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漫漫婚宠夏子衿_漫漫婚宠免费阅读by纳兰

发布时间:2018-09-11 09:07

漫漫婚宠夏子衿

漫漫婚宠全文阅读

漫漫婚宠全文免费阅读哪里有?莫子潇夏子衿是这本小说的主要人物,是由作者纳兰凝月倾情创作。漫漫婚宠在线阅读,讲述的是莫子潇在夏子衿身上栽过两次,一次是写情书被拒绝,还是一次便是因为意外共度了一夜良宵,所以被迫娶了她。于是结婚之后,莫子潇开始对她各种冷漠。可是令夏子衿疑惑的是,为什么她跟上司说几句话,他就要收购她在的公司。为什么她生个小病,他就要把医院给买下来...

第1章 莫名其妙

  深夜,屋子内没有开灯,只有这座城市的灯火酒绿照亮窗口的一角。

  莫子潇回家的时候,夏子衿正站在窗前,手中红酒微晃,微红的脸蛋上,五官有些清冷,高挑的身子在窗口一角拉出一道模糊的影子。

  冬日的风,刮着皮肤微微的疼,莫子潇刚踏进门口,夏子衿就感到一股未散的寒气。

  身后传来关门声,她知道,是他回来了。

  放下酒杯,头脑昏沉的走到玄关处,拿了拖鞋给他,然后又接过他的公文包小心翼翼的放好。

  直到动作熟练的做完所有事,她都没有正眼看过那个男人一眼。所以不知道,那个男人,此时一张薄唇正不悦的轻抿着。

  空气里萦绕着淡淡的红酒味儿。

  他不悦的蹙眉,“啪”地将灯打开。

  突如其来的光亮有些刺眼,夏子衿微微不适的眯了眯眼睛。这才意识到,自己对这个家的一切已经熟悉到不用开灯也能够行走自如的地步。

  动作微微一怔,压下心头的一股酸涩。然后她转过身,准备上床睡觉。

  莫子潇目不转睛的凝着她,直到她做完所有的动作。眉头一凛,他烦躁的扯了扯领带,站在距离床边三步之外眼神晦暗难测。

  夏子衿闭着的眼睛,右眼皮毫无预兆的跳了下,感觉到头顶有两道炽热的视线,她眉心几不可见的蹙了蹙。

  传言,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心底莫名闪过一丝不安。

  几乎是下意识的翻了个身,手腕却毫无预警的被人拉住,然后一个高大的身子随即覆了上来。

  “唔……”

  唇瓣毫无预警的被人吻住,夏子衿明眸陡睁,下意识抓紧了身下的床单,错愕之后身体变得僵硬。

  莫子潇狭长的眼角微微一眯,俊美异常的脸庞上浮现出一抹不屑的冷笑,忽然恶作剧的用力咬住了那鲜美的唇瓣。

  “嘶……”夏子衿吃痛,一股血腥味在唇腔间扩散开,她睁开眼睛,对上莫子潇玩味的眼神。

  莫子潇性感的舔了舔唇上的鲜血,嘴角勾起的笑无情中透着嘲讽,微暗的灯光掩了他半张脸,宛如夜里嗜血的血魔一般。

  夏子衿脸色苍白,直视着他清冷而帅气的脸庞,缓缓握紧了两侧的手指,“够了吗?如果够了,我想睡觉了。”

  这两年,他们一直相安无事,可是敏锐如夏子衿还是察觉到了今晚,那个男人的异样。

  莫子潇冷冷一笑,粗糙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她唇瓣上的伤口,夏子衿倔强的将头偏到一侧,闭眸痛苦的忍耐着。

  他感觉得到,攥着他的手腕,微微在抖。她在他面前永远表现得就像一个漂亮而又听话的玩偶,只要是他想的,她几乎从不拒绝,更别说一句求饶的软话。

  逆反心理,夏子衿越是这样,莫子潇越是想要去撕破她脸上那张美丽而完美的面具。

  夏子衿知道那个男人的心思,却是咬紧牙关,不肯让自己发出一点儿的声音。

  莫子潇突然感觉烦躁,大掌捏住她尖俏的下巴,迫使她面对自己,“莫太太,两个月不见,我以为你会想我。还是……你根本早就忘记了自己莫太太这个身份,恩?”

