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把心掏空狠狠爱银闪闪_把心掏空狠狠爱银

发布时间:2018-11-08 17:31

把心掏空狠狠爱这本小说是一本都市小说,是知名作家银闪闪的倾心巨作,小说主要介绍了穆凉川夏以欢之间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在夏以欢走过来的时候,男人的眼睛已经快要黏在夏以欢的身上了,毕竟之前夏以欢一看到他就像是老鼠见到猫,难得一次自己送上门来。

把心掏空狠狠爱

推荐指数:8分

《把心掏空狠狠爱》在线阅读全文

把心掏空狠狠爱012 她心狠手辣,又如何

什么毒药什么的自然是她瞎编的,至于什么药丸,也只是她最爱吃的褐色颗粒的糖而已。

只不过眼前的男人曾经想要强、暴她,这样的人,她怎么忍心轻易放过呢?

女人嘴角噙着冰冷的笑意,看着王总,极尽平静。

王总对夏以欢本来是很有意思的,毕竟夏以欢长得好看,还是夏家的千金小姐,有脸蛋又有背景,这样的女人总是比较吸引男人的。

在夏以欢走过来的时候,男人的眼睛已经快要黏在夏以欢的身上了,毕竟之前夏以欢一看到他就像是老鼠见到猫,难得一次自己送上门来。

可是,王总没有想到夏以欢的胆子竟然这么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一杯下了药的酒递到了他的面前。

“夏以欢,你这是什么意思?”

男人操着一口大黄牙,在夏以欢的杯子送到他嘴边的时候,暴怒了起来,一把推开了夏以欢。

“就是一点加了料的酒啊!”

夏以欢不动声色的避开,看着王总一脸无辜地说道,“至少我比王总你光明正大。”

下药也是当着他的面下的。

王总听到夏以欢的话,气得红了脸,摇摇晃晃地从座位上站起来,肥手往夏以欢的胸部伸过去,“女表子,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刚好前天晚上让你跑了,我现在就补回来,让你看看爷的厉害!”

王总说着就要去扑倒夏以欢。

包间里传来一阵调笑声。

一双双的眼睛写满了兴奋,大家似乎都在看一场好戏呢。

夏以欢嘲讽地笑了笑。

在老男人的肥硕的大手还没有碰到她的时候,女人直接拿着手上的杯子往男人的脸上砸过去。

伸脚往男人两腿之间踢过去。

大家还没有看清楚夏以欢是怎么做到的。

上一秒,还打算给夏以欢一点颜色看看的王总,已经倒在地上哇哇大叫。

“你们看什么看,还不给我办了这个女人!”

在帝都一直横着走的王总指着夏以欢,大声骂道。

王总的人听到男人的吩咐,纷纷上前,撸起袖子,虎视眈眈地逼近夏以欢。

男人们的眼中有些忌惮。

就在他们以为夏以欢要动手了的时候,夏以欢突然红了眼眶,伸手抓住了男人的衣袖,状似柔弱地说道,“凉川,他们欺负我,我怕。”

女人的声音柔柔弱弱的。

清澈的眸子蓄满了泪水,一副渲染欲泣的模样。

虚伪!

白莲花!

大家显然是对夏以欢突然这么大的转变表示不满,纷纷鄙夷地看着夏以欢。

睁大眼睛顺着女人白皙的手往上看去……衣袖的主人是……穆凉川!

“有人欺负了你?”

男人微微低下头,伸手拂去女人的脸上的,基本上就看不到的泪水,满是心疼地说道。

夏以欢听到穆凉川的关心,眼泪啪地一声掉落下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上辈子,被父亲赶出家门,她没有哭,雨夜,被陆云深赶出去,她没有哭,甚至在被夏温婉逼到绝路的时候,她的眼泪都没有掉落下来,怎么,明明只是演的一场戏,她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而,穆凉川在看到夏以欢的眼泪掉落下来的时候,墨眸沉沉。

发了怒。

“谁?”

冷冷的一个字,让包厢里的温度降到零下。

包厢里的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夏以欢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伸手揉揉自己红红的眼睛。

夏温婉冷哼一声,被夏以欢气得失去了所有的伪装,“穆少,您不要听夏以欢胡说,包厢里的人谁敢欺负她?她可是夏家的千金小姐,您的未婚妻,而且,这间包间是她主动走进来的,是她硬逼着王总喝下下了药的酒。”

穆凉川是什么人?

