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缠绵总裁太狼性全文阅读内容怎么样?这是一

发布时间:2018-09-11 09:05

总裁太狼性宇皓辰

前妻缠绵:总裁太狼性全文阅读

前妻缠绵总裁太狼性全文阅读内容怎么样?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又名《狼性总裁的头号夫人》,作者是海棠花凉,小说前妻缠绵总裁太狼性全文讲述了女主苏念做了宇皓辰三年的挂名妻子,最终获得了一封离婚协议书,却不想离婚后,这个花名在外的总裁大人居然又不断地找她……

第001章 无用的女人

  苏念站在自家门口看着鞋柜玄关处有些发愣。红色的细长高跟绝对不会是她的,更加不会是佣人李姐的。难道说,有客人?暗自奇怪了一下。

  但是公司还谈着项目,需要她回来拿文件赶过去,所以也没多想,直接朝卧室走去,准备拿完文件就走人。

  刚开卧室门,里面便传出一阵嘤咛。

  “皓辰,不要这么弄人家吗?讨厌啦……”

  娇滴滴的声音传进耳中,女人的酥与媚令她这个女人听了都忍不住心猿意马。不用说,这里面必定上演着一场有益身心的阴阳协调好戏。

  苏念挑了挑眉,径直打开了门。她的出现令床上的两人俱是一愣。随后便传来女人的尖叫声。慌慌张张地拉起床上的被子将自己的身体裹住。

  而苏念却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床上的情景,便低头绕过大床,走到一旁的床头柜上取出自己要的文件。放进包中就要离开。

  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一句话,甚至连一丝异样的表情都没有。淡定的仿佛没有看到自己的老公和别的女人在她的大床上翻云覆雨一样。

  “你你你!你是怎么进来的,你是谁!皓辰,她是谁?”床上的女人不淡定了,转头扑进身边男人的怀中,大声叫着。

  男人从苏念进来开始便不发一言,由始至终都是一派悠然的靠在床头,只是一双鹰眸冷冷的盯着她。见女人拿了东西就准备关门离开。

  忽然出声道:“站住!”

  苏念奇怪的转头,看了看狼狈的环境,再将眸子转向床上的男人。甚至眼中还有丝不耐烦:“有事?”

  “看到这种状况你不打算说些什么?”宇皓辰冷冷的问道。

  苏念更加莫名其妙,想了想,似乎想起来什么:“啊,抱歉,忘说了。避孕套在右边床头柜的第二个抽屉里,不够的话第三个抽屉还有一盒。另外,祝您二位玩得愉快。这位小姐记得下次再来哦。”

  说完还附赠一个招牌笑容。

  床上的梁思思直接石化在原地。这女人是有病吗?

  宇皓辰更是气得差点没冲下床掐死这个该死的女人。下次再来?这是讽刺他是鸭吗?

  “你给我站住!”男人暴怒的声音传来。

  苏念有些无语:“你还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我现在有重要的事。”她实在是懒得应付了,她再晚一点去,根本就不知道合作方会不会直接反悔。

  “你要是敢踏出这个门,后果你自负。”宇皓辰冷冷的眯起眸子,盯着她手中的文件,一股无形的压迫四散开。

  苏念皱了皱眉,拿起手机打了电话给相关负责人,让他们和合作方解释一下。办完事情后,转身坐到卧室中的沙发上,甚至还贴心的将房门关好。

  “好吧,有什么事,说吧。”苏念想着反正得罪眼前这位大佬她的公司倒得更快,而拖着合作方说不定还有一丝的机会,她为什么不留下来看看宇皓辰到底想要干什么呢?

  宇皓辰见她留了下来,一张俊脸总算是缓和了下来。伸手将身边的名模捞进怀中。

  修长的手指轻轻挑起女人的嘴巴,顺着脖子缓缓地滑下,薄唇轻附女人的身上,游走。

  薄被滑下,露出两具白花花的身体,整个卧室中顿时暧昧一片。

  梁思思情不自禁的在这种高超的挑逗下嘤咛出声,可是心里却始终有些膈应,伸出小手抵着男人宽阔的肩。

  “皓辰……”

