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宠妻如命温柔老公慢慢撩第18章_秦筱筱沈

发布时间:2018-09-10 18:03

本小说网带来了宠妻如命温柔老公慢慢撩第18章,秦筱筱沈牧远第21章在线阅读,秦筱筱拉着要回到厨房的赵阿姨,把她拽到了桌子旁坐下,给萱萱使了个眼色,把萱萱安排到赵阿姨身边坐下。

宠妻如命温柔老公慢慢撩

>>>宠妻如命温柔老公慢慢撩章节目录<<<

宠妻如命温柔老公慢慢撩第18章

是夜,晚风轻轻的,外面的月光透过树枝洒下斑驳的影子。

轻轻一动,像极了暗夜里面藏着的鬼魅。

她怕黑,倒也不是怕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那和闭上眼睛没有区别;最怕的是那种若明若暗,若隐若现的光线。不知道看到的是假象还是真实。

这晚,秦筱筱怎么也睡不踏实,脑子里面总是浮现出白天李浩明拉着她那副穷凶极恶的样子。

今天打电话给沈牧远的时候,当沈牧远听到李浩明就没在说话,是不是还有别的什么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

越想秦晓觉得脑子里面就像是有一团线,扯都扯不清。

她害怕极了,干脆把灯打开,一直到后半夜,才模模糊糊地睡去。

可能是过度的担心,梦里睡得很浅。

隐隐约约地听到有人上楼的脚步声,秦筱筱一下子就从床上翻下来,顺手拿了一个花瓶躲在门后。

小周不在,这样沉重的脚步声,绝对不可能是母亲。

难道是李浩明?

秦筱筱的神经已经紧绷了,不管来的是人是鬼,都要先敲晕再说!

距离得越来越近的时候,秦筱筱害怕极了。

门“咔”一声,秦筱筱觉心一横,眼一闭,就把那花瓶砸去。

但是没有听到花瓶碎地的声音,反而是觉得双手被紧紧地捏住。

“啪”一声,灯被打开了。

看到秦筱筱穿着单薄的丝绸睡意,一片春色若隐若现。

不过秦筱筱的头偏向另外一边,眼睛紧紧地逼着,再一看手上还举着一个花瓶。

这是在防谁?

看来今天李浩明对秦筱筱的影响还是很大,辛亏是自己反应快,不然还真的被这丫头敲了。

“你这是做什么?”沈牧远低吼一声。

听出声音的秦筱筱这才真开眼,映入眼帘的是高大的身子,厚重的胸膛。

不过沈牧远是杵着拐的,赶紧说道:“你怎么回来了?我,我以为是”

把秦筱筱手里的花瓶拿了下来,放到一旁,秦筱筱还是愣在一旁。

“过来扶我。”沈牧远轻声说道,不过依旧是命令的口吻。

“哦,好的!”秦筱筱赶紧走了过去!

发现沈牧远其实这样走着其实很不容易的,另外一只脚基本上使不上劲,全靠着双手的力量站起来。

这也不算是站起来。

秦筱筱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沈牧远弄到床上躺好。

“过来。”沈牧远对秦筱筱说道。

“怎么?你怕我?”看到秦筱筱有些犹豫。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秦筱筱解释,只不过是她从来都没有这样和一个男人在晚上单独的相处。

这种感觉和环境,让她还很不适应。

“那你就过来,我有话和你说。”沈牧远再次说道。

秦筱筱走了过去,搬了一张椅子坐在沈牧远的面前。

“后天就是我们的婚礼,虽然现在我是这样样子,但是日子是奶奶订的,我不想违背她老人家的意思。”

沈牧远这是在问她的意思吗?她还有得选吗?

“什么时候都可以,反正协议都签了。”

婚内一切事情是都挺你的!

“那就好,我是怕你觉得委屈,之前我的腿已经可以站起来了,没想到又这样了。”沈牧远有些无奈,“可能这就是命吧!”

“我不委屈!”

