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叫林哲女主叫陆依若的小说名字是《超级大

发布时间:2018-09-10 18:08

林哲陆依若小说

超级大相师全文阅读

男主叫林哲女主叫陆依若的小说名字是《超级大相师》,这是一本内容非常不错的现代都市小说,百年红尘为此书的作者。被称为千年奇才的林哲跟着师傅在山里修行了十来年终于可以下山了,不过才下山就英雄救美是不是太快了点,且看林哲如何靠着异能在都市大放异彩。

第1章 静候小妞儿

  “终于逃脱老家伙的魔爪了,奶奶的!”烈日炎炎,林哲一脸兴奋地背着大旅行包走在乡间小道上。

  他自幼被一个老头抓到山间学些占卜之术,这些年雨里来风里去,没少吃苦头,前些天,趁老头喝醉偷偷溜出来了。

  “桃花泛滥,有女将至!”手腕上突然传来异动,仔细琢磨下震动频率,林哲眼前一亮,这是一根红色丝带,上面还系着三枚古铜钱,此刻微微震动。

  “这刚溜出来,就撞上桃花了,哈哈,这以后,就不愁吃喝住了。”想到得意处,林哲忍不住仰天长啸。

  尽管是乡间小道,但路上的车却不少,一辆过一辆,林哲都没招手,当有一辆陆虎牌轿车行驶过来,这才跳到路中间,双手连连挥舞。

  “刺啦!”轮胎与地面急速摩擦,又哧溜一阵子青烟,这才停下来。

  “小子,你想要找死啊?”从车窗里探出一个头,长长的发丝上绑着一个蝴蝶结,女子面带凶煞,却又拥有嫩滑肌肤。一笑一颦间,百花失色。嘴唇一张一合间,让林哲看直了眼睛。

  果然是桃花泛滥,美女将至!林哲傻傻一笑,移形换位走到车门前,对横眉竖目的女子嬉皮笑脸说道:“美女?搭我一程呗?”

  “滚!”从陆依若口中,毫不留情吐出这个字,看前面已经没有障碍,寻思溜之大吉,嘴里还嘟囔着:“神经病啊,在路中间拦车?”

  陆依若人如其名,相貌极美,樱桃小嘴粉嫩诱人;即使生气,也能让人望眼欲穿,秋水眸子风情流转,轻轻一眨,媚眼如丝。

  却看到林哲不知道怎么回事,将车门打开了一条缝隙,让刚准备开车的陆依若吓了一跳。“你疯了?想自杀到那边去!那边树多,随便找一棵上吊!”

  林哲厚着脸皮笑嘻嘻回答道:“美女,这大热天的,你送我一程呗?我算过了,咱俩有姻缘呐!”“呸,谁和你有姻缘?”

  陆依若不屑的吐了吐口水,将车门打开来,“你是不是想搭车?”“嗯!是啊。”“做梦,滚一边儿去吧!”说完后,又将车门重新关上锁死。

  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有姻缘的人,林哲哪能放过?“喂,喂……不听我一言,你要有劫难啊!”

  眼见路虎车离自己越来越远,林哲停下脚步,轻轻一笑,摇了摇头,“这年头,说真话怎么没人信么?”

  慢悠悠走了十几分钟,看到刚才那车斜靠在路边,车轮干瘪,地面上还有急刹车痕迹。而且从不远处的密林中,正传出女子求救的喊声:“救命啊!救命啊!”

  林哲皱了皱眉头,将背包随便一扔,迈着步子朝前方奔去。就看到四个小青年,正在调戏撕扯刚才那美女的内衣。

  “喂,你们在拍电影么?”一个懒洋洋声音毫无征兆响起。

  突然的声音让几个小青年猛然一惊,当看到只有一个人时,其中染黄色头发,满脸横肉的小青年松了一口气,舔了舔嘴唇,问道:“你要插手?”