  “没关系,不用管她,一个无用的女人罢了。宝贝儿,继续。”说完将梁思思一把拎起,坐到他的身上。

  梁思思在听见男人轻蔑的语气后,心里顿时舒服了点,只以为苏念只是宇皓辰众多情人中的一个。看她一身的老土职业装打扮,估计还是个最不受宠的。

  再看看自己,得意之情溢于言表。也顾不得羞耻,柔软的身体俯下,紧紧地贴在男人宽阔的胸膛上。

  纤细的小手一寸寸抚摸着。

  “皓辰,我爱你……”

  男人享受的嗯了一声,转身盯着苏念看。

  苏念的嘴角抽了抽。感情这家伙把自己喊过来就是为了多一个观众?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顺手从一旁的茶几上抓出一把瓜子来,尽心尽力看着眼前的好戏。

  “……”

  见此,宇皓辰的脸几乎黑了个彻底。

  他一直觉得苏念这个女人冷血,可没想到她还能没心没肺到这种地步。自己老公被人在床上勾引着,作为结婚三年的老婆她还能淡定的坐在床边磕着瓜子当戏看?

  本来旖旎的心思全都烟消云散,胸中莫名的升起一团火焰。

第002章 不受宠的老婆

  梁思思使出浑身解数想要将身下的男人勾引住,可是却意外地发现身底下的男人似乎越来越没有兴致。

  这时候,坐在一边的苏念也不禁有些看累了:“一个前戏需要这么久吗?宇皓辰,你的小情人似乎也就那样啊。”她扔掉手中的瓜子壳,站起身:“如果你们留我在这儿就为了看这种程度,那我还真没什么兴趣。”

  眼神讽刺地看向卖弄着的梁思思。

  她以为她没看到那个女人眼中的得意吗?开什么玩笑?一个结婚证挂在她苏念名字旁边的男人,她下嘴的机会会比她这个不知哪来的小模特的少?就是她身下的这张床她都不知道滚过多少次。

  她有机会,那也是她赏给她们的。如果想凭着上床的技巧就想把她撵下来,那也太看不起她苏念了。

  她这个宇夫人的名号,除了自己不要跟宇皓辰提出来休了他。还真没人有那个资格觊觎。

  梁思思被这个女人看的有些恼火,而床上的宇皓辰却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

  “皓辰……”梁思思嫣红的嘴唇不断在男人身上吐着香气,撒娇地喊着。

  宇皓辰躲过梁思思的唇,玩味的看着站着的苏念:“这么说,你这个平时跟挺尸一样的女人还能比我这个小宝贝给力?”

  他轻佻的将梁思思揽住。

  梁思思本来还有些火大,一听宇皓辰的形容,十分不客气的嘲笑出声。

  苏念挑了挑眉。谁说就只有男人被讽刺床上能力不行是侮辱,女人更是好吗?嘲笑她在床上挺尸?打她的脸?不好意思,真的戳到她苏念的爆发点了。

  苏念淡定的走向大床。一边走,一边将身上的小西装外套脱下,只剩下一件纯白的有些透明的衬衫。缓缓将发髻散下,撤掉脸上老土的黑框眼镜。一张精致完美的巴掌脸蛋暴露在两人面前。

  殷红的小嘴,含情的杏眸,此刻略带风情地看向床上的男人。

  宇皓辰能够感觉到胸口砰砰地跳动起来。随后又有些懊恼,开什么玩笑,被这个女人看一眼就有这样的反应。

  但是身体的变化却撒不了谎,小腹处升起一团火焰直冲而下,面前的女人像是慵懒的猫女一样漫不经心的看着他,却能将人的心神都摄住。

  结婚三年,他宇皓辰从来不知道自己老婆还是这么个尤物!

  苏念干脆利落的直奔主题,弯下腰,左手勾着男人的脖子,右手挑起他的下巴,双唇附上,粉嫩嫩地舌头轻轻挑逗着,引导着。尔后,整个人直接爬上床跨坐在男人的身上,右手顺着下巴一路滑到男人的胸膛上,若有若无的划着圈圈。

  看着男人身体某处逐渐上扬的高度,苏念轻飘飘的看向身边的梁思思。

  后者的脸早就青黑一片。

  这是赤裸裸的打脸!

  她这个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名模在床上居然比不上一个吐了吧唧的土包子!

