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孔宣露华by黎书小说_三生轮回一世彼岸

发布时间:2018-09-10 18:09

《三生轮回,一世彼岸》是由“黎书”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孔宣、露华,他看来,孔宣捡来的那女子虽说是清美秀逸,但与屏羽相较还是失了颜色,孔宣实在不应该为了那女子,让屏羽公主伤心。

三生轮回一世彼岸在线阅读_孔宣露华小说阅读

第一章:玉虚昆仑

玉虚昆仑,烟漫仙林,云环雾绕,仙宫玉阙,嫣然而立。

宏伟的昆仑大殿上,一位面容清秀的女子,跪于道蒲之上,银白色衣衫,包裹着倩丽的**,白皙的藕臂在胸前合十,静候梵音。

手肘处被半截荷叶宽袖束住,抹胸上一朵艳然的无名花,青丝如瀑,凌云发髻,被一枚形似玉圭的束发冠束起,耳后两缕青丝垂于胸前,胸前的美好呼之欲出。荷袖低端、腰间各系上一枚流苏玉坠。初出如晨,恍晃似露,清灵若水,折返光华。

一仙尊盘坐于道蒲之上,童颜鹤发,面目端详。左手垂落膝盖处,右手执天灵笺,仙音浑厚,好似从四面八方悠荡而来。“妖族大兴,仙族无序,需得一盖世帝君统领群仙。”

露华抬手作揖,道:“露华愿为仙族寻觅仙主!”

“不错,正合我意!”鸿蒙祖师仙颜微悦,将天灵笺放在手边的檀木桌上,指尖运气,豁然指向露华,只见一道紫气飞出,直直的灌入露华体内。

露华顿时感觉全身真气流窜充满力量,不解道:“仙尊这是何物?”

鸿蒙满意的缕着胡须,道:“此乃鸿蒙紫气,天地间共有四道,如今赐你一道,助你早日寻得仙族帝君。”

“露华定不负仙尊所托,一定为仙族找到君主!”露华伏于地面,额头重重的磕在地面上,大殿之上突然间烟雾四起,待露华抬头,鸿蒙祖师早已经不知去向。

告别仙尊,露华徒步下山,此间她在昆仑山修炼一千零七载。昆仑山乃是仙山,百兽仙灵聚集之地,天下灵脉也都汇集于此。是各路神仙修炼的最好场所,奇珍异兽、灵虫仙鸟,随处可见。

像露华这样一滴晨露修炼成仙的,能被鸿蒙祖师留在昆仑山,已经是天赐恩德,如今露华又得鸿蒙紫气,对鸿蒙祖师更是无以为报,只有早日找到帝君,为仙族重整秩序。

初阳渐升,赶了一夜的路,露华停在半山腰的栈道上,看着山下的云海,感觉神清气爽。抬脚准备离开,却被脚下一株一小小的紫丹草留住了去路。

露华欠身将裙角提起,却发现自己的裙角紧紧的被紫丹给扯着。露华蹲下身,将裙摆与紫丹枝叶剥离,对紫丹草道:“小紫丹,不要调皮。”

昆仑山上的每一株植物都是有灵性的,听露华这样说,紫丹草竟然慢慢的将自己的枝蔓收起,露华微微一笑,提起裙子,转脸对紫丹说:“我知道你不想我离开,我还是会回来的。”

在昆仑修炼的日子,露华每日都要在太阳升起之前,去山下的灵泉挑水灌溉山顶的兰花。每每经过栈道,露华都会停下,抄水给这株紫丹草喝上一口,时间长了和露华便也熟络了。紫丹有情,如今露华离去,它自当挽留。

沿着栈道继续往山下走,经过一边竹林的时候,见绿竹鲜脆,颜色绿的让人心旷神怡。露华想着自己一身长衣战袍,确实不便在山间行走,伸手捻了一片竹叶。微微抬手,只见竹叶在空中化作无数晶莹的水滴,附着在露华的身上, 露华一个轻盈的转身,一袭叶青素衣悠然而生。