杀伐果断,冷静睿智。

她不相信,夏以欢的这点小把戏,穆凉川看不出来。

夏温婉奋力辩解着,说道激动处的时候,变了音调。

夏以欢冷冷一笑,忽略掉了夏温婉,转而红着眼睛,状似害怕地说道,“是他,他给我下药,逼我喝下被下药的酒,还有他们,那么多的男人想要欺负我一个弱女子,凉川,我害怕,还好有你。”

夏以欢说着便朝着穆凉川靠过去。

男人的身上带着淡淡的清香。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穆凉川走进包间的那一刻,她觉得很安心。

包间里的人听到夏以欢这么颠倒是非,都诧异地瞪大了眼睛。

这分明是睁着眼说瞎话!

穆凉川的心狠手辣在帝都是出了名的,心计深沉,聪明更是。

夏以欢竟然敢在穆凉川的面前,玩弄这么拙劣的把戏,在场的人都以为夏以欢从此要被穆凉川踢出局了。

而陆云深深邃的眸子一直放在夏以欢的手上,可能夏以欢都没有意识到,从穆凉川走进来的时候,她的手就没有放开过穆凉川的袖子。

“穆总,这些人怎么处理?”

吴秘书微微弯腰,不动声色地问道。

“给我的女人下药?”

穆凉川反手轻轻握住了夏以欢的手,朝着躺在地上鬼哭狼嚎的王总,冷冷一瞥,“小吴,发一条通告,从现在开始,所有的敢跟王氏合作的公司,都是在跟穆氏作对。另外,穆氏持有的王氏的所有的股票全部抛售出去。”

男人冷冷地说完,躺在地上的王总吓的肥腻的老脸变成的猪肝色,哭着跪在地上抓住了穆凉川的大腿,一个巴掌一个巴掌的往自己的脸上扇去。

“穆总,我错了,是我错了,我不该打夫人的主意,不该给夫人下药,不过我上有老下有小,还请穆总放我一条生路。”

刚刚还不可一世的王总跪在穆凉川的面前,哭着磕了好几个响头。

在场其他的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么拙劣的把戏,他们都看得出来,精明如穆凉川怎么会被夏以欢蛊惑呢?

“以欢你怎么看呢?”

穆凉川将身边的女人搂在怀里,怜惜地问道。

“穆夫人,求您开恩。”

哐当一声,王总跪着爬到了夏以欢的面前,将自己的脑袋往地上重重的磕了下去。

磕头声振聋发聩。

鲜血也顺着老男人的额头流了出来。

夏以欢却视而不见。

她不是以前的夏以欢,她恶毒,她是个坏人,对伤害过她的人,更是没有一点同情心。

女人勾唇一笑,放开了穆凉川,高高在上地站在王总的面前,嘲讽地看着眼前的,哭着跪在地上求着她的老男人,凉凉道,“不知道前天晚上,王总在对我动手动脚下药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过今天呢?”

“王总,你说,当时我哭着求你,拿玻璃片扎自己求你放过我的时候,你怎么不放过我呢?”

女人一字一句冷静地说道。

女人的神情很冰冷。

暗暗的光线下,看起来很残忍。

在所有的人都惊讶于夏以欢的残忍,惧于夏以欢的心计的时候,穆凉川墨眸沉沉,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墨色的眸子望向夏以欢的瞬间,全部都变成了怜惜。

王总被拖走的时候,地上被拖出了一道血痕,看着地上的血渍,夏以欢心头涌出一阵快感。

上辈子要不这个老男人对她起了色心,要不是他给她下药,要不是他,她怎么可能真的被人强暴?

女人看着看着,身子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男人长臂一伸,捂住了女人的眼睛,极尽怜惜,“以欢好了,以欢不怕,你还有我。”

“穆凉川,谢谢你。”

夏以欢说着,便“柔弱”地倒在了穆凉川的宽厚的胸膛里。

夏温婉气得眼珠子都瞪出来了。

夏以欢凉凉地瞥了夏温婉一眼。

她是睁着眼说瞎话,她是故意假装柔弱,她是心狠手辣,睚眦必报,可是,这又如何?

穆凉川上臂一伸,将夏以欢抱了起来,转身的瞬间,夏以欢的余光瞥到了陆云深,也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理,女人带着笑意,当着包间里的所有人的面,亲昵地勾住了穆凉川的脖颈。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