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他似猛兽又温驯全文在线免费阅读_牧兮宴

发布时间:2018-11-09 10:06

他似猛兽又温驯牧兮 宴贺铭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他似猛兽又温驯全文在线免费阅读,他似猛兽又温驯是作者宁极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牧兮宴贺铭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喧闹的音乐、光暗阴影中舞动的人影,还有让人肾线上素激增的氛围。就算是坐在角落里,牧兮也能够听见舞池中央那些人兴奋的尖叫。对于身体远没有常人健康的她来说,酒吧,尤其是这种一到夜晚就群魔乱舞的地方,她还真是第一次来,之前一直都只是听说而已。真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要把同学聚会的地点定在这个地方。想到这里,牧兮叹了口气,早知道她就不那么好奇夜晚的酒吧是什么样的了,有这个时间她还不如在自己的蜗居里休息。

他似猛兽又温驯

1. 第1只 “那个姓晏的要来了”

喧闹的音乐、光暗阴影中舞动的人影,还有让人肾线上素激增的氛围。

就算是坐在角落里,牧兮也能够听见舞池中央那些人兴奋的尖叫。

对于身体远没有常人健康的她来说,酒吧,尤其是这种一到夜晚就群魔乱舞的地方,她还真是第一次来,之前一直都只是听说而已。

真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要把同学聚会的地点定在这个地方。

想到这里,牧兮叹了口气,早知道她就不那么好奇夜晚的酒吧是什么样的了,有这个时间她还不如在自己的蜗居里休息。

闻着空气中那浑浊的不知混杂了多少东西的味道,她只觉得自己有些胸闷。

坐在她旁边的杨晴,也就是这次同学聚会的组织者,似乎也被周围的环境影响,说话时的声音也变得格外高昂。

“怎么样,我这次找的地方,不错吧,这可是y市晚间最热闹的酒吧!”

她们现在坐的地方是一个靠植物遮挡,围成的半隐蔽包厢,从这里可以看见外面的舞池,既可以和自己人聊天,也不至于完全隔绝外界。

大家都点点头,这个地方确实很不错。

其中一个带着金丝框眼镜的高瘦男人扶了扶眼镜,“说起来,杨晴你不管是在学校还是现在毕业了,依旧这么能干啊。”

坐在金丝框眼镜男旁边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也回道:“对啊,虽说大家才刚毕业不过一年,但大家多多少少都变了一些,而你依旧和以前一样雷厉风行,现在和牧兮也是很好的朋友,我当初在学校时认识的那些人现在大多都已经散了。”

说道这里,那个长相甜美的女孩似乎是有些难过,声音也低沉下来。

见现在的氛围不对,牧兮虽说不喜欢这个地方,但也不想杨晴准备的这场同学会出现问题,赶忙转移话题,“好了,这大家好不容易聚一次,不是要开心点嘛。”

听到牧兮的话,长相甜美的女子似乎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脸颊。

杨晴也没有过多的在意,毕竟田恬的性子是什么样大家都很清楚,这家伙长相娇小甜美,但性子却是马虎又大意,说这种不符合场合的话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而且这次说是同学聚会,也不过是把大学期间玩的好的叫了过来,总共人也不多,带上她才四个人。

“行了,别不好意思,这里就我们几个,想说什么就说嘛,不过今天大家除了聚一聚以外,也不要忘了我们这次聚会的另一个主角哦。”

坐在旁边没有说话的金丝框眼镜男出声,顺便又意有所指的看了眼牧兮。

“对哦,说起来牧兮你才从m国回来,感觉怎么样,会不会不习惯啊。”

田恬好奇的看向牧兮,这次的聚会,除了让大家聚一聚以外,也算得上是一个另类的为牧兮准备的接风宴。

毕竟她们也有很久没有见过了。

杨晴点头,“对啊,这次你回来要待多久啊,还要再出去吗。”

听着大家的关心,牧兮笑着摇头,“这次回来就不离开了,你们难道忘记我当初出去也不过是去学习,怎么可能会一直待在那里嘛。”

算起来,自从当初毕业出国学习到现在,和大家也快半年没见过面了,虽说偶尔也会打打电话发些信息,但真没想到会为她专门聚在一起。

杨晴点头,“也对,待在国内也好,你要是有什么事好歹还有我们,在外面熟悉的人都没有。”

说完,她看着坐在她旁边的牧兮,酒吧里昏暗的灯光打在对方的脸上,半明半昧,整个人比起平时的安静清丽又多了一股说不出的味道。唇上长年的那一抹苍白,又让对方多了一丝脆弱。

想到这里,杨晴眼神有些恍惚,她还记得当初在学校时,自己当时要去教务科拿东西,远远地就看见一个纤细又消瘦的身影,缓步走在绿荫小道上,阳光透过树枝间的空隙星星点点的照在那人白皙的脸颊上,白的透明,配上毫无颜色的唇,有种在下一秒就会消失的错觉。

而从那以后,杨晴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经常跟在对方身后,久而久之大家也都知道音乐系的牧兮后面常常跟着一个经济学的杨晴,当时还让好多人奇怪,这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的两人是怎么认识的。

“杨晴——”

牧兮无奈的喊了声对方,也知道杨晴话的意思,她是早产儿,从小身体不是很好,但也不用看的那么严重吧,好歹她还活了这么大。

杨晴无奈,“好好,我不说行了吧。”

田恬附和道:“就是,现在大家好不容易又聚在了一起,现在还是好好玩吧!”

