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佳人苏北梣小说的名字是《心悦君兮君不知》

发布时间:2018-09-10 18:08

黎佳人苏北梣小说

黎佳人苏北梣全文阅读

黎佳人苏北梣小说的名字是《心悦君兮君不知》,又名《北方有佳人》,小说的作者是逐梦菇凉,这是一本故事情节非常流畅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苏北梣在最美的年华里,遇见了黎佳人,而他最后悔的事情就是他不该弄丢了她八年。但是只要黎佳人还能再握住他的手,他就还能继续爱下去!

第1章 我想把故事从头讲

  是不是第一眼就看中的人,余生很难再改变,否则,多年以后我怎么还忘不了你。-------苏北梣苏北梣从男厕所洗完手正准备出来时,恰巧听到一个有些耳熟的名字---黎佳人。

  旁边女厕所门口,一个女生问道:“黎佳人,是不是像你这样学习好的人,都不用死记硬背单词,是不是你不听课,都能考满分?”

  黎佳人听到这样的问题,不免觉得好笑,这人是不是真的蠢啊!黎佳人回想自己每天晚上挑灯夜战时的样子连连摇头,最后微笑着说,“并不是,我考满分是因为我每天晚上都挑灯夜战,我上课之所以表现出一副不听课的样子,只是为了迷惑大家而已,其实,我和你一样,但,我比较会装而已。”说完便转身离开。

  而这时从男厕所出来的苏北梣看着渐渐远去的背影,白皙冷漠的脸上嘴角慢慢上扬,原来她就是黎佳人,有点特别。

  今天是市一中新生入学的第一天,市一中也是全市最好的高中,按照惯例,每年新生入学第一天,市一中都会按录取分数从高到低的将所有学生的名字贴在公告栏。

  今年市一中录取了两个中考状元,一个就是黎佳人,另一个便是苏北梣。苏北梣作为中考状元进入市一中成为第一名,他心里并不惊讶,但是他没想到和他并列的另一个中考状元也来市一中了。来到市一中,苏北梣便看到和自己名字并列的另外三个字。更没想到巧合还这么多,自己居然在十几分钟后便见到了黎佳人。

  各大高中都会按照成绩将学生分为优等班和平行班,自然的苏北梣和黎佳人便分在了一个班。

  一上午便是发书、领书、安排座位和自我介绍。原本是班主任来带领大家自我介绍,但是班主任临时有事,请假了。现在只好让语文老师来代替一下。语文老师是个戴着眼睛的很有亲和力的男老师。

  同学的自我介绍通常都分为三种,一种是丰富有趣的,一种是中规中矩的,还有一种简短明了。大部分的同学都是中规中矩,而苏北梣的就是后者。一米七六的苏北梣第一个走上讲台,开口淡淡的说,“大家好,我是苏北梣。”说完,便直接走下了台,反倒是语文老师一脸蒙逼,这就介绍完了。语文老师挤出一个笑容说,“苏北梣同学,你可以多说点啊,好让大家多了解了解你。”苏北梣冷漠的眼神看着老师,“不需要!”老师差点被气晕,这回答可是把在场的人都当作不存在啊。老师只得继续叫下一个上台。下一个便是黎佳人。

  黎佳人走上讲台微笑着面向大家,“同学们好,老师好,我是黎佳人,就是另一个中考状元,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我了,还需要我多介绍吗?”

  下面的同学窃窃私语:这个黎佳人不愧是第一名,说话好自信啊,不,整个人都超自信。长得不过就配不上她的名字了,很普通啊。声音有些大了起来,最后一句,黎佳人听到了,不过黎佳人并不生气,因为她也认为自己配不上这个名字。黎佳人笑着说道。“虽然我的名字很美丽,但我本人只能算勉强,高攀了这个名字。”大家被黎佳人这么一说,突然觉得亲切起来,大家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一旁的老师笑着说,“我觉得长得不赖嘛!”黎佳人冲老师笑笑便走回座位。

  而最后一排的苏北梣看了眼黎佳人,心里暗自评价起来,虽然穿着一样的校服,可还是感觉她很清瘦,两颗乌黑的大眼睛其实很漂亮。然后便低头继续打游戏。

  自我介绍进行了一会,便听到一个女生站在讲台上大声的说,“大家好,我是程茜,大家叫我程茜也可以,反正是个多音字,我来市一中的目的就是干掉黎佳人,成为第一名。”此话一出,立即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就连专心打游戏的苏北梣也抬头看了眼,大家都看着讲台这个扎着马尾标准鹅蛋脸的女生,而苏北梣的同桌立即开口道:“不用管她,她就是个傻子,我俩继续打游戏。”

