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凡傅依依小说独家免费分享《原来爱最奢侈

发布时间:2018-11-08 18:07

荆楚凡傅依依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原来爱最奢侈的荆楚凡傅依依目录,原来爱最奢侈的全文阅读,原来爱最奢侈的小说讲述了荆楚凡傅依依两个人的爱情故事,几乎就是一瞬间的事,傅依依这个荆楚凡的妻子,就被所有人知晓了,好多不服气的千金小姐都凑过来,想要看看,这个傅依依到底是个什么货色,能gou引的了荆楚凡这个钻石王老五。

原来爱最奢侈的

第1章 一夜五十万

“病人的情况现在不是很乐观了,希望你们家属早点准备好押金,医院尽早的为她安排手术。”

傅依依脸色苍白的听着医生又一次给的通知,原本明亮的眸子里,有些暗淡,只是,她不能放弃,因为,这是她的妈妈呀。

“医生,你再等等,我一定尽快借到钱,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妈妈!”

……

尊爵汇,彩色的灯光闪烁,舞池里是一具具年轻的身体,在恣意的扭动着,形成了一个个,诱人的符号。

大厅的东南角的一个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矜贵而优雅,目光沉着。

他冷静,内敛,本是俊逸非凡的面容上,多的是严肃,即便是没有开口,可是,他周身的气场,却不容忽视。

傅依依坐在角落里,上下打量着这个男人,微微勾唇苦笑,她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了,总算是,让她等到了这个,冤大头了。

看着那个男人歪歪斜斜的样子,傅依依娇俏的面上,浮上了一个得逞的笑,慢慢的合上了手上的那一本杂志,“得!终于逮着你了!”

荆楚凡迷蒙了双眼,看着眼前这个一身白裙的女孩,有些想要亲近的欲望。

有些醉态的荆楚凡,就这样被这个女孩子,扶着走出了尊爵汇,鼻翼间是,她身上的幽香。

“真好闻……”

低沉暗哑的嗓音在傅依依的头顶响起,让傅依依的身体僵了僵,心里有些打鼓。

明明,她扶着的只是一个醉酒的男人,可是,心里还是在害怕,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

从包包里拿出了房卡,打开了早就预定好的房间,傅依依的手,还是有些发抖的,她,还真是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会这样的想要爬上谁的床。

将荆楚凡放到床上,傅依依看着他微醺的神态,微怔,听闻,这个荆楚凡是个出手阔绰的少爷,听说,这个荆楚凡,向来都是个混迹花丛的浪荡子。

听说……

听说了这么多,可是这还真是傅依依第一次见到荆楚凡这个活生生的人了。

“其实,你,真是挺帅的,可是,对不起了。”

傅依依看着荆楚凡,轻声的说道。

傅依依,你一定要这样,要不然,要不然,妈妈就没救了。

素白的小手,有些发抖的去解开荆楚凡衬衫的纽扣,傅依依整个人几乎要趴在了荆楚凡的身上。

本就醉着的男人,仿佛是被挑起了兴致,大手揽住傅依依的纤细的腰肢,直接翻身将傅依依压在身下,轻而易举的拿下了主动权。

傅依依没有想到,这个醉醺醺的家伙竟让会反客为主,看着身下人的惊讶的表情,荆楚凡表示很受用,可以,他很喜欢这个女人这个小模样。

低头擒住了那张粉嫩的小嘴,那滋味,有些甘甜,让他开始着迷了。

傅依依懵了,缺氧的瞬间,她几乎是下意识地伸手,想要推开他。

可是,脑海里,却浮现了爸爸妈妈的脸,傅依依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这一切,都是她应该承受的。

