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年少时期的爱情》小说阅读_年少时期的

发布时间:2018-11-08 17:31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周植叶浮生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年少时期的爱情,本小说阅读网提供周植叶浮生小说精彩内容阅读:叶秋和常常在乐器行外面偷看周植,这我是知道的,偶尔我也会恬不知耻地陪着她去,虽说周植不常出现在店里,但叶秋和知道,每个周末的傍晚,也就是店员都下班以后,他会独自到店里去。

年少时期的爱情

推荐指数:8分

《年少时期的爱情》在线阅读全文

年少时期的爱情第五章

后来我才知道,叶秋和开始学习钢琴,其实是因为周植的一句话。

叶秋和常常在乐器行外面偷看周植,这我是知道的,偶尔我也会恬不知耻地陪着她去,虽说周植不常出现在店里,但叶秋和知道,每个周末的傍晚,也就是店员都下班以后,他会独自到店里去。

“他去那干嘛?又没有顾客。”我问她。

“我也觉得奇怪”秋和说道:“一开始他就坐在那里什么也不干,只是静静地坐着,好像在思考什么东西,后来他会抽烟,抽很多很多的烟,烟雾浓到我快要看不清他的背影,在我看不清他的时候,从烟雾里就传来一阵钢琴声。”

“哈哈哈哈哈哈……”我笑得前仰后合,“你丫说得真有诗意,演聊斋似的。”

“你别不信啊妹妹。”叶秋和接着说她和周植的故事。

叶秋和偷看周植的时候,其实她并没有躲在很隐蔽的地方,冥冥中她希望周植能发现她,跟她说句话,哪怕只说一句话,自己便也心安。

“其实我觉得,他早就看见我了”叶秋和这样说,“可是他为什么不跟我说话呢,他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要到这里来,怎么不请我到里面坐坐,每次我站在外面的时候,又希望他出来,又害怕他出来,要是有一天他走出来了,我该有什么样的表现呢。”

我知道这样的感觉,我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可是我知道,从叶秋和的眼神里我就知道,这感觉一定是很纠结的。

周植这个人真奇怪,他做的每件事都叫人不能理解,我猜想叶秋和也对他感到很好奇,又很困惑,所以那天周植真的走出来叫了她的名字,她感到慌张失措。

“叶秋和,你是不是落下了什么东西?”他给秋和找了一个台阶下,他明知道秋和来那么多次,不可能次次都是落下东西的。

而秋和怔怔地不知道怎么回答,只红着脸说了一句:“我,我只是路过。”

好在周植也没有再接着问,他打开门示意秋和进去。

房间里零零散散却又不失格调地摆着很多架钢琴,秋和来过很多次了,甚至于这里的每架钢琴,她都一一擦过,然而这一次,却像是头一回看见似的,屋里果真飘满了烟雾,秋和禁不住咳嗽了两声,一边周植已经觉察到,便打开了排气扇。

相对无言让秋和感到尴尬,她只好问:“已经下班了,你还在这里做什么呢?”

周植却答非所问:“你会弹钢琴么秋和?”

“不,不会”叶秋和倏地红了脸。

周植对着她笑了一下,嘴角上扬,牵动起几条笑纹,那个笑太迷人了,叶秋和说,她差点没沉醉进去,周植看了一眼她的手说:“你的手,很适合弹钢琴。”

叶秋和就是在那一天决定弹钢琴的,周植说,她的手很适合弹钢琴,就是因为这句话,后来的叶秋和付出了从未有过的热情。

这件事却让我对周植其人有了更深的疑惑,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是如我所见的冷漠,还是如秋和所见的温柔与诡谲?他和他的那幢老楼,都隐隐透露着一股不可名状的莫测气息。

而苏晋恒大概是这栋楼里唯一不怪异的存在了吧,在这个地方,唯有苏晋恒这个人,还是没心没肺地明朗着,或者说,这个人,一直很二。

记得有一次他说要给我做随堂测试,那套卷子破天荒地很简单,我用半个小时就做完,检查了无数遍,可是我没有交卷。

苏晋恒和我并肩坐着,他在写自己的作业,而我手里一边把玩着橡皮,一边对着他笑。

有好大一会儿,他才抬起头来面向我,他说,我看你早就做完了,为什么还不交卷?

我收起了笑容,一幅你奈我何的表情说:“就不交,监考员不能与考生交流,也不能强迫考生交卷。”

没想到苏晋恒他不吃我这一套,直接把我的卷子给抢了,突然换上一副神秘的表情说,你现在交卷的话,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等到考试结束再去,就迟到了。

我怀疑又戒备地问他,什么地方?