  苏北梣不置可否,继续专心打游戏。而坐在前面的黎佳人看着讲台上的程茜笑着,心里想道,程茜或许会和自己成为好朋友。

  讲台上的程茜看着在座的同学质问道,“你们有什么可惊讶的,难道你们努力学习的目的不是为了干掉第一名?我说出了大家的心声,你们应该感谢我。”讲话,便昂首阔步的走下讲台。

  回到座位上便立即拍了一下林椼洛的头,“赶紧上去,该你了。”

  苏北梣蹙眉的看着林椼洛,“你们认识?”林椼洛指着程茜说着,“我家隔壁的傻姑娘。”

  说完便像一阵风一样跑上讲台,因为以多年的了解,林椼洛很清楚程茜接下来会用多大的力气拍在自己身上。所以还是赶紧远离她。

  站在讲台上,一身白色运动装的林椼洛带着疏离而礼貌的笑容,“我是林椼洛。”说完便在台上足足站了一分钟,关键是一言不发。最后又是一个笑容,然后便走下讲台。这一分钟,林椼洛是为了让程茜消气。就在他下去时,老师立即追问道,“林椼洛同学,你怎么不穿校服呢?”林椼洛头也不回的答到,“我的校服不合适,拿去换了,新的校服还没到。”

第2章 同桌的你

  那次手肘与手肘的肌肤亲密接触,刹那间,好像有电流流进了心里。------黎佳人开学一周,优等班便已经全身心的投入学习之中,每天下课之后,大家都还齐刷刷的低着头学习,没人吵闹的课间真的很压抑,黎佳人望着大家努力学习的样子,一个劲地摇头,这受不了。

  刚走出,肩上便多了一只手,黎佳人回头一看,原来是程茜。“你也去厕所?”程茜答非所问的说,“你觉不觉得我们班太压抑了?”黎佳人点点头,“英雄所见略同!”程茜笑着拱起手说,“看来我们是同道中人,兄台敢问可否结拜成异姓兄弟?”黎佳人也有样学样的将手拱起,“在下正有此意。”然后走廊里便响起两人的笑声。

  自此,姐妹便不分家,一辈子的友谊从此生根发芽,有时候友谊的建立只需这么简单。

  而黎佳人与苏北梣相熟还得要一个月,第一个月的月考结束之后。

  时光荏苒,一个月就一晃而过。

  市一中每个月都进行一次月考,再加之同学们刚升上高中,高压的课程难以适应,优等班的紧张气氛,让很多同学受不了。第一次月考成绩出来,差强人意。一些在初中经常拿班级第一的人,这次竟然在全校一百名之外,就连黎佳人这个中考状元,也退步不少,在班上排到了第十名。不过,苏北梣还是第一名。

  黎佳人拿着刚发下来的卷子,郁闷的看着卷子上耀眼的红色分数。突然一只手伸出来,一把将卷子抢过去,“你数学才考90!刚刚及格啊!”黎佳人抬头一看,标准的鹅蛋脸,再配上精致的五官,已经注定这张脸蛋不会太差了,而高高扎起的马尾,更是显得十分精神。程茜正笑看着自己。黎佳人没好气的说,“是啊,你的目的不是干掉我这个第一名吗,现在我已经不是第一名了。”

  程茜立即说道,“哎,哎,此话差矣,干掉你的可不是我,我是干掉了倒数第一。”黎佳人想起早上公布成绩时程茜的哀嚎声,可如今站在自己面前笑嘻嘻调侃的不也是她吗?反观其他人,就不如程茜乐观了。

  如今,教室里真是几家欢喜几家忧,那些奋积博发的人,已经用名列前茅的名次证明了自己努力的结果。而那些跟不上课程进度,适应力弱一点的同学,只能看着分数独自悲伤。但是,大部分的同学都没考好,所以,教室里的低气压比较强烈。

  突然,坐在黎佳人旁边的李向,刷的一下站起来,将手里的卷子撕个稀烂,大叫了一声便冲出了教室。全班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背影后,大概过了两三秒钟,一些考差的女生不约而同的哭了起来。

  程茜看着教室里发生的一切,缓缓的将手搭在黎佳人肩上,悠悠的吐出一句话,“我这个倒数第一是不是该哭一哭?”

