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顾少峰柳萝小说_暗香为谁流光彩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0 18:09

《暗香为谁流光彩》是由作者“林晚”所著,主角顾少峰、柳萝,小说主要讲述了他的老公逼迫她去卖身,而她的第一个客人,竟然是顾少锋?是她的初恋!

顾少峰柳萝小说_暗香为谁流光彩在线阅读

第一章 你真低贱!

柳萝穿着近乎透明的薄纱,被推进了一间画室。

画室里有着各种颜料,都是食物做成的,这些都是要涂在她们身上,供客户取乐的。

看着这屋子里的一切,她无数次感到恶心,又不得不做出妥协。

角落里,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轻轻摇晃着酒杯,目光往门口扫了过来。

女人的侧脸闯进他的视线,他瞳孔一缩,放下酒杯,几步走到女人面前,伸手狠狠地女人拽过来,果真是她!

他手上的力道不由得加重,像是恨不得把她的手臂折断。

他强压住心中的怒火,冲着女人低吼:“柳萝!”

柳萝被一股大力拽得人往旁边一歪,手臂传来一股刺痛,紧接着听到男人喊她的名字,她惊慌地看过去,男人熟悉又陌生的面孔,映入眼帘。

她顿时心慌意乱,奋力想把手臂从他的桎梏中挣脱出来,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逃!

顾少峰手上握的更紧,恼怒地瞪着她:“还想跑?”

他阴沉着脸,上下打量着面前眼神躲闪的女人,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女人胸前的春光随着她的呼吸若隐若现,大白天竟穿的如此暴露,真是不知羞耻!

柳萝感受到顾少峰灼烈的目光在她的身上游移,心里羞愤,咬牙道:“你放开我!”

顾少峰却不由分说地拽着柳萝往旁边的床走去。

柳萝瞬间像受惊的小鸟一样,拼命挣扎,她弓着腰向反方向使出全力,低着头大喊:“顾少峰!你放开我!”

“怎么!还想去把你这副肮脏的身体拍给别人玩赏?柳萝!你真低贱?”顾少峰的话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越羞辱她,顾少峰越是怒火中烧,蛮横地把柳萝拽过来,一把撕开她的衣服,露出她白瓷般的肌肤。

柳萝奋力推开顾少锋,急忙将已经破得不想要的薄纱裹住自己,羞愤地瞪着他:“顾少峰!我们早就没有关系了!我要钱还是要脸也轮不着你来管!”

顾少峰的脸已经阴沉地可怕,随即冷笑一声:“这间画室我已经包了,今天你就得好好服侍我,现在,给我脱!”

什……什么?

她的第一个客人,竟然是顾少锋?

“我现在要作画,不要让我说第二遍!”顾少锋从旁边拿起调色盘和画笔,手上调着颜色,语气全是森冷的寒气。

柳萝屈辱得抓着自己早已破烂的衣服,倔强地看着拿着画盘一步步朝她走来的男人,浑身都忍不住颤抖。想要逃,耳边却传来宝宝的哭声。

她闭起眼睛,憋回屈辱得眼泪,咬紧牙关,手无力得垂下,薄纱随之落地,她一丝不挂。

顾少锋冷笑着,抓起画笔,沾了颜料,在她身上涂画着,肆意蹂躏。这就是他一心想要保护的女人,这就是践踏他的心,背叛他的女人!

画笔的毛软软的,从脖子往下滑,痒痒的,带着颜料的冰冷,让柳萝忍不住打起了哆嗦。下一刻,画笔一个拐弯,往旁边转去,她难受得闷哼一声,就感觉身体突然腾空。

她睁开眼睛,就看到顾少锋抱起她,往旁边的床走去。

第二章 怕我玩了不给钱?

“顾少峰,你到底想做什么!”

柳萝拼命挣扎着,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抖。

顾少峰无视她的挣扎,将她甩在旁边的大床上,欺身压上去,犀利的双眸逼视着她:“在床上还能做什么。”

柳萝大惊失色,双手奋力地捶打顾少峰坚实的胸膛,声音忍不住颤抖:“顾少峰,你让开,你再这样我会告你的!你这是犯法的!”

她的脸已经涨红,大口喘息,手都拍麻了,他却依旧压在她的身上纹丝不动。

顾少峰的脸色瞬间铁青,一手蛮横地将她的双臂举过头顶,紧紧钳制住,另一只手伸进柳萝的衣服里,看着身下的女人怒瞪着他宁死不屈的模样,讥笑道:“少给我惺惺作态,像你这种自以为有点姿色又嗜钱如命的女人,既然跑去做人体模特,肯定也没少被人睡吧!”

