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葬墓师头七红缨小说第7章_葬墓师第7章节

发布时间:2018-11-08 19:01

火爆男频小说葬墓师目前处于已完结,这本小说是一本灵异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是头七,女主是红缨,是作者腹饥子最新原创的小说,头七红缨小说精彩节选:听我说完以后廖三眼微微一愣,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没想到我会知道的这么多,其实他的反应是应该的,毕竟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能说出这番话来就够奇怪的了。

葬墓师

推荐指数:8分

《葬墓师》在线阅读全文

葬墓师第7章 斗阴活儿

“呦呵?小兔崽子口气还挺大,知道我们师傅是什么人吗,方圆几十里你也不打听打听去,廖三眼听过吗!看风水找墓穴那是一等一的眼力,就你还想跟我师父比试,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见我狠狠地瞪着风水先生,他徒弟抬手给了我一个嘴巴子喊道。

原来他叫廖三眼,不得不说他看墓穴的本事还是不错的,单就这三清福荫穴如果不是眼力高强或者受过高人指点是绝对看不出来的。

“哼,怂了就说怂了,自己不敢答应让徒弟出头,真不愧是远近闻名!”我冷冷地看着廖三眼说道,现在我也只能这样激他了,在阴活儿上我还稍微有点把握,毕竟九迁九葬钉坟诀上的东西已经记得很清楚了,否则的话和他们三个动粗那会死得很难看,再说了,远处还藏着一个让人心寒的对手,如果我不把这家人救下来的话,恐怕活不过明天早上了。

对面的风水先生皱着眉头看着我,脸色越来越难看,估计是被我的话挤兑的,他一个堂堂的风水先生,而且听他徒弟说还挺有名,现在被我一个小毛孩子用话翻来调去的损,脸上早就挂不住了:“好,你不是自夸有点儿本事吗,今天爷爷就陪你玩玩,哼,也不知道从哪学了点鸡毛蒜皮的玩意儿就跑到爷爷这里来卖弄,一会儿让你死得心服口服!把他放开!”

廖三眼被我给气坏了,其实他本可以现在打死我的,反正也没人看见,找个地方一埋就算了,可他选择了一个最愚蠢的方法。

“师父……”那俩徒弟还想说点什么,可一看他们师父的脸色赶紧松开抓住我的手,站起来退到一旁。

见他们放手了,我长出了口气从地上爬起来,活动了一下被压得酸疼的手脚,然后笑着对廖三眼说:“先生想必也知道这三清福荫穴是难得的好穴,就这样破坏了实在可惜,这样吧,我会用我的方法引出三泉之水,这样既可以达成我的目的,又可以让这墓穴仍有一些福荫子孙的效果,如果先生能用阴活儿的手段阻止我,那我心服口服任凭先生处置。”

听我说完以后廖三眼微微一愣,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没想到我会知道的这么多,其实他的反应是应该的,毕竟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能说出这番话来就够奇怪的了。

“哼,少给我来这套,不就是想用话逼住我吗,行,今天爷爷就成全你,如果我挡不住你的话,不但会放你走,以后只要见面的话,我给你鞠躬行礼!”廖三眼也是被气坏了,同时也是对自己的本事太自信了,而且还受不了被一个小孩子看不起,可想而知这人有多小心眼儿。

我等的就是他这句话,虽然不敢保证真赢过他以后这三个家伙是不是会真放过我,但最起码三清福荫穴已经废掉,那样就可以完成控制洛爷那人交代下来的事情了,如果他还有用到我的地方,廖三眼就是想要反悔对我不利也没关系了,这个人肯定会站出来阻止的。

“好,既然这样我开始了!”我笑了笑,从挎袋里掏出七根铁针,每一根都有三寸长,按照北斗七星的朝向分别插在三清福荫穴的正北面,再掏出一根极细的银丝,穿上三枚铜钱后按顺序把七根铁针缠在一起。