  夏子衿被迫抬头,目光下意识的一扫,看见他今天穿的白色的衬衣,领口上有着明显的红印。

  心脏蓦地停了半拍。

  夏子衿嘴角轻颤,扯出来的却是无懈可击的笑,“怎么会?再过几天就是我们的结婚两周年纪念日,我一直都记得。”

  “想怎么过?”

  夏子衿的眼底有一抹黯淡一闪而过,快得让人看不真切。她看着他的眼睛,轻轻开口,“只要你开心,我都可以配合。”

  “是吗?”莫子潇随口反问。

  夏子衿点点头,他不说话,她也不愿多说。

  沉默,在他们之间,永远是最好的相处方式。

  眼前这个心思如海的男人,他的心思,夏子衿无从去猜,也从来都猜不透。

  若不是今天提起,她似乎真的都快要忘了,原来,不知不觉,他们已经结婚两周年了。只是,这两年,他回到这个所谓“家”的次数,屈指可数。

  夏子衿想着,轻扯了下嘴角。

  这场婚姻的可悲就在于她爱他,可他并不爱她。

  所以现在,再回想起两年前的那场婚礼,嘲讽更多于欣喜。有时候,夏子衿甚至在想,如果所有的事情真的能再来一次,她还会不会选择嫁给莫子潇?

  双手抵着床侧的莫子潇,没有放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看着她此刻这样毫无意识的动作,嘴角的笑意变得越发的冷。

  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竟然因为她这样微讽的表情,心情烦躁起来。

  沉默,僵持了很久。

  夏子衿刚想开口问他是不是要先去洗个澡,莫子潇忽然嘶哑的吐出一句毫不搭边的话,“过几天,她要回来了。”

第2章 想怎么过

  夏子衿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眼中的诧异一闪而逝,几乎是一下子就明日了他今晚的反常。

  微怔后,脸上的表情重新归于平静。她加深了嘴角的弧度,完美的微笑,“恭喜。等了两年,你总算等到了她。”

  这是不是也意味着,她这个所谓的“莫太太”,该主动让贤了?

  明明早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可是在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夏子衿的心脏还是免不了的痛了一下。

  莫子潇的声音微讽,“所以,过几天的结婚周年纪念日,你只能独守空闺,一个人过了。”

  夏子衿看着他良久,苦笑一声,从很早的时候开始,她就知道,莫子潇是那种,能一言直戳人心的男人。

  不过这样的结果,夏子衿早该想到的。原以为他会看在公公婆婆的面子上,像去年一样和她安静的吃顿饭,可是现在看来……只能是痴心妄想了。

  或许,从一开始,根本就不该对让他陪自己过结婚周年纪念日心存幻想,这两年来,她有哪一天不是独守空闺?不是一个人过的?

  关于这场婚姻,莫子潇心里是恨她的,夏子衿一直都知道。

  因为,两年前的那晚……

  闭了闭眼睛,屏去脑海中的胡思乱想,夏子衿平静的开口,“我知道分寸的,你不用担心。”

  想不到她会这么轻易的答应,莫子潇低头更靠近那张漂亮的脸蛋,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夏子衿的耳侧,满意的看着她一张小脸越来越红。他凝视着她清澈无波的黑眸,有些讥诮的开口,“结婚纪念日,丈夫却不陪在身边,你不觉得委屈吗?”

  “委屈。”夏子衿绯色的唇边勾出一抹飘渺的笑,“可是相比起我的丈夫在结婚纪念日的时候,人陪在我身边,心里却在想着另一个女人来说,我还是选择眼不见为净。”

  是啊,看不见,心也就不会痛了。

  时间,有几秒忽然凝结。

  “夏子衿,有时候我真想扒开她的心脏看看,里面究竟在想些什么。”

  莫子潇修长的手指挑开她身上的睡衣,冰冷的指尖抵着她的左胸口,那微凉的触感,让夏子衿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仿佛下一秒,眼前这个男人真的会把指尖刺进她的胸口。

  可是下一秒,却是莫子潇低头,再次吻住了她的唇。

  夏子衿一愣,顺从的闭上眼。

  卧室内,灯光昏暗。Kingsize的豪华现代大床上,两具身体纠缠在一起。

  她在他身下,默默承受隐忍着,脸上的表情比任何一次他要她的时候都要平静。

  莫子潇抬起深邃的眸子审视着她,胸口生出一股没由来的恼怒。

  发泄般,他故意重重的折磨她,非要逼她叫出声不可。

  夏子衿双手猛地攥紧,垂在两侧,粉色的指甲几乎要掐进柔嫩的掌心中。

  终于,忍不住要发出声音,她突然瞪大了眼睛,毫无预警的用力咬住他的肩。

  莫子潇“嘶”的一声,嘴角却诡异的笑了,疯狂中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良久,房间里恢复平静。