要不是她没有照顾好他,怎么会再次受伤!

而且一个人不能站起来就已经很可怜了,再被自己的未婚妻嫌弃,会更受打击!

秦筱筱赶紧解释,她只是不想沈牧远想起苏然的事情。

以至于她,本来就是协议,不能嫁给自己爱的人,和谁结婚都无所谓了吧。

“你真的不介意?”沈牧远问道。

秦筱筱想,我倒是想介意,如果还有得选择,她可以不结婚吗?

不过这话不能说,只能是想一想罢了!

秦筱筱点一点头,沈牧远却好似没有再说话的欲望了,说道:“早点睡吧,明天我们去领证。”

“嗯!好!”

该来的还是来了,之前因为母亲还在住院,可以暂时拖一拖,现在没有理由再拒绝了!

秦筱筱沈牧远第21章

吃过了早饭之后,秦筱筱交代了几句,沈牧远就带着秦筱筱出门了。

一路上秦筱筱都是兴致缺缺的,沈牧远也像是没看到一样。

一直到了民政局的大门,两人领了结婚证出来,沈牧远才说道:“下周举办婚礼,一切就齐了。”

“嗯,我知道。”秦筱筱点着头说道。

“是不是觉得委屈了?这么久才来领证?”沈牧远看着坐在边上的秦筱筱,突然说道。

“没有,要不是我妈生病,也不会耽误这么久,我心里面已经很感激你了。”但是真的现在秦筱筱是一点兴情都没有,丝毫感受不到新婚的喜悦。

当然,这只是秦筱筱的想法,沈牧远是不是这样,秦筱筱也就不得而知了。

现在的秦筱筱还是觉得,只要是一切都是对自己好的,秦筱筱都不介意去试一试。

但是对于沈牧远,她又觉得自己有些愧疚,不过想到和沈牧远也不过是协议,各取所需。

心里也就变得释然了。

“你就没有话要问我吗?我们马上就是夫妻了,对于我的家世,还有我身边的事情,你就没有一点想要问的吗?”沈牧远淡淡地说道,但是目光却是犀利地落在秦筱筱的脸上,不会放过一丝的变化。

她心里却是有很多说不通的东西,但是可能有些东西她知道了会更加危险。

她的直觉告诉她,和沈牧远这个男人纠葛太深,日子不会太好过的。

就像是一种极其危险的动物,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出攻击,对谁攻击!

看了,想要自保,她还得下一盘笔沈牧远更大的旗,布一个更大的局!

打定主意,秦筱筱回沈牧远的话:“确实有很多我想不通的,不过你想要让我知道的,你自然会告诉我,你不想让我知道的,我问了也是白问。你说是不是沈先生?”

闻言,沈牧远的眼中闪过一抹狡黠:“果然苦难会让一个人变聪明,不过,在我面前你就将这种心思收起来吧,还有,从现在开始,你要叫我牧远。”

秦筱筱惊觉,难道这个人竟然是可以看透自己的心思吗?

