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主角叫薄砚祁的小说_薄少的天价新妻小

发布时间:2018-09-10 19:04

主角叫薄砚祁的小说是薄少的天价新妻,出自遇见连山所写的小说《薄少的天价新妻》。小说目前连载中。薄少的天价新妻小说精彩片段赏析:薄砚祁根本就没有睡,只是闭上眼睛休息,就听见一道女人细细弱弱的嗓音。男人立刻睁开眸,看着她醒了,脸颊不正常的嫣红,伸手覆在她的额头,该死,这个女人竟然发烧了。

薄少的天价新妻

推荐指数:8分

《薄少的天价新妻》在线阅读全文

薄少的天价新妻第45章:是你吗?

宴厅是在晚上9点半的时候结束。

顾乔站起身,看了看时间,跟身边几个名媛姐笑着打了一声招呼,就朝着男人的方向走过去。

薄砚祁正在打电话。

就听见一声呼喊,心

那是在一旁的侍应生,惊恐的瞪大眼睛。

薄砚祁抬起头,看着头顶,一架水晶灯摇摇欲坠他的身体来不及做出反应

突然一道力量猛地将他推开

那一瞬间,顾乔几乎是想都没有想的冲了过去,猛地推开了薄砚祁

肩膀上传来一阵剧痛。

她站在原地。

水晶灯擦着她的肩膀落在地上,四分五裂。

她看着薄砚祁,心底松了一口气,你没事就好。

宴厅里面,传来一阵阵惊呼的声音,宴厅的负责人跟这次晚宴的举办方林家也赶了过来。

看到没有人受伤,才松了一口气。

薄砚祁站在原地,看着‘冷思薇’眼底闪过震惊,她竟然会推开自己

男人看着那一双眼睛,清澈明亮,里面带着浓浓的担忧,他有些震惊的开口,你

顾乔看着他没事,低下头,他没事就好。

宴会的举办方林沐恒满脸的歉意的赔罪,心底也松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薄总,薄太太真的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要是薄总跟薄太太有个闪失,林家就算是完了。

宴厅的负责人张经理战战兢兢的说,水晶灯螺丝没有拧紧才发生的意外,但是我们每周都会检查

林沐恒直接说道,不要跟我提这种借口,如果刚刚水晶灯掉下了砸到了人,你们负责的起吗?

张经理也知道,这里面不论谁身份都是显贵,如果被水晶灯砸到了,不说他的饭碗保不住了

薄砚祁的脸色很难看,看着冷思薇,想要说什么又没有开口,林沐恒见薄砚祁的脸色很难看,心里一直打鼓。

薄总

当对上男人冰凉的眼睛时,林沐恒颤了颤低下头。

过了几分钟,宴厅里面的宾客都走了,顾乔看了一眼男人正在往外走,迈开步子也跟了上去。

走出宴厅,下了台阶。

司机已经将车子停在不远处,顾乔看着走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步伐一顿,她慢慢的伸手,摸了一下后颈,触手温热一片。

借着路灯,她看见自己手指染着的嫣红。

刚刚她一时情急身体来不及反应推开了薄砚祁,水晶灯擦着她的左肩砸了下来。

现在,顾乔才感觉到后背一片黏腻,钝痛霎时间席卷了她的神经。

她穿着红色的衣服,再加上长发披肩,没有人发现。

薄砚祁走到车前,司机打开了门。

男人正准备坐进车里,一侧眸就看见‘冷思薇’站在不远处没有动,顿时不悦的出声,站在那里做什么,不想坐车就自己走回去!

薄砚祁坐进车里,对司机说道,开车!

司机看了一眼‘冷思薇’有些犹豫,但是也只是犹豫了一秒,毕竟薄砚祁才是他的老板,立刻就踩下油门。

顾乔抬起眸,看着车子慢慢的消失在她的眼前,她张了张嘴,想要开口,只觉得浑身无力,鲜血一滴滴的落在了地面上,她步伐有些踉跄。

意识慢慢的退散。

恍惚见,突然听见耳边一声男人带着怒气的嗓音,冷思薇!

她抬起头看见了薄砚祁的脸,意识消散的那一瞬间,她有些惊讶,他不是走了吗,怎么回来了。

薄砚祁抱住了她,借着朦胧月光,看着女人后背上一片深色,他伸手触摸到一手的温热,骂了一句,立刻将‘冷思薇’抱起来。

低头看着女人的脸,蠢女人,笨死了,受伤了就不知道说一声吗?非得硬撑着。

司机将车子开得飞快。

薄砚祁抱着‘冷思薇’怀中的女人闭着眼睛,呼吸浅但是均匀,男人皱着眉,看着着一张脸,手下一片黏腻温热的液体,空气里面弥漫着血腥味,要不是他让司机开车回去,这个女人就打算一声不吭晕倒在地上吗?

可是

她为什么要推开自己。

男人按压着她肩膀上的伤口,借着月光看着‘冷思薇’的脸,着一张脸,乍一看顶多就是漂亮而已,围绕在他身边漂亮的女人多了去了。

薄砚祁冷嗤一声,移开了目光。

他虽然厌恶她,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很白,笑起来很好看,说话声音很软很糯,眼睛很漂亮。

身体用起来很舒服

但是这又如何,他依然不喜欢她。

这种满是心计肮脏的女人靠近自己,不过是为了钱,为了虚荣。

手心里面,不断沁出的红色液体,男人历声说道,开快点!

是。司机已经开到最快了。

——

外科诊室。

医生让薄砚祁将怀中的女人放在病床上,用剪刀剪开了衣服,看着背上的伤口,医生皱眉,怎么弄得。

然后立刻拿着消毒药棉擦拭血迹。

真可惜。

这么好的皮肤,这一道伤口就得有疤了。

薄砚祁看着女人后背上的伤口,一道目测七八厘米的伤痕在脖颈偏左下的后背上,肩膀处也有擦伤不过不严重,最严重的就是这一道伤痕

嫣红色的液体不断的往外流淌。

医生让薄砚祁去外面等着。

男人走了出去。

靠在墙壁上,点了一根烟。

白色的烟雾靡靡遮住了脸。

同时也遮住了他脸上的表情,他刚刚看见冷思薇后背上的伤口时,心里有些堵得慌,那个女人为什么要推开自己。

过了半个多时。

护士让薄砚祁去交费,为了防止冷思薇的伤口感染,要住院几天观察。

——

病房里面。

护士交代,不能让她平躺或者翻身会压到伤口,家属最好这一晚上好好的看着,还有这一瓶消炎药输完之后记得喊我来取针。

护士离开了。

男人从兜里摸出一根烟,想了想又没有点燃随手放在床头柜上,拉过一张椅子坐在病床边。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女人。

这女人脸真。

啧,瘦瘦弱弱的。

受伤了也不知道说一声,蠢死了。

夜半。

顾乔慢慢的睁开眼睛。

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

肩膀上火辣辣的疼痛,她有些难受疼的根本睡不着,隐约的看着面前一道模糊的身影,薄先生是你吗?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