看着傅依依闭上了眼睛,荆楚凡的动作越发的剧烈了,大手毫不留情的将傅依依身上的衣服扯下下来了。

他的动作算不上是绅士了,甚至可以说是粗鲁,傅依依猛地睁开了眼睛,配合着他,将身上的最后一块布料卸下了。

荆楚凡看着面前的这具光洁的身体,心底的某些念头,瞬间就开始膨胀,他很清楚,现在的他想要的是什么。

吻上那粉嫩的唇,大手开始四处点火了,傅依依对这样的事情是陌生的,只是,她咬牙忍着。

“琳琳。”男人抚摸着傅依依的脸颊,低声唤道,墨色的眸子里,尽是柔情,。

这样的他,让傅依依心头突地一跳。

傅依依不知道他说的是谁的名字,也不想知道。只是一味的承受着他的索取,一次又一次的被他带上了云端。

屋内的温度在不断的升高,伴随着断断续续的暧昧声音,很久才停歇。

……

清晨的阳光,透过并不厚重的窗帘洒进来了,照在了脸上,有些痒痒的,傅依依睁开还有些倦怠的眼睑,头有些晕晕的。

入目就是荆楚凡的侧脸,傅依依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真的很帅,她的心,莫名其妙的漏了半拍。

男人的眉峰,微微皱了几下,傅依依知道,他这是要醒了,她赶紧转过身,背对着他。

不出意料,荆楚凡睁开眼,脑海里浮现昨晚的疯狂,好看的剑眉微微蹙起。

身边的人早已将缩到了窗边,荆楚凡捏捏眉心想着,许是因为害羞,所以,这个女人不忍抬头,只是,想着昨晚的滋味,他真是有些食髓知味了。

只可惜,有些时候,还是要节制的,这个不知底细的女人,还是不要再招惹的好了。

掀开被子,想要下床,入目的一抹暗红却提醒了荆楚凡,昨晚,是有多么荒唐。

不一会儿,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闭着眼装睡的傅依依想到她遭受的一切,心里难受的要命,眼睛也酸涩了,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荆楚凡从浴室里走出来,看着蜷缩在被子里的人,正抽抽搭搭的哭着,淡漠道:“这是五十万,昨晚,算是我的错。”

傅依依闻言从被子里探出了脑袋,如秋水般的眼睛里,都是泪水,鼻尖有些微红,怎么看都是让人心疼的。

“五十万,五十万就能随便的夺人清白吗?”她声音哽咽,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对不起!”荆楚凡淡淡地道歉,并不想过多纠缠。

“站住,一句对不起,就能解决吗?我好心好意的想要帮助醉酒的你,你却这样对我,五十万,你就想要脱身?”傅依依声泪俱下,戏演的十分逼真。

荆楚凡想要离开的脚步停了下来,转过身的时候,已经满脸的冰霜,冷冷的看着傅依依,唇边噙着一抹冷笑。

“所以,你是觉得,你应该比这个价钱更贵?还是,你希望我再多做出点什么?想要更多,就得付出更多的代价!”

荆楚凡再次覆在傅依依的身上,浑身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鹰眸微眯。

傅依依缩缩脖子,脸色有些发白,她算是看出来,这个荆楚凡真不是好惹的。

好汉不吃眼前亏,她连连摆手道:“不不不,你走吧,我是在开玩笑的。”

“哼。”荆楚凡冷笑一声,转身就朝门外走。

“那个,我们再也不要见面了!”傅依依看着荆楚凡的背影,硬着头皮喊道?

“如你所愿!”荆楚凡的声音噙着冰霜,连头也没有回。

第2章 和我结婚

傅依依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会为了钱出卖自己,只是,为了家人,这一切都是没有办法的事。

想着刚才荆楚凡那嘲讽的表情,一阵心塞。不过,傅依依手里拿着的他给的支票,心里也算是松了一口气了。

好在,妈妈的医药费有了着落了,也算是,她没有白被荆楚凡这只猪啃。

傅依依不愿意继续在这个酒店里多呆一分钟,匆匆的收拾一下,便离开了,到附近的店铺里,买了一个面包,一盒牛奶。

公园里人不多,傅依依习惯性的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拿着手里的面包粗略的开始吃着她的早餐。

阳光洒在身上,可是傅依依却没有感受到温暖,低头看着手里攥紧的支票,好在,妈妈有救了。

起身将垃圾扔进垃圾桶,傅依依准备先回家一趟,毕竟现在里银行开门还有一段时间。

荆家别墅。

“哟,荆大少爷回来啦,这是在哪个温柔乡里风流了?”