想想还是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这才慢慢平复了心跳。

沈牧远的目光才是死死地盯着她羞红的脸,由于两人的距离实在是有些近得过分。

某人竟然还没有察觉到,秦筱筱只得是一再地躲避,几乎都要被逼退到车的角落里了。

“我,我知道了。你不觉得有点热吗?呵呵……”秦筱筱说道,给自己留出最后一点的空间。

“有吗?哦。”沈牧远这才回到自己的位置乖乖做好。

“你腿没事了?”秦筱筱看到沈牧远的动作如此迅速。

“额,没有啊。”沈牧远其实疼得已经龇牙咧嘴了。只不过在秦筱筱回头的时候,要保持一如既往的样子。

“对了,接着说,你要是不想了解也没关系,跟着我沈牧远,没人动得了你,沈家的人也不行。”沈牧远说这话的时候,秦筱筱听得很认真,表情也很严肃。

但是配上沈牧远微微发红的脸,秦筱筱真的是一点严肃的感觉也找不到。

“嗯,我知道了。”秦筱筱说道。

大概是沈牧远也发现了尴尬,终于不再说话。

就连在前面一向是专心开车的小周,都觉得今天沈牧远有些异常。

虽然秦筱筱长得很美,但是这些年,不管是在部队还是回来经商,沈牧远的身边都是从来不缺少女人的。不至于会在大嫂的面前露怯吧。

看来,自己大哥的心,已经被这个大嫂完全的俘获了。

不禁露出笑容,他跟着沈牧远这么多年,几乎是同吃同住,从来没见过沈牧远什么时候这样过呀。

“小周,你笑什么?”沈牧远看着小周的表情,怒吼到:“专心开你的车,不想开了滚回部队去!”

沈牧远的声音极大,又雄浑有力!

这一吼,吓得秦筱筱脸都白了,完全不知道这个怪人又在发那门子的脾气。

吓得小周赶紧收回心思专心开车,秦筱筱想,做这种怪人的手下一定很辛苦。

随时随地都要有能力承受莫名其妙的发脾气。

回去的路上,路过商业中心,沈牧远却让停下来。

经历了刚才沈牧远发脾气,秦筱筱赶紧拿出轮椅,小周把沈牧远背出来,两人合力把沈牧远放到轮椅上。

小周去推沈牧远,却被沈牧远阻止了。

“不用你推,你去车上等着。”然后转头对着秦筱筱说道:“你来推我进去。”

“你,要我推?为什么?”秦筱筱觉得沈牧远就是故意要找自己的麻烦。

这话一说,秦筱筱就后悔了,因为她看到沈牧远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冰山爆发的样子。

“我就是想和自己的妻子逛街,难道有错吗?瘫痪的人就该在家里坐着不能出门吗?”冰冷的语气,让周围的气温都骤降了好几度。

“没,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秦筱筱赶紧解释到。

小周也把轮椅交给秦筱筱,微笑着说道:“那首长就交给大嫂照顾了。”

“唉,怎么叫大嫂?”秦筱筱反问。

一个更大的声音反问道:“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妻子,难道不叫大嫂吗?以后照顾我的这种事情都由你来。”

秦筱筱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现在可是大街上,沈牧远如此大声,已经让很多人注意这边了。

“好的,我知道了。”秦筱筱赶紧把沈牧远推着走进了商场。

“你是不是觉得和我在一起很丢脸?推着我这样一个残废让你觉得很没面子是吧?”沈牧远突然说道。

知道还说?打从一开始,其实秦筱筱的心里都没想到沈牧远会把婚事闹得这么隆重。先通知了家人不说,还通告了媒体,现在搞得所有的人都知道她嫁入豪门!

最近她一直都不敢开手机,她知道李浩明一定会打电话来的,现在她还不能保证面对李浩明的时候,能够做到心无波澜!

就这样一直躲避!

看着秦筱筱不说话,沈牧远说道:“如果你连这点勇气都没有,以后你怎么面对我的家人?你确定你能够做到协议上的内容吗?与其最后都要被人嘲笑,现在就结束协议好了。”

“你觉得我有选择的权利吗?从一开始就被被牵着走,现在又来说这种话,你觉得有意思吗啊?”秦筱筱把心里的话全都说了。

沈牧远冷冷地说道,“你果然是这样想的,看来我太心急了,都忘了你的感受,现在我就给你选择的机会,我还是会按照约定给你一半的钱,这足够你东山再起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好吧,我承认我这样想过。”秦筱筱坦白到。

“下周的婚礼依旧按时举行,这段时间你好好想想,要不要嫁给我沈牧远!”

说完沈牧远自己启动轮椅走了。

秦筱筱心里是惊喜的,不用结婚,就可以获得一半的钱!

这难道不是这段时间自己日思夜想的吗?

“走!”沈牧远一个人出来,对着小周喊道:“送我回沈家公馆!”

秦筱筱还在想着沈牧远的话,会过神来,沈牧远的车已经走远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