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何旭沈瑜最新章节_何旭沈瑜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时间:2018-09-11 09:07

何旭沈瑜最新章节

何旭沈瑜全文阅读

何旭沈瑜小说的目录章节是什么?何旭沈瑜小说的名字是《余情与你共白首》、《再婚之痒》、《二婚老公尽缠绵》,这是由网络作者水烟萝创作的一本非常精彩的现代言情小说,沈瑜薛度云何旭是小说的主要人物。沈瑜曾经以为她能和何旭白头到老,可却被他背叛了。在她最狼狈的时候,她遇到了薛度云,他能给她爱情吗?

第1章 书房有猫腻

  与何旭结婚近两年,他在那方面的需求一直很少。

  自正月我怀孕以后,他说怕伤到孩子,更是不再碰我,直接搬进了书房睡。

  我才26,夜夜独守空房,说不空虚是假的。

  我曾半夜偷偷打过两性热线求助,专家说可能是他见多了女人的身体,没了激情。

  何旭是妇产科医生,这解释也说得通。

  但有一件事让我觉得很可疑。

  他进书房必定将门反锁,家里就我们两个人,防谁?防我?

  这件事一直搁在我的心里,成了我的心病。

  那一天,我终于按捺不住,趁他上班时偷偷进入了他的书房。

  书房陈设简单,干净整洁,一目了然,只有书桌的大抽屉上了锁。

  这个抽屉我有一把备用钥匙,何旭并不知道,当然我当时收这把钥匙并不是为了偷看他的隐私,而纯粹是怕他丢了钥匙,所以替他保管着。

  然而抽屉里除了一些办公用品,并没有其他发现,我松了口气,锁好抽屉准备离开。

  路过他的床,我的视线无意间从他枕头扫过,却定住了。

  枕头上竟然躺着两根长头发,棕色的,微卷。

  我没染发,而且我几乎不进他的书房,这头发不可能是我的。

  床边的垃圾桶里,用过的卫生纸散发着男人独有的分泌物的味道。

  难道何旭藏了女人在家里?

  这想法一冒出来,我自己先冒了一身的冷汗。

  我飞快把整个书房看了一圈儿,根本没有可以藏人的地方。

  是我多想了?

  而且我总觉得何旭没有理由这样做,他就算要***大可以去外面,不可能冒险把人藏家里。

  头发可能是同事的,或者哪个产妇遗留在他身上的?

  我拼命地找理由安慰自己。

  我知道,我不懂什么情趣。

  我从小家庭环境特殊,十岁那年,一场车祸夺去了我爸的性命,我妈成了植物人。我是在一个网名叫“海鸥”的好心人的资助下完成了学业。所以我比较早熟,思想也很保守,即便与他是夫妻,在那方面我也不是很放得开。

  下午的时候,我照常去超市买菜,走过烟酒专柜,鬼使神差的,我买了一瓶红酒。

  早早地做好了饭菜,我坐在餐桌前,给他打了个电话,他却说有一个手术,要加班。

  我一等就是三个小时,看着满桌凉透的饭菜,我的心里五味杂陈。

  他似乎根本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眼睛扫过桌上的红酒,我心头涌起的委曲促使我打开了它。

  十点一刻,门锁响了。

  他刚迈进来,躲在玄关处的我一下子扑了过去,何旭伸手接住我,皱起了眉头。

  “你喝酒了?”

  我搂着他的脖子,朝着他傻笑,“一点点。”

  何旭扶住重心不稳的我指责,“你怀孕了,怎么能喝酒?”

  我将脑袋靠在他的肩头,借着酒劲儿撒骄。

  “我等你吃饭,你却一直没有回来,所以我就自己先吃了,想着今天是我们的结婚两周年纪念日,所以就喝了一点小酒,红酒而已,不会对宝宝有影响的。”

  “你喝醉了,我扶你回房休息!”

  何旭扶着我进卧室,将我放倒在床上,我借着酒劲儿立刻勾住他的脖子,不给他逃的机会,带着酒气的唇凑了上去。

  “老公,吻我!”