柳萝震惊地看向顾少峰:“你说什么?”他已经认定她就是那种女人了是吗?

“怎么,怕我玩了不给钱?放心,我睡你一次赏你一百万,比你做人体模特可有钱途多了。”

他羞辱的话语像一把把锋利的匕首,狠狠扎在她的心上,她咬紧嘴唇怒瞪着他,她想反抗想挣脱,可脑子里突然想到了那把剪刀,宝宝那满是血的小手,还有许建明扭曲的五官……

若是有了一百万,她就能离救出儿子更近一步……

柳萝别过头,咬住嘴唇,将心里的羞愤、不甘通通强压回去,最后从喉咙深处吐出那个字:“好。”

顾少峰身形一震,他暴怒地掐住柳萝的脖子,咬牙切齿:“你还真是贱到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做啊!”

紧接着,他粗暴地扯掉柳萝的底裤,解开皮带,径直贯穿了她的身体。柳萝忍不住闷哼出声,整个人痛苦地蜷缩了起来,牙齿紧紧咬着下唇。

不能退,她不能退。只要忍受着,她就能有钱,她就能救她儿子。哪怕再羞辱,哪怕让她被顾少锋踩在脚底下,哪怕……要她就这么死在他身下……

无论身下的女人表情如何痛苦,顾少峰依旧冷漠地在她身上发泄着心中的怒火。

不知过了多久,顾少峰才从她的身体里退出来,柳萝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痛到麻木。

她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身上的衣服已经皱皱巴巴,她捡起地上的底裤穿好,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手颤抖着伸向顾少峰。

顾少峰的脸色铁青,他拿出支票随意的画了几笔,重重地甩在她的脸上:“真贱!”

柳萝看着顾少峰冷酷地背影在转角处消失,才蹲下身捡起地上的支票,看着上面顾少峰的亲笔签名,苦涩地笑了笑,喃喃自语:“只要能救儿子,贱不贱又有什么关系呢……”

可她宁愿忍受画室里那些男人的调笑,也不想再待在顾少峰身边被他羞辱了!

柳萝衣衫不整地从顾少峰地别墅里跑出来,连忙掏出手机,对着电话里的人语气哀求:“许建明,我现在有一百万了!宝宝可以做手术了,能让我听听宝宝的声音吗?”

“哟!这么快就挣到一百万了啊!你再卖点力,该脱的时候脱,该骚的时候骚,把那些人伺候爽了,等孩子好了,你想啥都行!现在你啥都甭想!”

“我一定会尽快把钱给你的!”柳萝用力的按下挂断键,她的胸脯剧烈起伏,紧了紧手上捏着的支票。

顾少峰阴沉着脸站在柳萝身后,他回房间发现这个女人居然逃跑了!他大概是气昏了头才会急着追出来,却不想刚好听到她语气坚定地对着电话里的人说:“我一定会尽快把钱给你的。”

他的双手握成拳,胳膊上的青筋暴起,这个女人要给谁钱?她老公?竟然为了给他钱,愿意出来卖!

第三章 卖六百万,值当

“你想卖是吗?我帮你!”顾少锋愤怒地冲柳萝喊道。

怒喝声传来,柳萝还没反应过来,就腾空,被横空抱起。

“顾少锋!放开我!”她在他的怀里死命挣扎。

顾少锋跨着大步,朝自己的车冲去,紧紧咬牙,一字一字往外蹦:“满足你,带你去赚大钱!”

强大的气势袭来,柳萝身体惊颤,喉咙发紧,吐不出一个字。

顾少锋见柳萝竟然没有抗拒,他心头的怒火喷薄。

果然是贱女人!

重重地把柳萝扔到车后座上。

柳萝看向顾少锋嫌恶的双眼,心里堵得慌,“我和你已经人钱两清了,你没权利管制我。”

她不能和他再多待一秒,他的眼神刺得心痛。

顾少锋听她这话,冷哼一声,“你不是想赚钱吗?拍卖出的都是高价,你肯定舍不得拒绝!”

拍卖会!

柳萝大惊失色,顾少锋要带她去拍卖会!

她的脸羞得通红,想到自己要被一群男人围观拍卖,心里就直发毛,她快速爬起来,想冲出去!

顾少锋见状重重地把车门关上了,讥笑着说:“既然你想赚钱,相识一场,我怎么能不帮忙?”

说着,命司机开车。

拍卖会上,柳萝被关在玻璃柜里任人拍卖。

虽然没有抬头,她还是能感觉到,千百双男人的眼睛,不断在侮辱自己。

“十万起价!”拍卖师的声音浑厚有力,狠狠抽打柳萝的心。

“五十万!”

“八十万万!”

“一百万!”

