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付战寒裴飞烟18章_新婚甜如蜜付少宠上天小

发布时间:2018-09-10 18:03

本小说网为您提供付战寒裴飞烟18章章节阅读,新婚甜如蜜付少宠上天小说主要讲述了付战寒裴飞烟之间的爱情故事,网曝叛逆暴躁的裴家大小姐厚颜无耻地爬了帝国总裁付战寒的床!事实证明,裴飞烟不但没有死,还被付战寒宠上了天!

>>>>《新婚甜如蜜付少宠上天》章节目录<<<<

新婚甜如蜜付少宠上天小说

她摸索着,拿起碗,里面是刚做出来她最爱的甜品“心里美”,是把上好的红枣核去掉,填上糯米粉蒸熟的一味甜品。这道甜品既带有枣子的清香,又有糯米的软糯,非常可口。

裴飞烟估摸着付战寒嘴巴的位置,塞了一颗给他:“来,我也喂你吃。”

殊不知她差点塞到付战寒鼻子去了,付战寒轻轻偏过头,哭笑不得:“别闹!”

“你对我好,我也要对你好啊!”裴飞烟理所当然地说,不依不挠继续喂付战寒。

男人黑眸骤然深邃……

那颗枣子在自己唇边,锲而不舍地一碰一碰,大有不把他嘴巴撬开就不放弃的趋势。

“嗯……”

薄唇微勾,露出绝美笑容。

张开嘴巴吃掉红枣,顺势含住女孩细嫩的手指。

“哎呀!”

裴飞烟惊呼,手指被男人火舌撩拨轻卷,轻轻扫过,电流迅速传遍全身,把她心跳挑得鹿撞,体温也迅速升高。她飞速收回手,低头害羞。

“你怎么可以偷袭我!”

而男人只是满脸邪佞笑容:“喂得不错,继续。”

当四姐走进来收拾碗筷时,看到高贵的先生拿了一只小碗细心地喂裴飞烟,裴飞烟则回馈地把点心塞给他,两人之间甜蜜得腻人,被喂了满满一口狗粮的四姐惊得脚下趔趄,差点儿把老腰摔断。

辛伯赶紧打个眼色给她,帮她把东西收下去。

来到付战寒看不见的地方,辛伯才数落四姐:“多大个人了,还毛手毛脚的!”

四姐结结巴巴地说:“这不是吓的吗,先生亲自下厨也就算了,还喂那丫头吃饭!那个真的是先生吗?怕不是中邪了吧!”

“嘘!你还好说!”辛伯捂着她嘴巴,“先生对裴小姐确实跟别人不一样,不过他们都快结婚了,自然亲热一些的。你稍后就习惯了!”

四姐才从海城过来,不适应,“可是,太太那边规矩好严格的,这幅样子嫁进付家怎么行!”

付家上上下下都是规规矩矩,吃饭时连汤勺碰到碗边的声音都不能有,要被太太看到刚才那副“喂饭图”,那可怎么得了!

辛伯瞪她一眼:“现在先生才是家主,再说了,这儿是清城,先生做主还是太太做主?!真是的,这点眼力劲儿都没有!”

“那当然是先生做主,先生说了算!”

“那还差不多!”

辛伯实实在在的叮嘱了四姐一番,这才让她去了。

……

裴飞烟又做噩梦了。

这次,她梦见了妈妈。

妈妈两眼流血,悲哀地看着她:“小烟……”

“妈妈,你的眼睛怎么啦?”裴飞烟大喊着,拼命追赶妈妈,可是妈妈渐行渐远,消失在天际……

“妈妈!”

暗夜里女孩撕心裂肺的尖叫,扯破了别墅里的宁静。裴飞烟惊醒过来挣扎坐起,发现周围什么都看不见,只有风声在窗户边猛烈急速的吹过,她满头大汗,滚下地嚎啕大哭:“妈妈!妈妈!”

前所未有的孤独席卷了她,像漩涡要把她吞噬,黑暗中突然亮起一边白闪闪的光芒,那是闪电划破天际。夏天的雷雨说来就来,狂暴的雷鸣隆隆盘旋,似乎随时要劈炸在头顶。

裴飞烟哭着从地上爬起,跌跌撞撞向前跑,冷不防落入一个坚实的怀里。

“怎么了?!”

付战寒的声音在头顶响起,透着焦躁不安。裴飞烟一脚踩在他脚背上,发觉他没有穿鞋子,他的脚背很宽很长,她就那么踩着,整个人像受惊的小动物,埋头往付战寒怀里乱钻:“我梦见妈妈了!”

她肆无忌惮的哭,泪水在绷带里泡着根本流不出来,那哭腔却显而易见。

付战寒顿时拧眉:“你哭了?你现在不能哭!”

“我梦见我妈妈死了,我妈妈死了!”裴飞烟不管不裴地喊道,她现在几近崩溃,“我看着她吐血而死,可是我爸却跟那个贱人在一起,连一眼都不看过来!”

令人窒息的大雨终于随着雷暴降临大地,黄豆大的雨点疯狂扑向窗户,打得结实的玻璃窗乒砰乱响。付战寒暴躁起来,伸手一拧裴飞烟下巴,狠狠吻上!

女孩剧烈挣扎起来,正好给了男人蹂身而上的机会,在他比暴雨还狂野的进攻中,她迅速溃败。

小身子还不安分地扭动着,粉拳捶打着男人宽广胸膛:“呜呜——(放开我)——”

男人索性把她公主抱起,整个丢到床上,把她压得动弹不得:“你再吵信不信我现在就办了你?”

这句话果然凑效,女孩安静下来,不敢动了。

她柔软如鸽的心口急促起伏,鼻尖红通通地,小嘴微张,她眼睛还蒙着白纱布,可是,已经足够勾人。

付战寒闷哼一声,低头吻到女孩细嫩的颈上。

异样的情愫随着敏锐神经末梢迅速流遍全身,裴飞烟心中警铃大作,他、他该不会来真的吧?!

虽说已经办过了,但那时候喝醉酒什么印象都没有,如今她可是清醒着的啊!

“别……”小猫般叫声,只会激发男人最原始的谷欠望,大手放肆地从衣领伸进去,裴飞烟被那一触即发的痛楚麻痒刺激得修眉蹙起,“那里不可以……”

无力的抵抗毫无用处,付战寒箭在弦上,他抵着裴飞烟:“什么不可以?”

女孩白净的脸颊如今玫瑰般艳红,胸口起伏愈加剧烈,脸上蒙着的白布分外刺眼。

“我竟然忘记了!”付战寒一伸手,伴随着轻响,轻松扯开她脸上的绷带:“看清楚了,谁是你第一个男人。”

骤然透入的光线让女孩漂亮明眸不适应地眯起,世界从未试过如此清晰!

那双如水烟眸中,羽睫长翘,澄澈得一眼见底,刚刚哭过,眼底氤氲了盈盈薄雾,勾魂夺魄,教人欲罢不能!

付战寒的脸离她不过几厘米远,放大了那么多倍的他依然完美无缺,冰雕般的五官毫无瑕疵,冷酷剑眉下一双深不见底的墨黑瞳仁让人看不透捉不住,两片纸唇分明透着刻薄的味道,但同时性感无边。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