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主角叫叶放晴的小说_超凡风水师小说阅

发布时间:2018-09-10 19:05

主角叫叶放晴的小说是超凡风水师,《超凡风水师》是由掌中云提供阅读。是非白的文笔非常好,让人忍不住的阅读下去。小说超凡风水师精彩片段赏析:如此多的黑雾,若是被缠上了,可不只是倒霉而已。林非白轻轻的抬起来眼帘,放出了自己的气场,四周的空气似乎被一个钟狠狠地压住了一样,挤压着,镇着林非白四周的区域。

超凡风水师

推荐指数:8分

《超凡风水师》在线阅读全文

超凡风水师第10章 冤死的怨气

长时间沉浸于调查这种案件的队长身上带着特殊的戾气,他双目一横,身上就有着压迫人的威严散发出来。

叶放晴吓得抖了抖,转身看了看林非白,却发现这小子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依旧是站在原地,认真的看着那个队长。

看来这个小子是不进去不罢休了啊……

叶放晴揉了揉手臂,整理好笑容抬起了头对着队长笑道。

“那个……我们是负责这个房屋建筑的公司,所以想要了解一下现场的状况,放心,我们不乱看,就看一下那里的地板问题,不会破坏现场的。”

随着叶放晴的话音落地,那队长重新看了看叶放晴,身上的戒备少了一层,叶放晴慌忙拿出来了自己的名片,那队长才点了点头,怀疑的目光在林非白身上打转着。

“先说好,别乱碰!”

随着几个人的进入,房子的气压也低沉了下来,明明外面艳阳高照,但房间里面却给人一丝昏暗,寒冷的感觉。

怨气那么重,这女主人肯定不是寻常的死因。

林非白上下走动后发现,别墅的风水布局不存在不合理的地方。反而看样子是女主人身体不好,布的风水局以养魂为主。

绿植开门,乌龟在右,水缸在西南,厨房在左。活了木,揉了水火。布局温和。

如此细心的布局,怕不是最后如此好的风水局便宜了别的孤魂野鬼。

林非白紧紧抿着唇,咬了一下舌尖,用手指沾染舌尖血涂抹在眼皮上,再次睁开了眼睛。

这招“点睛术”还是师父教授过来的,提升了眼睛的敏锐度,用处很多,什么都好,就是忒疼了一些。

此时,比刚刚看的还要清楚。

整个别墅上上下下三层,不算地下室坍塌的一部分,布满了黑色的雾气,虽带着令人绝望的怨恨,但是与这个房子并不排斥,反而缠绕着整个别墅,融为一体的感觉。

应该这就是女主人死去后不甘的怨气,化成了具象的黑色雾丝。

只有之前被房子认可的主人,才不会在有怨气后被排斥出去。

“怎么样,小伙子,有什么发现吗?”

一旁观察死亡现场的侦查队长看着林非白,目光中带着不屑和蔑视。

“女主人的死并不简单。”

林非白认真的看着侦查队长,指了指地下室那里塌陷的地方。

“这不是废话吗?”

自己的出现就已经证明了不对劲了啊。听到这句话,侦查队长轻蔑的撇了撇嘴,好笑的看着林非白。

“所以我想要知道你们的资料。”

林非白继续认真的说着。

侦查队长愣了愣,目光深沉的看了林非白一眼,然后将一个文件递给了他。

“女主人叫做莫莫,年龄为四十八,二婚,丈夫在国外做生意,有一个女儿在前夫那里。莫莫和现任丈夫因为子嗣的原因吵架,两个人已经一个月没见面了。”

“原本法医没有进行鉴定的时候,这个案件只是普通的刑事案件。但是最后法医进行了鉴定,发现女主人的死因是窒息死亡,并且死亡时间是下午两点。”

“这个案件又被定性为了凶杀案件,最后排除了嫌疑人,她的丈夫一直没有回国,最有嫌疑的莫强最终证明有有效的不在场证据。”

“案子进入了死局,我和我手下的人过来看一下。”

林非白听着侦查队长说的话,一直沉默着,直到对方说完了,才默默的合上了手里的文件,闭上眼睛回忆着刚刚看到那血肉模糊的照片时,身边黑雾突然涌起来的怒气。

“这不是凶杀,另有蹊跷。恐怕杀人凶手不用在场。”

林非白喃喃自语着,突然刚刚那股强烈的怨气又一次的出现在了自己的旁边,有意无意的缠绕在了自己和他们的身上。

如此多的黑雾,若是被缠上了,可不只是倒霉而已。林非白轻轻的抬起来眼帘,放出了自己的气场,四周的空气似乎被一个钟狠狠地压住了一样,挤压着,镇着林非白四周的区域。

那团黑雾抖了抖,快速的撤回,徘徊在林非白的附近。

叶放晴他们并感觉不到黑色雾气的存在,还在那里做着调查,只是感叹着身边的气氛越来越冷。

林非白紧紧的盯着面前的黑雾,舔了舔嘴角。那团黑雾抖了抖,快速的从林非白眼前一闪而过,往楼上窜去。

还想跑?

林非白笑了笑,扯了扯嘴角,随着刚刚感受到的怨恨,往楼上赶去。

因为女主人的死亡,怨气的污染,让整个二楼的走廊变得格外阴沉黑暗,光鲜亮丽的壁画上透露出黑暗的腐朽味道,轻轻闻一闻,有一种不同于楼下的铁锈味道。

林非白轻轻的走动着,在每一个紧闭的房间门前都稍作停留,在他路过第三扇门的时候,突然就听到了啪嗒的声音。

“找到了!”

林非白的眼睛闪过了一丝光芒,一个转身,撞进去了右手边的一家卧室。

整个空气就像是被挤压了进去一样,林非白仿佛感觉到了一阵气流随着他开门的动作涌进了这个房间,他稳了稳身影站定,往里面看了过去,

狭小的空间安静的不得了。

是婴儿房。

女主人没有孩子。

她应该布置了特别的久,东西摆放的整整齐齐。

林非白轻轻的走动着,观察着四周的事物,并没有太大的问题。而且一开始的黑色雾气到了这所房间统统都消失不见了,似乎是在有意的保护这个房间,不受污染。

可是这个房间里又没有人。

林非白敲打着那小小的婴儿床,若有所思。

这时候他突然抬起了头,忽然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

蓝色的小桌子上端端正正的放着一个金色的小娃娃人像,两只又大又圆黑色的瞳孔几乎占据了整个脸的二分之一,猩红色的嘴角僵硬的弯起来一个僵硬的弧度,透露出一种诡异的感觉。

金色的身子和红色的嘴唇是那么的违和。

林非白皱了皱眉,伸手想要去摸一下那金小孩人像的嘴角,感受到了身后门外黑雾的雀跃后缓缓的将手伸了回来,反而是轻轻的闻了一下周围的空气。

那娃娃身上,有着浓郁的血腥味道。

林非白心下有了几分的盘算。身后的雾气似乎发现了他没有上当,遗憾的在后面房间门口徘徊着。

只经过了那么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它已经变得越来越具象了。

林非白转身离去,在他走出房间门的那一刻,那娃娃的眼睛仍然死死的盯着他。

这家女主人被欲望纠缠,被人利用,最后死了还要为自己的欲望负责。

林非白冷笑了一下。

还没有下楼,林非白就听到了一楼传来的争吵声。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