……

竞价声此起彼伏。

柳萝只觉耳中轰隆隆一片,她的身体不停发抖,胸腔中,心跳声大得惊人。

一旁的顾少锋墨眸冰冷。

想卖,就卖个够!

竞价声越来越高,竟到了三百万。在场的人惊异地看着中间玻璃柜里的女人。

柳萝紧紧咬住下唇,以防自己哭出来,紧握的拳头,指甲狠狠扎进肉里,血慢慢渗出来。

顾少锋!

他心里,她就这么贱么?

她的心,一阵一阵地发痛。

顾少锋看向席上出价最高的那位,此时正满面油光,志得意满。

顾少锋沉眸,吩咐助理:“六百万!”

助理一愣,赶紧举竞价牌,大喊:“六百万!”全场哗然,纷纷侧目。

顾少锋旁若无人,表情冰冷。

就算卖,她也只能卖给他!

没多久,柳萝就被一人领出去,那人笑着对她说:“好本事!有人花六百万买了你!”

柳萝犹遭雷劈,呆立在那,“买了我!”

她绝望得快要哭出来。

“来两个人,带她去主顾房间。”那人吩咐道。

主顾?

柳萝眼前不自觉浮现出油腻中年人的嘴脸,她急忙摆头。

不,不要!

她拼命挣脱那人的手,不辨方向到处乱窜。

两个男人抓住了她,她被抬到房间,扔到床上。

开门声在耳边响起,柳萝惊慌地缩到床角,抱着膝盖,瑟瑟发抖。

一个油腻的中年男人猥琐地笑着,走到床边,挑起柳萝的下巴。

柳萝直直对上那张油光满面的脸,胃里翻涌,一阵恶心。

用力偏头躲过,几乎是尖叫着:“走开!离我远点!”

中年男人的笑意更深,“这姿色卖六百万,值当!”

第四章 这搔首弄姿的女人

男人的话字字刺耳,柳萝身体发抖,愤怒和屈辱汹涌而来,指甲狠狠抠住自己的膝盖,细嫩的皮肤被抠得血肉模糊。

“你,离我远点!”她声音颤抖着咆哮。

面前的男人大笑,“没必要装,来这卖的,咱都心知肚明!”

柳萝想起带自己来的顾少锋,心里的恨让她咬牙切齿,“滚!”

在他心里,自己是这样的婊子?

男人的笑戛然而止,阴阳怪调地说:“滚可以,但你这样算违约,你有钱赔偿一千万吗?”

柳萝听到“一千万”,心头一惊,孩子还等着自己去救,哪来的一千万!

“我没有钱!”她咬唇。

男人猥琐的笑又荡开了,“没钱,就肉偿!”

说着,男人抓起一旁的绳子捆住柳萝的双手,不怀好意地笑着拿出眼罩,蒙住柳萝的双眼。

柳萝像一只受惊了的小鹿,疯狂地蹬脚,挣扎。但男人的力气太大,她根本不是对手。

她心里十分害怕,颤抖着声音,带着哭腔,“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

“见过演的,没见过演得这么卖力的!有点意思!”

柳萝听到这话,如坠冰窟,恶心和绝望一起在身体里泛滥。

被拍卖的女人,只是一件取悦于人的商品,所以无论做什么,都是在讨好助兴!

男人忙完,爱怜地抚摸着柳萝的小脸,“小美人儿,别急啊,我去拿点助兴的东西来,马上就回来!”

说完之后,他恋恋不舍地开门。

房间里只剩柳萝一个人了,她大口呼吸,黑暗和恐惧让她快窒息。

跑!

脑海中突然蹦出这个字。

来不及多思考,跌跌撞撞下床,摸索着朝门走去。

突然,她一头撞上一个男人坚实的胸膛。

她的心顿时轰塌了。

这么快,他就回来了!

柳萝不知所措,思绪混乱,呆立当场。

顾少锋暗暗握紧拳头,目光冰冷地看向面前的柳萝,刻意压低了声音,带着一丝沙哑:“这么迫不及待来投怀送抱?”

听到男人的声音,她微微一怔,这声音为何这么熟悉?无意间闻到男人身上的味道。与之前的油腻不同,清爽,竟还透着一股熟悉感!

她没来得及多加思索,身体腾空,狠狠被摔到了床上。

顾少锋几乎是把所有的怒气摔了下去。

床的触感让她想起中年男人之前逼近自己的油腻的脸。

不能坐以待毙!

她咬牙,但是双手被捆住,没办法坐起来。她不自然地在床上翻滚,想滚离这张床。

看着柳萝妖娆地在床上扭来扭去,顾少锋紧握的双手青筋暴起。

还真是花样百出!这搔首弄姿的女人!