  其他几人目露凶光,已经起了杀意。做劫财勾当这事儿不能让其他人看到,若是被举报了是要蹲大牢的。

  几个小青年互相传递眼神,随后几个人逐渐围拢起来准备群殴。

  林哲露出不屑目光,嘴中说道:“我是她以前的老公,不过现在分手了。哦,你们继续,要是忙不过来的话,我还可以帮着你们录像什么的。”

  林哲一边说,一边眼睛贼兮兮盯着美女大腿根处猛瞧,那里的小内裤裸露在外,哇,还可以清晰看到一道凹陷。

  这道凹陷旁边是水嫩的肌肤,只是现在却多了一道道青黑色抓痕,让林哲直叫可惜。

  “啊,求你救救我,老公,求你快救救我!”陆依若看到是林哲,像是住了救命稻草,大声喊道。

  她已经不记得什么时候求过人了,这是第一次想要有个男人做自己依靠。女人是柔弱的,不管是对谁都一样。

  只是在喊“老公”的时候,心理很不是滋味,转而又想只是口头占自己便宜,就如他所愿好了,总好过被畜牲祸害!

  “靠,你他妈是来找死的!”黄毛青年对其他几人挥了挥手,各自亮出斧头。

  “啊!”陆依若尖叫了一声,吓的赶紧把眼睛闭上。眼睫毛一抖一抖的,让一直盯着看的林哲,忍不住咽下一口唾沫。

  “美女啊,美女啊,奶奶的,真是祸国殃民!”

  这边林哲转悠坏心思,可那边陆依若却吓得哆嗦成一团,她根本不相信,体型瘦弱的林哲会是四个手持凶器的对手。

第2章 前门驱狼,后门进虎

  等待数秒后,只听见几声痛呼。

  林哲右手自下而上,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将一个人手腕擒住;同时右腿侧扫,横踢在了对方的身上。

  “噗通!”老二的身体一直飞出了四、五米远,才从空中落下来,翻了翻白眼,直接晕死过去。

  这一切兔起鹘落,不过是几个呼吸间的事儿。

  黄毛青年脸上的横肉抖了抖,脑袋歪了歪,示意剩下的两个手下陪自己一起群殴林哲。

  老三和老四从林哲的左右攻击,手上都拿着一把小号斧头。

  黄毛青年则是从正面攻击,从身边抽出尺许长的片刀向着林哲当头砍下,带着阵阵寒意。

  看到片刀距离林哲的脑袋不过两、三厘米了,黄毛青年的嘴角挂起狰狞笑容。

  “他妈的,让你多管闲事儿,老子砍死你!”黄毛青年在心里暗想,眼前仿佛已经看到林哲被自己砍死的样子。

  却没有想到,一晃悠功夫,眼前已经失去林哲的身影。

  “咦?人呢?”黄毛青年刚想到这里,脑袋上就受到了重重的一击,同时后腰处传来一阵剧痛。

  另两人的下场也好不到哪去,林哲在一击得手后,身体像是闪电一般移动到他们的身边,快速无比在他们的下巴上重击了一拳。

  “啊……”惨叫声不约而同从他们嘴巴里发出来。

  至此,四名劫匪已经全部被林哲打趴下了,晕死了过去。

  “搞定,收工!”林哲拍了拍手说道。

  感受到身前异样,陆依若睁开了眼睛,四处望了望,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来。

  “这么快就把这四个可恶的家伙给解决掉了?他也太厉害了?”陆依若心中暗想,不过旋即露出了愠怒神色来。

  “喂,喂,还不快点把我身上的绳子解开?”面对林哲,虽然他刚救过自己,可陆依若因为性格,说话依旧有些凶巴巴。

  林哲本来正盯着她的胸前沟壑处看,感觉里面好深邃,好有内涵。

  听到陆依若这有些不客气的话,林哲呵呵笑了笑:“哦,这个不着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陆依若瞪了林哲一眼,不过她也没有办法,毕竟这小子刚救了自己。

  “陆依若。”陆依若瞥了瞥嘴,不甘不愿的说道,要是平常,她根本不会理这人。

  “挺好听的名字啊!唉,刚才谁喊我老公呢,恩,怎么说也应该和我签个合同什么啊,万一我放了你,你又后悔了,那可怎么办?”

