来,反正王婶已经死了,万一能救活呢?”

“呸呸呸,童言无忌,我姐已经死了,哪能让人乱扎一通,你们小孩子家家的,赶紧回家去,别在这乱凑热闹!”

王大龙不耐烦的驱赶着陈钧和张巧玲,这时张秀秀也帮陈钧说好话,趁这个机会,陈钧连忙蹲下,在王寡妇腹部六个穴位快速扎了下去,动作如行云流水。

其实这也是被事态所逼,他也是没办法,一来想救活王寡妇,二来也是想证明自己。

六针扎下以后,王寡妇的手指动了一下,陈钧见有效,马上高声说道:“她活了,她活了,哈哈哈!”

“什么?”王大龙吓了一跳,回身一看,姐姐肚子上扎着六根明晃晃的银针,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扬手就要抽陈钧。

可是很快王寡妇的腿也动了一下,这回所有人都看到了,吓得那些乡亲们纷纷后退,有人甚至高喊着:“诈尸了,诈尸了!”

陈钧笑着解释道:“大家不要怕,王婶真的没死,她只是突发急性阑尾炎,疼晕了过去而已,现在我给她施针后自然就醒了。”

王寡妇睁开眼睛,看到这么多人围着自己,有气无力的说道:“这是哪儿,我刚才是怎么了?”

王大龙见状连忙跑过去,激动的问道:“姐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

“疼……我肚子好疼啊……”

众人见她不是诈尸,再次壮着胆子围了过来,开始议论纷纷。

“这小子有两下子啊,硬是让他给扎活了。”

“可能本来就没死,不过大家都以为她死了吧。”

“你们看到他刚才扎针了没?我看那样子,没个三五年练不出来。”

“姐,你没死真是太好了,太好了……”王大龙喜极而泣,抱着王寡妇直抹眼泪,然后高兴的抓着陈钧的手说道:“兄弟,真是多亏了你,不然要是把我姐埋了,可就……对了,你懂医术是吧?快给我姐治治,不管多少钱我们都给!”

针灸见效,更加坚定了陈钧的信心,他得意的问道:“我记得你刚才说,要是我能把你姐救活,你跪下叫我爹都行?”

“这个……”王大龙眼神躲闪,见陈钧不肯再出手,同时姐姐又在喊疼,急的噗通一声跪下,连磕了三个响头,没好气的说道:“爹,这回行了吧?”

赵神婆支棱着耳朵,问呆若木鸡的孙媳妇:“那年轻人真把王寡妇救活了?”

“奶奶,他……他真的把王寡妇弄醒了……”

“造化,造化啊,看来王寡妇命不该绝,这一切都是天意啊!”赵神婆激动的直杵拐杖,笑呵呵的说道:“这下王家那小子没话说了吧?他姐的病跟老娘我半点关系都没有!”

“呃……是,是没关系。”她孙媳妇无语的应承道。

上山采了些药回来,陈钧把熬药的注意事项讲给王大龙听,让他按时给王寡妇服药,便扶着张秀秀把她送回家了,张巧玲那小丫头一直追问他的医术哪学的,他只能推脱说是一本书上看的,便没了下文。

第二天傍晚,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来到了陈钧家里,此人正是王寡妇,由于父母不待见她,陈钧只好跟她在门外说话。

王寡妇的脸色有些苍白,但容貌却依然漂亮,她语气虚弱的说道:“陈钧啊,婶子真是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出手相救,恐怕我已经去阎王殿报道了。”

“王婶哪里的话,大家乡里乡亲的,我哪能见死不救。”

陈钧挠了挠头,他的透视眼能力失灵时不灵,好像只有发现病人的时候才有效,此时想看王寡妇的身体,竟然不死活不好使了……

“那也得谢谢你,等婶子身体好些了,一定再好好谢你。”王寡妇说着从兜里掏出两百块钱,说道:“这点钱你收着,别嫌少。”

经过和王寡妇交谈得知,她一直患有阑尾炎,只是为了省钱没敢去医院动手术,昨天也不知怎么突然间疼的厉害,然后就昏死了过去。

要不是陈钧发现她还活着,说不定此刻骨灰都从火葬场拿回来了,所以在她的坚持下,陈钧只好收了钱,并好心提醒道:“王婶,你胸前那颗黑痣最好也早点切掉,不然有病变恶化的可能。”

此话一出,王寡妇愣了下,盯着陈钧的眼睛问道:“你看过我的胸?”

“我……”陈钧瞬间卡壳,呆立当场。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