荆楚凡刚进家门,就听见这个声音,他本就有些不爽,顿时冷声道:“郁言珉,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而郁言珉的眼神却随着这漠视的态度越发阴冷了,咬牙切齿道:“荆楚凡!别给脸不要脸!”

荆楚凡懒得理会他,转身上楼。

“楚凡,你该成家了,要知道,这个家,需要你!”荆父却突然出声把他叫住了。

这些话里隐含着的深意,他是知道的,只是,结婚还是要和一个有意思的人在一起才能结啊!

荆楚凡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今天早上的那张楚楚可怜的面孔。

“爸,这件事我知道该怎么做。”他沉吟一下,保证道。

荆父看着依旧严肃的儿子,有些头疼,他知道这个家,怕是太平不了了,只是盼着,他死之前,能抱上孙子就好了。

回房后的荆楚凡姿态随意地拨通了一个电话号,声音里带着威严,“去帮我调查一下,昨天晚上的那个女人!”

……

“爸,我回来了,这是我给你买的吃的,这些日子,您越来越憔悴了!”

傅依依拎着几盒营养品进了家里,傅爸爸正坐在沙发上发呆,满面愁容,原本还算年轻的面容,就像是老了几十岁了。

“依依回来了,这些钱就不要花了,爸爸没事的,只是,你妈妈的身体,哎!”

重重的一声叹息,就像是石头一样,砸在了傅依依的心头,看着爸爸头上的白发,傅依依的眼眶有些酸涩,手握了又握,忍住了那种流泪的冲动,脸上撑起一个微笑。

“爸爸,你不要担心了,看看这是什么!”

她扬了扬手里的牛皮纸袋,傅依依脸上尽量维持着轻松的状态。

“这,依依你哪来的这么多钱?”

“跟朋友借来的,够妈妈的医药费了,爸爸,你不要担心了,我能照顾好你和妈妈的!”

傅依依的眼里是坚定的光,她知道,她是家里的顶梁柱了,她必须要照顾好爸爸妈妈,这是她不可推卸的责任。

“开门!开门!赶紧的!”

门外传来了大声的敲门声,傅依依这段日子,真是很习惯这种声音了,门外的人,是来讨债的。

“爸爸,去开门!”

傅依依嘱咐一句,闪身走进了卧室,将牛皮袋子放进了衣柜里。

“老不死的,欠我的钱什么时候还?”

傅依依走出来的时候,就看见要账的人将爸爸推倒在了沙发上,“爸!你怎么样了!”

“你们怎么能这样随便动手,钱我过几天就还你们,你们先离开吧,家里现在没有钱!”

傅依依的眼神里都是强势的光,对这些人,实在是不能客气的。

要账的人看傅依依是这个态度,更是恼火,“拿不出钱,今天老子就不走了,兄弟们给我搜,我就不信他们这里一分钱也没有!”

一大圈人开始在家里翻,傅依依觉得眼前一黑,眼睁睁看着有人打开了柜子门,拿走了钱,之后发生了什么,他们说了什么,傅依依都不记得。

只是,知道,这一刻,她崩溃了。

“依依,怎么办,你妈妈怎么办呀?”

傅爸爸几乎是老泪纵横了,他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才会让女儿出去借钱的,可是,这帮人渣竟然把钱抢走了,“怎么办,那可是你妈妈的救命钱呀!”

傅依依有些浑浑噩噩的了,可是,她不能就这样放弃,“爸,你别着急,我再去借,你别急!”

找谁借呀,还能和谁借呀,傅依依发现,这真是老天在捉弄她!

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傅依依再也抑制不住要流泪的冲动了。

她只不过是想要妈妈好好的,只不过是想挺过这次难关,怎么就这么难!

“呜呜……妈妈!”

“哭的这么伤心,也是无用功,倒不如好好想想解决办法!”

这低沉的嗓音突然在傅依依的耳边响起,傅依依的身体不由的一僵,抬起头,入目的便是荆楚凡那张妖孽的禁欲的脸。

“你,你怎么在这里!”