换了装束,只见露华挽着近香髻,燕尾青丝流泻与身后,发间簪了一枚银露玉簪,清练风爽。

再往山下,有一泓灵泉,泉水清流晃动,游鱼隐逸,水荷清远。一只红顶仙鹤临水而立,啄食水草,见露华走进也不畏惧,伸长颈线低鸣一声。

“鹤兄,我要离开了。”露华将一桑果抛了过去,细长尖利的鹤喙,一下子将果实接住。

仙鹤原本是露华山间的伙伴,每次露华来灵泉挑水,仙鹤便在泉边上喝水。今日离去不知何时才能重逢。仙鹤突然间腾翅而飞,翅膀扫过水面,露华稳稳的跃上鹤身,穿越风尘,不一会功夫,便来到山下。

将露华放下之后,仙鹤啄梭自己的羽毛,最后衔着一枚翅羽,露华伸手接住,仙鹤嘎嘎的叫了两声。

露华将翅羽幻化成一柄长剑。“鹤兄,我正好没有一把像样的兵器,这把翅羽剑就当做你,陪伴我。”

告别鹤兄,露华头也不回的离开,鹤亦惜情,不舍离别,直到露华倩影湮没在丛林中。仙鹤扬天长鸣,好似悲情,细长的鹤腿用力一蹬,直窜云霄,消失昆仑香雾之中。

转眼来到昆仑山下,露华见山下的村庄炊烟四起,水边有孩童的嬉笑声,几个孩童在溪边捉鱼,欢快欣然。露华还是第一次看见小孩子,想着女娲娘娘真的是功德无量,锻造出这么可爱的生灵。

露华站在一边看的出神,感觉自己的衣服被一股小小的力量拉扯着,低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女童,伸着肉嘟嘟的手,一身粗布衣衫,却掩藏不出其灵动可爱。

“大姐姐,帮我们捉鱼好吗?”女童糯糯的声音,听的露华的心都被融化了。不等露华答应,女童就拉着她朝河边走过去。

其余的孩童见露华多来,接连欢呼:“大姐姐,好漂亮,谢谢大姐姐帮我们捉鱼。”即便是被孩子单纯的夸赞,露华还是红了脸。

“好,姐姐就陪你们捉鱼。”露华笑着答应。想着待她归隐后,她便也养一群孩子,天天有这一群小生灵陪着,怎么也不会孤单了。

想的正开心,露华却听见有人在喊救命,循声看去,原来是被困在水洼里的一尾红锦鲤。只见锦鲤肥嘟嘟的身体在水中摇摆着,水很浅,根本掩盖不住它的身体,孩子们正在用树枝敲打锦鲤的身体。

“鱼兄你怎么落得这般田地?”露华用动物言语和红锦鲤沟通。

鲤鱼留下两行清泪,回答道:“昨儿个嘴馋偷吃,吃完便在水洼里睡着了,谁知溪水落了下,困在这里出不去了,还望仙子救命。”

露华见鲤鱼身上的伤口,心生怜悯,轻轻捻动手指,助红锦鲤跳出水洼,并用障眼法变出另一条一抹一样的鲤鱼。只见一尾大鱼跃入清流,在水中滑行,带起层层涟漪,走时不忘谢露华救命之恩。

第二章:桑海落凤

见锦鲤安全,露华转身对一众孩童微微一笑,“姐姐陪你们一起抓鱼好不好?”

“哦!仙女姐姐陪我们一起抓鱼喽!”孩子们的欢呼声,瞬间包围了露华,她真是觉得这些小精灵简直太可爱了。

傍晚,余晖映红了半边天,晚鸟归林,露华看着一众意犹未尽的孩子,有些不舍得说:“天要黑了,你们还是尽快回去吧。”

孩子们并没有像露华一样恋恋不舍,倒是一哄而散,各自归家。对于孩子口中的家,露华很陌生,并不知道是什么,不过眺望不远处的那一缕炊烟,她产生了一种莫名情愫。

彻去法术,只见水洼中的鲤鱼瞬间变成一根枯木,露华对着木根发了一会呆,一个转身,一束青光,水洼边上的露华已不知去向。

若说落凤城是一位美人,桑海便是美人手中的镜子。落凤城坐落于落凤坡,是元凤和盘凰的栖息之所,对于这两位远古神邸,露华也只是略有耳闻。

桑海是让露华念及千年的地方,千年前露华在此渡劫,不幸被天雷击中,掉落在落凤坡,当时是一直小孔雀救了她。那是一只蓝羽孔雀,露华第一眼就被他的华美给吸引了,小孔雀救了她,并将它养在桑海。所以学成下山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来到这里,寻找当年的那一只小孔雀报恩。