  “宝贝儿,还想要吗?”苏念魅惑地看着宇皓辰。

  男人早就急不可耐了。

  苏念讽刺一笑,利落的站起身来看着他:“抱歉啊,没心情了。”

  下一秒便将西装外套套好,脸上也恢复成之前一副正经模样。看了眼时间,觉得时间差不多了,笑着问满脸嫉恨的梁思思:“这位小姐天色也不早了,要不要留下来吃顿饭?我让李姐帮忙备着?”说着便喊来李姐吩咐着。

  这是变相的在赶她走?梁思思气得不轻,趾高气昂地质问道:“你算个什么身份也配这么跟我说话!”

  一边的李姐皱了皱眉,恭敬地对着苏念:“太太,家里没什么吃的了,只够您和先生两人份的,够不得第三个人的份儿!”

  苏念:“……”

  默默地看了眼低眉顺眼的李姐,她没想到李姐也有这么腹黑的时候啊。

  梁思思更是差点气到爆炸,连一个佣人都敢这么针对她!可是等等!她说太太!

  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苏念:“你是!”

  苏念,一派优雅:“您好,我叫苏念,是这个房子的女主人!”

  女主人!她居然就是宇皓辰那个神秘的,不受宠的老婆!

  梁思思感觉自己被狠狠地耍了一样,愤怒的拎起衣服穿好,火速离开。

  苏念看着女人急匆匆的背影,无语地耸耸肩。转头看着床上的男人,没心没肺地笑:“呀,你的小情儿走了,你这火可怎么熄啊。”

  宇皓辰黑着脸一把将苏念拉了过去,压在床上,伸手就要扯她的衣服:“这不是还有你这个正牌老婆吗?”

  苏念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哦,那你要是不介意浴血奋战,说不定咱们真的可以来一发。”

  “你什么意思?”宇皓辰顿住手冷冷问道。看着苏念戏谑的眼神,似乎想起什么,伸手一探,果然摸到某个物件。

  登时脸黑成了一片。

  苏念笑着整了整衣服,心情愉悦的吃晚饭去了。

  没一会儿,房内便传出一声怒吼:“苏念,你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

第003章 旧情人再现

  经过昨天的一闹,合作项目被终止,苏念有些头疼。事实上公司已经遇到危机,她本想靠着昨天和柯氏集团达成合作关系,暂时度过难关。

  通灵珠宝是她父亲在世时打下的江山,父亲守了一辈子的心血,如今传到她手上,却面临资金流转不通的困境。她不想就这么毁在自己的手中。

  可是现在计划被打乱了。一想到这里,苏念就无比的糟心,这个该死的宇皓辰,上辈子欠他的,这辈子专门跟她作对!

  一大早,苏念吃过早饭就匆匆赶往公司。

  负责这个项目的张经理也急出了白头发,一见到她来就有些埋怨:“苏总,您不该任性的不来,就算是有天大的事情也比不上昨天的合作重要。”

  苏念愧疚的道歉:“对不起,昨天是我个人的问题,今天我们再约一次柯氏的人。”

  张天成是公司的元老人物,也是父亲生前的心腹,对她帮助有加,苏念也一直敬他为长辈。整个公司中也只有他看好自己继承通灵珠宝。

  一旦昨天合作谈崩的消息传到公司其他几个老古董耳中,只怕整个通灵珠宝就要易主了。

  “张叔,今晚八点半,唐宫酒店,柯家小女儿是不是有订婚宴会?”

  “你是说?”张天成的眼睛也一亮,可是随后又暗淡下来。

  “柯氏那样的顶尖家族的宴会,像我们通灵珠宝是没有资格参加的。”

  苏念摇摇头:“没关系,我有办法。”

  她通灵珠宝总经理的身份不够格,宇通国际总裁夫人的身份可应该够了吧!