第2章 窃听器里传出那种声音

  何旭身体僵硬,被动地吻了我一会儿就想离开。

  “沈瑜,别这样,当心肚子里的孩子。”

  我勾着他不撒手,迷离地盯着他,半是撒娇,半是委屈。

  “你是医生你知道,过了前三个月,可以做的,只要小心一些就好,何旭,别推开我。”

  可他还是强硬地推开了我,烦躁地扯了扯领带。

  “我去洗澡。”

  其实我并没有喝多少,我有身孕,这点分寸我还是有的,我不过是把红酒当香水喷了而已。

  浴室里传来了哗哗的水声,大概十分钟后,水声停了,何旭的脚步声路过卧室的门口,并没有停留。

  紧接着,我听见了书房的关门声。

  我缩进被窝里,挣扎了一个小时,终于鼓起勇气戴上耳机,抖着手打开了手机上连接窃听器的软件。

  今天下午,我出去买菜的时候,顺便买了一个窃听器。

  书房装修的时候特意做了隔音处理,何旭应该不会想到,我会在他的床底下安窃听器。

  耳机里传来何旭那熟悉的喘息声,我的鼻子发酸,眼泪霎时涌进了眼眶。

  他到底还是对我的身体不感兴趣,明明想要却无情地推开了我。

  可是接下来的声音让我震惊了。

  “宝贝儿,大声点儿,浪一点儿,我就喜欢你浪叫的声音,啊……”

  何旭那一句一句暧昧入骨的话在我的耳朵里炸开了。

  紧接着,果真传来了女人的浪叫声。两道声音一唱一合,战况十分激烈。

  我的整颗心都揪痛得厉害,眼泪滚滚而落,枕头打湿了一大片。我摘了耳机,浑身抽空似地躺在床上,彻夜未眠。

  可我还是不认为书房里会有女人,或许他在跟人视频做?

  我后悔只装了一个窃听器,我应该装一个微型摄像头的。

  我决定再去一次书房,去寻找一些蛛丝马迹。

  第二天清早,何旭出门后,我没急着起来,虽是很想找出些什么线索,可是我也很怕真相让我承受不起。

  一直挣扎到十点多钟,我终于又站在了书房门口。

  谁知我的手才刚搭在门把手上,何旭却突然回来了。

  我慌张地收回手,假装从书房门口走过,在沙发上坐下后,我佯装镇定地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开电视,紧张之下按了好几次才打开。

  何旭说他请好了假,要带我出去旅行。

  他是个工作狂,我们结婚那会儿连蜜月都省了,所以请假旅行绝对不是他的作风。可他说平日里因为工作忽略了我,所以想抽空多陪陪我。

  因为昨晚的发现,让我觉得他这话有些虚伪。于是我抬起头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希望能透过这扇心灵的窗户看出些什么。

  可他看起来很坦然,好像并没有什么对不起我。反倒显得是我多疑了。

  我假装若无其事地收拾了简单的行李,跟他下了楼。

  我已经26了,不是十七八岁的冲动年纪,我决定在真相揭开之前,不打草惊蛇。

  我已经有了符合这个年龄的沉稳,却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以至于我终是走入了他的陷阱,任由他狠狠将我推入地狱。

第3章 致命的陷阱

  我们去的地方不远,就在离城区两小时车程的一个旅游小镇桐义。

  桐义的旅客住房非常有特色,是建在乡间的独栋木屋。何旭选了一栋,靠山,位置较偏,他说那里清静。我本就心里装着事,无心旅游,见床和家具干净整洁,就没说什么。

  打开后备箱拿行李时,我看见里面躺着一个手术工具箱。

  大概是见我瞧了好一会儿,何旭解释,“你怀了孕,我带你出来是有风险的,有备无患。”

  这话让我一直不痛快的心柔软了不少。

  我自欺欺人地想,书房的事可能真是我多疑了?他就只是在跟网友视频里找刺激?

  毕竟已经有了孩子,我并不想太折腾,我也折腾不起。

  我以为在我知道了他的秘密仍然决定静观其变的时候,就已经占了上风,可是我错了。

  当天我只穿了一条短袖的宽松孕妇裙,桐义的气温比城里低两度,出去逛了一圈儿,吃过晚饭回来后我鼻子有点塞。

  何旭从药箱里取了一个药瓶,倒了两粒药递给我。

  “我看你有些感冒,吃点药好好睡一觉吧。”

  我伸手接过药却有些犹豫,“这药对孩子没影响吧?”

  “这是适合孕妇吃的感冒药,放心吧。”何旭说着走到饮水机前去倒水,杯子满了都没发现,还烫到了手。

  吃过药后困意来得很快,我实在扛不住就先睡了。

  直到强烈的腹痛感拉扯着我,我睁眼时四周一片漆黑。

  “老公……”我第一时间喊他,可伸手一摸身边却是空的。

  怀孕肚子痛问题可大可小,我想忍着痛下床去找他,却发现我的双脚被绑住了。

  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瞬间淹没了我。

  紧接着,我听见了缓慢的脚步声。

  借着透进窗纱来的隐隐月光,我看见何旭朝我走来,他戴了白手套的手举着一只注射器。

  我的心一紧,“老公,你做什么?”