桑海石碑上刻着这样一首诗:“神潭一朝现,清流两分明。洛洛似粉黛,撞撞如兰君。”

诗意不得而解,不过湖水却是和诗中的描写一样,湖水像是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分开,一半成月亮的形状,一半是太阳的形状。日形湖水泛着郁郁的蓝,月形透着明明的粉。湖水蓝色倒是长见,不过粉色湖水,露华还是第一次得见。

小孔雀带她来的时候是夜晚,露华只见整个湖泊通体透明,流泻满满的蓝色萤火光点,若梦灵仙境一般。这样的美景,就连昆仑山也不得见。只可惜时光一晃便是千年,不知再见小孔雀是否还记得她。

此时,山间一座三角凉亭里,“公主,您快看那是什么?”一位身着碧绿色衣衫,挽着坠兰髻的小丫头指着头顶上空惊呼。

“大惊小怪!”说话的是一位约莫十五六岁样子的小女孩。她便是凤凰的外孙女,雪凤最疼爱的小女儿——屏羽公主。

屏羽手持一把洁白的凤羽扇,轻轻挥动扇子,朝着翠玉指的方向看过去。只听屏羽一声惊呼,“鸿蒙紫气!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随即收起羽扇,借着一缕清风,飞上天际。

屏羽落在桑海湖堤上,一身宽大的白纱拂袖衫,里面是粉蓝色抹胸长裙,腰间系着黄色丝带,垂寰分肖髻上插满白色的凤羽,唯独一支宝蓝色羽钗十分亮眼,那是凤族后裔特有的装束。

遥遥的看见一个女子盘坐在兮石上,头顶上的紫气灌入云霄,这是鸿蒙自紫气,没有错!屏羽激动的对身边得丫头说:“翠玉,叔叔的顽疾有救了。”

“恭喜小姐。”翠玉开心的说。翠玉自小就是屏羽 的贴身女婢,真身是一只翡翠鸟。

感觉到远处的稀碎声,露华立刻凝气,立刻收手,警觉的查看着周围。

翠玉见露华十分谨慎,道:“小姐,只怕这个女子恐怕不好对付。”

屏羽灵动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胸有成竹的说:“看我的。”只见屏羽甩出羽扇,口中念叨咒语,催动扇子接着朝湖面轻轻一扇。

湖面起风,这一阵无名风让露华觉得有些奇怪,只见粉色、蓝色的湖水,迎面撞荡开来。好美,露华被眼前的景色**了,正当露华沉浸与美景之中,一直巨兽从湖水中跃然而出。鸡头、鹤颈、龙爪、长着漆黑的鳞片,没想到这么美的湖水下,却栖息着这样可怕的怪物。

叶青的衫子被湖水尽数打湿,不等露华反应,怪物朝她袭击过来。只见露华迅速抽出翅羽剑,挥手挡住怪物横扫过来的尾巴。露华剑锋凌厉,一剑便将尾巴劈断,怪物吃痛的吼了一声,迅速将尾巴收回。

露华趁势闪出十丈之外,怪物尝到苦头,不敢再次贸然进攻。露华将溅湿的头发剥落身后,露华怒视怪物,“你究竟是何方神圣?藏身湖底害人!”