  黎佳人将程茜手里卷子拿过来,慢慢的说了句,“要不,我俩找个没人的地方哭会。”

  程茜重重的点点头,“我看行。”

  程茜回到自己座位上,坐在她后面的林椼洛立即问道,“程茜,你咋没皮没脸呢,你看看那些哭的女生,哪一个不比你考得好,你作为全班倒数第一,怎么说也得意思意思哭几滴泪啊。”

  程茜看着林椼洛,皱了一下眉头说,“我有正经事要忙,哪有空哭啊。”

  林椼洛看着程茜一本正经的样子,好奇的问道,“你有什么正经事?”

  程茜扬起手说道,“我在忙着思考,先打你头还是直接拍死你!”

  语毕,林椼洛也立即摆出一副求饶的样子,“程大人,您今天格外的美丽。”程茜看着林椼洛一副谄媚的样子,翻了一下白眼,便不再搭理。

  坐在林椼洛旁边的苏北梣看了眼林椼洛,便继续回头看书。林椼洛看着苏本梣问道,“苏北梣,虽然你是全班第一,但是你也不能用鄙视的眼神对待你的同桌啊!”

  苏北梣看着书,一字一句的说,“那你又为什么故意考差?”语毕,林椼洛心里一慌立即捂着苏北梣的嘴,“大哥,求您继续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我。”苏北梣嫌弃的将林椼洛的手拿开。最后,林椼洛自讨没趣只得灰溜溜的走出教室。而至于,为什么故意考差,任何人都无需知道,反正自己甘之如饴。只是略微有点担心自己这倒数第二的名次回家该怎么交差。

  黎佳人特意注意了一下,早上愤怒冲出教室的同桌,竟然一天都没出现。黎佳人想起自己课间给爸爸打电话,告诉爸爸自己考差了,退步了很多。结果,爸爸一个劲地安慰自己,告诉自己成绩不重要,主要是学习的乐趣。不免觉得有些庆幸自己有这么好的家长。

  第二天,原本的语文课,突然换成了班会。班主任,是个中年妇女,总是穿着教室职业西装,头发挽在脑后,妆容干练。班主任本名是周霞,但是经过这一个月的接触,大家便给她取了一个绰号,灭绝师太。此刻,灭绝师太正站在讲台上,用严肃的目光,看着大家。教室里安静的可怕,所有同学的呼吸气声都小心翼翼的收着,害怕一不下心就成了灭绝师太的导火线。

  大概三分钟后,灭绝师太才开口,“这次考差了,就怪你们太骄傲,自以为进了优等班,就了不起了,不用学了,这下成绩出来,终于知道后果了!”

  这句话说完,同学们只得把头低的更低。而慢半拍的黎佳人,便突兀的出现在灭绝师太的视线里,无疑成了枪口。灭绝师太指着黎佳人说道,“还有你,不要以为自己是中考状元就摆不下了,有本事三年以后给我拿个高考状元!”

  黎佳人尴尬极了,只得跟着大家把头使劲的低着。

  灭绝师太便一大通数落,足足骂了全班半个小时,最后,骂累了才歇气。也就在这时,教室门口出现了一个人,灭绝师太,转头一看是李向。黎佳人看着李向心里默默说了句,消失一整天的同桌终于出现了。

  灭绝师太看着李向说了句,“进来吧。”李向这才走进教室。

  随后,李向走到座位上,打开书包,将书一本一本收好。与此同时,灭绝师太开口说,“李向同学要转学,以后就不在市一中了。”

  黎佳人一听,立即惊讶的看着同桌,小声的说,“你要转学?”李向点了点头。便拿起书包转身离开,一句告别的话都没有说。全班又再一次看着李向离去的背影。

  灭绝师太看着李向离去的背影,突然有些心疼。转头看着教室里的同学,真是恨铁不成钢。这次,灭绝师太语气稍微好了些,“我知道你们考差了心里很难过,但是你们得找原因,下次努力取个好成绩,现在才开学一个月,你们还有机会打个翻身战。”

  灭绝师太看了看黎佳人身边的空位,随口问了句,“你们坐在后面的同学,有谁看不见黑板,想坐在前面来?”语毕,立马就有人举手并开口说,“老师,我想坐在前面去。”全班的目光齐刷刷的转向后面,大家立刻哗然。居然是苏北梣,天哪,他要和黎佳人坐同桌吗?两个中考状元坐在一起!有些考差的同学哀怨的叹道,就不能分一个学霸给我们吗?两个大神坐在一起别人还有活路吗?