  林哲笑嘻嘻的说道,他站立在原地,就是不肯立刻把绳索解开。

  这句话让陆依若气急,刚才遭难时候随口一说,只是做给劫匪看的,没想到现在倒打一把,成为救命恩人威胁自己的借口。

  “不会的,不会的,我陆依若说出去的话,一向是算数的。只要你放了我,我为你做什么都行!”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陆依若放低姿势,苦苦哀求说道。

  现在四个劫匪都晕过去了,生死不知,这里只有林哲一个男人,而且那么不老实,想到林哲看自己坏坏的眼光,陆依若使劲哆嗦了一下。

  这荒郊野岭的,要是他对自己有什么非分想法,陆依若也拿他没辙。而且自己还被捆在这里,也没有挣扎反抗的机会啊。

  “口说无凭呐!哦,这个是什么东东?”林哲从遗漏的地上看到一个粉色小棒子,这难道不是传说中的按摩棒么?

  林哲心里暗暗得意,将按摩棒拿起来后,在陆依若眼前晃来晃去。

  这是刚才劫匪遗落的东西,准备施加在陆依若身上,却没想到跳出来一个大煞星,现在人事不知的躺在地上昏睡。

  “这个……是按摩棒。我都成了你老婆了,你要想和我做那事儿的话,怎么也要找个房间,在宽敞的大床上做啊!求求你了,快解开绳子吧!”

  陆依若见到按摩棒后,脸上猛的一红,她虽然没有交过男朋友,可也知道按摩棒的用途。

  更别说自己还有个类似的东西放在闺房床底下呢,想到这里,她不禁哀叹:“前门驱狼,后门进虎啊!”

  “做那事儿?我可是很懂得怜香惜玉的人,怎么会在这里把你给推倒呢?你想歪了,拿着,自己给自己按摩一下,我要拍照!”

  林哲将陆依若的一只手解开,一脸坏笑地把按摩棒递到了她小手中。

第3章 让你亲一亲

  陆依若的一只手虽然被解开了,不过她的另一只手仍是被紧紧捆在了大树上。

  “你杀了我吧,我才不做这么恶心的事!”看到手里的按摩棒,仿佛触电一般扔掉,她怎么可能当着这陌生男人那样羞辱自己!

  “哦,你不肯做,那我也没有办法。就让你继续留在这里吧!或许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醒过来好好伺候你的!”林哲冷冷一笑,转身就要离开。

  “喂,你不要走!……我大不了,让你亲一亲,不过你不能让我做这么丢人的事情!”陆依若权衡利弊,决定让林哲尝尝甜头。

  “那好吧,我这个人就是心软!”林哲又转回身,此时陆依若已经把眼睛闭上了,长长的眼睫毛在轻微的颤抖着。

  要知道,这还是陆依若的初吻呢,到了现在,她连一个男朋友都没有,洁身自好、守身如玉。

  “这个小妞儿注定是我的老婆之一,我和自己的老婆亲热,有什么好犹豫的?”林哲在心里想道,下一刻,他的大嘴就印在了陆依若的小嘴儿上。

  冰凉、颤抖的感觉传递了过来。

  林哲也是新手,在亲吻到她小嘴儿上的刹那,热血上涌,某个部位立刻就有了反应……允吸着陆依若的琼浆玉液,慢慢的,林哲无师自通熟悉了起来,用舌尖撬开了她的牙齿,两条舌头交织在一起。