“小姐,他不进攻了。”翠玉看着怪物一脸着急,怕露华趁机偷袭。

**樱唇微启,皓齿上扬,屏羽眼中尽是高傲与不屑。屏羽一眼便看穿露华手中拿的翅羽,高人必定手持重兵。这个女人不过是用羽毛做兵器,想必也是哪里出阿来的小仙,有幸得了紫气,看这次她不出手将紫气抢过来!

“看我怎么收拾她!”屏羽话音刚落,便再次挥动羽扇,霎时间风云变幻,狂风卷积着乌云朝着露华喷涌而来。

露华想着乌云之中必有怪物,但是忽略了水中的怪物,一个不留神被打中腹部,甩出几十仗远,身体撞在柳木上,顺着树干滑了下来。

乌云不过是分散露华注意,怪物趁着露华防备乌云时,朝着露华打过去,一招便击中露华。见露华跌落在地,怪物发出唔唔的声音,看样子像是在欢呼。

屏羽打了一个响指,一个滑行,带着翠玉来到露华身边,“雕虫小技。”屏羽从鼻子里哼出来。屏羽脚步轻盈,丝毫不设防备,大摇大摆的走过去。

翠玉小眼睛滴溜溜的转,缩头缩脑的跟在屏羽身后,小心翼翼的问:“小姐,你说她会不会没有死。”

“没有死的话,就将她洗干净,给大哥吃。”屏羽回答道。屏羽的声音甜甜脆脆的,像是百灵鸟一样,怪物上半身露在空气中,足足有几丈高的身躯,听见屏羽的话,怪物开心的挥动着两个巨大的爪子,一拍一拍的。

这个怪物是雪凤的大儿子,一个什么都屏屃的怪物,便取名为屏屃。同为凤族之后,她和屏羽的处境却是完全不一样。凤族历来高贵,生出这样的怪物是整个家族的耻辱,屏屃体型巨大、十分招眼,所以凤族便将他养在湖底。

第三章:凤子孔宣

屏羽虽然称呼屏屃为哥哥,但却将他作为自己的宠物,随打随骂,甚至连宠物都算不上,从未真正拿屏屃当哥哥对待。而屏屃虽然天生痴傻,但却十分重视情义,自小便喜欢屏羽这个妹妹,无论屏羽怎么对待他,他都是一如既往的对屏羽好。

屏羽挺住脚步,突然转身凶巴巴的对屏屃大吼,“你个傻子吵什么吵,快给我滚回湖底!”

屏屃立刻停止挥动翅膀,圆鼓鼓的大眼睛蒙上一层水雾,拉耸着脑袋看可怜兮兮的看着屏羽,像是在哀求。屏屃属于未完成进化的兽,不可幻化成人形,也不会说话,唯一具有的就是情感。

屏羽怒视着屏屃,白嫩的小手掐着腰,声音娇滴滴的说:“你还听不听我的话!”屏屃好似比训斥的孩子,委屈的将庞大的身体埋入湖底。

翠玉走过来拉着屏羽的衣袖,“小姐,您不应该对他这样凶的,他毕竟帮了小姐,看他样子怪可怜的。”

屏羽轻哼一声:“谁让他不听我话,再说我也是为大哥好,要是被母亲知道,一定又要惩罚他。”

屏屃并没有潜入深水,而是浮在潜水处偷听着屏羽说话。听见屏羽的那一声大哥,屏屃伸出爪子笨拙抹去眼角的泪水,狰狞的张了张嘴,那是他在笑。作为凤族的耻辱,从小他就被罚在这里,几百年来,他每一天都在这里,只有屏羽不嫌弃他,而他也很喜欢这位漂亮的妹妹。

露华跌落在地,伤的着实不轻,但却感到有股暖流在胸口窜动。流失的灵气在慢慢汇集,身上的疼痛慢慢的消失,应该是体内的鸿蒙紫气在为她疗伤。

屏羽没有丝毫防备,满心自信,转眼来到露华身边,伸脚去踢露华的身体,好看清露华的样貌,而露华却活生生的消失了。

“不好!”屏羽惊呼一声,转身就要离开,却已经晚了。露华手持翅羽,剑锋轻轻落在屏羽脖子间,清丽的眸子冷冷的盯着屏羽。

翠玉见自己的小姐被劫持,急红了眼,对着露华大吼:“你快住手!你知道我家小姐是什么人吗?”声音虽然响亮,却已然乱了阵脚。

露华凌厉的目光扫过翠玉,翠玉立刻住口,而后露华又将眼神落会屏羽身上,“你到底是什么人?竟敢纵兽行凶!”