这次没有人拒接,等大家酒过三巡,玩闹了好一会儿,杨晴不知是喝多了还是想到什么,开口道,“对了,你们知不知道,姓晏的那个家伙好像要来y市了。”

刚端起玻璃杯,喝了一口酒的田恬‘噗’的一声,直接把嘴里的液.体喷了出来。

“咳咳咳,杨晴你说什么?!”

田恬觉得自己应该是喝多了,出现了幻听,言罢还用手掏了掏耳朵,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坐在她旁边的金丝框眼镜男,也就是宋琦玉,听到这个消息,拿着杯子的手抖了抖,抬手扶了扶有些下滑的镜框。

“你没有听错,我也听见了,杨晴说的就是你想的那样。”

见田恬那副样子,宋琦玉肯定了对方心中所想。

得到确定,田恬叹了口气,“那我们以后岂不是又要在对方那诡异的气氛里胆战心惊了。”

似乎是想到以后暗无天日的生活,一直表现的格外外向、神经大条的田恬,神情沮丧的摊在座位上。

“也不用那么沮丧,说不定那家伙什么时候就又离开了。毕竟他可是京城那边的,就算真的有什么事情过来,也不会呆太久。”

牧兮疑惑的看着这几人和平时不一样的状态。完全搞不懂现在的情况。

“你们怎么了,那个姓晏的家伙有什么问题吗?”

而且,姓晏?这和她之前在国外认识的那个人,居然是同样的姓。

不过这个想法也就一闪而过,她也没有多想,毕竟世界上同姓的人很多。

看了眼神情懵懂的牧兮,杨晴挠了挠头,“牧兮你还记得我当初和你说的我们几个的家境吧。”

牧兮点头,这点在和杨晴做朋友没多久就知道了,她们家在y市里有不少产业,可以说杨晴完全就是一个典型的白富美,富二代。

虽然比不上那些在京城的红二代,富二代们,但是在这个一线城市y市,也算得上是有头有脸数的上来的。

不过她本人一直对这种事情不怎么感冒,当初得知自己认识的朋友还是个有钱人的时候,也没有太大的变化。

“那个家伙身份是什么,我其实也不太清楚,只不过听他们说好像是从京城来的,身份背景都很深,不过当初在这里呆了一段时间就离开了,没想到现在又来了!”

说到这里,杨晴也回忆起当初第一次见到那个人的场景。

明明只是一场普通的商业式聚会,可是只要那个人呆在那里,周围的人都会下意识的放轻自己的动作,似乎担心自己的行为会惹对方不悦。

她到现在还记得,当时自己年少轻狂,又好奇家长和那些大人口中的不能招惹的家伙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就偷偷看了对方一眼。

一身西装,身姿挺拔,矜持又优雅的在那里,看起来就如同哪家贵公子出游一般。

而且当时杨晴还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只要有人靠近对方,他总会下意识的闪开,一场聚会下来,居然没有任何人碰到他的一点衣角。

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那人忽然抬头看了过来,明明只是普通的目光,甚至配上那的少有的好容貌,可以说是赏心悦目,但不知为何,她却有种被野兽盯上的错觉。

那一瞬间,杨晴几乎可以感受到自己全身上下所有的寒毛都竖了起来,浑身发冷,战战兢兢,等下一秒那人收回目光,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缓了过来。

再之后,就是她断断续续从其他人口中所得到的消息。

不过只要一联想到当初那种令人惊悚的感觉,她很能理解,为什么那个人背景深厚,外貌俊朗,但就是没有人敢接近的原因。

——那他喵就是一个变态!

2. 第2只 “晚安,野兽先生”

聚会结束回到租的房子里,时间已经过了很久。

牧兮拿出手机,看了看上面的时间,

11点50分。

抬手揉了揉额角,缓和了一下在嘈杂的酒吧里待久了,变的有些晕眩的头脑。

她走到窗边,迎着月光,闻着小区花园飘来的花香,感觉胸腔内那些浑浊的气体也渐渐消散。

今天是她回国的第三天。

虽说聚会的地点不是很喜欢,但不可否认的是,能够见到曾经在大学期间关系要好的朋友,现如今依旧可以亲密无间的谈话,没有丝毫生疏,她确实很开心。

感觉身体没什么大碍之后,牧兮拿起沙发上的睡衣走进浴室。

能够容忍在那个乌烟瘴气的地方呆这么久,已经是她的极限了,更何况就算是平时她也喜欢一回家就先沐浴一番,然后再舒舒服服的呆在家里。

等收拾完毕,她坐在沙发上,环顾四周,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她平时不怎么喜欢收拾自己的物品,但也算得上乱中有序,想找东西也容易。