第3章 两个大神坐在一起

  灭绝师太也有些惊讶,但是想想苏北梣和黎佳人坐在一起,或许能让黎佳人有些压力,学习动力或许会增加。于是,也不管苏北梣个子太高坐在前面会不会挡着其他人。立即说道,“那苏北梣,你现在就坐到前面来吧。”

  苏北梣动作很迅速,立即收拾好书搬到前面来。完全不顾,林椼洛的苦苦哀求。

  当苏北梣坐在黎佳人旁边时,除了他本人的目光,其他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包括黎佳人。黎佳人那刻,呆呆的望着苏北梣,周围安静极了,而剧烈跳动的心跳声一声一声的砸进自己耳朵,然后流进血液里,最后大脑一片空白。

  黎佳人第二次离苏北梣这么近,近到他俊朗的五官触手可及,深邃而有神的眼睛,高挺的鼻梁,削薄轻抿的唇。本是致命的诱huò却被他清冷薄凉的气质拒之千里之外。

  或许是黎佳人的目光过于炙热,引起了苏北梣的注意,于是,苏北梣转头与黎佳人对视了一眼。黎佳人一慌,立马羞得低下头。

  灭绝师太见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两个身上,立即拍了拍讲桌,开口道,“现在开始上课了,注意力集中,特别是考差了的同学!”

  大家立即将目光锁定在黑板上,集中注意力听课。

  而这时的黎佳人还低着头,懊悔自己刚刚看得太明显了。就在自己纠结该怎么面对苏北梣时,苏北梣便已开口,“你,上课都是自学吗?”

  黎佳人立即仰起头,看着黑板。小声的回了句,“没有,不是。”

  于是谁都没在说话,都专心听课。

  一天下来,黎佳人简直累得要命,既不敢和苏北梣说话,又不敢不听课,只得像打了鸡血一样,精神满满的坐直听课。结果,这样一天下来,黎佳人感觉累死了。

  下午放学,程茜来到车棚,发现自己的车胎居然被人扎爆了,整个差点暴走,大声吼道,“哪个烂人干的,千万别让老娘知道,否则抽筋!扒皮!”

  林椼洛走到旁边,打开自己自行车的锁,笑着说道,“你说奇怪不奇怪,我的车就放在你车旁边,偏偏你的被扎了。”程茜瞪着眼睛说,“你有本事再说一句!”

  林椼洛将车推出来,“说就说!”然后转而立即谄媚的说,“程大小姐,需要搭个顺风车吗?”

  程茜眼珠一转,立即走到林椼洛车旁边一把将林椼洛推了下去,然后快速的骑上自行车,骑着车远去,只留给林椼洛一句,“把我的车安全推到家。”

  林椼洛看着程茜得意的样子,无奈的笑了笑。转身将程茜的车推出来,慢慢的朝校外走去。

  几天下来,黎佳人和苏北梣这个同桌,也开始说得上话了,但也仅限于说得上话。每句话,黎佳人都说得小心翼翼,害怕一不小心说了苏北梣不喜欢的话。黎佳人回想起第一次见到苏北梣时,是在小学一年级,当时,苏北梣和自己也是同桌,小时候的苏北梣像是上帝亲自捏出来的小人,十分可爱迷人。那时,自己酷爱吃威化饼干,每次吃都掉很多饼干屑。引得同桌苏北梣很不满。后来,苏北梣便转学了,自此,自己便再也不吃威化饼干了。

  每每想起这件事,黎佳人都觉得难过极了,如今,自己还会做出令苏北梣讨厌的事吗?黎佳人越想越投入,越想越难过,双手一摊,正想趴在桌子上时,手肘就碰到了另一个人的手肘,光滑的肌肤就亲密的碰在了一起。黎佳人立即往回缩,惊慌的看着苏北梣。

  苏北梣其实还没太大的感觉,只是抬起头恰巧看到黎佳人一双惊慌失措的眼神,本身黎佳人的眼睛就清澈像是有汪水在里面,而此时就更加吸引别人的目光了。

  苏北梣一时竟看呆了。直到黎佳人对不起的声音响起,“对不起,对不起。”

  苏北梣这才回了神,淡淡的说了句,“没事。”而许久之后,苏北梣的心跳才回复正常。

第4章 想一辈子离你这么近

  课间,班长张泽突然从外面冲进来,大声的说了句,“天哪,同学们,惊天大秘密,李向转走竟然是因为学习太大,有了抑郁症。”

  全班一阵哗然,立即分开议论起来,不会吧,居然有了抑郁症,难怪开学一个月就转走。有些同学则说,这个消息准确吗?怎么会有人因为学习得抑郁症?

