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岁月尽头已成灰第10章_岁月尽头已成灰11章

发布时间:2018-09-11 09:34

本小说网为你提供岁月尽头已成灰第10章,岁月尽头已成灰11章全文阅读,她的世界,从此天翻地覆,能看到的,只有他的恨和无所不用其极的折磨…… “尚轩,你说过让我一辈子幸福,却轻易让仇恨蒙蔽了双眼。” “我欠你的已经还了,如今,该是我为自己讨回公道的时候了。”

>>>《岁月尽头已成灰》章节目录<<<

岁月尽头已成灰第10章

梅雨季节,整个祁家都笼罩在一种阴雨绵绵的气氛中。

这样的天气使得祁尚轩心里烦躁不安,加班至深夜里,他几乎把车速提到飞起,一路狂飙回别墅。

他暴躁地将脖子上的领带扯掉,小腹处似乎有团火焰在燃烧。

以为是天气原因,祁尚轩阴沉着脸走进房间。

一进门,突然一具温软馨香的娇躯撞进他怀中,扑鼻的芳香让人有些意乱情迷。

“谁?!”祁尚轩保持着最后的理智叱问道。

“尚轩,是我啊…”安盈盈的唇轻靠在他耳边,用头蹭着他的颈窝,呵气如兰,“尚轩,我美吗?”

轰地一声,祁尚轩只觉得脑袋炸开了。

今夜的安盈盈,身上只穿了一件薄如蚕丝的睡裙,将她完美的身材勾勒得更是让人血脉喷张,胸前的深V隐隐约约地在向他发出邀请。

她里面,竟什么都没穿!

祁尚轩凝聚着目光低低地望着怀里的她,轻轻点了点头,“很美。”

安盈盈娇笑了声,“那…今夜,就把我变成你的人吧。”

他没有再多说一句话,只是一把将她抱起,大步往床上走去。

安盈盈眼中闪过一丝得逞的笑意,看来今晚在他饭里加的药,起作用了。

祁尚轩温柔地将她放在床上,整个人期身压下,大手轻松地将她身上的衣服扯落,覆在她胸前的美好。

“晓雅…”

从他口中吐出的两个字却像是晴天霹雳般直直地劈向安盈盈。

一瞬间,她只觉得呼吸不畅,她努力扬起笑容轻声提醒着他,“尚轩,你看清楚,我不是祁晓雅。”

安盈盈的一句话如醍醐灌顶般将祁尚轩最后仅存的一丝理智扯了回来。

他猛地睁开眼,眸里满是清明,在看清身下的人竟是他曾经的弟媳时,猛然直起了身子坐在一侧,“盈盈…怎么会是你?”

祁尚轩满脸通红,尽力压制着身体里的欲望。

“尚轩,你刚不是说我很美吗?”突如其来的转变令安盈盈有些措手不及,她坐起身,妖娆地将身上的睡裙褪至膝盖,直起身板挺了挺胸前的浑圆。

顷刻间,他只觉得大脑里的血液在逆流,就连呼吸都变得很是困难。

“盈盈!你在干嘛!马上给我滚出去!”祁尚轩冷冷地别过脸不愿再看,低声怒吼着,他感觉身下的老二已然充血不止想将她狠狠地压在身下,可理智却告诉他那是尚轩的女人不能碰!

眼看着就差最后一步,安盈盈怎会轻易允许出现纰漏。

她倏地上前一把抱住祁尚轩,利用胸前的美好在紧压在他后背,嘴巴轻靠在他的耳朵处,利用舌头开始描绘着他的耳廓。

“不可以!不可以!”祁尚轩紧咬住他的下唇,逃也似的离开了房间。

他的理智早已被药物侵蚀得不剩半分,跌跌撞撞地从楼梯下来,本想去一楼客房冲个冷水澡冷静一下,却在经过厨房时瞥见因口渴起床喝水的祁晓雅!

身后的动静惊到她,猛地回头,“祁尚轩”三个字还未出口,她便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欺压而上……

岁月尽头已成灰11章

身子猛地一下被撞击到墙上,手中的玻璃杯‘啪’的一声砸落在地,碎掉的玻璃渣子溅起刺在她的嫩白的足上,祁晓雅吃痛一声,仰头的一瞬间便撞入了他那双深邃幽暗却见不到的底的眼眸里。

他的眼中泛着一丝欲火,惊得她一动不敢动。

灼热的呼吸铺面而来,祁晓雅猛地回过神来双手推促着他,“祁尚轩……”

话音刚出口,他热烈而迫切的吻便密密麻麻的砸下来,反复的啃咬着她的嘴唇,他的手胡乱的抚摸在她的身上。

他的迫切让她猝不及防,禁锢着她腰身的手越收越紧,祁晓雅用力地锤着他的肩头,趁着呼吸的空余间吼道:“你在做什么?!”

她的怒吼并没有将他的理智拉扯回来,反而她的声音像是那催情的药剂一般让他发了狂。他死死地盯住她,眼中倒印出两个小小的她来,他忽而一笑趁着她发愣之际将她打横抱起。

‘砰’的一声,房门关上她被他粗鲁的扔到了床上,欺身而上,没有给她任何反抗的机会便将她剥了个精光。

他疯了!

祁晓雅整个人都在颤抖,双手被他禁锢在头顶,他的唇疯狂的在她身上掠夺着,她尖叫一声,疯狂的扭动着身子,双腿用力地蹬着。压在她身上的人一愣,冲着她一笑,喃喃道:“晓雅。”

犹如晴天霹雳,她的动作僵直住。

他的声音如此温柔,在她耳畔萦绕不断,似乎是觉得这样能够让她安静下来,头顶上的人压住她,大手慢慢地往下探,唇却贴在她的耳边不停地唤道:“晓雅、晓雅……”

伴随着他的声音她逐渐地沉溺在了他的温柔攻势之下,身子软成一滩水,任他摆布。

就在他穿过她身体的一瞬间,她突然哭了出来,那一瞬间将她的理智和神智都拉扯回来,她双手紧紧勾住他的脖子,带着哭腔问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身上的并没有人回答她,只是加快了自己的动作。

一室春色,月儿害羞的钻进了云层之中。

祁晓雅不知道自己被他折腾了多久,只记得自己在昏睡过去的时候他仍旧不知疲惫的律动着身子。

身子像是被人拆碎了一般,浑身的骨头都快要散架,她缓缓睁开眼,外头却已是日落西山。

昏黄的余晖照耀着大地,她侧过脑袋,枕边已是一片冰凉。

黄粱一梦?

她苦笑着扯了扯嘴角,她很想骗自己不过是做了一场梦,可身体上传来的疼痛,还有那斑斑点点的淤青都在提醒着她并非是梦境。

她和祁尚轩竟然……

曾经不止一次她想要将自己完整的交给他,却从来没有想过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捂住脸,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眼角缓缓滑落下来。

拖着疲惫的身子穿上衣衫,钻进浴室里泡在澡缸之中,温水漫过她的脖子她将整个脑袋都浸入水中,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

昨晚算什么?他是什么意思?

从水里钻出来,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