见我开始动作了,廖三眼咬了咬嘴唇,看样子没想到我还真有这样的手段,不过他可没被我吓到,从随身带的工具里抽出一只铲子,走到三清福荫穴上开始铲了起来。

他出手要多轻有多轻,因为三清福荫穴上只有一寸深的封土,下边就是棺材了,如果把封土铲开露出棺材,那这三清福荫穴就算是毁在他手里了。

很快在他的铲下出现了五座小土山,我知道他想用五岳神山的风水格局镇住棺材下边的三泉,而且这五座土山位置并不和地理上所处的一样,而是按照一种很奇怪的方位摆列,让人看上更是平添了一种威严之势。

“这老东西不愧是风水先生,山河之势利用的这么好,不过想凭这个难住我你可失算了。”我嘿嘿一笑,用手在我刚才栓好的银丝上轻轻一捋,就听嚓地一声,我的手指头被锋利的银丝给割开了一道口子,鲜血全都涂染在了银丝上。

“看好了!”我用力拉起银丝上边的一个铜钱,等拉倒和对面五岳山一样高时,猛地松了手。

就听啪地一声,被我拉起来的银丝重重地抽在地面上,由于银丝被那些铁针隔开了,中间又穿插着很多根被拉直的银丝,相互碰撞之后其他的银丝也马上此起彼伏地抽了起来。

几乎是一瞬间,地面好像被这些银丝抽地微微颤动起来,而且还十分有规律,而这些颤动很快就传到了三清福荫穴上,就听噗地一声,五岳中的一座竟然轰然崩塌,紧接着刚才被我用银丝抽中的地面上开始阴湿了起来,看样子三泉的水有一部分被我给引了过来……

“咦?”廖三眼见我一招就破了他的手段,不禁奇怪地皱起了眉头。

不过这家伙也不是好对付的,随手一挥手里的铲子,他面前的两座土山就一左一右地动了动,刚刚阴湿的土地立马开始干涸,看样子泉水又被他给镇压住了。

我见势不妙,用手掐住那三个铜钱,用力一捋,原本交错的那些银丝被它们三个给聚拢在一起,形成一个雨伞一样的形状,我用尽全力把它们拉起来,猛地松手,三枚铜钱在银丝的巨大弹力下重重地砸在地上,就听噗嗤一声,竟然从土地里溅起很多水花,更多的泉水被我引出,廖三眼剩余的四座土山也彻底被震了个粉碎。

我知道这不是我有什么特别的力量或者能力,而是利用了钉坟的小技巧,因为越是极佳的坟穴就越容易遭受破坏,有一丁点的差错就会失去它原有的效果,所以即便只是引出来三泉的泉水,也能让三清福荫穴失去大部分作用,只不过引出是引出了,还没有形成流势,所以还不算破掉风水穴。

“小兔崽子,果然有点儿门道,看来不用点真本事还制服不了你了!”我对面的廖三眼见自己的手段竟然被我三两下给破掉了,瞪着我喊了一嗓子,一抬手从腰里抽出一把牛角刀,反手持刀唰地割破自己的胳膊,然后将沾满鲜血的牛角刀狠狠地戳进土里。

这一刀正戳在我和三清福荫穴中间,也不知道为什么,刚刚泛起的水花竟然随着这一刀的入土消失地无影无踪。

“血气入土竟然还有这样的效果,真够绝的!”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

紧接着廖三眼又抽出几把牛角刀,同样是在自己胳膊上割一刀,然后戳进我们中间的泥土里,而我面前的地面越来越干,如果再被他这么搞下去我可就要输了,本来还以为凭我的所学能够轻松把这个半吊子风水先生给制服,但没想到人家毕竟是看风水出身,对阻断气脉有独到的方法。

我赶忙把三枚铜钱掐住,用嘴咬住一枚,另外两枚分别执在双手,然后身形一转,地上那些银丝被我拉得全都紧绷起来,就听噗噗声不断,那些插在地面上的铁针一根接着一根地被银丝从地上拔了出来,水气顺着地面上的豁口开始往外冒,但是随着廖三眼不停地往地上戳血刀,冒出来的水气又不停地往回缩……

“不行,看来要出绝招了!”我看这样拉锯战不是办法,最终还是我要吃亏,咬了咬牙说道。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