  苏念一挑眉,对拿下这笔合作势在必得。

  晚上八点半,苏念准时出现在唐宫大酒店。

  一身优雅的米色长裙,锻面材质高贵大气,后摆像荷叶一般散开,垂在地上。前面则是开到膝盖处,恰好将纤细匀称的小腿露出,脚上踩着同色系的高跟鞋,整个人气质非凡。

  连平时老气横秋的发型也全部换掉,板栗色的头发精心盘起,留下两缕微卷垂在脸侧,调皮可爱。五官稍显修饰更显立体精致。耳垂上带着一颗精心打造的耳钻闪亮夺目。衬得整个人更加耀眼。

  递过邀请函之后,顺利进入酒店内部。

  果不其然,柯氏的宴会邀请的全部是本市的顶尖名流,几大世家和财阀全部在受邀之列。像通灵珠宝这种等级只能算是稍有名气的小公司压根连大门都进不来的。

  苏念一路在人群中打听柯总的方向,得到人还在后厅房间准备事宜的消息后,立马提裙朝后厅走去。

  不趁着这个时间拿下生意,等一会儿订婚宴开始的话,人一多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苏念刚一走,正厅中的宇皓辰就眯了眯眼。

  “总裁,刚刚那个是不是夫人?”助理站在身后推了推眼镜问道。

  宇皓辰皱了皱眉,没说话。

  该死的,苏念那个女人突然出现在这里是想干什么?

  “去打听一下,夫人今天是跟谁来的,以什么名义进来的。”皱眉朝身后的助理吩咐道。

  助理点点头,立刻照办。

  而另一边,苏念直接朝目的地走去。心里还有一丝紧张,同时又抱有一份自信。她紧紧地将手提包攥住,里面是她精心准备的合同以及她亲自设计的通灵珠宝最新系列,如果能够取得柯氏总裁的欣赏,她们公司就有希望度过危机。

  抿了抿唇,抬手轻轻在门上扣了两下。

  “进来。”里面传来一道富有磁性的声音。

  苏念推开门便看见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坐在老板椅上背对着自己。瞥了眼桌上的铭牌,她有些庆幸,自己看来是找对人了。

  “不好意思打扰了柯总,我是通灵珠宝的苏念,今天来是想跟您谈一下我们合作的事情。”苏念嘴角含笑礼貌的介绍此行的目的。

  背对她的男人闻言,顿了顿,别有深意的重复了声:“苏念?”

  “是,我是苏念,这是我们公司准备的合约,您看看?”

  “相比合约,我倒是对你更加感兴趣点。”男人话落转过身来。完美的脸看着她笑。

  苏念手拿着合同瞬间愣在原地,不可置信的看着对方:“你!柯景琛!”

  “是我,念念,这几年你过得还好吗?”柯景琛缓缓站起身,一步一步朝她走了过来。

  苏念微张嘴,看着他一步一步逼近。深吸一口气,安抚住自己狂跳的心脏,冷漠疏离地说:“抱歉,柯总,我想这份合作我们还是终止好了。”

  转身打算离开。

第004章 背叛

  手被一把抓住。

  整个人随着一道强大的力量跌向后方,苏念震惊的看着始作俑者。

  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经倒在了一边的桌上,而身体被柯景琛用两只胳膊禁锢着。

  “放开我!”苏念有些怒,冷冷地喊着。

  “怎么,看见我不高兴?是不是觉得我回来之后会打扰到你和你的新欢?”柯景琛讥讽地看着她,手一把掐住她的下巴,强迫苏念看着他:“苏念,三年了,你再次看到我是不是愧疚地想要逃呢?”

  “闭嘴!”苏念挣扎着想要离开,然而对方的手却一点都不放松。

  苏念有些吃痛:“柯景琛,你给我放开,你没有权利这么做!觉得愧疚的人不应该是我,而是你!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这么对我!”

  她的话直接激怒了身上的男人:“呵?愧疚的是我?苏念你的心还真是够大啊!要不是你……”

  “我?我怎么了!”苏念冷冷地瞪着他。

  他还真有胆子说这种话,要不是当初他劈腿被她发现,她还真不知道自己喜欢的居然是这样的男人。狼心狗肺的东西,她不顾爸爸的反对也要跟当初一穷二白的他在一起,结果回报她的就是背叛!

  “柯景琛你有种就把话说清楚,你要是个男人就别颠倒黑白。人渣!”苏念恶狠狠地骂着。

  忽然,嘴被人狠狠地堵上,眼前是一张靠的极近的俊脸。皮肤好的一如当初,连一个毛孔都看不见。不,应该说现在的男人比三年前刚毕业的他更有男人味,淡淡的古龙香水味弥散在鼻间,提醒着她,这个男人已经不是当初她认识的那个人了!