  陆依若被吻的瞬间,她的大脑里出现短暂的空白。随着亲吻进入状态,陆依若的心理也渐渐开始发生变化,有些配合的任由林哲对自己的索取。

  这是一种陌生的,却又好像是渴望了很久的感觉,浑身软绵绵的,说不出的舒服和放松。

  林哲的大手先是抱在了她纤细的腰身上,而后自然而然的在她的浑圆滚翘的美臀上摸了几下,又来到了她胸前的高耸上。

  不过很快林哲就不满足外围的享受,开始将手从她的衣襟那伸了进去。

  感受到那柔软和热度,林哲一下就兴奋了起来。

  “不要……快放开我……”可林哲这大胆的剧情却刺激到了陆依若,狠狠的推了他一把,总算是把他从自己的身体旁推离了开来。

  如果不是林哲对她的进一步的侵袭,她没准儿还沉浸在热吻的美好感觉中呢!此时胸前敏感区猛然一凉,她立刻清醒了过来。

  “嘿嘿,甜甜的!”林哲舔了下嘴唇,走到陆依若身后,把她身上的绳索彻底完全解除,让她恢复了自由身。

  林哲做事儿从来都是说一不二,因为答应过美女,所以现在放开了她。

  “今天的事情,你不许对外人说,否则我找人杀了你!”陆依若活动了一会儿手脚,麻木的感觉渐渐消失,她又恢复了凶巴巴的本性来。

  “当然不会对别人说了,我和你亲热的事儿,是我们两个的秘密。哦,你也不许对外人说啊!”林哲伸手就要把她的小蛮腰搂住。

  “哼,鬼才和你有共同的秘密呢!别靠近我!”陆依若在林哲的大手上拍了一下,躲避过了他的侵袭。

  林哲也没有真要偷袭,这种感觉像是情侣间的调戏一样,适可而止。

  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衣衫,向着劫匪的方向看了看,而后陆依若快步的离开了这里。她的脸上红扑扑的,像是熟透的红苹果一样。

  要是被别人知道了今天的事儿,那可太丢人了。自己的初吻没了,而且这男人竟然还碰了她那里!

  陆依若一边走路,一边在心里想道,脸上滚烫的更厉害了。林哲没有说话,不紧不慢的跟在了她的身后。

  等到重新返回陆虎车旁的时候,陆依若才发现林哲也跟了过来。

  “你离我远一些,我不想再看到你!”陆依若冰冷着脸说道。

  “好人没有好报啊!”林哲微微笑了笑,没有和她计较,说道,“我来是想帮着你把轮胎换上。你要是自己能搞定,那我就真走了!”

  “你会这么好心?”陆依若盯着林哲,在他的脸上倒是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意味。

  林哲的话说到了她的心里,要是没有他的帮助,自己还真不能把车胎换上。

  陆虎车胎太重了,陆依若一个柔弱女孩儿,当然没有那么大的力气。

  “我当然好心了,因为我是你老公嘛!”林哲快步走到了车后,将备胎取了下来,手脚麻利的把被扎爆的轮胎换了下来。

  陆依若始终板着脸没有反驳,等到林哲把车胎换好了之后,坐到了驾驶位上,“咣当”一声重重关上车门。

  林哲动作麻利的坐到了副驾驶位上,转过头看向陆依若,笑着说道,“你开这么宽敞的车子,里面正好适合玩儿车震呐!老婆,要不我们试试?”

第4章 不吻白不吻

  “你怎么不去死?”陆依若被气的浑身发抖,声嘶力竭的喊道,不过又拿林哲没有办法。

  四个彪形大汉都不是他的对手,万一他在这里对自己有非分的想法,那可怎么办?这里还是郊区呢,别说人影,连鸟影儿都看不见。

  “将来你会很乐意和我玩车震的!”林哲笑了笑,双手搭在了脑后,舒服的躺在副驾驶位上,闭上眼睛,倒是不介意这个小妞儿对自己凶神恶煞的态度。

  林哲跟着老头在大山里的时候,对于高科技的东西都有接触。智能手机也是那个糟老头早早的给他买了回来,并且教他使用。

  在山上,甚至还有网络,林哲可以通过笔记本电脑学习各种知识,包括岛国的床战爱情大片等。

  所以对于“车振”什么的术语信手拈来,熟悉的很。

  陆依若被气的脸都涨红了,瞪向林哲的眼神里快要冒出火来,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

  她狠狠的踩了一脚油门,陆虎车发动机顿时发出一阵轰鸣声来,呼啸着向前方驾去。

  真是太倒霉了,自己出来自驾游,竟然在回来的途中会遇到劫匪,差一点儿被他们给那个了。

  虽然过程是有惊无险的,不过自己的初吻没了,还亲口答应了这个坏家伙,做他的什么老婆。要是被自己的姐姐知道了这事儿,非得狠狠的骂自己一顿不可。

  陆依若一边疯狂的开着车子,一边在心里奥恼的想道。

  “好了,就在这里下车吧!”刚刚进入到市区里,林哲便指着前方一处十字路口说道。

  “哼!”陆依若虽然不太愿意被他这么指挥,不过还是将车驶到了林哲指定的地方,她巴不得这个瘟神早点儿从车里离开。

  “以后我会再找你的,下次咱们再见面的时候,可别忘了尽好你老婆的本份哦!”林哲眼睛盯着她的胸前沟壑,轻舔了一下嘴唇说道。

  “想的美!往后我不会再见你的!”陆依若要不是忌惮林哲的好身手,恐怕早就一脚将他踹下车了。

  “距离我们下次见面还有两天的时间呢!为了缓解你的相思之苦,我决定……再亲你一下!”