屏羽傲娇的扬着下巴,连正眼都不给露华。作为凤族最骄傲的小公主,她何时对谁低声下气过,她坚信,要是眼前这个女人赶动自己的一下,叔叔一定不会放过她!

露华转脸对翠玉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翠玉刚要回答,却被屏羽一个眼神制止住,“你敢说!就连她这个小仙,也配知道本公主的名号?”屏羽圆润的小脸,被气的红扑扑的。

见屏羽不过是百岁的孩子,想着应该是顽皮了一些,听话音又是什么公主,露华想着下山前,师傅叮嘱让她切莫招是非,便不与这个小妹妹计较。

露华抽回翅羽剑,道:“这次就算了,但你必须像我道歉。”盯着屏羽,细看露华才发现这个小女孩真的很好看,巴掌大的小脸像是天边的红霞染色上去,灵动如水的大眼睛,与生俱来的傲骨,让她有些自行惭秽,她不过是一颗无人问津的露水。

得到自由,屏羽立刻退到翠玉身后,说不害怕是假的,她还是第一次被剑指着。翠玉死命的护着自家小姐,屏羽鼓着嘴巴,不服气的说:“本公主是不会和你道歉的,你的身份受得起吗?”

说到身世,露华有些恼羞成怒,运气朝着屏羽打过去,他只用了三分力气,并不会伤人,只是想教训教训这个不懂事的小丫头。屏羽躲过,但发间的一枚宝蓝色羽钗被掌风扫落在地。

屏羽立刻伸手去捡,露华想这必定是屏羽心爱之物,便快屏羽一步将羽钗收入手中。露华捻着羽钗,仔细打量一番,对上屏羽着急的眼神,“和我道歉,我就还给你。”

“你这女人,你等着!我让叔叔来收拾你。”屏羽气得揪着嘴巴,说完直接拉着翠玉就走了。

见屏羽生气时滑稽可爱的样子,想着她不过是一个被宠坏的小公主,等有机会再将钗子还给她吧。目光落在羽钗上,看着那蓝色的翎羽,露华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知道这根羽钗不是凡物。

将东西收起,露华看着湖水,思绪又回到千年前,她何时才能找到当初救她的那一只小孔雀。历经千年,他一定长大了吧,他从前就是那样美,现在定是如玉般的男子。

风尘殿内,一方白玉石台,周围环绕着碧池,池中游荡着白莲。几阶白玉石阶通往石台上,一身宝蓝色长袍的男子,斜靠着八宝桌,低调沉稳,却又无形透露着张扬的霸气。孔宣手上雕刻着一枚梅花簪,黑色的凤纹腰带,泻墨般的长发被一方黑玉束发冠束起。

剑眉横卧,深邃的眼睛像是吞没浩瀚的星辰一般,神秘、冷冽、却又饱含深情。高挺的鼻梁像是昆仑山脉一样高耸,两边薄唇像世人昭示着他不会为世间任何女子动情。整个人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叔叔,有人欺负我,你可要帮我做主。”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屏羽抹着泪水,一下扑到孔宣身上,像是一只哭花脸的小花猫,让人想要忍不住捏一捏。

孔宣放下手中的活,将屏羽搂在怀里,宽大的袖袍将屏羽的身体遮的严严实实的。“怎么了?谁欺负我的羽儿了?”凉薄的唇弯起一个让冰雪融化的笑。

屏羽伸手擦去眼角的泪水,回答说:“是一只小妖,她抢去您送我的羽钗。”说着两汪大眼睛,又开始吧嗒吧嗒的往下掉眼泪。

孔宣一手搂着屏羽,一手凌空变幻出一条丝帕,为屏羽擦拭泪水。“一支羽钗而已,叔叔再送你便是。”孔宣原本低沉冷冽的声音,变的无比温柔,嘴角始终带着一丝宠溺的笑。

第四章:无尽仙宠

“不行,羽儿要您办羽儿将羽钗拿回来,并且好好的惩罚那个小妖,羽儿差点就被她杀了。”屏羽也不接孔宣的丝帕,只是拿着孔宣的袖袍胡乱的擦拭泪水鼻涕,让孔宣哭笑不得。

檀木桌上的香炉飘起缕缕青烟,空气中弥漫着龙延香的气味。听屏羽的哭诉,孔宣单手拍案,“竟敢伤我羽儿!”

