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主角是关浩尤燕的小说_关浩尤燕小说阅

发布时间:2018-09-10 18:03

关浩尤燕小说名字叫做《校花的极品狂医》,作者文笔新颖,剧情跌宕起伏,在这里提供关浩尤燕小说阅读。校花的极品狂医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开始演唱会进行得非常顺利,关浩坐在台下,看得十分入神,上面那个李瑶的身材实在是太要人命了。别人都疯狂尖叫,欢呼,关浩却是满脑子在意淫,呆若木鸡,但是做为一名泡妞无数大流氓。

校花的极品狂医
推荐指数:★★★★★
>>《校花的极品狂医》在线阅读>>

《校花的极品狂医》精选章节

一开始演唱会进行得非常顺利,关浩坐在台下,看得十分入神,上面那个李瑶的身材实在是太要人命了。

别人都疯狂尖叫,欢呼,关浩却是满脑子在意淫,呆若木鸡,但是做为一名泡妞无数大流氓,他也是绝对不会把这种感情流露在脸上的。

台上的李瑶一曲结束后,像个下凡的仙女,穿着一条雪白的长裙,却也掩盖不了她的细皮嫩肉,那笑容简直可以迷死人。却见她对着麦克风说道:“抱歉,我太累了,先回去休息十分钟,我们等一会再见。”

台下的粉丝又是一阵疯狂的尖叫,足有排山倒海之势。

音响渐渐息了鼓,荡起一首抒情的曲子,现场总算是能交谈了。

候晓强看到关浩那副色咪|咪的样子,在他耳边好心地提醒道:“关医生,上半场已经结束了。”

关浩这才从梦中醒过来。

“哦?”关浩怔怔地回一句,心想老子不知道结束了吗?要你提醒?

“怎么?很喜欢李瑶?”候晓强冷冷地盯着他。

关浩看着对方的表情,不知道他什么意思,说道:“当然,大美女谁不喜欢?”

“我劝你还是不要打她的主意。”候晓强的脸色又有些难看了。

“我没说过要打她的主意呀。”关浩一脸无辜,摊手说道,心里想的却是“老子要打她的主意需要告诉你吗”。

“那就最好。”候晓强抽出一支雪茄,点燃后悠悠地吸了一口。

中场休息时,李瑶走进后台足足十五分钟都没有出来,现场的观众有些骚动了。

“怎么回事?”候晓强向旁边的一个保安招了招手,说道:“去后台看看里面发生什么事了,回来告诉我。”

那保安才离开没有多久,远远跑来一个又矮又胖的男人,竟是庞德明。

“嗨呀,关神医啊,你果然在这里,幸亏你来了,真是谢天谢地呀。”庞德明脚步还没站稳,就像拜神一样对关浩点头哈腰。

“嗯哼!”候晓强夹着雪茄,发出不满地声音。

庞德明意识到自己失误了,急忙鞠个躬,赔礼笑道:“候总你好,真是抱歉,我见到关医生一时兴奋忘记跟你打招呼了。”

“后面怎么回事?为什么老半天了还不出场?”候晓强用责备的语气道。

庞德明面露为难之色,左右侧目一遍,才附在候晓强的耳边轻声道:“李瑶她病了……”

“什么?”候晓强铳地跳进来,“怎么样?有多严重?还能继续吗?”

要是不能继续,后果有多严重他是知道的。

“不不……也不算很严重,我这不是提前把关医生请来了吗,放心吧,有神医在此,应该不会有问题。”庞德明擦掉额头上冒起的汗,解释道。

“那就快点快点,还站着干什么?”候晓强训道。

“啊是是是……”庞德明把头点得像鸡啄米般,又对关浩哈个腰,说道:“关神医,麻烦你跟我往后台走一趟,拜托了。”

“庞先生你言重了,小弟愿效犬马之劳。”关浩算是看明白了,莫非是神尊的魔法不给力,脚上的伤又复发了吗?带着这个疑惑,跟着庞德明火急火燎地赶往后台。

关浩就是这种个性,面对谦卑的人,他也会谦卑,面对那些盛气凌人的,他也不会给你好脸色看。遇奸则奸,遇诚则诚,是他的原则。

原地的贵宾座上诸位大爷们也起了一阵骚动,纷纷问道:“发生什么事了?不会有什么岔子吧?”

“没事没事,只是出了点小问题,大家不要担心,很快就好了。”候晓强摆摆手安抚人心,万一这演唱会进行一半就搞砸了,他的脸可没有地方搁。看着关浩渐渐消失的背影,他心里更加不是滋味,对这个年轻人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后台里,众工作人员也是乱成一团,一个个不知所措。关浩跟着庞德明穿过化妆室,拐过一条走廊后才忍不住问道:“庞先生,到底是什么事?是不是她脚上的伤还没好?这不太可能啊。”

庞德明在一个房间门前停下脚步,焦头烂额地说道:“关神医你妙手回春啊,她脚上的伤倒是没事了,只是……”说到这里他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关浩好奇心大振。

庞德明一下子谨慎起来,左顾右盼,确定附近没有人之后,才压低了嗓子:“她的痔疮突然犯了,现在正疼得要命呢。刚才唱最后一首歌时我也留意到了,她回到这里的时候连走路的姿势都不太自然,我就知道一定是那回事。刚才等她半天不见人出来,我进去一问,她才告诉我的。”

关浩吃一大惊,原来这个大美女还有这种难言之隐,的确,以她的身份,得了这种病还真是不容易启齿,大概也只有自己跟庞德明知道了。李瑶长了痔疮,那不就是……就是意味着……他埋过脸去邪恶地笑了笑,眼神里掠过一道淫秽之光,回过头来时立刻就变了个十分为难的表情,说道:“这……恐怕我帮不上忙吧?”

庞德明当然明白他“表面上”的意思,但是在这紧急关头,万万不能出了什么岔子,只好可怜巴巴地说道:“关神医啊,您的医术最高明,虽然我们的工作组也有医生,但要是让他们出手,说不定得开刀呢。再说这种事情关系到李瑶的隐私和面子,她只跟我一个人说过,我知道你医术了得,一定有什么灵丹妙药,我就求你了。”

看到庞德明差点跪下去,关浩知道该是自己表现的时候了,正色道:“庞先生千万别这么说,既然你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也难得你看得起我,更难得的是你如此信任我,我一定全力以赴。”

“那我就拜托你了。”

“不要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关神医啊,你可真是我们的贵人……”

“你们两个说完了没有?天都亮了,白痴。”此时房间里突然传出一声吆喝。

关浩和庞德明懵了一会,这才意识到刚才废话说得太多,把里面的病人害苦了。

“额……这里交给你了,我先出去,有什么需要你随时可以吼我。”庞德明迈着又圆又短的冬瓜腿,屁颠屁颠地溜了出去,像个球一样。

关浩幻想着为李瑶治病的过程,心里乐开了花,只觉得现在有种跳街舞的冲动。他强压着内心的兴奋,修长的手指握在门柄上,谨慎地扭开……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