不过由于最近两天刚刚搬进来,现在也确实乱得可以,想了想,决定还是第二天再收拾。

拿起手机,发现她在m国学习期间的老师,给她发了一条消息,问她有没有安全的到达。

牧兮想了下,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过去,内容大致就是她已经安全的回到了自己的国家,让老师放心。

看着已经发出去的短信,牧兮回想起当初自己说要回国,老师那圆圆的脸上满脸不舍的表情就有些好笑。

牧兮从小就喜欢音乐,对节奏音律也格外的敏感,所以在考大学的时候,专业选择了音乐系。

不过虽说是选择了音乐专业,但她并不准备进军娱乐圈,比起唱歌,牧兮更喜欢作曲,让别人唱出她创作的歌曲,把自己的感情、自己的想法全部写进字里行间,是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当初毕业时有几个名额,可以保送到m国去学习,她就被老师推荐去了。

在m国学习音乐的期间,牧兮也收获良多,这个给她发信息的老师也是在那段时间里认识的。

随后,闲来无事的牧兮就窝在沙发上,开始慢慢的刷起了朋友圈,看看最近有什么消息。

翻着翻着就看见了前两天田恬发的朋友圈信息——

甜小甜:

早上出门的时候,一颗鸟屎掉在了头上,我花了大半个小时才弄干净!然后没过两小时新买的包包又不小心掉进了路边的沟里,这霉运【吐血】

——我现在信佛还来得及吗,脖子上挂铁观音怎么样!!!

大熊:(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你这种情况很严重啊,普通的铁观音肯定不行,最起码要那种100年以上的才可以!

卤卤而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鸟屎,让我先笑为敬_(:D)∠)_

甜小甜回复卤卤而为:→_→

看着朋友圈里面一如既往的欢脱气氛,牧兮实在是忍不住边笑边刷。

继续翻腾着微信的时候忽然发现,在通讯录里面有不久前新加的陌生账号。

普通的风景图头像,和一个空白的昵称,点进对方的空间里也看得出来,对方并不怎么玩微信,内容空空如也。

牧兮想了想,这个号好像是她当初要回国,然后才和晏先生交换的帐号。

说起晏先生,就不得不说起牧兮在国外时做的一些事情了。

当初在去往国外进行学习之后,发现国外的学习习惯和国内很不一样,除了日常的学习和休息以外,还剩下大把的空闲时间。

有了多余的时间,牧兮就在想要不要出去找一个兼职工作,没事的时候就可以去看看。

之后在一次偶然间,她被学校的老师推荐了一份兼职,就是在医院里安抚照顾一个拥有自闭症的孩子。

当时牧兮听到了这份兼职之后,还很奇怪,这种工作应该有专门的人员去做,她不过是一个学习音乐的学生,让她去好像不太合适。

虽说音乐对自闭症患者很有用,但也不用让一个音乐系的专业人员去吧。

感觉有些奇怪,不过既然已经帮她安排好了,还是要去看看的,毕竟这是别人的好意。

而等正式接受这个任务以后,牧兮才知道为什么老师非要让她去。

看着那个对着她闪着同病相怜目光的孩子,牧兮瞬间明白了老师的用意,她确实看起来比较柔、病弱一些,但也不用这样来用吧。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在之后有她的帮助之下,那个孩子确实比从前抗拒任何人接触的情况好了很多。

而晏先生,就是她在那个时候遇见的。

她记得很清楚,就和平时一样的某一天,去看那个自闭症儿童的时候,在医院外里的草地上遇见一个长得格外好看的人。

远远望去,一米八几的个子,身姿挺拔如松,乌黑亮丽的碎发,精致又不乏俊朗的五官,最重要的是他是华国人。

这还是牧兮第一次在国外遇见这么好看的本国人。

以上就是牧兮对晏贺铭的第一映像。

一个长的格外好看的本国人。尤其是在国外的情况下,遇见本国人,让她格外有好感。

不过在不久之后,对方就彻底打破了她的好印象。长得是好,但是性格一点都不好!!

当时她以为晏贺铭是这所医院病人的家属,一直都是都是点头之交而已。

直到某一次亲眼看见对方的行为与情绪的剧烈变化,才知道晏贺铭也是这所医院的病人,只不过比起曾经已经不算严重,所以也只是偶尔来看看。

自从她见过对方犯病以后,牧兮发现晏贺铭和她的关系反而转变很多。

也许是他发病时,自己也帮过忙的原因?

这次回国时互相添加账号,也算得上是这次变化所得的一种结果吧。

牧兮想了想,虽说她和对方的关系不是多好,她还是觉得有义务回复一下自己现在已经回国,顺便感谢对方在自己还在国外时的照顾。

等消息发出去后,她就没有再理会对方。原本就没有指望他会回复她,不过过了一会儿她居然收到了一条消息。

空白:我记得你当初说过你是y市人对吧。

牧兮摸了摸脸颊,有些不明所以,不过还是回答了对方。

盛夏的果实:嗯,我当初确实说过,怎么了?