胡乱的擦了一把脸上的泪珠,傅依依问出了声,只是,还是不可控制的有些哽咽,模样像极了被抛弃的小可怜。

“傅依依!”

荆楚凡一字一顿地念出了傅依依的名字,可是就是这样不经意的一个动作,却足以让傅依依本就脆弱的小心脏紧张的缩紧。

“干,干什么?”

傅依依的目光有些闪烁,这个荆楚凡竟然叫出了她的名字,只怕,已经查到了她的身份了,这要是让他知道,她是故意爬上了他的床,真是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一种结果了。

傅依依不敢多想,在心里默默的期盼着,荆楚凡能不那么火眼金睛。

“和我结婚!”

“啊?”

傅依依懵了,这是什么节奏,“你说什么?”

“和我结婚!”命令的语气,不是在跟她商量,这话,甚至只是一种要求。

“为,为什么?”傅依依呐呐地问道,一副呆若木鸡的样子。

第3章 上门提亲

荆楚凡看着傅依依依旧是带着泪痕的脸庞,唇边绽放出一个轻薄的弧度,声音淡漠道:“契约成婚,你家的事情我解决。”

傅依依抬头看着站在她对面的男人,听着他说的话,心里竟然突然生出了一种信任感。

也许现在真的走投无路了吧,可是现在看看,她似乎已经没什么好骗的了,而他,荆楚凡可是在这个城市跺一脚,商圈里都要都要抖三抖的人呀。

“你真的能帮我吗?”傅依依不确定地问了一句,满脸的惊讶。

回应她的,是荆楚凡递过来的一张契约。

为期一年,各取所需,这样的字眼还真是有些灼人眼球,傅依依有些发白的嘴唇扯了扯,笑的有些牵强,“好,我同意。”

想不到刚卖了身子,连婚姻也要拿来卖了。

不过要是能让家人从此生活得好一点,傅依依不介意付出一切。

早就料到傅依依会是这样的决定,荆楚凡一点也不意外,低沉的嗓音听不出是什么情绪,只说了一句,“签字吧!”

傅依依没什么好犹豫的,接过荆楚凡递过来的签字笔,洋洋洒洒的写下的她的名字,傅依依。

一阵微风吹过,傅依依打了一个寒颤,有些冷了,出来的匆忙她也没带一件厚衣服,荆楚凡看着她有些惨白的小脸,微微皱眉。

“穿上,我送你回家。”他脱下外套给她披上,声音淡静。

“谢谢。”傅依依低声谢道,又瑟缩了一下身子。

傅依依这个乖巧的模样,真是让荆楚凡舍不得欺负,敛去眼睛里其他情绪,只是沉声说了一句,“不客气。”

……

难得的睡了一个好觉,想到昨天的事情,傅依依觉得好像是做了一场梦,妈妈的病有救了,爸爸欠下的债务能还清了,这一切都来的太突然了,傅依依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她心里的狂喜了。

起床洗漱,说好了今天荆楚凡回来家里提亲的,傅依依不想他看见一个更糟糕的她,当然,她已经自动忽略了昨天在荆楚凡面前哭鼻子的惨象了。

“依依呀,你怎么买了这么多的菜,家里要来客人吗?”

傅爸爸看着忙里忙外的女儿,问了一句,说真的,自从家里出事以后,他才发现,女儿真是长大了。

傅依依把从超市里买的菜放到了厨房里,扎上了围裙,准备择菜,“是呀,爸爸忘了和你说了,今天我男朋友要到家里来。”

“男朋友要来家里,你这孩子怎么不早和爸爸说呢,爸爸好准备一下,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他是做什么?”

傅爸爸这是开始了碎碎念了,傅依依觉得有些头大,以前她怎么就没有发现爸爸这么啰嗦?

荆楚凡从车上下来,脸上是一片淡然,走进了傅依依一家租住的小院子,入目的就是一片狼藉,想来,这一家的生活是真的够苦的了。

抬手敲响了傅家的门,里面传来的是傅依依的声音,“等一下。”

傅依依没想到荆楚凡这么快过来,赶紧从小凳子上起来,擦擦手小跑着去开门,“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傅依依脸上堆着笑,荆楚凡看着也觉得舒服,“依依!”