  一想到曾经的种种,苏念就气不打一处来,狠心一咬。

  “嘶……”柯景琛吃痛的抬起头,手一甩放开了苏念。嘴角上一抹鲜血顺着嘴角缓缓流下。用手抹了个干净,看向苏念的眼中满是戾气。

  “呵,你还是老样子。谁得罪你,你就绝对要对方付出代价。”柯景琛话语中满是怀念。

  苏念讽刺的哼了声:“柯先生你跟我也不算很熟,恐怕你还并不是那么了解我。至少某些畜生我是不用客气的。订婚仪式即将开始,我先走了。”

  恶狠狠的擦了擦嘴唇,厌恶地离开。

  柯景琛好笑的看着即将离开的小女人,不怀好意的笑道:“苏念,你要是现在走的话,我想柯氏和通灵珠宝的合作可就……”

  他以为小女人会害怕,谁知她闻言顿下脚步站在门口,理了理衣服,一本正经道:“柯先生合作不成也没什么大不了。另外也请你记住一点,以后不要再喊我苏念,请称我一声宇太太。之前忘了说,我是宇通国际总裁宇皓辰的夫人。告辞了。”

  说完优雅的离开房间。

  柯景琛闻声,脸上青黑一片。

  宇皓辰的夫人?宇太太!她就是宇皓辰藏着的正牌夫人!苏念,你竟然嫁人了。

  柯景琛狠狠地攥着拳头,阴冷的看着门口。

  不管你是嫁人还是没嫁人,三年前你是我的,三年后你也只能是我的!曾经我一无所有你离开了,现在我以柯氏总裁的身份回来,我看你还会不会从我手下逃走!

  苏念气呼呼的走出大门,他柯景琛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当初劈腿还好意思现在来耀武扬威?不合作就不合作!大不了回头去求宇皓辰!本来就是那家伙欠她的一笔合同!

  懊恼的刚走到走廊的拐角,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宇皓辰!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干嘛去了?”宇皓辰倚在墙边上看着她,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可是目光却死死地盯着她嫣红的嘴唇。

  苏念没注意到,淡淡的说:“没干什么,去办点事情,你怎么会在这里?啊……”话刚落下就被宇皓辰拽了过去抵在墙上。

  “你干什么?有病啊!”她刚刚才被柯景琛玩过这一招,现在宇皓辰又来?神经反射的就捂着自己的嘴。

  果然,面前男人的眸色更加阴沉了一点。

  宇皓辰不知道从哪里掏来的一块手帕,一手将她的手拉下,一手拿起手帕狠狠地在她嘴巴上擦着。

  苏念吃痛不已,想要挣扎,奈何对方力气太大,直接将自己的身体禁锢住。

  “呜呜呜……”不满的抗议着。

  宇皓辰来来回回的擦着,直到苏念感觉自己嘴上的皮都快被磨掉了才放过她。

  嫌弃的将手中的手帕扔在地上,阴森森的看着她:“苏念,我警告你,跟你领证的是我宇皓辰,你进的也是我宇家的门,别想有什么歪点子。你这条命,这个人,这颗心只能是我姓宇的!我的东西被别人玷污,你知道后果的!”

第005章 占有欲

  苏念皱眉揉着她的嘴,听到这话止不住的身体一寒,随后也反应过来。宇皓辰是看见她和柯景琛了?所以,这是在警告她?

  可他说的这是什么话?她作为他的老婆不能被别人玷污,可他身为她的老公却能随意带女人回家?

  抬头,直视着对方隐藏着滔天怒火的鹰眸,苏念哼了声:“我跟柯景琛没什么,你可以放心。不过话既然说到这份儿上,宇皓辰我也希望你记住一点。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有独占欲,我也有洁癖。你不希望我给你带绿帽子,同样,我也不希望我自个儿从头绿到尾。”

  宇皓辰闻声,怒火平息了一点,挑眉玩味地看向苏念。印象中这还是第一次因为他带女人回家她发火。所以,这是不是意味着这个女人其实是有点在意的?

  “所以呢?”宇大有些期待的看着小女人,想听听她接下来会说什么。

  “所以,请你在我们离婚之前给我这个宇太太留点颜面!”

  宇皓辰眯了眯眼,危险的看着她:“你说什么?离婚?”