  何旭走到床前,微微弯下身子来,如是安抚我情绪一般轻轻抚摸我的脸蛋儿,说出来的话却极度残忍。

  “沈瑜,我们得离婚,这孩子不能留,你别怪我!”

  “老公,你在胡说什么?孩子可是你的亲骨肉啊。”

  我恐慌之下叫喊得很大声,可何旭并不理会我,拿了冰凉的液体开始擦拭我的下身。

  “你应该信任我的医术,你放心,我会处理得很干净。”

  我害怕得大哭了出来,使劲儿地挣扎,整个床都嘎吱作响,可我的脚被固定得很死,我挣脱不了。

  肚子里的孩子好似也感到了危险的靠近,这一刻动得很不安。

  “何旭,你有没有人性?他是你的孩子啊!”我的声音在抖,浑身都在抖。

  何旭不抬头看我一眼,像是已经投入到手术状态,表情严肃而认真。

  “救命啊!何旭,你这样是违法的!救命啊!”我用几乎要扯破嗓子的力气大叫。

  何旭终于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眼神依旧冷漠。

  “你叫破喉咙也没人来答理你,不如省省力气!”

  我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

  他竟然如此无情,亏我以前还一直以为他是一个好男人,我是有多眼瞎啊。

  绝望之下我想起压在枕头下面的手机,忙伸手去摸,并很快拨了快捷拨号。

  电话响了两声很快接起,电话那头传来黎落好似没睡醒的声音。

  “小鱼?”

  “落落,啊……”我大叫出声。

第4章 这一夜我很绝望

  注射器已经扎进我的小腹,我痛得大叫的同时,电话也被何旭挂断夺走了。

  我知道,这一针下去,就什么都没了。

  我不再叫喊,不再挣扎,如一只死鱼一样瘫着,流着泪任由何旭折腾我。

  被扔在一边的手机响了又停,停了又响,十分执着,我想黎落一定听见了我的尖叫。

  直到孩子终于脱离了我的身体,我的整颗心都空了。我摸着瘪下去的腹部,嘴唇抽动了两下,终于歇斯底里地大哭了起来。

  “何旭,你个禽-兽!”

  何旭终于松开了我的双腿。

  他提着那小小的尸体,在我杀气腾腾的目光注视下装进一个黑色塑料袋里,出门前平静地看向我,并无半丝愧疚和自责。

  “我知道你恨我,你放心,我会将孩子好好安葬。”

  我瞪着他残忍而决绝的背影,牙关咬得死紧,恨不得扑上去一口咬死他。

  视线落在他拎的那只塑料袋上,我整个人又崩溃了。

  孩子在我的身体里呆了整整五个月,我曾无数次想像他的长相,我甚至已经设想好了我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来爱他。

  可是,他就这样没了!还是他的父亲亲手扼杀了他。

  我挣扎着从床上起来,裙子上腿上都是血,下-体也疼得厉害,可我顾不上这些,趁着何旭还没有回来,我拿了手机就跑了出去。

  出门之后我找不到方向,盲目地沿着门前一条田埂小路跑。路太窄,没跑几步我就滑进了田里,滚了一身的泥。

  从田里爬起来,鞋子也掉了,我光着脚继续跑,温热的血液沿着我的大腿根直往下流,与腿上的泥污混合在了一起。

  好不容易走到了大路上,路过白天吃饭的农家乐,我才总算找到了方向。

  我的惨相引得农家乐里玩乐的人频频探头,他们指指点点,小声议论,却没人出来给我一句言语上的温暖。

  也是,曾经以为最亲密的人都可以冷漠残忍地待我,又如何还能奢求陌生人的一丝关心?

  我绝望而卑微地逃离了他们的视线,出了景区,到了国道上。

  我沿着盘山公路一直走,怕何旭追来,不敢停步,走得双腿都失去了知觉。

  蜿蜒而上的柏油马路,一路都是我带血的脚印,无声地述说着我悲惨的经历。

  夏天的风是热的,可我却冷得要命,从里到外冷得透透的。

  我终于停在半山腰上,麻木地望着山底无边无际的黑暗,陷入了深深的绝望。

  真的,我从来都没有这样绝望过!真想跳下去一了百了。

  可我想到了我妈,我爸车祸去世时我妈成了植物人,如果再失去我,她该怎么办?

