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闪婚盛欢小说粉红宝宝_闪婚盛欢小说在线

发布时间:2018-11-09 10:32

为大家找到了一本主角是简逸夏初的小说,想知道简逸和夏初之间的故事吗,想知道他们会迎来怎样的结局吗,在本站可以阅读到这本主角是简逸夏初的小说《闪婚盛欢》。闪婚盛欢第十八章奇怪的老爷爷。老爷爷看夏初一直喝水,他以为夏初不愿意陪他吃饭,脸变的有些严肃:“丫头,怎么不点菜?”

闪婚盛欢

推荐指数:8分

《闪婚盛欢》在线阅读全文

闪婚盛欢第十八章奇怪的老爷爷

夏初放下水杯,不好意思地看着老爷爷笑了笑说:“你吃吧爷爷,我刚刚在公司吃过了,还不饿。”

其实她是吃了,可是中午经过这么一跑真的有点饿了。

“不行,你撞了我必须听我的,必须吃。”老爷爷皱着小脸,抱怨地说。

他的表情千变万化,活像一个古灵精怪的老顽童。

“这……”夏初犹豫着。

老爷爷看有回转的余地,连忙又说:“这什么这,你不吃我可就赖在这不走了,等你吃完了再走。”

“……”

夏初撇撇嘴,这都是些什么思维?她碰上的都是些什么人。

她摇摇头:“好吧。”

老爷爷听了喜出望外,一脸兴奋看着夏初。

夏初点了个最便宜的色拉后,看了看对面的老爷爷。心里实在想不出老爷爷是干嘛的?真是古灵精怪。

餐厅效率高,没过多久就可以用餐了。

老爷爷面前放着一大堆色香味俱全的满汉全席,而夏初面前,只有一盘小小的蔬菜色拉。

老爷爷愉快地大口大口吃起来。

他含着一口肉,唧唧歪歪说:“丫头,你就吃那个饱了吗?”

夏初笑眼一弯:“爷爷,够了。”

老爷爷哦了一声,继续咀嚼他的美味佳肴,时不时还会和夏初说上两句话。

老爷爷好像好久都没有吃饱一样,不停地吃着,吃了好久。

时间一过,宴席就要散了。不知不觉,夏初原本郁闷的心情都已消散云烟。

走出餐厅,老爷爷慈祥的目光看着夏初说:“和丫头吃饭太香了,好久都没有吃这么饱了。”

夏初冲老爷爷乖巧甜美一笑说:“爷爷,你开心就好。”

“开心,开心。”老爷爷满脸幸福地笑着,很快,他转口一问:“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夏初。夏天的夏,初见的初。”夏初用明朗的声音回答,一身的朝气蓬勃。

“好,夏丫头,下次再见啦。”他冲夏初挥挥手,表示再见,然后离去。

夏初朝老爷爷挥挥手,愉悦说:“爷爷再见。”

就像是对亲人一人,亲切无比。

老爷爷虽然苍老,但是背影给人一身正气的感觉,脸上也是一点也看不出憔悴的面容。

只是,刚刚……老爷爷为什么会装腰痛?

夏初想不明白,最后无奈在原地摇摇头,回公司去。

等她回到公司,等待她的又是另外一番景色。

她刚坐下,周青就满身怒气走到夏初办公桌前,用质问的语气对夏初说:“夏初我问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什么鬼?

夏初诺大的眼睛闪又闪,心里的预感不太好:“什么意思?”

“你还装傻?你帮我翻译的那几页文件全是错的,害的我被组长臭骂一顿。”周青的声量越来越大,好像是故意说给全办公室的人听一样。

“不可能,周青,你别激动,我想这其中可能有什么误会。”夏初站起来委婉一劝。

周青反而讥笑一声,把手上的文件重重砸在夏初桌面上,指着说:“那你看看,这些都是什么?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FGA是美国珠宝鉴定师证书,不是珠宝玉石质检师资格。”

其他人一听,议论起来。

“天啊,她连这个最简单的都翻译不出来?”

“珠宝常识都不知道,她是怎么进简帝的?”

“该不会真的是靠关系的吧?看她样子挺单纯的啊。”

“外表而已,看人不能只看外表。”

所有的人此时都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夏初指手画脚。

周青似乎很满意地听着,眼神满是嘲弄看着夏初,可是她背对着其他人,没有人看到她的神情,只有夏初,清楚的看到。

夏初脸一沉,拿起文件看了一眼,眼神变的有些凌厉。

“出来。”她没有等周青回答直接走出去,语气就像是不容反抗的命令一样。

周青转身跟过去,表情立刻变的无辜,好像受委屈的是她。

“她们去哪啊?刚刚夏初表情好凶,你们有没有看到?”

“看吧,这才是真正的夏初。”

“看来周青这次惨了。”

“对啊,被夏初捉弄不止,现在还要出去挨骂。”

细碎的讨论声一直跟着夏初和周青来到安静无人的楼梯间才中断。

夏初听下转过身,面无表情地看着周青那得逞的样子:“说吧,这么做的用意。”

“哦?你说的是哪个?”周青看到四周没人,脱下虚伪的面具,脸上尽是得意的表情。

“你心里清楚。”夏初挽起双手放到胸前,薄唇轻启。

周青快速准确回答:“我不清楚。”

“那我告诉你,你让我一个晚上翻译50多页的一份文件,你自己都不可能做到,还好意思在那里挖苦我?”

“我一晚上没睡,拼命帮你翻译,你倒好,随便改改就说我翻译错,不过你挑刺可挑错了。”夏初语气很轻,但眼神却骇人。

她继续说着:“FGA美国珠宝鉴定师证书”

“GIA是中国地质大学的珠宝鉴定师证书”

“CGC是珠宝玉石质检师资格”

夏初就像是在背着一首熟悉的诗一样,脸上没有任何纠结或者难倒的表情,神态就像是站在高处那样清高。

“如果是别的,我可能还会相信是我翻译错了,可是这些,本小姐早在10年前就背的滚瓜烂熟。”她神态依旧,一脸嘲弄看着周青。

周青越听,脸色越差,就像是被打了巴掌一样。如果旁人一听,答案显然是她是故意为难夏初。

想到旁人,她突然想到那些同事看夏初不屑的目光,顿时,她好像扳回一城那样,有些得意地说:“是,我是故意这样为难你的怎么样?你觉得她们会相信你么?”

夏初不慌不忙,理了理弯在耳后的长留海:“你放心,她们很快就会相信。”

说完,意味深长地看了周青一眼后,经过她身边离去。好像什么都在她的掌握之中一样。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