  黎佳人不参与讨论,毕竟是自己曾经的同桌。何况李向已经转走了,真假又有什么意义。

  苏北梣向来冷漠,对这些从来不在意,此时,正低头玩数独。

  没一会上课铃便响了,大家也收起了讨论的声音,数学老师走进来,一脸的严肃,“大家拿出数学卷子,我们继续讲卷子。”

  黎佳人认真的听着老师的分析,最后这道大题黎佳人一分也没拿到,可此时,听着老师的解法,黎佳人还是不能理解,怎么也想不通,思路都快打结了。苏北梣这道题拿了满分,所以老师讲的时候,他根本没听,此时看着黎佳人纠结的样子,忍不住开口说,“这道题,关键是不能直接套用公式,需要将公式改一下,在套上函数。”

  黎佳人下意识的向声源靠近,然后看着卷子问道,“难怪,我直接套用公式不对,可是这个公式推移时,老师一句带过,我没明白。”

  苏北梣拿过草稿纸一步一步的将步骤讲清楚。黎佳人看着苏北梣的演示过程,完全就明白了,高兴的说,“现在懂了。”苏北梣嘴角微微上扬,看着黎佳人一字一句的说,“我之前还以为你是故意考差了,没想到,你是靠实力。”

  黎佳人原本很好的心情,突然就被毁了,可是转念一想,自己上高中后,对数学,物理真的越发吃力,这些科目比初中难了很多,逻辑思维很强,而自己,智商好像真的不够用了。

  黎佳人微微一笑,“对啊,我的成绩可是货真价实。”原本苏本梣是想故意这样说看看黎佳人气恼的样子,没料到,她反倒一点不生气,还能笑着调侃自己。

  最后两人相视一笑,黎佳人看着苏北梣长长的睫毛,这才意识两个人靠得很近,立即坐正。苏北梣倒是没在意这细节。继续听课。

  黎佳人趁着苏北梣看着黑板的空隙,悄悄的瞄了他一眼,嘴角不自觉的笑了。真想一直能和他坐同桌。

  下课铃响起,数学老师向来不拖堂,立即开口,“下课。”便走出了教室。眼看老师刚走,程茜就立即站起来大吼,“林椼洛,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还不是倒数,你一个倒数第二,凭什么看不起我!”

  林椼洛看着气恼的程茜笑着说,“就凭我的排名在你前面。”

  一时,全班人都哈哈大笑,倒数第二和倒数第一为了排名吵起来,还真是十分罕见。

  最后程茜恼羞成怒的冲出教室。

  放学后,程茜骑着自己的行车便走,用力的蹬着自行车任凭林椼洛在后面大喊大叫。林椼洛看着程茜的背影懊悔不已,自己之前为什么好心的将她的自行车修好。看来真的不能做善事,这么快就遭报应了。

  进了军区大院后,程茜将自行车停好,立即跑到林椼洛家,按了门铃,立即门便开了。开门的正是林椼洛的母亲韩琴,一身简单得体的装扮,保养极好的面容,尽显雍容华贵的气质。程茜立即扑倒她怀里,委屈兮兮的说,“韩姨,林椼洛在学校欺负我。”然后眼珠子一转就继续说道,“对了,韩姨,林椼洛还一直不让我告诉你,他这次月考考了全班倒数第二。”

  韩琴向来疼爱程茜,早已将她视作半个女儿,如今,程茜一哭,韩琴立即好心劝慰,“茜茜啊,我替林椼洛向你道歉,等他回来我立即收拾他,以后他如果还欺负你,你就尽管来告诉我。”

  程茜一听,立即乐开怀。然后抬起头擦擦眼泪,“那韩姨我先走了,我妈妈还等着我吃饭。”

