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留得红豆问清欢》小说阅读_留得红豆问

发布时间:2018-11-08 18:01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白景瑄欧阳清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留得红豆问清欢,本小说阅读网提供白景瑄欧阳清小说精彩内容阅读:只见欧阳璃急匆匆站起来,道:“姐姐,祖母年纪大了,你可千万莫要冲撞。只是抄书而已很轻松的,姐姐若是不嫌弃,我陪你一起抄,咱们姐妹俩说说话,很快就能写完。”

留得红豆问清欢

推荐指数:8分

《留得红豆问清欢》在线阅读全文

留得红豆问清欢第5章:清白

徐老夫人见欧阳清久不言语,想到她以往那张扬跋扈的性子,便觉得她要和自己对着干,脸色顿时更难看了。

“欧阳清,你可是不服?”

欧阳清紧皱眉头,默然不语。

此时,徐氏给女儿使眼色。

只见欧阳璃急匆匆站起来,道:“姐姐,祖母年纪大了,你可千万莫要冲撞。只是抄书而已很轻松的,姐姐若是不嫌弃,我陪你一起抄,咱们姐妹俩说说话,很快就能写完。”

欧阳清心中冷笑,婉拒道:“不用了,妹妹的好意我心领,只是这既然是祖母特意让我来清心净身的。须得我自己一个人来做才是。”

欧阳清抬头看着徐老夫人,目光澄澈:“不知祖母何时要?”

这丫头不仅不求饶,居然还能如此平静,尤其是她的目光坚定而澄澈,似乎带着不屑与嘲讽,徐老夫人怒火更盛。

“三天内把书抄好拿来我看!”

“是,祖母。”欧阳清不卑不亢。

真是越看越心烦,徐老夫人一摆手让欧阳清退下了,欧阳璃本着姐妹情深的态度,便要追着欧阳清而去,却被徐老夫人唤住。

“璃儿你过来,祖母有话和你说。”

欧阳璃不解,看向徐氏,见她对自己颔首,便乖顺的回到座位上。

徐老夫人开口:“容娘,今天我叫你来,还有一件事要和你商量。”

徐氏道:“母亲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儿媳哪有不遵的道理?”

这句尊捧取悦了徐老夫人,她神情回转,叹了口气说:“我近几日听了几句传闻是关于清丫头的,你知道吗?”

徐氏茫然:“儿媳不知,还请母亲指点。”

徐老夫人神情顿时严肃起来:“这件事情本不应该当着璃儿的面说,可如今她也不小了,听听这些倒也无妨,毕竟有关女子清誉多知道些也是好的。”

“清誉?母亲听了什么?清丫头是怎么了?”

“前几日,清丫头在回府的路上被贼人掳了去,这件事竟被人传了出去,说起来这件事也是你的错,你是怎么管理侯府的?这点小事都做不好,现在外面已经开始传咱们侯府的大小姐失了清白,被贼人污了身子。”

徐氏大惊:“怎么会有这样的话传出来?这要是传出去了,清丫头以后可怎么嫁人啊!都怪儿媳管理不善,竟让侯府的下人们传出这样的话,儿媳回去定要严加探查!”

老夫人依然神色冰冷,双眼凌厉:“探查还有什么用?要只是在侯府传就罢了,几日的功夫怕是早就传出门去了。侯府的大小姐被贼人玷污了身子,这种事怎么可以发生?这是在打咱们安阳侯府的脸面。”

欧阳璃皱着眉,很是担忧:“祖母,这不过是几句传言做不得真假,我相信姐姐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祖母莫要气坏了身子。”

“璃儿,祖母知道你孝顺,可这件事情容不得半点马虎,现在不是她有没有丢了身子的问题,而是别人认为安阳侯府的大小姐丢了清白,那她就是丢了清白,这样的名声传出去,你和沁沁两个人将来还怎么嫁人?这样身上有污点的人不能让她留侯府府!”

欧阳璃神色微惊,纤纤玉指捂住樱唇:“祖母开恩,这种事情也不是姐姐愿意的,她被贼人掳了去,活下来已是万幸,其她什么的我和沁妹妹都不会介意。”

这话明着是在替欧阳清求情,表明自己姐妹情深,可话中意思却是已经默认欧阳清被人玷污了身子。

徐老夫人没听出来,只觉得她心思善良:“璃儿,你这样单纯善良是好事,可也要分人,别忘了五年前她是怎么将咱们侯府闹得鸡飞狗跳的。现在她又坏了名声,留她在侯府,没有半点好处。”

徐氏恍然大悟:“原来母亲竟是有这种想法,怪不得方才要让清清回去抄写《女戒》《女德》,想来母亲真是用心良苦。”

徐老夫人道:“再怎么说,她也是我的孙女,我让她抄写《女戒》《女德》为的就是让她安分守己,清心寡欲。”

“母亲的意思我明白了,那关于清丫头的去处,母亲可有决断?”

老夫人眼神坚定:“我想好了,等我七十大寿一过,便让她重新回庄子,反正她在那里已经过了五年,想必也习惯了。她今年十三岁,两年之后便是十五及笄,到那时候给她随便找户人家,远远的嫁了便是。”

此话正合徐氏心意,她禁不住露出一抹得逞的笑。

“此事不可,还请母亲三思。”一声清朗从院外传来,来人一身绛紫朝服,身上带着初春的寒冽,剑眉星眸气质温润。

徐氏的笑容僵在嘴角,立刻变成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堪堪迎上去:“侯爷回来了,今日比平常早了一个时辰呢。”

来人便是欧阳清的亲父,现任安阳侯侯。

欧阳平对徐氏点了点头,便跨过她径直向徐老夫人走去:“母亲,这件事行不得,清清再怎么说也是我的嫡长女,既然回来了怎么能再送回庄子?”

徐老夫人对欧阳平有几分真情,毕竟她能得到如今的地位,也全靠欧阳平对她的母子之情。

她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说:“平儿,你不知道现在外面都传言清丫头被人玷污了身子,这样的传言不是在打咱们侯府的脸面吗?我也是为了安阳侯府着想。”

欧阳平紧皱眉头:“这件事我也有所耳闻,不过我相信清清,母亲,这件事就让儿子来处理。您七十大寿在即,到时那边也会来人,若是清清出了什么意外,咱们也不好交代。”

一听这话,徐老夫人神情莫测万遍,像是吃了苍蝇一样憋屈,久久才不甘心的道:“算了,那你去处理吧,清丫头身份尊贵我管不了,以后我也不管了!”

老夫人敲了敲桌子,身旁的两个丫头立刻来扶她:“我老了,身体吃不消,有什么事你们去自个院子里说吧!”

说罢,老夫人由两个丫头扶着便进了内室,这是明摆着告诉欧阳平在这件事情上她的态度。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