  夏子衿一夜无眠,悄悄凝望着身边的男人。

  这是结婚两年,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仔细的观察这个男人。

  他有着言情小说中男主角那如刀刻凌厉的五官,黑眸深邃,习惯性的将薄唇轻抿。给人一种超乎他真实年龄的沉稳和老练。

  在公司里,他是莫老爷子钦定的继承人,是高高在上的莫氏接班人,处事凌厉,手腕狠绝,在外人看来,莫子潇的脸上很少表现出常人的喜怒哀乐。

  在家里,倘若这个地方还勉强能算得上为一个“家”的话。他的表现大多数都是冷漠的,一般对她不闻不问,完事之后就直接离开。而他鲜少回来的几次,两个人之间都是以不快收场。很多时候,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莫名其妙就刺中那个男人的神经,惹得他不痛快,最后摔门而去。像今天这样,她醒过来还能看见他躺在旁边的次数,更是少而又少。

  见他眼皮微动,夏子衿不敢多想,几乎是条件反射般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莫子潇的睡眠一向极浅,平时夜里总要翻来覆去的醒几次,像今天这样一觉到天亮的情况,还真是稀奇。

  男人脸上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松动。

  夏子衿心里小鹿乱撞,不知道现在那个男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越想,心里就越紧张,下意识握紧了两侧的手。

  出乎意料的,腰肢,忽然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扣住,空气中传来莫子潇沙哑中饱含磁性的声音:“你今天不用上班吗?”

  “恩?”夏子衿不再装睡,睁开眼睛,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糟了!”

  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夏子衿迅速坐起身来。拿过手机一看,已经快九点了!

  该死的!

第3章 看不见就好了

  都怪莫子潇,昨晚拉着她不知道要了多少次,害她现在全身软绵绵的,脑子也昏沉沉的,差点就错过上班时间了!

  “穿好衣服,我今天送你上班。”

  夏子衿沉默几秒,直接拒绝,“不用了,我自己还可以。”

  事实上,两年前的那场婚礼,虽然办得空前浩大,可是全程,夏子衿都是带着头纱的,所以外界只知道莫子潇已婚,却不知道莫太太究竟是何许人也。

  让他送自己上班?夏子衿可不相信他会这么好心。

  莫子潇这三个字在A市万千少女心中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她可不想给自己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快速的收拾好,她拿了包包就出了门。

  莫子潇望着她的背影,幽幽黑眸像是蕴含着数不清的暗涌,深不可测。

  他微微眯起眼睛……

  夏子衿,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从一开始不要脸的脱光了衣服爬上他的床,到后来的逆来顺受。夏子衿,你真的是无欲无求,还是心机太深?

  ……

  起床太晚,夏子衿直接打了个车到“星光国际”。

  路上想着莫子潇今早的变化,有些摸不着头脑。

  平日里,让他多看她一眼,都像是要了他半条命似的,今天竟然主动提议送自己来上班?

  夏子衿摇摇头,搞不懂那个男人的心思。

  下车后,夏子衿看了眼手上的表,已经9:30了,毫无悬念,她迟到了。

  匆忙进去,打了卡,同事小娟立刻凑了过来,“子衿!你怎么现在才来,总经理今天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在里面发了好大的脾气!”

  夏子衿噎了噎,“不是吧,这么倒霉?”

  “总经理刚刚还特意叫你来了之后到他办公室一趟,总之,子衿你自己自求多福吧!”小娟突地想起来,看着她担心的道。

  “……”

  夏子衿的身子一僵,她的职位是总经理助理,从两年前进入“星光国际”之后,她就一直勤勤恳恳,却没想到在今天栽了个大跟头,迟到被总经理逮个正着,还偏偏撞上对方心情不好,真是欲哭无泪。

  目送夏子衿,小娟眼中闪过担忧。

  走到总经理办公室后,夏子衿理了理自己的着装,又深吸口气。她标准的敲了三下门,里面传来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请进。”

  给自己打打气,夏子衿推开了办公室的门,对着正坐在办公桌前的乔天林问道,“乔总,您找我?”