  韩琴立即开口,“茜茜,等等,我朋友给我带了些补品来,我自己吃不完,你带两盒回去给你妈妈吃。”说着,便转身去取东西。

第5章 那些心底的小秘密

  待林椼洛一回来,便看见母亲严肃的坐在沙发上,林椼洛心里已经猜到,定是程茜来告过状了。林椼洛一个劲地祈祷,程茜说什么都行,可千万别说成绩啊。

  韩琴听着脚步声就知道是自己儿子回来,直接开口,“林椼洛,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林椼洛一听母亲叫自己全名就知道没好事,立即开口说,“老妈,我爸回来吃饭吗?他最近很忙吗?你要不,多关心关心他。”说完,便立即朝房间走去。

  气得韩琴在后面直跺脚。自己的儿子怎么从来不听自己半句话。

  因为这军区大院是四合院的格局,所以,程茜家刚好在林椼洛家对面,于是,程茜回去以后便打开自己家的窗户,乐滋滋的等着听林椼洛的哀嚎声,结果等了半天,都没听到一点动静。程茜独自纳闷,难不成是隔音效果太好。

  还没想清楚,妈妈便已经叫自己去吃饭了。程茜只得乖乖去吃饭。

  因为没听到林椼洛的哀嚎声,搞得自己都没食欲了,程茜的妈妈文娟担忧的看着程茜,“茜茜,怎么了?”程茜看着母亲担忧的眼神,立即摇摇头说,“没事,没事。妈妈别担心。”

  文娟看着自己女儿这样说,这才放心。“茜茜啊,如果不舒服一定要和妈妈说,毕竟妈妈只有你了。”

  程茜明白,自从爸爸去世之后,这个家就变得不一样了,而母亲也变得越来越容易紧张。失去主心骨的妈妈已经没有了半边天,如果自己再有点什么事,那母亲就真的难活下去了,所以自己也是母亲最后一根稻草。

  程茜立即宽慰道,“妈妈,别担心,我身体倍棒,吃嘛嘛香。”

  文琴笑着说,“那多吃点,明天妈妈买点鸡翅来做可乐鸡翅给你吃。”

  程茜笑嘻嘻的点点头。

  一连几日都是小雨,阴雨连绵的日子,连心情都受到了影响,使人惆怅,却无计可施。

  就像此刻,黎佳人的心情。

  不过才开学一个月,黎佳人与苏北梣同桌两周。但是,黎佳人每天亲眼看到苏北梣处理一抽屉的情书。虽然亲眼看到苏北梣将情书都仍进了垃圾桶,但是,心里还是很不痛快。这种不痛快,夹着害怕和嫉妒。害怕苏北梣终有一天会爱上其她人,嫉妒那些敢明目张胆给苏北梣送情书的人。

  “在想什么呢?又走神了?”此刻,苏北梣正看着自己。

  黎佳人立即回神看向黑板。一分钟后,再悄悄的看了苏北梣一眼,看着他的眉峰,看着他的眼角,看着他直挺的鼻梁。默默的说一句:苏北梣,我喜欢你很多年了,你知道吗?

  课间,又有人在门口喊着苏北梣的名字,全班的同学都已经习惯了,大家脱口一出,“苏大神,又有人拜倒在你高颜值高智商中了。”

  语毕,苏北梣便烦躁的站起来走向教室门口,然后对门口的女生说,“你进来。”

  大家第一次见苏北梣居然把送情书的女生叫进班上,立即起哄,打口哨。黎佳人望着苏北梣紧张不已,难道他这么快就有喜欢的人了。

  只见苏北梣当着大家的面对那个女生说,“我不早恋,以后也别给我送情书了。”说完,转而看向大家,“以后,也不希望同班同学帮别人悄悄将情书放在我抽屉里。”说完,完全不顾及站在原地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女生。淡然的回到座位。只是在落坐之前深深的看了黎佳人一眼。

  黎佳人心里一慌,难道他刚刚那个眼神是警告自己不许跟着班上同学起哄。可是,这么八卦这么大的事情,又是有关于他,自己怎么可能做到无动于衷。

  就在这时,程茜立即过来拉着自己,“佳人,走,陪我上厕所去。”待黎佳人反应过来,程茜早已经拉着自己走出了教室。

  卫生间里,程茜乐滋滋的说,“佳人,每天坐在苏大神身边是不是很爽啊!”

  黎佳人想起教室里苏北梣看自己的那眼神,无奈的叹了口气,“四字形容,心烦意乱。”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