荆楚凡的声音里带着宠溺,让傅依依有些脸红,她倒是没有想到,荆楚凡还这么会演戏,一瞬间愣住了,仿佛他们真的是恋爱中的男女一样。

“依依,你怎么不让客人进来呢?”

傅爸爸催促一声傅依依才反应过来“快进来,我爸爸在家!”

这话里,带着的暗示,实在是太明显了,荆楚凡知道傅依依是什么意思,没出声,点点头就走进房间了。

“伯父你好!”

“你好,荆先生,快请坐!”

傅依依坐在荆楚凡的身边,看着傅爸爸眼神里的疑惑和怀疑,有些坐立不安,悄悄的用手肘碰了一下荆楚凡。

“伯父,我今天是上门提亲的,我爱依依,希望您能将她嫁给我,这个房产是我给依依的聘礼,还有这一百万的礼金。”

没有理会傅依依的暗示,荆楚凡径自的说着他的来意,脸上严肃认真。

傅依依心里的不安更甚了,他这样子,和谈生意有什么区别?

傅爸爸大吃一惊,看着那买卖合同上的地名,竟然就是他们家以前的旧居,“这,不是我们的家吗?”

“没错,为了表示诚意,我买下送给伯父,希望伯父笑纳。”

“爸爸,我们去说点事情,你先坐着。”

傅依依没有想到荆楚凡竟然会这么破费,扯着荆楚凡进了厨房,顾不得荆楚凡脸上的严肃,语气里都是急切,“荆楚凡,你怎么花这么多钱,我怎么能安心呢!”

“傅依依,我不喜欢寒酸。”荆楚凡蹙着眉,轻飘飘地吐出这么一句话来。

一句话,让傅依千言万语都梗在了喉咙里,有钱就是任性啊!

他们只是契约关系,好听点是娶她做老婆,说不好听点,不过就是一个充门面的情人罢了。

想到这里,傅依依的脸色有些难看了,她,好像是忘记的了自己的身份了。

“可是,这实在是太多了。”

傅依依心里的不安更甚了,她太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了,不想要欠他太多了。

“没什么可是的,傅依依我要的就是你配合我!”荆楚凡敛去眼里的不耐烦,声音越发的冷漠了,“你要知道,我从不缺的就是钱,只要你做够乖巧!”

荆楚凡审视着面前女人的微变的脸色,转身走出了厨房,他不喜欢对一个可有可无的人解释太多。

只要你足够乖巧!

这话当真说的是叫一个轻巧,却也真真的让傅依依的心里发寒,这个人真是一点也不近人情的,傅依依的眼眶有些温热,这委屈怕是有的受了。

看着他有些冷冽的背影,傅依依抬手摸了一下眼角,微不可闻的叹息一声,走出了厨房。

他们的关系,就是这样,他是她的金主,哪里是她能够窥探的,她要做的,就是讨好他。

第4章 浴室风波

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啊?”

傅依依一愣,没有想到爸爸会突然问这个问题的,“我们,是通过朋友认识的!”

傅依依回答的有些支吾,撒谎,说到底也不是她的看家本领。

荆楚凡按住了她搅动的手上,看着傅依依的侧脸,轻声回答,“我们是在一次社交晚会上认识的,那个时候,我第一次见到依依,一见钟情了,后来,我们就在一起了。”

这动作,真是一个体贴,傅依依抬眸看着荆楚凡的眼眸,下意识的想要抽回她的手,可是,偏偏被他握的死死的。

“对,我们就是这么认识的。”

傅依依赶紧接了一句,脸上有些尴尬。

真尼玛机智呀,傅依依现在真是有些佩服荆楚凡这个家伙了,简直是撒谎都不脸红的,这眼神真是绝了,要不是知道他和她的关系,真是要相信他的鬼话了。

傅爸爸看着一唱一和的两个人真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了,也罢,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也就不和他们掺合了,“行呀,你们看着办吧,要是真的考虑好的话,那就结婚吧!”