  原以为是狂风骤雨,却没想到乔天林却是抬头对她笑了一下,声音温柔,“坐吧。”然后手法娴熟的在桌上的文件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夏子衿也不打扰他,就安静的坐在一旁的短米色沙发上。

  很快,乔天林处理完公事,坐在椅子上抬头问她,“你……昨晚发生什么事了吗?”

  夏子衿心里“咯噔”一声,果然啊,大BOSS这是要对她兴师问罪啊!

  夏子衿漂亮的脸蛋上尽是可怜,不惜举起三根手指,“对不起总经理,我昨天……我昨天家里发生了一些意外,所以……睡得比较晚,对不起,我保证下次一定不会了。”

  乔天林微微一笑,没有多加为难,直直看着她说,“你准备一下,待会儿跟我出去一趟。”

  夏子衿松了口气,下意识扫了眼办公桌上的文件,看见其中一份合同,秀眉微微一拧,“还是‘盛世’的事吗?”

  乔天林点点头,“他们公司刚刚换了主儿,事情变得更棘手了,新上任的大BOSS听说是个很不好对付的人。”

  “星光国际”是A市享誉盛名的娱乐传媒公司,手下几乎囊括了A市所有的一线明星,而最炙手可热却也是最不让人省心的无疑是被称为“小天王”的宋北辰……

  三天前,夏子衿收到消息,“盛世”娱乐报拍到了所谓宋北辰的“艳照”,并准备大肆报道,他们第一时间派了危机公关向“盛世”施压,原打算花笔钱把照片买过来,奈何对方态度决绝,好像铁了心的要让宋北辰身败名裂。

  夏子衿点点头,“好,那我回去准备准备。不知道总经理还有其他的事吗?”

  乔天林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说道,“没事了,你先出去吧。”

  他的眼神让夏子衿觉得怪怪的,却没有再多说什么,退出了总经理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看见手机的屏幕亮着,夏子衿拿起一看惊讶的发现竟然有未接电话和未读短信。

  她点开短信。

  是莫子潇,问她中午有没有时间,要约她一起吃饭。

  夏子衿睁大了眼睛,莫大少爷结婚两年了都不曾主动找过自己,今天竟然要主动找她吃饭?

第4章 不好对付的人

  平时,哪怕在路上碰见了,他都恨不得假装没看见她。今天这是受了什么刺激了?

  夏子衿看着手机屏幕,响起乔天林叫她中午去“盛世”谈判的事,于是给莫子潇回了条短信,告诉他“自己中午没空”就放下了手机,本以为莫子潇不会回了,谁知道还没来得及放下手机,手机突然又震动了一下。

  他的回复:那就晚上一起吃饭。

  夏子衿眉头敛得更深了,莫子潇这个男人,她是越来越看不懂了。宋安心要回来了,他不是应该好好扮演深情男准备迎接她吗?来招惹自己算什么事儿啊?

  随手将手机扔到一旁,夏子衿也懒得再回……

  中午差不多十一点的时候,夏子衿跟着乔天林到了停车场。

  乔天林递给她一份文件,夏子衿接过看了看,这一看她双手猛地一抖,文件都差点掉下来。

  “盛世”的新总裁是怎么会是莫子潇?

  “莫氏”旗下虽然也有几家像模像样的杂志社,可是那都不像一般的娱乐杂志社,基本报道的都是莫家想对外公开的私事。据她所知,“莫氏”的主流业务是金融业和房地产业,怎么突然插手娱乐行业了?

  夏子衿看着文件上“莫子潇”三个字,莫名紧张起来。

  发现夏子衿表情不对劲,乔天林疑惑道,“怎么了?”

  夏子衿收回心思,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如常,问道,“那个,今天‘盛世’派来谈判的人不会是莫子潇本人吧?”

  “对啊,所以我才让你先熟悉熟悉他的资料。怎么,有什么问题吗?”乔天林疑惑的问道。

  夏子衿原本就紧张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心里暗暗撺掇莫子潇到底存的什么心思。

  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微微一笑,随口一答,“没什么。就是对莫子潇作为莫氏这么大个集团的少总裁,却竟然为这么点儿小事亲自出手,感到有些诧异。”

  乔天林看着她笑了一下,伸手刮了她的鼻子一下,“所以啊,这次我们得卯足了劲儿,一个不小心,宋北辰就算玩完了。”

  夏子衿被他这突然的暧昧动作弄得一愣,心底有些抗拒,面上却没有什么表示,只是点了点头。

  乔天林开车直接到了“盛世”的办公楼下。

  夏子衿率先走了进去,看着楼大厅来来往往的人,眼神四周梭巡了一圈,总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撞见莫子潇怪怪的。