空白:没事,我这两天刚好要来y市办公,顺便问问。

盛夏的果实:这样啊,如果你来了,有什么不认识的,可以和我说,我可以给你当导游。

牧兮看到对方的回答后算是客套了一番,原以为对方也会意思意思就过去了,没想到——

空白:好。

牧兮瞪着眼前的这个字,好久没有回神。

她忽然隐约想起,刚开始遇见晏贺铭的时候,明明看起来如一位骄矜的贵公子般,但脾气却是恶劣又糟糕,虽说之后的相处好了许多,但是在她看来,对方就是一个徒有其表,但性格超级难相处的家伙。

尤其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就有一种莫名的危机感,虽然很淡,但就像是弱小的动物在丛林中面对更加凶狠的肉食动物一样,本能的畏惧。

牧兮撇了撇嘴,最后还是没有再说些什么,毕竟是她开始说这些客套的话,既然对方非要装傻充愣答应她,自己也不能反悔。

与此同时,一间未知酒店内。

一个面容精致俊朗的男子端着红酒杯斜倚在阳台上,望着外面犹如蒙上一层银色轻纱的月色,嘴角勾起一抹隐约的弧度。

骨节分明的手掌中拿着一只黑色手机。

从那亮起的屏幕可以看得出来,是一个聊天界面,在消息的最下面就是这个男人刚刚发的一个“好”字。

男子又看一下手中的手机,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眉峰稍稍上扬,如果有认识他的人在这里肯定会很惊讶,这个家伙居然有如此情绪愉悦的时候。

在阳台上又吹了一会儿风之后,刚转身回到房间中,就听到手机“叮”的一声。

男人低头看着最新收到的消息,嘴角实在是忍不住上扬,随后左手一抬一口把酒杯中剩下的红酒全部喝完,大步走回了房间。

然后男人用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在夜里显得格外低沉的声音响起,“初禾集团上次说的事是在y市吧,我答应了。”

然后没有等对方回应,直接挂断了电话,随手把手机扔在床上。

放在床上的手机,陡然亮起屏幕,照亮了聊天记录了的最后一句话。

——晚安,晏先生。

3. 第3只 “晏贺铭,谢谢”

晨间的阳光逐渐升起,从窗外洒落进来,空气中浮动的些许微尘看得清清楚楚,在房间缓缓荡漾着,显得温馨又舒缓。

这时,一声刺耳的铃声忽然响起。

牧兮迷迷糊糊的伸出手,摸到枕头边的手机,抬头迷迷糊糊看了眼上面的名字,有些惊讶,对方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

“喂?”

“是我,牧兮,你上次说最近要回国,你现在已经回来了吗?”

“嗯,我已经回来了,怎么?这么快就要谈那首曲子的事情吗?”

牧兮有些奇怪,这个事情上次她们不是已经谈好了,过段时间再说的吗。

对面正在给她打电话的人,是国内一个三线歌星的经纪人。

她还在国外的时候,对方就联系上了她。说看上自己制作的曲子。

当时牧兮刚好把最近新做的曲子发在微博上,那个经纪人顺藤摸瓜的摸了过来。

牧兮还记得当时对方给她打电话,自己还以为他是个骗子,那人解释了好久她才了解到人家是看中她在网上发的原创曲子,希望购买版权而已。

没想到国内也有速度这么快的时候,从她发出去,到别人找过来,这速度着实快的可以,也不能怪她认错。

当时对方就和她谈过,过段时间等她回国以后,就聊聊那首曲子的相关事宜。

不过当时都已经谈妥了,要等她回国之后再说,现在她才刚回国,怎么人家就打过来了?

而且这件事情又不急,她很是奇怪对方为什么这么快就联系她,生怕她跑了似的。

电话那方的人似乎也知道牧兮的想法,苦笑了一声,“哎,现在哪行都不好做呀。”

牧兮有些不太明白对方话中的意思,不过也没有多做理会,她只是要把那个曲子的事情谈妥而已。

“那你现在很急吗?”

电话另一方就赶忙说道,“对对,你现在有时间吗?”