屏羽见自己的目的达到,躲在孔宣的袖子里,朝着翠玉眨眼睛。擦了擦泪渍,立刻眉开眼笑的说:“羽儿就知道叔叔对我最好了,我们现在就去将那个小妖拿下吧。”说着,就起身拉着孔宣想要离开。

孔宣高大威猛,屏羽站着才比他高一些些,屏羽费尽力气也没将孔宣拉起。“叔叔你说的你到底给不给羽儿报仇?”屏羽间孔宣没有起身的意思,她很是不悦。

被屏羽这样拉着,自己却不动摇,见屏羽在那使劲,孔宣看着好笑,便想多逗弄她一会,并不是不想起身,为她去报仇。“好了,我这就为羽儿去报仇。”说着,孔宣一个飞身,将屏羽拦在怀里,落地时,已在桑海边上。

屏羽在孔宣的怀里久久不愿离开,就在刚才,看着孔宣几近完美的侧脸,她坚定将来等她长大一定要嫁给叔叔!

孔宣换了一个姿势,单手搭在屏羽的肩上,宽大的袖子,一直拖到屏羽的膝盖处,孔宣的一袭外套便可成为屏羽的暖裘,在孔宣面前,屏羽就是一个小不点。

看着一望无尽得桑海,孔宣脑海里浮现出那个夜晚,那个女子在水中的情景,当时他还小,不懂男女之事,呆呆的看着女子细滑如玉的背,慢慢淹没在盈盈荡荡的桑海之中。

“就是她!”司羽指着不远处的露华,焦急的对孔宣说,每个情绪都透露着一种孩童的天真率直。孔宣朝着屏羽所知看去,看见一位青衣女子,看样子是要离开。

“羽儿在这等我,我这便将她抓来任羽儿处置。”孔宣话音刚落,只见一道急速的金光,再看,屏羽身边已经没有了孔宣的影子。

双手环抱胸前,屏羽再想叔叔会怎样处置,那个讨厌的不知死活的女人。第一眼,屏羽就不喜欢这个女人,感觉那个女人就像是露水一样,给人沁人心脾的感觉,不过屏羽她就是不喜欢,她怎么可以忍受别人的眼睛比她的还要水灵!

露华运功将身上的衣衫烘干后,又整理了一下仪容,收回翅羽剑,想着此地不宜久留,还是赶快将钗子还给那个小丫头,自己还要赶路去寻找帝君的下落。

漠然转身,只见一道金光闪过眼前,露华下意识的遮住眼睛,待抬开手的时候,却被眼前的男人留住了一世的目光。

见女子这样大胆的注视着自己,孔宣愤怒油然而生,他的仙容其实一般小妖可以窥视的。一句话没有,孔宣就刷过一道白光,迅速的朝着露华刷过去,露华看的出神,更没想到男人一句话不说就动手。被白光稳稳的打中,露华跌落在地,口中鲜血喷出。

“你是什么人?为何一言不出便出手伤人?”露华伏在地面,一手撑着身体,一手捂着胸口,口中的鲜血顺着嘴角蜿蜒而下。

孔宣负手而立,居高临下的看着狼狈的露华,这样的小妖能让他动手,已是她的荣幸。“就凭你也配知道我是谁?”不待露华说话,孔宣大袖一挥,便将露华收在袖中,一道金光再次消失在扶柳的弱风中。

屏羽换一处地儿等孔宣过来,只见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一簇一簇的鲜花交相辉映,屏羽坐在三角石桌凳上。不知哪里来的鲜果摆放在石桌上,屏羽拿了一枚果子,声音甜甜的问:“小果果,你说叔叔喜不喜欢我?”