  林哲本来打算下车,不过看到陆依若精致的俏脸,心中大动,突然贴身上前,吻到了陆依若的小嘴儿上。

  自己的老婆嘛,不吻白不吻。

  这一次是轻车熟路,动作快而准。陆依若还没来得及反应,林哲的嘴巴就亲吻了过来。

  “呜呜……”陆依若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本能的伸出双手想要把他推开。

  不过她的小手刚刚伸出,就被林哲用一只大手牢牢抓住,另外的一只大手则是自然而然的自下而上在她的身上摸索了起来。

  攻城拔寨,林哲的大手很快来到了她的胸前饱满处,陆依若象征性的挣扎了两下,随后就放弃了抵抗。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他亲吻了,至于自己的胸前饱满峰峦更是早被他摸过了。

  而且,陆依若渐渐有些喜欢被他亲吻的感觉了。

  足足亲吻了十分钟,林哲才心满意足的把她放过了,笑呵呵的下了车。

  陆依若失神了片刻,而后才反应过来。脸上红了红,又伸手在小嘴儿上狠狠摸了几下,恶狠狠的盯着林哲。

  “我要杀了你!”陆依若撂下一句狠话,立刻开着车子离开。

  万一再给他机会,没准儿还会非礼自己的。

  “这个小妞儿对我明显是有好感嘛!哦,她是我的老婆之一,对我当然有好感了!”林哲一点儿也没有意识到小妞儿对自己的恶感。

  林哲正要向着前方走去,手腕上的红线突然传出异样的感觉来,随后一个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站住别动,我是警察!”脆生生的女声,虽然不带有半分感情色彩,不过声音细腻,宛若百灵鸟之声悦耳动听。

  “这是我的第二个老婆?”林哲轻声的嘀咕着,同时转过身来,就看到了一张苍白略带娇红的俏美脸庞来。

  她的身上穿着得体的警服,浅蓝色的上衣被她胸前的大白兔撑的鼓鼓的。虽然看不到她那里的深深沟壑,不过给人更加广阔的遐想空间。

  齐耳短发衬出她的精明干练,柳眉横立,一幅女强者的风姿。

  她下身一条及膝深蓝制服警裙,露出半截洁白光滑的小腿;腰身纤细,比例匀称之极。

  此时,她半侧着身子站立,让一侧的翘臀划出一个极其夸张的S曲线。

  “美女警察,我有得罪你?”林哲从她脸上的表情可以看的出来,她对自己是没什么好感。

  不过在头脑中搜索了半天,林哲也没有发现她的影子。

  没和她接触过啊,她怎么对自己像是有意见一样呢?自己对她是始乱终弃了?

  “让你别动,你转身干嘛?把双手放在头上,蹲在地下!”女警绷着俏脸说道,慢慢走向林哲,小手从腰身上一探,拿出了一副手铐来。

第5章 世风日下

  “美女,我好像不认识你啊,你可别对我动手动脚的啊!”林哲根本没理会她的话,自顾自的站在那儿,不过眼睛却在她的身上仔细打量着。

  这小妞儿竟然穿了一身警服?身材还这么火爆?这分明是诱惑啊!

  在制服诱惑排行榜里,女警绝对位列前三甲。

  “不认识?哼哼,你当然不认识我了!不过我可认识你!刚才在车上的时候,你是不是把一个女孩儿非礼了?我可看的很清楚!”女警伸手就要抓林哲的手臂。

  林哲轻轻后退一步,避让过去,微笑着说道,“啊,原来我和我老婆在车里亲热的时候,你就在旁边看着啊!我说怎么有一种被人偷窥的感觉呢,原来堂堂人民警察,也喜欢偷窥什么的啊!”