牧兮肯定道,“有时间啊,不过我现在在y市,这么远也不太好谈吧。”

那人松了口气道,“没事没事,我有认识的人在那里,下午可以约他。”

“那好吧,到时候直接让他跟我联系吧。”

“好好好,如果你什么时候有曲子了,记得联系我们啊。”

牧兮和对方又客套几句才挂掉了电话。

随手把手机扔到床上,整个人又像没骨头一样倒在床上。

她懊恼的挠了挠满头秀发。

牧兮都已经计划好了,今天一天都躺在家里好好做一个宅女休息一天。

这两天她忙着搬家,又忙着聚会,回来之后又和大家打招呼,完全没有休息到一会儿。

没想到现在又有新的事情,牧兮想到这里,又叹了一口气。

不过这也算是她工作的一种,为了有钱赚,养活自己,只好继续辛苦辛苦了。

想到这里,她不再继续想这些杂事,被子一扯,继续睡觉。

*****

下午五点。

初禾俱乐部。

牧兮坐在二楼包间,右侧的一面墙壁都是透明的,可以从这里看见一楼大厅的场景。

整个包厢被暖黄色的灯光,熏陶的温馨又暗沉,让人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坐在对面的人,是和她谈事情的相关负责人。

一身黑色休闲服,配上乱糟糟的头发和脸上颓废的表情,看起来就像一个中年大叔。

如果不是对方刚刚说他自己才30岁,牧兮完全想不出来一个30岁的男人居然显得这么老……

当然也有可能是对方那乱糟糟,不拘一格的穿着凸显出来的吧。

看着对方那不情愿的样子,牧兮很怀疑那个经纪人是不是随便在附近扯了一个熟人就拉过来了。

对面的那人伸手挠了挠自己乱糟糟的头发,“那什么,老刘他们急着要东西,我们现在就不要浪费时间了……”

一个小时后。

牧兮和对方谈妥了曲子的事情,可能是对方急着需要,所以并没有僵持很久,对方就爽快的答应了。

出的数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好一些,牧兮也有些开心,不枉她硬生生的从床上爬起来,专门来谈这个事情,这下又可以休息好久了。

“牧小姐你先休息,我去一趟洗手间。”

牧兮点头,看着对方从房间出去,她身体向后一靠,依在椅子背上,双眼略微放空的盯着一楼大厅。

她还记得,小时候知道自己的身体没其他人那么好时,她其实是很难过。

有时候也希望可以和其他小朋友一样,一起玩耍蹦跳,但是当时的小牧兮心中还有一个小秘密,可以像邻居家的小姐姐一样学习舞蹈,看起来漂亮又优雅。

不过这对于身为早产儿的她是不可能的,所以也只能想想而已。

自从之后的一次偶然,接触到音乐这方面,她才找到另一个自己非常喜欢的东西,她希望自己做的曲子可以让其他人唱出来,让更多的人喜欢,让所有人都知道这首歌曲,还有歌曲中的感情。

她原以为这种事情还要再等几年,毕竟她现在虽说出国学习了一趟,但也只是一个毕业没多久的学生而已。

现在有人用她创造的歌曲来唱歌,虽然只是一个三线明星,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真的很开心

就像是,距离自己的梦想又近了一步。

胡思乱想了许多,想到小时候,又想到现在,牧兮情不自禁的笑了笑。

等她回过神来,才发现时间已经过去了好一会儿,可那人说去一趟洗手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牧兮感到有些奇怪。

眼光四处扫了扫,无意间发现一楼大厅那里有些躁动,牧兮凝神望去,躁动的中心的不就是刚才和她谈天的那个邋遢男吗。

“该死!”

牧兮低咒了一声,随手拿起包包就赶了下去。

她现在敢打赌,这个邋遢男肯定是那个经纪人在y市实在找不到人,然后随便找了一个认识的人,让对方来了。

要真的是跟那个经纪人同一个圈子的,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问题?

居然和这里的客人产生了纠纷,牧兮实在是忍不住想把对方的脑阔子敲开,来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

这里可是初禾俱乐部,初禾哎,那可是现在在y市经营得十分盛大的一个公司,这里虽然只是它其中一个产业,但是鬼知道会不会在这里遇见什么有钱的公司老板或者富二代。

牧兮也不想对方现在出什么事,要是把她的事搅胡了怎么办。

牧兮走下去,赶快上前问道,“怎么了?”

没等邋遢男回答,面前的那个穿着白色衬衫的年轻男人抬眼,看了眼快步走来的牧兮,轻笑,“你们是一起的?”

眼前这人站姿吊儿郎当,衬衫解开好几颗扣子,露出大片白皙的锁骨,看起来就是哪家执绔子弟。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对方长的一张好相貌,就算是说话的语气一点都不好,也无法让人过于讨厌。

“这家伙惹到我了,你说怎么办,嗯?”

最后那个‘嗯’字的音被拖的极长,在结束时甚至轻轻上挑,带着一股子暧.昧.缠.绵.劲。再配上那人轻佻的眼神,让牧兮感觉很不舒服。

“呵~”

见牧兮半天没有动静,少年轻呵一声,抬腿缓步向她走来,“你今天的运气很不好哦,因为……”

他走到牧兮面前,明明只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待走进后才发现对方高的可以,最起码有一米八的个子,比牧兮足足高了一个头,看起来压迫感十足!