  “在看什么?”乔天林停好车进来见她东张西望的。

  “没有。”夏子衿一怔,随即摇头,心里酸涩,就算碰见了又能怎么样,还不是就像陌生人罢了。

  “走吧,上楼。”乔天林带她到电梯口。

  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电梯。乔天林按下23楼。

  “你今天到底怎么了,是不是紧张?放轻松,莫子潇既然愿意跟我们谈,就说明一切还有商量的余地,别担心。”

  电梯里,乔天林见她有些心不在焉的,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示意她不要紧张。

  夏子衿点了点头,其实,对于和“盛世”的谈判,她一点儿都不紧张,处理这样的事情,对她而言已经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她紧张的是待会儿如何面对那个男人。

  电梯缓缓上升。

  “叮……”

  电梯门打开,夏子衿定了定神,才跟着走出电梯。

  乔天林和前台的职员说了两句,职员示意他们直接进去,乔天林朝身后的夏子衿招了招手,示意她跟上自己。

  总裁办公室的门打开。

  夏子衿瞥见背对着他们,坐在大班椅上的男人,不过是一个背影,她却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来,呼吸蓦地一紧。

  莫子潇正在打电话,见有人来,仍慢条斯理的说完最后的几句话。约莫几分钟后,莫子潇挂断电话,转过身来,意外看见了夏子衿,先是愣了一下,心里有些诧异,她怎么会在这儿?

  随即看到她旁边和她紧挨着站的男人,眉心几不可见的蹙了蹙,结婚两年,他只知道夏子衿在外面有找了份工作,却不知道她竟然在“星光国际”上班。

  乔天林见他忙完了自己的事,向前迈了两步,热情的伸出右手,“莫总!”

  莫子潇淡笑,笑意不达眼底,伸手礼貌的跟他回握了一下,“乔总。”

  乔天林收回手,顿了顿,指着身后的夏子衿笑着介绍,“莫总,这是我门公司的职员,夏子衿。”

  说完,又对着夏子衿说道,“子衿,这位就是‘盛世’集团新上任的总裁,莫子潇,莫总。”

  夏子衿在一边嘴角抽了抽,事情还能再狗血一点吗?

  深吸口气,夏子衿微微颔首,“您好,莫总。”

  下意识抬头,视线意外对上了莫子潇有些冷的目光,难道是在生气自己假装和他不认识?没理由啊……

  慌乱的眨眨眼,夏子衿连忙将头低下,生怕莫子潇在这个时候忽然“发疯”,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第5章 你一言我一语

  乔天林没发现两人的异样,拉着夏子衿在办公桌前面坐下,三人正式进入谈判的环节。

  整个过程,只看见乔天林和莫子潇两人你一言我一语,针锋对麦芒的模样。夏子衿坐在一旁,或许是碍于对方是莫子潇,表现得有些反常。

  又是十分钟过去。

  夏子衿不小心瞥见他桌上放着的一个玩偶,有些诧异,还记得那是十岁莫子潇生日那天,自己送给他的,本以为他早就把所有跟自己有关的东西都扔了,却没想到他竟然将这个玩偶留到了现在。

  走神的空挡,莫子潇已经开始收拾桌面上的东西,将文件收好放进抽屉,淡淡道,“好了,今天的谈判到此结束,乔总,请回吧。”

  谈了这么久,见莫子潇一点儿松口的意思都没有,乔天林脸色有些难看了。

  “莫总,北辰他还只是个孩子。相信不用我说您也知道,这些照片一旦曝出去,他今后的人生就算是毁了。莫总,与其将人往死里逼,倒不如选择放他一条生路,不是吗?”

  别家娱乐报社,拍到这种独家新闻,无非为了两点:为名或者为利。可是以莫氏今天在全球的地位,论名,“莫子潇”这三个字早已经闻名海外,论利,传闻莫氏集团的钱在几十年前便已经富可敌国。更别提近几年在莫子潇手上更是发展得顺风顺水。

  饶是乔天林这样纵横商场的人,也始终想不明白,莫子潇这样步步紧逼咬住不放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

  莫子潇淡淡一笑,“孩子?据我所知,宋北辰也已经二十几岁了吧?一个成年人做错了事,难道就不用付出代价吗?”说完,他顿了顿,视线却是落在夏子衿的身上,“夏小姐,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因为他这句话,夏子衿脸色忽然一白。

  两年前的那天早上,他醒过来,留给她的也是这样一句话:“夏子衿,我会让你为昨晚的事情付出代价!”