冲上床,一把按住柳萝,扑到她身上,扯她衣服,动作疯狂。

柳萝被这突如其来的侵犯吓了一跳,她大声尖叫,双脚乱蹬,身体拼命挣扎。

叫声让顾少锋更加烦躁。

刚刚扭得妖娆,现在开始立牌坊!

这女人!

他粗鲁地捂住她的嘴,身体的动作更加疯狂。

“放开我……”柳萝被捂住的嘴模糊地喊着。

内心绝望的她不顾一切地挣扎,混乱中额头撞向床头柜,血流不止。

顾少锋不为所动,愤怒的眼中只有疯狂。

自作自受!

柳萝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泪和着血,濡湿了床单。

第五章 这个身体,已经脏了

结束之后,顾少锋起身,关门离去。

柳萝瘫软在床,额头血迹干涸,蒙着的双眼一片空洞,身体阵阵寒意她也丝毫不顾。

反正这个身体,已经脏了……

开门的声音突然响起,顾少锋的助理走进来,解开了柳萝。

顾少锋旋即进来,语气中充满了讥诮,“能耐,一下赚了六百万!”

柳萝身子一僵。

顾少锋!他怎么来了?

柳萝像一只受惊的蜗牛,急忙把自己死死裹进被子里,缩作一团。

跟面对顾少锋的嘲讽戏谑比,她倒希望自己永远被蒙着眼睛。

顾少锋看在眼里,心中冷笑——假惺惺。

他微微斜靠桌子,望向她,“怎么,六百万也不要了?”

这话对柳萝起了作用。

她心一紧,事情已经发生了,孩子还等着自己去救。于是她探出头来,看向顾少锋,轻轻开口道:“钱呢?”

顾少锋紧紧咬牙,额头上青筋暴起。

还是钱能打动她!

他夸张地笑:“帮你赚了六百万,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不会介意,钱分我一半吧!”

柳萝心里默默计算,她需要五百万,算上手头的一百万,还差四百万,于是她为难开口道:“我要四百万……”

顾少锋怒目大睁,脸上肌肉抽动,他猛地冲到她面前,死死盯着她。

这种钱还要讨价还价!

恶狠狠抽出支票,草草几笔,甩到柳萝脸上,“给你四百万!”

转身走到门口,回头恶狠狠看向柳萝,双目猩红,摔门而去。

顾少锋最后的目光刺得柳萝眼睛生疼,她的心都在颤抖。

他对她的厌恶,毫无掩饰!

她看着那四百万支票,耳边响起孩子的哭声,顾不得太多了,她要赶紧去救孩子。

柳萝拿着五百万支票匆匆赶回家。

打开门之后,不堪入目的画面闯入眼前——

她的丈夫许建明,和一个女人正在床上亲热。

柳萝的胃一阵翻滚。

许建明看见她,尴尬地挡住女人伸过来的手,轻咳两声,“你回来了。”

柳萝冷笑,拿出支票,“这是五百万!”

“五百万?!”对面两人异口同声地惊呼,眼睛齐齐亮了。

“孩子呢?”柳萝单刀直入,毫无曲折。

她没心情关心许建明,她迫切要救孩子。

柳萝这一问,却让许建明和那女人的脸变了色。

柳萝心一惊,冲上去逼问,“孩子在哪?”

许建明下意识地看了看隔壁房间,口中说着“不知道”,柳萝捕捉到意思,赶紧冲到隔壁。

孩子!

柳萝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画面——

孩子被胶带紧紧封着嘴巴,脸颊通红,嘴唇发紫。

她的心跳漏了几拍,呼吸困难,快要窒息,一下扑到孩子跟前,温柔地撕开他嘴上的胶带。

孩子的呼吸微弱,快要断气了!

她的眼泪生生砸到孩子的脸上,泣不成声。

许建明和那个女人跟过来,看见柳萝趴在孩子身边,生怕孩子被抢走,冲过来一把推开柳萝,夺走了孩子。

柳萝倒在地上,怨恨地看向一旁的狗男女,“你们怎么这么恶毒!”

一旁的女人皱着眉头,尖声道:“要怪就怪他自己,哭哭哭,吵死了!”

许建明忙帮腔,“也怪你,钱拿回来得太慢!”

柳萝忙拿出支票,“钱拿回来了,能送孩子去医院了吗?”

许建明眼睛发亮,冲上来抢走支票,女人忙凑上来看数目,看完两人就在那里发笑。

前两天看中的那套别墅,可以一口气买下来了!

见他俩没有回应,柳萝心里一急,便准备冲上去抱孩子。

孩子的呼吸很微弱,恐怕等不了太久。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