“……我今天心情很不好。”

牧兮下意识的朝后退去,然而胳膊被对方一把抓住,她皱起眉头。

好疼。

不过看对方那张扬邪肆的神情,她咽下已经到口中的呻.吟。

胳膊肯定都青了。

牧兮抿唇,“你想干嘛。”

少年笑,“呵,你说我想干什么。”

“那你想干什么。”

这时,一道带着淡淡雅致磁性的声音响起。

熟悉的声音。

这是牧兮的第一想法。

扭头发现一个熟人站在二楼的楼梯口。

晏……贺铭。

他怎么会在这里,从精神病院跑出来了吗?

任谁也想不出牧兮看见对方的第一想的不是自己得救了,而是这样奇怪的想法。

少年挑眉,看表情,显然也是认得对方的。

“呦,这不是晏大公子吗,怎么有时间到这来玩啊。”

就算是面对在京城中也让人惧怕的晏贺铭,少年依旧是那副吊儿郎当样子,似乎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个执绔子弟。

“我现在心情不好,所以”

说道这里,晏贺铭顿了顿,斜倪了眼被少年握住手臂,吃痛的牧兮。

“滚蛋。”

听到对方把他刚才的话又对他说了一遍,少年有种被打脸的感觉,还有剩下的那两个字,他简直脸都绿了,不过也知道自己再嚣张,也不能把晏家大少怎么样。

只能随便扯了两句,气哼哼的走了。

牧兮揉了揉酸痛不已的胳膊。

见晏贺铭迈着长腿走来,依旧是那样骄矜又优雅,不过,牧兮总觉得对方似乎有些地方和平时不太一样。

但她也没多想,只是说道。

“谢谢。”

4. 第4只 “很疼吗”

牧兮没想过会在这里遇见晏贺铭。

虽说昨天已经和他联系过,对方会在这几天过来,没想到会这么巧的在这里遇见。

晏贺铭对那个少年的冷淡态度,让牧兮恍惚间想起了还在国外,他们刚见过几次面的时候,那人也是这样的,对什么事情都很冷淡,有一种自带的骄矜和冷静。

而这种感觉也在晏贺铭犯病时,凸显出一种巨大的反差感,前一秒看起来还是一个冷静又骄傲的贵公子下一秒就变得脾气暴躁又易怒。

就像一个随时会被人惹怒的雄狮。

该说颜好的人不管是什么态度,都让人赏心悦目,当初见到对方那样的状态,牧兮也没有太大的感触。

隐性·真·颜控的牧兮表示,对方真的是她活了这二十多年里见过最好看的人了。

虽然是个男的。

“这次真的是要谢谢你。”

对着晏贺铭,牧兮还是有些不太自然。

不可否认的是,这次是真的要谢谢他,要不然的话刚才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收场才好了,早知道这种情况她就不急着冲出来了。

没想到对方一来就帮了她这么大一个忙,刚才的那个家伙,如果不是因为晏贺铭,估计不可能这么简单离开。

晏贺铭走到她面前,神色不着痕迹的把她从上到下看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太大的问题才满意的收回眼光,当然这一系列的动作牧兮并不知道。

他没想到今天刚到y市,就碰到了牧兮。

昨天因为要来y市才接下了初禾的计划书,没想到在这里谈生意反而会遇见要见到的人。

该说是意外之喜吗。

“没事就好。”

想到刚才的那个少年,晏贺铭皱了皱眉,那个家伙……

“下次如果再遇见那个家伙,记得给我打电话。”

牧兮一愣,才想起对方说的是刚才的那个少年,也知道对方这么说,究竟是什么意思,她清楚是为了她好,点头表示明白了。

见对方这么听话,晏贺铭嘴角弧度向上扬了扬,不过在其他人看来,他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一直呆在旁边被当成背景板的邋遢男,这个时候忽然颤巍巍的说了句话。

“那、那个,没事我就先走了吧。”

听到声音晏贺铭把目光转向对方,冷冷的看了眼,他没有看见全部的过程,但也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家伙,牧兮也不用出现刚才的状况。

牧兮听到声音,才回过神来看着邋遢男,她刚刚见到晏贺铭之后就忽略在一旁的邋遢男,不好意思笑笑,“没事,你如果有事的话就先走吧,还有以后不要随便的出现这种情况了,以后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虽说刚才对于自己突然冲出来发生这种事情有些懊恼,但好歹已经解决,所以也就不计较那么多了。

邋遢男赶忙点点头,“没问题,没问题,”随后就慌不择路的跑开了,感受着背后那锋芒如刺的目光,他真的是想有多远都跑多远。

下次他再也不贪小便宜,帮表哥来谈这种事情了,真是要命!

“跟我来。”

还没等牧兮反应过来,晏贺铭拉着她走到一楼角落的沙发上。

随手召唤一个服务员,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然后服务员小跑着离开了。

“怎么了?”

牧兮有些摸不着头脑,对方把他拉来这里到底是想干什么?

晏贺铭二话不说的把对方按在沙发上,让对方坐下。

“很疼吗?”

牧兮这才反应过来,他是想问她的胳膊怎么样了?

