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留得红豆问清欢白景瑄欧阳清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8:01

今天小编带来一本女频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白景瑄欧阳清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问红尘,小说名留得红豆问清欢,现在一起看看这本穿越小说吧:她从温暖舒适的马车中探头出来,露出一截水红色的袖子,只见气派的侯府门前黑压压一片人,她微微失神,没注意到小蝶伸出的手,她右手一按马车轴,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利落地跳了下来,立刻引起一片抽气声。

留得红豆问清欢

推荐指数:8分

《留得红豆问清欢》在线阅读全文

留得红豆问清欢第3章:赏银十两

回去的路上,欧阳清仔细分析了现下境况,发现自己穿越的这具身子,竟然是古代版灰姑娘。爹不疼,娘去世,继母歹毒,竟将七岁的她送到郊外庄子自生自灭,而原身也是命苦,好不容易能回去当侯府大小姐,却在回京途中被人劫持,直接命丧黄泉,好在她穿了过来,剩下的路就让她来替原身走完吧。

既然这里的牛鬼蛇神如此多,欧阳清打算按兵不动,看看情况再说。

回到安阳府已经两日后了。

她从温暖舒适的马车中探头出来,露出一截水红色的袖子,只见气派的侯府门前黑压压一片人,她微微失神,没注意到小蝶伸出的手,她右手一按马车轴,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利落地跳了下来,立刻引起一片抽气声。

欧阳璃站在徐氏身边,轻轻的扯她袖子:“娘,姐姐怎么这般粗鲁?”

徐氏勾着抹笑,冷哼:“山野长大的丫头,你还指望她懂什么贵女风范?”

欧阳璃闻声轻笑,水眸潋滟,海棠红蹿银枝的衣裳衬得人比花娇。

在齐嬷嬷的指引下,欧阳清来到继母徐氏身前,她照着齐嬷嬷的教导,规矩的行礼:“母亲,女儿不孝,让爹娘担忧了。”

徐氏穿的体面富贵,发上的金饰晃得欧阳清睁不开眼,她抓住欧阳清的手,待她行完礼才道:“自家人还行什么虚礼,好孩子快些起来,你失踪的这段日子我日日为你祈福,希望菩萨开眼佑你平安,现在见你平安无事,我……”

徐氏声音带了哭腔,她身旁的欧阳璃急忙拿出手帕给她抹泪:“姐姐,你不知道,娘这几天日日睡不好,我常看到她夜里偷偷掉泪呢。”

欧阳清微愣,好一出母女情深,此时她应该说些什么呢?

“多谢母亲关心,都是我不好。”

闻言,徐氏便笑了:“看我光忙着掉泪,倒忘了正事儿。”她拉着欧阳清的手走到台阶最高处,斜眼一扫,底下顿时鸦雀无声。

“这就是咱们府上的大小姐,因病养在庄子,如今回来你们都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好好伺候,若是被我发现谁敢怠慢,一律赶出侯府!”

欧阳清淡淡的皱眉,下面大约二三十人,穿着打扮不想寻常奴才,都比较体面,她发现底下这群人双手、脸颊都有些红,刚刚他们不断的措手哈气,看起来像是冻了许久。

徐氏这么做,究竟是想让众人不敢怠慢自己,还是另有图谋?

底下大约有二三十人,听了这话脸色各异,齐齐道:“谨遵夫人吩咐。”

接着,徐氏低头问她:“清清,她们都是府中管事,你看还有没有什么要吩咐的?”

欧阳清皱眉,回想以往看过的古装剧,主人公都喜欢撒银子赏下人,随即咳了一声,道:“那个你们等了许久也累了,就每人赏银……十两吧!”十两应该不多吧?她记得古装剧的王爷公子都是一扬手白银千两,黄金百两的,十两银子对于侯府也就吹口气吧?

此话一出,安阳府门前有片刻的寂静,随即管事们个个欢呼雀跃,只差跪下喊欧阳清祖宗了!

“多谢大小姐!”

欧阳清被震耳欲聋的谢恩声吓到,随即便听徐氏有些咬牙切齿的说:“好了,各自散了吧,璃儿,清清,外面冷,咱们进屋说话。”

亭台楼阁、曲折回廊,一步一景、动静皆宜。

即便现在只是料峭初春,一切都还是深动的死寂,欧阳清也看得出来,安阳府的景致是极好的,想必他这位爹爹定是个品味高雅之人。

欧阳清随着徐氏进屋,丫头们鱼贯而入,香茗散发清香、各式点心小巧精致,这间屋子摆设极多,欧阳清看得眼花缭乱,样样奢华,满眼金银,比起方才所看之景竟是落了下乘,有些俗落。

徐氏手中握着手炉,冲着欧阳清招手:“我听说你落水受惊失忆了?”

欧阳清满脸落寞:“是啊,女儿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

徐氏一听,眼中划过得逞的笑,表面却很是惆怅的叹气:“哎,我可怜的孩子啊,别怕,京都多的是名医,我一定找人把你医好。还没给你介绍,这是你的妹妹欧阳璃,璃儿,见过姐姐。”

欧阳璃眉眼带笑,肤白唇红,她身段婀娜,举手投足透着高雅的贵女姿态,她轻轻笑开:“这五年来妹妹一直挂念着姐姐,如今姐姐回来了,可不要嫌我烦,我可要好好亲近姐姐一番。”

“妹妹客气了,我初来侯府,诸事不明,如后还需要请教二妹妹。”欧阳清暗地翻了个白眼,要真挂念她,五年了,也没见这位好妹妹去探望原身,想来也只是个走场面的人。

说了不到两句话,屋外风风火火跑来一人,隔着老远就开始喊:“娘亲,哥哥给我买的蹴鞠呢?”

欧阳清闻声去看,是一位有些圆润的小公子,穿着宝蓝织锦绣花袍,小脸白嫩却目露凶光,圆滚滚的着实有些胖了。

小公子谁也不管,径直跑向徐氏:“娘,我的蹴鞠呢?哥哥说已经给我买了。”

徐氏露出慈母般的笑,指着欧阳清,道:“蹴鞠就在里屋,那个不急,你看这是谁?霖儿,这是你姐姐欧阳清。”

他瞥了眼欧阳清,眼神毫无波动,随即扭头,不耐烦地道:“什么姐姐,我不认识她,我的蹴鞠呢?我要去玩蹴鞠!”

徐氏扭不过他,招了个丫头过来,欧阳霖拿着蹴鞠开心的跑出去了。

徐氏深深叹气,语气像是安慰:“霖儿还小不懂事,你当姐姐的多担待,毕竟血浓于水,他不会忘记你的。”

欧阳清愣在原地,有些摸不找头脑,徐氏一见她如此,顿时想到她失忆之事,好心的解释:“方才那是咱们府里的二公子,是你的亲弟弟欧阳霖,霖儿年纪小贪玩一点也正常,以后熟悉了他自然会想起你的。”

“……”

小胖子居然是自己的亲弟弟!

欧阳清只想扶额长叹,原身委实命苦,自己的亲弟弟居然对她视若无睹。之后徐氏又吩咐了几件事,就让人送欧阳清回院子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