一顿饭下来,傅依依真是知道了什么叫食不知味了,心惊肉跳的吃着饭,一边是冷冰冰的总裁大人,一边是问题多多的老爹,这可是哪边都不能得罪的,她今天可真是受了夹板气了。

生怕老爸说突然再问一个什么让她措手不及的问题来,要是回答不上来,那可就真是糟糕了,又怕得罪了荆楚凡,所以,傅依依今天真是很难过的。

总算是送了荆楚凡,傅依依是松了一口气了,“爸爸,我去医院了,今天医院要给妈妈安排手术了!”

傅依依穿着米色的风衣,长长的头发随意的披散在肩上,拿着手包就要去医院了。

“依依,爸爸也陪你一起去吧!”

傅爸爸追上来,脸上都是担心的样子,傅依依摇摇头,“不了爸爸,身体也不好,今天是手术,你在家,好好休息,明天你在到医院来照顾妈妈。”

“这,行吧!”

手术室门上的红灯变成绿灯的时候,傅妈妈总算是平安了,已经是凌晨了,傅依依坐在医院的长椅上,终于沉沉的睡睡着了。

……

“傅小姐,傅小姐,醒醒!”

傅依依睡的正香,就被人叫醒了,抬手揉揉有些惺忪的睡眼,眼前是一张陌生的面孔,“请问,你谁哪位?”

陈诚看了傅依依这憨态,想笑却又不敢笑,总是,他算是知道了,荆楚凡这次的品味是真的不一般了,忍着笑意,看着傅依依,“你好,傅小姐,我是陈诚,是荆总裁的助理。”

一听见荆楚凡的名字,傅依依觉得自己几乎是一瞬间就清醒了,“荆楚凡的助理,有什么事吗?”

陈诚听着傅依依直呼荆楚凡的大名,脸上依旧是风平浪静的了,不由的腹诽一句,这女人,还真是,嗯,够特别。

“是这样,总裁让我接你过去。”

傅依依就觉得头大,她有些忘记了,今天要和荆楚凡见面的事情了,没什么好推脱的,“行走吧,我给我爸爸打电话,让他来照顾我妈妈,我们就走。”

“好。”

陈诚话不多,应了一句,就走到一边等着傅依依。

“好了,陈助理,我们走吧!”

车子上可比医院的走廊的长椅上要舒服的多,傅依依强忍着要睡着的困意,可是,终究还是没有成功。

“睡着了?”

陈诚叫了几声,傅依依根本就没有反应,有些无奈了,这个女人真是不一般,拿出手机叫荆楚凡,问问这该怎么办。

“等着,我下去!”

荆楚凡放下电话,剑眉微蹙,真是就没见过这样的女人,在车上睡着了,怎么叫,都叫不醒的。

“楚凡,你这动作还挺快的!”

陈诚倚着车门,看着荆楚凡面无表情的样子,揶揄了一句,他就算准了,荆楚凡会下来的,貌似,看起来,这个女人对荆楚凡还是有点特别的影响的。

荆楚凡看着嬉皮笑脸的陈诚,薄唇微扬,“多事!”

打开车门,抱出了傅依依就朝门里走,不理会身后的陈诚。

“诶!不邀请我进来坐坐吗?”

“公司可以考虑让你去非洲交流一点时间!”

这话一出,陈诚立马跳上车,就逃离了,开什么玩笑,他在这里有说有笑的,可不能就这样,被荆楚凡公报私仇发配到非洲去!

傅依依睡的沉,丝毫没有要醒的意思,荆楚凡知道她在医院,肯定是没休息好,看着她熟睡的侧脸,荆楚凡没来由的觉得很安心。

抱着傅依依就走进了浴室,想着不知道这样她会不会醒。

哗哗的流水声,傅依依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睁开了眼睛,就看见了荆楚凡那张放大的脸,胸口有些微凉。

“啊!荆楚凡!你在干什么!”