  “呸!狗嘴长不出象牙,谁会偷看你?我一看你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赶紧乖乖的让我把你铐起来,免得一会儿你再挨一顿暴打!”女警威胁说道。

  陆依若临走时的幽怨眼神,可是落在了女警的眼里。

  这个小子太讨厌了,不像一般的流氓,见到警察会害怕。手铐都摆在他面前了,他竟然还敢嬉皮笑脸的,真是不知道死活。

  女警叫做童舒,现在是刑警总队里的一名实习警察,刚刚从警校毕业,今年刚好二十岁。

  别看童舒年轻,身手可是不赖。在全国警校散打联赛中,可是夺过女子组亚军的好成绩。

  “好啊,我最喜欢美女打我了!不过,我看你的脸色苍白中带一丝红润,眉心处有一团淡淡愁雾,应该是有感情纠葛了吧!”林哲随口说道。

  “哼,不知死活!”不知道是林哲说中了她的心事,还是被他话语里的轻佻给激怒了,童舒侧步一滑,瞬间来到林哲的身体左侧。

  手铐一抖,张开的大半个弧度向着林哲的左手腕锁了过去。动作还真不是一般的快,明显是有两下子的。

  林哲微微一笑,左手腕上迎,只听的“喀嚓”一声,他的手腕就被手铐给铐住了。

  童舒的心里一松,手上微一用力,想要将林哲拉到自己的身前,顺便再把他大另一只手也给铐上。

  却听到又是“喀嚓”一声,童舒的右手竟然也被铐住了。

  “你就喜欢和我这么玩儿哈!”林哲说道,他的脸上挂着戏谑的神情。

  “别得意!”童舒的俏脸一寒,身体微微前俯,大腿从后面倒踢了过去,好一招裙里腿,从她身体的柔韧性可以看的出来,她是下过苦工夫的。

  不过可惜的是,她今天遇到的对手是林哲。

  连头都没有转,林哲右手随意一抓,就把她的纤细脚踝抓在手。

  因为大腿抬的过高,她的裙子从腿上滑落了下来,堪堪垂到了她的大腿根部,将她黑色的蕾丝底裤露了出来。

  “哇,好性感啊!”林哲身体一歪,连带着童舒的身体向着地面倒了下来。落地的时候,正好压在了她柔软却有弹性的雪白上。

  别说是女子组的亚军,就算是男子组的冠军,在林哲的面前一样找虐。糟老头师傅教给林哲的,可都是内外兼修的高深功夫。

  “你……滚开!”童舒气急,口不择言。她平时修养不错,只有在极其愤怒的情况下,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可是你主动招惹我的!”林哲压在她的身上,闻着她身上传来的幽幽气息。

  童舒的小脸涨的通红,像是要滴出血来,正要努力挣扎,突然看到在他们旁边多出了几名路人来,正盯着他们看。

  “他们两个干什么呢?”

  “估计是情侣吧!”

  “唉,世风日下,这里虽然不是市中心,不过也经常有路人经过啊!”

  “就是!想野战就到身上,找个没人的地方嘛!”

  童舒听到路人的甲乙丙等人的议论,差点儿没被气的晕死过去。

  这些人都是什么眼神啊,自己穿着警服,竟然还怀疑自己和这个臭流氓是情侣?

  不过想想,刚才打斗的时候,这些人都没有看到;等到童舒和林哲双双倒在地上,近距离挨在一起的时候,这些人才像是鬼一样的冒了出来,被他们怀疑也是正常的。

  “知道我为什么把你拉在地上么?”林哲突然神秘兮兮的问道。

  “哼!”

  “因为你裙底风光要外泄了!而在和你近距离接触了之后,我才知道,原来你很有苦恼啊!有个男人和你定了亲,你却很不喜欢他。哦,你父母好像是蛮同意的样子。这可怎么办呢?”

  林哲似乎替她考虑的样子,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嘴角却还挂着一丝笑意。

  “你……你怎么知道?”童舒像是见鬼了一样的看着林哲,对于他的“好心”倒是没怎么在意。

  这事儿和自己的闺蜜都没有说,他怎么会知道呢?童舒的眼神闪烁,一个奇特而大胆的念头在头脑中冒了出来。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