  所以,在爱人远走他乡的时候,他答应和她结婚,就是为了要把她困在这场无爱的婚礼里,看她挣扎、失望、最后绝望。而他每天的乐趣,就是看着她痛苦。对他而言,宋安心离开了,他随便娶谁都一样。他有的是时间,准备和夏子衿互相蹉跎一辈子,折磨一辈子。

  一股尖锐的酸涩从夏子衿心底往上涌。

  莫子潇笑得人畜无害,夏子衿看着眼前这个帅气逼人的男人,咬紧了下唇。几秒之后,她有些讥诮的开口,“莫总做事一向都喜欢这样无凭无据的,就直接把人定罪吗?”

  两年前是这样,两年后也是这样。

  莫子潇,你还真是一点儿都没变啊。

  莫子潇眼神冷了一下,“无凭无据?夏小姐,觉得哪件事情我是无凭无据说的?”

  夏子衿懒得和他多说,也知道以莫子潇的性格,一旦他决定了的事,再谈下去也没了必要。

  拉了拉乔天林的衣角,她小声的说,“总经理,我看对方也不像想松口的样子,我们还是先回去,再另外想想办法吧。”

  乔天林注意到夏子衿和莫子潇之间的暗潮涌动,却看不明白。好看的剑眉微微一拧,却没动声色,只是点了点头,“好。那莫总,我们就先告辞了。”

  莫子潇看到乔天林将手搭在夏子衿的后腰上,眼神微微一眯,变得有些冷。

  突然,他叫住了夏子衿,“或许,我愿意再给夏小姐一个机会。你,和我单独谈谈。”

  闻言,夏子衿有些诧异的回过头,同时回头的还有乔天林。

  夏子衿的脸色有些难看,狠狠瞪了他一眼,这个男人,到底又想干什么?

  乔天林警惕的看了眼夏子衿,又看向莫子潇,没动声色,“子衿她只是我的秘书罢了,这件事,还是我和莫总您亲自商谈比较好。”

  莫子潇淡淡一笑,干净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的扣着,眼眸半垂,“乔总,谈生意,还是男人和女人谈得好。”

  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夏子衿,莫子潇继续说,“这样,才比较有趣。夏小姐,你说是吗?”

  乔天林敏锐的眯了眯眼睛,脸色有些为难,将视线看向夏子衿,意思是该怎么做由她自己决定。

  夏子衿脸色已经难看到极致,却依旧保持镇定,她点点头,“好啊,那就由我代表‘星光国际’,跟莫总您谈。”

  说完,她看向一旁的乔天林,见他面露担心,夏子衿递给他一个放心的眼神,“乔总,这件事,就交给我吧。”

  “好。”

  迟疑几秒,乔天林点点头,低声在她耳边说了句,“事情谈得拢就谈,不能就算了。千万别让自己为难。”转身走出办公室。

  夏子衿知道,乔天林是怕自己吃亏。

  轻轻的关门声,似乎是意料之中。莫子潇连头都没抬一下,继续慢条斯理的做着自己的事,让夏子衿有些气愤。

  静默持续良久,夏子衿终于憋不住了,“宋北辰的事,你到底怎么打算的?”

  听到夏子衿开口,莫子潇这才放下钢笔,抬起头,慵懒的视线在夏子衿身上不停的上下梭巡。

  “喂……”夏子衿被莫子潇这样的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

  明明是两个已经什么都做过的人,却因为这样一个小小的眼神而感到不自在,就连夏子衿自己都觉得自己莫名其妙。

  “你和那个男人,你们是什么关系?”淡漠的嗓音中含着似有若无的冷冽,幽深的黑眸中也似有不见底的深渊。若非夏子衿确定以及肯定眼前这个男人对自己没有一丝喜欢,搞不好真的会以为他现在的这幅模样更多的是因为吃醋。

  思及此,夏子衿自嘲的扯了扯嘴角,笑自己的自作多情。

  “这和我们今天谈的事情有关系吗?”

  莫子潇冷哼,“我觉得有。”

  夏子衿认定他是无理取闹,转身想走,一个黑色的身影突然扑过来,直接按住她纤细的双肩,后退几步,将她抵在门背上。

  夏子衿尖叫一声,怒瞪着他,“莫子潇,你想干什么?”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