傅依依捂着胸口大叫,天啦,她怎么就没发现,荆楚凡还是个色狼,竟然是有这样的打算!

“色狼!你忘记我们的约定了吗?你说过,互不干涉的!”

傅依依捂着胸口一脸怒容的看着荆楚凡,深色间俱是将荆楚凡当成色狼了。

荆楚凡也不像做多解释,松开了傅依依,“看你睡得沉,我不想耽误了自己的行程!”

“呃,你这个理由可真是够了,现在我醒了,自己洗就行!”

“好!”

荆楚凡起身,放下了傅依依,勾着唇,饶有兴致的看着她,傅依依捂着发凉的胸口,脸上爆红,热的厉害,“荆楚凡。你出去。你在这里,我怎么洗呀!”

说着,推着荆楚凡的后背,将他推出了浴室。

荆楚凡笑而不语,脸上的挂着被傅依依称之为猥琐的笑。

嘭的一下将浴室门关上了,傅依依伸手摸摸脸颊,真是烫的很,心跳的剧烈,低头看见了那件粉红色的蕾丝内衣,傅依依真是尴尬了。

这个荆楚凡真是够了,居然还脱了她的文胸!

“你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门外的传来了荆楚凡低沉的声音。

第5章 共舞

半个小时!

傅依依真是觉得有些害羞了,脸上依旧是热的,可是想想,,反正,他们已经经历了更亲密的事情不是吗?

索性也就不去想太多了,还是先洗澡吧,天知道,荆楚凡要是急躁起来,会是什么样的!

浴室的门,吧嗒一声打开了,傅依依裹着浴巾,探出头,“那个,我该穿什么衣服呀?”

本来就是他叫她过来的,傅依依笃定,荆楚凡不会让她穿自己的衣服的,还是问问他吧,毕竟,现在,天大地大,金主最大!

“傅小姐,洗好了,就过来换礼服吧!”

傅依依没有看见荆楚凡的影子,却看见一个美丽的女人,语气温柔的让她过去换礼服,这是什么情况?

“荆楚凡呢?”

傅依依有些蒙蒙的,想着荆楚凡叫她过来,怎么一会的功夫,人就不见了呢。

田恬听了傅依依的话,扑哧一声的笑了出来,这个女人还真是有意思,难怪荆楚凡要叫她过来给她试礼服,“荆先生不在,叫你先换衣服,一会儿过来接你!”

“哦!”

傅依依话不多,听了这话,就乖乖的走到了那一排的礼服前,认真的挑选起来,讲真,这些礼服真是美的让傅依依炫目,从来都没一下子见过这么一大堆的礼服,眼睛亮了起来。

荆楚凡坐在监控里,看着傅依依此时此刻的面部表情,削薄的唇微微划出了一个弧度,看着傅依依一件一件的拿着礼服比量着,突然觉得,女人喜欢漂亮衣服,还真就是天经地义的一件事。

“天呐!真是太赞了,这些礼服都太漂亮了,我都不知道该选那件了,挑花眼了!”

傅依依有些幸福的冒泡了,抱着一件紫色的蕾丝长裙,兴奋的和田恬说着话。

不可否认,田恬也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很适合荆楚凡,比那个白珂琳看起来要好的多,也就更愿意和傅依依说话了。

“傅小姐喜欢就好,这些礼服都是我设计的,你叫我田恬就好了!”

“让她穿抱着的那件紫色的礼服!”

田恬话还没说完,耳边的微型耳机里就传来了荆楚凡的声音,啧,还真是个霸道的人,人家小姑娘穿什么衣服,他还要远程监控,“傅小姐,我看这件紫色长裙就很适合你,要不试试看?”

“好呀!”

傅依依兴冲冲的就抱着礼服,走进了试衣间。

……

“田恬,你看看这样子行吗?”

傅依依走出试衣间的,没有看见田恬,却看见了荆楚凡。

荆楚凡微眯者眼睛,打量着傅依依,白嫩的皮肤衬着这件紫色的长裙,整个人是一种高贵的气质,娇俏的面容略施粉黛,更显的楚楚动人。

看着面前的荆楚凡,傅依依依旧有些害羞,脸上微微有些泛红,微微垂下了眼睑。

“你很适合这件礼服!”

