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主角是简逸夏初的小说_男女主是简逸夏

发布时间:2018-11-09 10:32

老铁们,粉红宝宝出品的新书《闪婚盛欢》了解一下?在这本小说中,简逸和夏初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敬请阅读《闪婚盛欢》吧。闪婚盛欢第十四章夏小姐去上班了。他走进去,看到里面简陋的环境,微微蹙眉,一床一桌基本可以描绘出来。桌子上,摆着夏初的一张照片,简逸走过去拿起细细一看。

闪婚盛欢

推荐指数:8分

《闪婚盛欢》在线阅读全文

闪婚盛欢第十四章夏小姐去上班了

女子长发及腰,一身处在花海之中,唯美十分,应该是近段时间拍摄的。

照片上的夏初侧看镜头,嫣红淡妆,笑眼生动,脸上的笑容阳光灿烂,十分温暖。

尽管如此,男子周围冰冷的气息没有丝毫的升高。

“少爷,你要不要吃点东西?”司机走到简逸身旁小心翼翼低声问。

男子并未回答他一个字,冷眸依旧看着照片,似乎想要把照片看穿一样。

司机识趣地没有再追问,他是仆只有执行命令,没有擅自主张之说。

他想要在门口等简逸,刚转过身走出一步,简逸富有磁性的嗓音传入他耳中:“等等。”

以为简逸是要吃东西,连忙有些兴奋地转回来点头应允:“在,少爷。”

“给我好好查查这女人去哪了。”简逸放下照片,说完经过司机身边走出去,照片上还残留他的冷气。

司机怔了怔,很快又朝简逸挺拔的背影点头哈腰:“是。”

简逸径直回到车上坐下,等司机的结果。

果然,司机没过多久就回来。他在窗边恭敬看着简逸的脸说:“少爷,夏小姐是去上班了。她昨天收到录取通知,今天早上六点多就出门上班,就在子公司。”

简逸听完,用鼻音轻嗯一声,薄唇轻启:“你先走,把车留下。”

惜字如金,他说的无力在外人听来却强悍有力,震慑所有人。

“是。”最后,司机离去,只剩下简逸独自一人。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直到夜黑,简逸还在车里,名车配旧楼,十分不搭,路上行人也留意到了这一幕,纷纷投去异样的眼光。

他的眼睛始终是盯着窗外,面无表情,车上的氛围就像是跌入冰川许久一样。

夜渐渐黑起来,人群渐渐稀疏起来。月亮高升,凉风习习,树叶摇晃跌落。

终于,他看到了夏初单薄的身影。

直到夏初走进去后,他才沉着脸走出去。

本来好好抑制着的怒气,似乎在看到夏初后,时刻等待着爆发。他紧握双拳慢慢地跟去,走的很慢很慢。

近看,破旧的木门是虚掩着的,从门缝里面流出微微黄光倒射在水泥地上。

他动作轻轻推开木门,看到夏初正狼吞虎咽地吃着泡面,似乎吃的很香,嘴里还会喃喃地吐出几个异国语言,有时又动作忙碌地翻着书本。

看到这个,简逸顿时觉得气管喷张。

他的眼神凌厉起来,如鹰眼一样锋利地看着那杯泡面,他从未吃过,只是听过。

泡面?

忙的吃这该死的泡面的时间都做着事,真是行。

还是,他连泡面都不及?她这个样子俨然已经把昨天晚上他说的话忘光了。

简逸有一瞬间,真的觉得羞辱极了。

在她面前,他就真的那么不堪。

无论是七年前还是现在,对于她都好不重要。

想到这,简逸满眼通红,掐着夏初的手上的青根凸显,另一只手在大腿侧有些颤动。

“放……放……开!”夏初艰难地吐出三个字,拍打简逸的手的力度越来越小,幅度越来越慢。

“你算什么?你tm竟然敢放我鸽子?”

“夏初,你tm最好要明白你现在是什么,还想不想看到你那可怜的妈妈?”

“我警告你,你最好别挑战我的耐心。现在我要折磨你,轻而易举。懂?”每字每句他都是紧咬的牙齿说的,恨意十足,就像是刀刃一样,招招致命。

说完,他猛的把夏初一摔,摔在她本来坐着的椅子上,力度太大,夏初本来是像后倒,幸亏夏初灵敏地抓了抓桌子稳住了。

好不容易解脱的夏初急促地呼吸着,她觉得她的脖子快要断了,疼痛无比。

她感觉到鼻子突然酸起来,渐渐地,视线有些模糊,眼泪盛满眼眶,只差流出来。

她转过身,背对男子,然后仰头,不让眼泪掉下来,也不愿让他看到这个样子。

她也不知道自己呼吸了多久,抑制了多久,半响她重新站起身来,面对简逸那张俊逸却危险的脸。

“你来这,就是为了说这些?我听到了,你可以走了。”夏初倔强倨傲冲简逸说,苍白的脸上,一脸清高。

虽然已经知道,他再也不是以前的简逸,但她还是止不住地想要这样面对他。

她想让他知道,自己没有他也能过的潇洒自在快活。

恰恰相反,简逸就是恨这样的她,偏偏对他这样,好像自己永远被她踩在脚下,不值一提。

那晚喝醉酒后的她,才是真实在人前的她吧?时而任性霸道,时而狡猾可爱,时而乖巧懂事。

“我是来讨债的。”突然,简逸嘴唇微扬,眼睛盯着夏初像盯着猎物一样,手到擒来。

而被盯的夏初寒意骤起,她微微蹙眉。

“你懂该怎么做,嗯?做情人就该有情人的样。”他的眼眸尽显嘲弄,毫无疑惑是给夏初看的。

他等着,等她乖乖求他的那一天,等她给他为那件事道歉的一天。

“懂,不就是上/床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她恨意的眼光盯着他看,说完就朝床走去,最后安静地躺在上面,闭上双眼,所有动作一气呵成,毫不犹豫。

简逸有一种用力打在棉花身上,别人不痛不痒,狼狈的反而是自己一样的那种感觉。

他沉了沉脸,快步走过去。

夏初虽然表面无比平静,但是心里却是快速跳动着的。

她开始感觉到男子的压迫,渐渐觉得身上越沉重。

脖子开始湿润,她已经开始做好疼痛一番的准备。

简逸看到她毫无感觉的脸,越气愤。像是自导自演的一场戏一样,可笑至极。

最后,他气的一把把夏初摔下床,再也控制不住的把愤怒的表情挂在脸上。

“你t娘的,我就是瞎了眼了才会爱上你这么个女人。”他怒吼一声后,决绝地离开。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