  还有那个叫“海鸥”的好心人,在我求学的那些年,他一直资助我,还时常在QQ上鼓励我,开导我。他是我成长路上为数不多的温暖。

  如果我就这么死了,岂不是辜负了他这么多年来的付出?我还没有机会跟他见上一面,当面跟他说声谢谢,我甚至不知道他真名叫什么。

  最终我没有跳下去。

  直到很多年以后,我都很感谢这一刻我选择了理智和勇敢。

  虽然这一夜我好似被割肉拆骨,已经死去。

  可也是在这一夜,我遇到了一个男人。

  他用了很长的时间把我七零八落的骨头一根根捡起来,重新拼凑出了新的我。

第5章 我可不是什么好人

  大半夜的,在这山腰上根本打不到车。

  倒是有从景区出来半夜返程的小车,刺眼的车灯下,我的狼狈无所遁形。

  我放下所有的自尊朝他们招手,车内的人用或诧异,或嘲笑的目光扫过我,伴着节奏感很强的摇滚绝尘而去,没有一辆车愿意为了停下。

  也许在他们的眼中,我如乞丐,如难民,如疯子,可笑而不堪。

  在一次次的失望之后,我做了个冒险的决定。

  我站在拐弯处贴着山壁,当再一次看到灯光出现,我毫不犹豫地冲了出去。

  只要我不被撞死,就有希望被带走!这已是我唯一能想到的方法了。

  吱呀一声,刹车声很刺耳。

  撞的力道并不重,是我扑过去的惯性力量让我滚在了地上。

  只听“啪”的一声,我狼狈地抬头看过去。

  黑暗下我看不清那人的脸,只见他慢条斯理地点起了一根烟,打火机那一小簇火光映在了他的眼睛里。

  似乎是个长得不错的男人!

  他吐了一个烟圈儿后看向我,兴味的目光扫过我狼狈的周身,直到看得我想挖个洞钻进去,他才终于开了口。

  “姑娘,你碰瓷儿不挑对象?我一辆破自行车也入得了你的眼?”

  他的嗓音充满磁性,缓慢的语调透着一丝沉稳。可如此好听的声音说出的话却像是狠狠煽了我一巴掌。

  没错,他骑着一辆登山车,刚才我看见的亮光来自于他车头前装的一个探照灯。

  他从烟雾中透过来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笑话,也许在他看来,我身上的狼狈痕迹,都是为了碰瓷儿而精心准备的。

  我没想辩驳什么,兀自抱紧双腿,并不理他。

  大概见我没有索赔的意思,也不准备配合他的嘲弄,他夹着半支烟的手搭在龙头上,脚一蹬,就骑着车从我面前离开了。

  见他很快拐弯,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我终于放声大哭了起来。

  在这一刻,我真的强烈地希望他能留下来,哪怕是嘲笑我,至少我不是一个人。

  黑暗寂静的山腰,只有我的哭声在回荡。

  没多久,灯光再次照向我,耳旁响起了刹车声,我几乎是惊喜般地抬头,那辆登山车已经停靠在路边。

  他隔我一人的距离坐在路边,摸出烟盒,抽了只烟放进嘴里。

  “哭这么大声不怕招鬼?”开口的同时,伴着打火机打火的声音,他的烟已经点起。

  我怔住,挂着泪水看着他,他也正好看过来。

  此时探照灯的光正好照在我们面前。隔着薄薄的烟雾,我看清了他的长相。

  英俊得有些过分的脸,散发着硬朗的男性魅力。即便他此时只着一身短袖短裤的运动装,额前头发汗湿,却也丝毫不失沉稳,露出的长腿和手臂看起来充满了力量。

  大概是我刚才没有索赔,让他相信了我并非恶意碰瓷。此刻他看着我的眼睛里只有不解和疑问。

  “你看上去不太好?”他的视线扫过我染血的赤脚。

  我下意识抱紧双臂,小声说,“我……只是有些冷。”

  他点头,把烟叼在嘴里,起身从车上的背包里取了一件衣服出来,动作自然地披在了我的身上。

  “谢,谢谢!”

  我有些感动,却也很不安,他的衣服有很干净的皂香,可我的身上很脏。

  他并不知道,我的冷根本不是一件衣服可以遮挡的。

  “我看你需要去趟医院。”他说。

  医院?何旭就是医院的大夫,可却把我弄成了这副惨状。

  我苦笑,“我只想回家。”

  提到一个家字,我的心顿时揪起。

  那还是家吗?

  他看着我眼中的悲怆,点头,“我送你。”

  我下意识看向那辆登山车,觉得这任务有点艰巨。

  他如看穿我心思一般低笑了一声,随后掏出手机来打电话。

  “老杨,把车开过来。”他报了地址后挂了电话。

  我有些尴尬地搓着肩膀,之后陷入了沉默。

  打火的声音再次响起,他又点了一根烟。

  他好像烟瘾挺大的。

  “我可不是什么好人,你不怕我骗你?”不温不火的语调再次响起。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