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李筱应离小说_李筱应离小说章节

发布时间:2018-09-11 09:34

《鬼夫为尊》是虐心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韵味无穷,令人百看不厌。这里提供鬼夫为尊小说章节。李筱应离小说内容精选:女鬼脸色越发的苍白,咬着自己的唇瓣,从恐惧中找到自己的声音:“那……应先生,你要如何?

鬼夫为尊
推荐指数:★★★★★
>>《鬼夫为尊》在线阅读>>

《鬼夫为尊》精选章节

“李小姐,李小姐。”

我醒来,发现自己又躺在了医院。

朱太太忧心忡忡:“李小姐,你这贫血怎么那么严重啊,又晕倒了……”

我又晕倒了吗?朱太太的嘴巴一张一合的,接下去的话我没有听清,想起在山上发生的事,我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

男人嘴角挂着轻蔑的笑容,双手松开,那女鬼直接跌坐在了地上,双目还注视在我的身上,好像还不甘心似得。

她狠狠的看了我一眼,跪在地上,朝着男人拜了拜:“谢谢应先生的不杀之恩。”

“不杀?我何时说过不杀你?”

女鬼脸色越发的苍白,咬着自己的唇瓣,从恐惧中找到自己的声音:“那……应先生,你要如何?”

“你要吃了她?”

“这个世界上的邪祟,恐怕没有一个是不想吃她的。”

我顿时毛骨悚然,他们口中说的她,指的是我吗?

他们要吃了我?我吓得抓紧了身旁男人的衣服,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能给我一种安心的感觉。

男人转过头,高深莫测的看着我:“你听到没有,她想吃了你。”

他们说话这么吓人,在这么空旷的地方,我当然听见了。

我猛地点头,小心翼翼的开口:“我不管你是谁?求求你救救我。”

此刻,除了他之外,我真想不到还有谁可以救我的。

男人抬起手,冰凉的手指在我的脸颊上摩擦了片刻:“救你,给我什么好处。”

还要好处?也是,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是雷锋先生,免费做好事,不要报酬,写进日记本里就完事的。

我咽了咽口水:“我积蓄不多,全给你,你……”

“我不缺钱。”

不要钱?那要什么?我一脸茫然。

男人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晶莹剔透的白色玉镯:“戴上。”

“啊?”

“戴上!”他的声音严厉了几分,我生怕他生气直接走了,立马接过玉镯往自己的手里套去。

然后在他的眼前晃了晃:“戴……戴上了。”

他看了一眼转过头,看向跪在地上的女鬼。

那女鬼以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我的手腕处看:“应先生,你……你……你真的要维护她?”

男人袖子一挥,女鬼的身上燃起了骇人的蓝色火焰,发出一声声凄惨的声音,渐渐地声音变小,消失不见。

“她去哪儿了?”我忐忑的问道。

“灰飞烟灭。”他冷冷的吐出四个字,仿佛这是一件极其平常的事情。

我听师傅说过,人间最残酷的刑罚是古代的凌迟处死,而冥界最残酷的则是灰飞烟灭,把你的灵魂一寸寸的燃烧,即便是死过一次的鬼怪,也难以承受。

难怪刚才那个女鬼,最后发出的声音会那么凄惨。

“这是不是太残忍了?”

“残忍?你以前做过比这残忍十倍的事情。”

我什么时候做过残忍的事情了?我才十八岁,刚刚成年!我只当他是胡说八道,没有理会。

“走吧。”

走?去哪儿?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双手已经被他抓住,冰冷的感觉让我一个激灵颤了一下,一晃眼自己竟然躺在了黑乎乎的棺材里。

男人居高临下的压在我的身上,而我动弹不得。

他邪魅的看着我:“既然接受了我的信物,就是我的女人,今晚我们洞房。”

洞房?洞什么房!什么乱七八糟的信物,我双手挡在自己的眼前,阻止他的靠近,白色的玉镯,在我的手腕上衬的更加晶莹剔透。

信物?

我用力的握着那玉镯,和我另外一只手用这相反的力道,想要把那玉镯拿下来,可是那玉镯好像长在我的手腕上一样,怎么都拿不下来。

“娘子,我的信物,只有一种可能摘的下来,不过那是不可能的……”

他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湿热的唇落在我的脖颈,带着让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悸动,手指仿佛有魔力一般,让我一寸寸的肌肤都开始燃烧……

“娘子,你早应该是我的。”

“娘子的滋味和我想象的一样。”

“娘子,我叫应离。”

……

我怀疑那是梦,可是手腕上的玉镯不会骗人,那不是梦是真实的。

腿间火辣辣的疼,预示着我真的被一个尸给……我才十八岁,没有谈过恋爱,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眼泪一滴滴不由自主的落了下来,第一次感觉到如此的无助。

下午的时候,师兄回来了。

我抬头看着他,眼泪又忍不住落了下来,师兄见状,直接跑了过来,手温柔的拍着我的后背:“筱筱,你怎么了?”

“呜……”我趴在师兄的怀里,哭了好长一会。

然后才无比委屈的举起自己的手腕:“师兄,我遇见不干净的东西了,他逼着我戴上这个玉镯,还把我给……”

我咬着唇,没继续说下去,看师兄铁青的脸,就知道他已经猜的七七八八的了。

他抓着我的手腕看了看又看,然后试图像我昨天那样把手镯摘下来,但是根本就没用。

看着我的手腕都红了,师兄也只能作罢:“筱筱,你这是被人逼着冥婚了。”

“我知道,那怎么办师兄,我不想和一个鬼结婚啊。”

“戴了鬼的信物,就代表着签订了契约,除非把信物拿下,否则你这辈子都逃不了。”

我立马就紧张了,难道我这辈子都要和那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纠缠不休吗?

我抓着师兄的衣袖:“我不要,师兄,你救救我。”

“筱筱,别着急。既然你们签订了契约,就说明他肯定还会来找你。到时候师兄把他打的魂飞魄散,契约自然就解了。”

师兄说魂飞魄散的时候,夹杂着恨意,我听的心惊胆战。

想到他救过我,我不免觉得魂飞魄散是不是太残忍了。

不过到时候我可以劝师兄,不要把他打的魂飞魄散,只让他把玉镯拿下来就行了。

我点了点头:“师兄,你想怎么做,你告诉我,我保证全力配合你。”

“筱筱,我跟你说……”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