见果子没有反应,屏羽灵机一动,挥动手指,在果子上划出三道口子,果子便开始说话:“果果认为叔叔一定是喜欢屏羽公主的。”屏羽划出的三道口子,分别成为眼镜和嘴巴。

听了果子的回答,屏羽十分开心,伸手又划上一个鼻子,这下可谓是一应俱全了。屏羽张嘴还准备问一些什么,察觉到孔宣飞过带来的微风,立刻将果子放回盘子,并将嘴巴朝下,像是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

金光闪过,孔宣出在在石桌旁,大袖一挥,露华像是物品一样,被甩落在地上。如墨的发丝凌乱的垂在身后,胸前,手上沾满自己的鲜血。

屏羽模仿孔宣的样子,背着手走到司羽身边,正好踩着露华葱白的指尖。露华吃痛的摇着牙,也不知屏羽她是故意还是无心。“怎么样?我就说叔叔是不会放过你的。”屏羽一脸得意道。

趴在屏羽脚下,即便屏羽个头不高,但露华想要看见屏羽脸上得意的表情,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技不如人,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露华咬着牙吐出这几个字。

不远处的孔宣在石凳上坐下,大手捏着屏羽刚才的杰作。只见果子学着屏羽的样子,在对孔宣做鬼脸,孔宣见它是屏羽一手创造出来的,也不计较,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笑。

听见露华的声音,孔宣朝着露华看了一眼,这个角度正好看见露华咬牙坚持的表情,倔强狰狞,但孔宣却看出了楚楚可怜。

露华瞄到孔宣坐在一边,还不关心这边发生什么,任由着屏羽“教训”自己,没想到刚下山便受到这样的凌辱,还是山上的光景好。露华法力暂时消失,身上蕴藏的东西也全部裸露出来,屏羽伸手拿回自己的羽钗,连同露华的私人物品也拿了起来。

“那是我的东西,不要碰!”露华见屏羽拿起自己珍藏的小木盒,还有鹤兄赠与他的翅羽,激动的说,嘴角又不断的有血流出来。

第五章:翎羽铸剑

屏羽将东西放在石桌上,手上拿着翅羽,其实第一眼屏羽就是喜欢这把翅羽剑。虽然不是什么绝世珍宝,但也是难得一见的红顶仙鹤的头道翅羽,只不过对于别人的东西她是不会赞美的,但如今不同了,这个翅羽已经是她的了。

“叔叔你看这个是不是很好看?”屏羽对孔宣道。

孔宣看了看,回答说:“羽儿喜欢就好。”

翅羽鹤兄送给她的,不管怎么样自己也要拿回来,露华攒足力气朝着屏羽手上的翅羽夺去。只顾欣赏的屏羽并没有意识到露华的举动,倒是孔宣眼疾手快,直接伸脚将露华提出几米远,他并没有打算要露华的性命,不然再用一些力气,露华怕是要化出真身了。

“你竟然偷袭本公主!”屏羽愤怒的看着露华,两汪清泉似乎要蹦出刀子一样。

孔宣接过屏羽手中的翅羽,看着被自己打的奄奄一息的露华,道:“这个对你很重要,是吗?”见露华点头,只见孔宣抬手见翅羽抛在空中,一指,接着翅羽便被一团火烧做灰烬。

“翅羽!”露华惊呼一声,支撑着身体要去抓翅羽,却又重重的跌在地上,怨恨的看着孔宣:“今天要不杀了我,不然我所受的凌辱自当双倍奉还!”

屏羽见自己的心爱之物被烧,有些生气,想着明明就已经是自己的了,叔叔怎们将它毁了?孔宣蔑视的看了司羽一眼,转脸看向屏羽的时候,换上衣服温柔宠溺的神情,道:“既然羽儿喜欢剑,我便送你一把翎羽剑。”说着孔宣催动灵力,伸出右手。

露华的角度正好看的清楚,只见孔宣的右手像是一副巨大的翅膀慢慢张开,闪耀着耀眼的光芒,在光芒中孔宣显露了真身。只是一瞬间,孔宣周身的光芒便散去,再见,孔宣手上多了一支五彩翎羽。