说起来她还真的是有些看不懂晏贺铭这个人,有时候说他什么都不在意吧,却又这么细心,她刚才只是下意识的遮掩了一下胳膊,没想到对方就发现了。

她摇了摇头,说道,“没事,不是很严重。”

晏贺铭抿唇,并没有接对方的话,而是又等了一会儿。

在等待期间,牧兮有些不安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坐在她旁边的晏贺铭,实在是有些摸不着头脑,对方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字就变得这么严肃了。

之前小跑离开的服务员走了过来,手中拿着一个小型医药箱,牧兮这时才知道刚刚晏贺铭是让服务员去拿药箱。

晏贺铭接过药箱,对着牧兮说,“自己把袖子掀起来,我看看。”

声音低沉又冷淡,让人可以感觉到他现在的心情不是很好,牧兮不知道哪里又招惹得对方,只好乖乖的把手伸了出来。

她其实还是很感动的,没想到对方看起来什么事都漠不关心,但是对于自己认同的人还是很好。

想到这里她就很庆幸,当初在国外晏贺铭犯病的时候顺便照顾了他一个晚上,虽说只是情势所迫,但是能跟对方做朋友,感觉好像自己赚大了。

到现在,牧兮才有些隐约的感觉。

她撸起自己的袖子,一眼就看见自己手肘的位置上有一个淡青色的手掌痕迹。

可以看得出来,如果不管它,再过一段时间肯定会青肿起来。

晏贺铭见状,抿了抿唇,心中划过一抹不悦,看来等他下次回京城后,是要对顾家那群家伙说一说顾知离,让他们好好‘关照关照’他。

晏贺铭打开医药箱拿出里面的消毒水和药品,骨节分明的手指就算是拿着简易的医疗用品,也显得莫名好看。

打开药盒,棉签蘸了一点药膏,轻轻地擦拭在已经开始有些青肿的手肘上,他下意识的放轻力气,担心对方会疼。

不过显然在这个方面比较粗神经的牧兮,并没有发现对方有些奇怪的担忧。

只等对方弄好后才感慨的说了两句,“你帮别人上药的手法也很好啊,我都没有感觉到很疼。”

晏贺铭:……

他这是为了谁才这样的。

不过他也没有在意这么多,毕竟他也知道牧兮,在平时生活中就很粗神经。

毕竟他曾经已经亲身经历过。

想到当初病发被照顾的那次,他觉得还是该感叹自己命大。

擦拭着自己指尖上不小心沾上的乳白色的药膏,晏贺铭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还有帮别人上药的一天。

不过如果对方是牧兮的话,他不是很介意。

晏贺铭还记得当初在医院见到对方的时候,以为她只是医院新招的医疗人员,也没有过多在意,只不过每次去的时候都会碰上她,所以才让他记住了。

直到有一次,因为一些私人原因,他的病情再次复发,当时又不在医院,遇见牧兮也算是巧合,不过也不可否认牧兮给予他的帮助。

所以只要是在他能力范围之内,他也不介意多帮助对方一些。

5. 第5只 “明天一起过中秋吧”

初禾公司的总经理焦急的在二楼包厢等待着,奇怪晏先生出去这么久,怎么还没回来。

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不能让他给办砸了。

初禾很早以前就想把俱乐部当成连锁类型.向全国进发,但是公司本身只在y市有话语权。出省的话还需要找一些新的合作伙伴寻求帮助。

当时他们公司找了很多资料,看了很多人选,但是再怎么样也知道,最好的人选还是要来y市办公的晏贺铭,有了晏家的帮助,他们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布遍全国。

然而晏大少爷也不是谁都有关系攀的上的,像人家那么庞大的背景和身份,这商场上有那么多人都想和对方搭上,可最后能搭上关系的也没几个。

毕竟人家能瞧得上你什么。

他们当时也只是抱着一丝丝的希望,把案子计划书投了过去。

今早的那通电话可是让总经理惊呆了,他没有想到这份大奖真的砸中了他。

公司上下对这次的事情给予很大的希望,所以从接到电话的那一刻开始,一直到与晏贺铭见面,他们都在准备。

弄了这么久,他们非常不希望事情就这么黄了,这可是难得一遇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想到这里,呆在包厢里的总经理实在是坐不住了,他打开门出去想看看晏先生到底怎么了。

刚从楼梯走下来,旁边的服务员伸手指了指角落沙发的位置,总经理有些疑惑得向那边望去,发现他心心念念的人,就在那里和一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女孩正在聊天。

服务员显然也知道这位客人很重要,就小声的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对总经理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总经理点头表示明白了,然后朝两人那边走去。

角落那里的沙发是他们专门放在那让人休息的地方,有人想休息的话就可以在那坐一会儿,所以视野极为开阔,总经理一眼就看见了。

他们坐得很近,也许他们当事人并没有察觉,不过作为旁观者,他看得清楚。

晏贺铭是什么样的人?

总经理可是听过无数次关于他的传言。不近人情,洁癖,尤其是对于女人,耐心极差。他还是第一次看见与晏贺铭和平相处这么长时间的女性,着实惊讶了一把。

齐胸的乌黑秀发,白皙到有些苍白的肤色,再配上周身柔和的气质,有一种病弱美人的感觉。

这是晏先生认识的人?