这赞美,还真是简洁,傅依依有些愣住了,没想到荆楚凡会突然说一句的,有些不知所措了,小手绞在了一起。

“穿上身显得礼服都瘦了!”

荆楚凡恢复了之前的样子,面无表情,语气里听不情绪来,但是这嫌弃还真是真真的!

这分明就是嫌弃她胖嘛!

“我已经很瘦了!”

从来没有人这样说她的,傅依依有些气不过,呛了一声!

荆楚凡上下打量着傅依依,嗤笑一声,“呵呵,也就这么回事!”

“你!”

傅依依气结,就没见过这么毒舌的人,又不好和他发作,只好老老实实的,憋着火跟在荆楚凡的后面。

“这是要干嘛?”

看着周围站着的人,傅依依有些懵了,面前的餐桌,上面放着玲琅满目的食物,餐桌旁还站着一个老人,板着脸,一看就是一个刻板的人。

这样的阵仗,吃饭,好像不是一件的简单的事情了。

荆楚凡看了一眼傅依依,不动声色,“傅依依,成为我的妻子首先要有良好的礼仪风度,所以……”

“所以,你这是要我学礼仪?”

傅依依不禁抚额,这都是什么事呀,“大哥,能不能等我吃完饭在学呀,我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傅依依一脸的怨念,一大早就被人带到他这里,连一口饭都没吃上,现在又叫她学礼仪,天啦噜,哪里有这样压榨人的!

荆楚凡深潭一般的眼眸里,没有什么情绪,“傅依依,别像猪一样,不学会,就不要吃饭!”

一句话,真是要把傅依依气的背过气了,“学就学,有什么了不起的!”

傅依依气呼呼的样子,脸上有些红晕,荆楚凡反倒觉她现在有些可爱了,为不可见的扬了一下唇角。

“傅小姐,我是你的礼仪教习,我们开始吧!”

那个有些严肃的老者,看了荆楚凡一眼就走到了傅依依的身边,语气间都是不可抗拒,看得出这应该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老师,傅依依不敢和他抗拒,低眉顺眼的应了下来。

……

“先生,傅小姐学的很快,可以了!”

老者走到了荆楚凡的面前,汇报着傅依依的学习成果。

荆楚凡抬眸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傅依依,点点头,“好,你先回去吧!”

本来是竖着耳朵听老者和荆楚凡的对话了,结果,就这样?

傅依依有些不敢相信了,礼仪,开什么玩笑,她以前可是学校礼仪大赛的冠军,哪里就那么让荆楚凡拿不出手了,真是杞人忧天!

“学会了,那就赶紧过来吃饭,不是吵着饿了吗?”

荆楚凡本就好听的声音,说出了这句话,更是让傅依依雀跃了,吃饭,这真是世界上最好的一项活动了!

狼吞虎咽!

看着傅依依用餐的样子,荆楚凡的脑海里只出现了这四个字,修长的手指,端起了手边的高脚杯,抿了一口,看向傅依依的眼神变得越发的深邃了。

荆楚凡不知道是怎么了,看着傅依依这个样子,突然觉得,她现在的样子,实在是比刚才的那端庄高雅的样子,要好的太多。

“傅依依,我教你跳舞!”

“啊?”

吃饱喝足的傅依依正拿着餐纸擦着嘴角,听见荆楚凡这一句,嘴角抽搐了一下,“荆先生,我本来就会呀,不用再教了吧?”

荆楚凡站起身,伸出手,不容抗拒的说,“那,总要试试看!”

傅依依有些无奈了,伸手搭在了荆楚凡的手上,荆楚凡的眼睛里总是看不清的情绪,傅依依有些不敢看他。

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女人,荆楚凡的心里有种一样的感觉了,倒是没想到,傅依依竟然能和他跳的这样的流畅。

看着那粉嫩的唇,想起之前的美好,荆楚凡不再犹豫,低下头噙住了,那想象中的芬芳。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