  苏念耸了耸肩:“我们这样貌合神离的夫妻有什么意思?你不在乎我,我也没必要热脸贴冷屁股。其实我早就想说了,找个机会,把婚离了吧。”

  “你再说一遍!”宇皓辰气得浑身发抖,阴鸷地看着面前的女人。

  “我说,我们找时间把婚离了!”苏念毫不退缩的重复了一遍。看着宇皓辰寒着脸,一拳砸过来时,她吓得闭上了眼。却只听耳边“咚”的一声,拳头落在了墙上,发出一声巨响。

  “苏念,离婚这个念头你想都别想,我跟你的债没算完,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说完大步离开。

  苏念愣在原地,心情翻江倒海,忽然冲上前朝着那个森冷的背影大声吼:“宇皓辰,你终于说实话了,你就是要折磨我,也折磨你自己!我们这三年我早就还清了!还清了!”

  她疯了一样的吼着,痛苦的蹲在原地抱着头,优雅从容荡然无存。

  身边来来回回的人全部奇怪的看着她。

  整个订婚宴会,苏念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下来的,浑浑噩噩的回到家过了一夜。

  第二天去公司的时候,精神不济。

  偏偏张天成看见她倒是一脸喜气。

  “苏总,你可算来了,柯总一早就在您的办公室等着了。”

  “柯总?哪个柯总?”苏念有些心不在焉,看见张天成满脸喜气的,忽然反应过来:“柯景琛?他在我办公室?”

  说完加紧步伐朝自己办公室走去。临进门的时候,特意将张天成拦在外面:“张经理没事的话你先去忙吧,柯总我亲自来接待就行了。”

  张天成点头,转身就走了。

  苏念看着自己办公室的门,心情莫名地有些发堵。

  打开门,柯景琛正站在她办公室的柜子边欣赏她的照片。手指爱怜地抚摸着她不久前照的一张艺术照。

  看到这个场面,苏念心里更是泛起一股恶心。

  “柯总,私人东西还是不要动的好。”苏念上前一把将他手中的照片抢下放在桌上。

  “柯总,如果不是为了合作的话,我想您不用亲自来我们公司。”苏念没好气地说。

  老实说,她现在特后悔自己昨天的冲动。私人方面,她不想跟柯景琛再有任何关系,但是昨天一时赌气又和宇皓辰提了离婚,现在拉下脸来求宇皓辰根本就不可能。她简直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

  柯景琛不是没有察觉到苏念的抗拒,脸上却没有任何的不满:“我就是来谈合作的,我知道你们通灵珠宝有资金问题。”

  他这意思是要来谈合作的?

  苏念将信将疑的看着柯景琛:“你有什么条件?”

  “呵,念念别说的那么生分。我真的只是来找你谈合作的,但是在你办公室有碍心情,不如我们换个地方?”柯景琛扫了眼苏念办公室的环境,提议道。

  苏念怀疑的看向他,犹豫了一会儿点头同意:“好,我们去哪儿?”

  “跟我走吧,我车就在下面。”柯景琛抿唇笑道。

  苏念皱了皱眉跟着他离开。

  柯景琛开车一路朝郊区走去,苏念坐在车上心神不宁,她不知道男人到底要将她带到什么地方去。

  开了足足有两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

  苏念一看有些愣住,竟然是她第一次遇到柯景琛的地方。一个高级的骑马会所!

  遇到柯景琛的时候,她还是苏家捧在手掌心的大小姐,而对方只不过是一个会所的一个小服务员。

  她马术不行只是跟着朋友一起来的,而全程为她服务的就是柯景琛。

  一来二去两人就有些熟了,苏念也是情窦初开,渐渐地便对柯景琛动了心,随后便发生了之后的事情。

第006章 劈腿的又不是她

  苏念闭了闭眼,不想再回忆过去。

  “你带我来这里是什么意思?”

  “这里的环境不错,很适合谈生意,你不觉得吗?”柯景琛笑笑反问。

  潜意思是苏念要是觉得别扭,只会令人觉得是她在放心不下罢了。开什么玩笑,劈腿的又不是她!