孔宣手上的翎羽加上刚才光芒中的真身,露华断定她没有看错,真的是他!千年前救她的人,不过他却不认识自己了。

只见孔宣将翎羽削去头尾,大掌拂过翎羽,灵气不断注入翎羽,不稍一会,一把精美绝伦的翎羽剑便出现在屏羽面前。

接过剑,屏羽欢喜的比划起来,最后剑落在露华的脖子处,当初露华也是这样指着她的。

见屏羽喜欢,孔宣满意的点了点头,桌上的小木盒似乎引起了他的注意。看着孔宣拿起桌上的木盒,露华眼神中充满期待,有些激动的喊:“孔。”没等话说完,露华就晕了过去。

打开木盒,里面是一只已经干涸的桑果,这只桑果勾起了孔宣的好奇,却没能勾起那段回忆。孔宣起身,“羽儿,气儿也出了,我领你回去如何?”小木盒被仍在石桌上,孔宣已然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

只见屏羽使劲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道:“您看我将最重要的事都忘了,这女子身怀鸿蒙紫气,正好可是治疗叔叔的顽疾。”

“什么?羽儿说她怀有鸿蒙紫气?”孔宣大惊,心想仙法如此平平的女子,怎么会怀有鸿蒙紫气这样远古灵力,而且刚才和女子交手的时候并没感受到紫气的力量,真是好生奇怪。

屏羽使劲的点头,看上去像是灵巧可爱的鹦鹉,让人爱不释手。“叔叔,羽儿不会看错的,要不是因为鸿蒙紫气,羽儿也不会想要抓住她。”意识到说漏嘴,屏羽立刻捂住自己的嘴巴,提溜着大眼睛,装可怜等着被原谅。

孔宣心想也罢,这女子擅自来到落凤坡,即便是羽儿惹了她,但不管如何,动手伤他的羽儿,那就是她的错,落到这步田地也是咎由自取。念及露华身上有鸿蒙紫气,孔宣衣袖一挥,再次将露华装入袖中,一个转身,带着屏羽回了落凤城。

路上,“叔叔答应羽儿一件事好不好?”屏羽道,声音糯糯甜甜的,光是凭借声音,孔宣就不忍拒绝她。

“何事?”孔宣一手垂在身侧,另一只手背在腰间,隐约能感觉到袖子里的露华在挣扎。

屏羽挽上孔宣的手,回答道:“取了鸿蒙紫气之后,便将这个女子交给我,好吗?”她讨厌比自己还要漂亮的人,她知道自己已经是整个三界有名的美人,露华根本不能与她相比,但一想到露华水灵灵的大眼睛,她还是气不过,她不允许有人胜过她,哪怕只是一个部位也不行!

“羽儿开心就好。”孔宣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他又怎会在乎一个无名小仙的去留,只是桑海边上的风,勾起他千年前的记忆,回想起自己曾救下的那位女子。

屏羽眯着大眼睛,满满的都是幸福,像是被一阵春风吹绿的翠柳桃花一般。“羽儿要一直陪在叔叔身边,叔叔答应羽儿,不许不要羽儿。”屏羽扯着孔宣的衣袖,撒娇的说。

孔宣转过脸,瞳孔里倒映着屏羽纯真的容颜。说来屏羽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世人都知道雪凤有一个绝世的女儿,却不知当初为了凤族,雪凤差点牺牲了屏羽的性命。

是他耗费修为救下屏羽,最后落下顽疾,屏羽长大后,知道当初父母对她的绝情,不认自己的亲生父母。这么多年孔宣一直将屏羽养在自己的身边,对她呵护备至,宠爱有加。

“羽儿就一直留在叔叔的身边,叔叔怎么舍得赶羽儿走。”孔宣抬起大掌,抚摸着屏羽柔顺的发丝。

眼里除了对屏羽的宠爱,还有思恋,思恋着曾在桑海畔上遇见的女子。

千年前的一次无心偶遇,铸就了痴缠千年的爱恋。孔宣一直以来都在寻找千年前自己救的那个女子,至今未果,不过他不老不死,有的是时光等她归来。

凤倾殿上仙雾缭绕,一道金光闪过,随即孔宣带着屏羽翠玉立于大殿之上。孔宣长袖一挥,露华像是残花一样被甩出,狼狈孱弱的跌在大殿上,嘴角沾染着血迹,伏于地面。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