如果京城的那些人知道晏贺铭晏大少爷,居然会主动上前帮一位女性解围,不知道会惊掉多少人的眼珠子。

毕竟在那些人的眼中,晏贺铭不落井下石就已经是对得起他们了。

至于帮忙,想都不要想。

这么想着的时候,总经理脚步也没有停下,他走到两人面前,轻声说道,“晏先生……”

晏贺铭皱眉,看着忽然来到眼前的人,有些不悦,他难道没有看到自己现在有事情吗。

不过想到自己是因为和对方在这里谈生意才遇见牧兮的,也没有太过生气,不过现在他忽然不想和他们继续谈下去了。

“我现在有事,先走了。”

说着就起身准备离开,朝牧兮示意,让她跟着他一起离开。

总经理听到之后急急忙忙的回道,“那这次我们……”

后面的话他也不敢再多说,只能暗自期待。

晏贺铭听完之后挑眉,瞟了眼牧兮,想了想说道,“我同意了。”

说完不待对方反应,带着牧兮离开了。

牧兮迷迷糊糊地跟着对方离开了初禾俱乐部,走到门口被外面的冷风一吹,脑子整个就清醒了过来。

暗自懊恼,自己怎么跟着对方出来了?

“那个,既然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眼见着晏贺铭朝自己的车走去,牧兮也不好意思再继续跟着,只好有些尴尬的说道。

听到声音,晏贺铭扭头看向身后呆在原地,纠结要不要跟上来的人。有些好笑,他怎么不知道这人这么腼腆呢,当初他发病,她照顾他的时候,可一点都不像她外表表现的这么柔弱。

简直粗暴的可以。

“我送你回去。”语气驻定不容人拒绝。

牧兮紧张的摸了摸鼻子,想说不用,不过听见对方有些凶的语气,也知道自己如果这样说也没用,就咽下了口中想说的话,乖乖点点头,表示明白。

最后的结果,就是牧兮坐在了晏贺铭的副驾驶。

对于现在的状况,她还是有些坐立不安。

不知道最后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状况。

她悄悄侧头看向坐在驾驶位置正在开车的人。

骨节分明的手指游刃有余的握着漆黑的方向盘,随着车速越来越快,窗外的路灯一盏盏的闪过,照在晏贺铭那张棱角分明却又精致无比的脸上,半明半昧,那人抿着唇,配上面无表情脸庞,简直好看的过分。

牧兮在心中想到。

看着眼前的人,就算是有所准备,她也晃了晃神。

不可否认,这家伙不管性格怎么样,长相是真真的好。

也是她极为喜欢的长相。

“发什么呆。”

晏贺铭忽然出声,牧兮吓了一跳。

“没什么,”牧兮遮遮掩掩的回道,她总不能说自己看你看呆了,为了让对方略过这一点她错开话题,“你怎么现在来y市,不回家吗?”

“嗯?”

牧兮抿唇,有些怅然道,“明天是中秋。”这个时候不应该回家吗。

“不需要。”

想到自己的家里,晏贺铭下意识的就厌恶的皱起了眉头。

那冰冷的地方有什么好呆的。

比起待在家里,这中秋节他还不如在外面自己过,而且节日什么的过不过都无所谓。

“你一直说我,那你呢,不回家吗。”

晏贺铭的话,直接戳中了牧兮的伤感处,“……嗯,不回了。”

想到两个月前接到的那个电话,牧兮难过的垂下了眼眸,如同一个娃娃般安静的坐在那里。

牧兮一直以为母亲会陪伴她很久,她也知道母亲的身体一直不太好,可没想到对方居然瞒了她这么多事情。

肺癌晚期。

想到这里牧兮就觉得自己胸腔内堵的要命。自从七岁那年父亲出车祸离世以后,母亲就是这个世界上对她来说最亲近的人,而现在最后一个对她而言最重要的人也离开了。

这种节日过不过都无所谓。

晏贺铭话刚说完,发现牧兮的情绪顿时低落了下来。

虽然他想不到那么多,但也大概猜出了一些,这个中秋她可能不能和家人一起过。

晏贺铭突然有些不忍,刚刚还好好的人现在变成这样。

脑袋一热,忽然说道:

“刚好,我们两个明天都不回家。”

他看着坐在副驾驶的人,嘴角第一次在脸上勾勒出明显的弧度。

“明天一起过中秋吧。”

直到晏贺铭把她送回住的地方,牧兮才回过神来。

愤愤的用手敲了敲脑袋,懊恼自己刚刚居然真的在那低沉的声音中,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啊啊啊啊啊啊——

长的好看了不起呀!

想到这里,牧兮就恨不得把几分钟前的自己打醒。

……哎,算了,既然都已经这样了,牧兮觉得现在纠结这些还不如回去睡觉好了,明天随便了,再怎么样,对方也不会把她吃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