  “没有,我们进去吧。”苏念懊恼的抬步进去。

  三年了,她和柯景琛分手后就再也没有踏足过这里。

  两人走进会所,工作人员立马认出了柯景琛,应该是之前打过招呼的。或许很多人都不知道现在这位大名鼎鼎的柯氏总裁就是当初在这里做过的一名小小专职陪骑吧。

  苏念讽刺的想着,还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两人一路朝里面走去。

  工作人员牵来了两匹骏马,一匹通身雪白,温顺漂亮,一匹枣色,昂扬着头,看上去有点野性。

  “你这是想马上谈生意?”苏念讽刺的看着柯景琛笑道。

  “既然出来了就放松点,别老是想着工作。你这副样子在生意场上可不怎么讨合作方的喜欢。”柯景琛笑道。

  惯有的揶揄中透着宠溺。苏念被他说得也有些不好意思,她也知道自己不太适合谈生意,或者说她压根就没这个天赋,否则公司落在她手中也不会变成这样。

  正想着,就听到柯景琛继续说:“你骑这匹白色的吧。你以前就喜欢温顺的白马。”

  “别说的多了解我,你认识的那是三年前的我,我今天要这匹枣色的。”苏念十分不爽柯景琛这副故作了解她的模样,倔强的选了另一匹。

  在柯景琛不相信的眼神中,硬是上了马!

  坐在马上,苏念心里有点紧张,事实上三年来她都没有再碰过马,本就技术不佳,现在更是有些慌张。

  却不想在柯景琛面前丢人,两腿一夹,马便朝前跑了起来。

  苏念慌里慌张的驾驭着,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马匹的腿碰到一块飞来的石头,迅猛的跑了起来。

  苏念整张脸都惨白,死死地勒住缰绳,可是马却像是不受控制一样。

  “该死的,快停下来!快停下!”苏念吓得半死。

  周围的工作人员也全都紧张起来。苏念是自己骑着马率先跑出来的,身边根本就没有陪骑的。且这突发的状况之下,更没有人反应得过来。

  “念念,坐稳,别慌,我来救你!千万别慌!”忽然响起的男声将苏念的理智拉了回来,低下身子,尽量稳住身形。

  身边忽然蹿出一匹雪白的马,柯景琛夹着马肚,竭力追赶着,等赶上苏念,且两匹马逐渐靠在一起的时候。寻好角度,飞身一扑将苏念紧紧地护在怀中,两人齐齐倒在草地上。

  “嘶……”

  耳边传来柯景琛吃痛的声音。

  苏念紧张的抬头看过去,对方倒在地上痛苦的闭着眼睛。

  她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场内工作人员反应过来之后也迅速的控制住了两匹马。

  很快马场配备的医护人员随即赶到。

  苏念愣愣的陪在柯景琛的身边,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着。

  “念念,别哭,没事,就是腰有点疼罢了。”柯景琛努力憋出一个笑来,伸手将她眼泪抹掉,可是一动,就显出一副痛苦的样子来。

  苏念吓得赶紧摇头:“别动,你别动了。赶紧去医院吧。”

  会所火速派人将二人接到医院,立刻喊人过来处理。

  苏念全程都在旁边陪着,等处理完毕,医生警告地对苏念说:“病人曾经出过车祸,这次的意外直接牵连到他旧伤了,你是他妻子吧,以后注意点,别再让你老公腰部受伤了。”

  苏念急忙点点头,等医生离开才想起刚刚他说了什么。

  “车祸?你出过车祸?”苏念惊讶地看着柯景琛,而对方却只是淡淡的笑笑:“没什么大不了的,都是以前的事情了。”

  他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像是刻意隐藏着什么。

  苏念紧紧地抓住他的手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没告诉我的?”

  柯景琛抿唇不想说话。

  可是……

  “他三年前就是因为你才出的车祸!”

  突然出现的女人声音令苏念一愣。回头便看见一个衣着艳丽的女人手中拎着保温瓶站在门口,讽刺地看着她。

  吴倩茵!

  苏念看见来人,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你怎么在这儿!”

  “呵呵,这话应该是我来问你。最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应该是你苏念!”吴倩茵将手中的保温瓶放到床头柜上,熟练的打开,倒出煲好的骨头汤。

  “景琛,我给你带了点骨头汤,趁热喝吧。”说完温柔的舀了一勺递到柯景琛的嘴边。

  姿势熟练到仿佛做过多少遍一样。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