他说,到了你就知道。

“苏晋恒你可别框我,你这人太不靠谱了。”

他都懒得跟我解释,看我的神色多不耐烦似的,把卷子收了收,让我到楼下等他,等他从车库出来的时候,身边多了一辆自行车,就是我第一次见到他时他骑的那辆。

我真的坐上了他的自行车,他骑得很快,风在耳边呼呼地吹着,第一次离他这样近,都能够感受到他的体温,那一刻我居然觉得很紧张,紧张到两只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他骂我的声音被呼啸的风吹乱,零零碎碎地吹到我耳朵里,他说:“叶浮生你不要命啦?还不快抓着我,你想飞出去啊?”

于是我只好伸出一只胳膊环着他的腰,他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衫,在微凉的天气里,我的胳膊环在他腰上,感受到他身体的温度,该死,我第一次离异性那么近啊,那时候我的脸倏一下就红了,还好我坐在后面,苏晋恒他看不见。

骑到超市,苏晋恒突然停了车,让我在那里等他,他跑进去买了一个红包,和一支口红。

他把口红递给我,然后从兜里掏出纸笔,在纸上写了“百年好合”往红包里塞。

我疑惑地问他:“大哥,你到底要带我去哪,说清楚啊,就算是要把我带去拐卖了,也让我死个明明白白好不好?”

他笑笑说,一会我们要去参加一个婚礼,你要不要打扮一下?

我拿着口红一片茫然:“我不会用。”

他封好了红包,在我头上敲了一下,怎么那么笨,于是拿过口红替我抹起来。

他三下五除二替我把口红涂在唇上,抹好了,就对我说,抿抿,他做了个抿嘴的动作。

我一边抿,一边笑说,苏晋恒,你从前一定有女朋友吧,不然你怎么会知道怎么帮别人抹口红。

他轻轻地敲了一下我的头:“别以为每个人都像你那么笨。”

我们又骑上单车继续前进,到那个酒店门口时,我看到门口站着的美丽新娘,和英俊潇洒,气质不凡的新郎。

苏晋恒彬彬有礼地带着我走进去,走过那对新人时轻轻将红包交给他们,并报以熟稔而友好的微笑,而我心里却布满疑云,看样子他和这对夫妇是认识的,可是为什么要给他们假的红包呢?

那天我和苏晋恒找了一张桌子坐下来,我还是忍不住一直问他,这对夫妇是他的什么人。

苏晋恒神秘地朝我挤挤眼,凑到我耳边说:“我不认识。”

我一口可乐就喷在了他的脸上:“苏晋恒,你这人也太不不靠谱了吧,怎么能做这种事情?”

他往嘴里塞了一大块鱼肉,边嚼边说:“你丫心真狠,我看你那么瘦才带你出来改善伙食增加营养,怎么那么不懂得感恩戴德?”

我鄙视死他了:“你这是在骗吃骗喝你知道吗。”

“哈哈,这一带经常有人就结婚,我用这个方法不知道骗了多少顿吃的啦,是不是该拖出去斩首呢?”

他贱兮兮地又往嘴里塞了一块肉,表情很欠揍,我心一横,想着反正也进来了,不吃白不吃,于是也跟着大吃起来。

我看着苏晋恒生猛的吃相,不自觉地嘴角上扬,我愣愣地看着他埋头大吃的样子,心里突然就升腾起一股难以言说的感觉,这感觉又异样,又美好,在我人生过去的十五年里从不曾遇到过,该死,我喝了一大杯可乐,才把这种要命的浮想联翩抛在脑后。

那时候新人在台上讲述他们相爱的历史,动情时声泪俱下,我在下面听得认真,居然跟着他们一起哭起来,苏晋恒对我的行为嗤之以鼻。

他骂我说:“有什么好哭的叶浮生,你懂什么是爱情么你就哭?”

我反驳到:“我怎么不懂?”

苏晋恒一脸严肃地问我:“那么你告诉我,你喜欢什么样的人?”

那时候我竟然没有回答上来,这又给了他嘲笑我的机会,他用看一只猴子的眼神看着我说:“你连自己喜欢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你又怎么会懂得爱情?”

我还真的没有爱过什么人,所以,我说不出什么话来反驳他。

那天我们参加完陌生人的婚礼,是一路推车走着回去的,我们走得很慢,从天明走到天黑,我突然想起来问:“那么苏晋恒,你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他说:“我喜欢喜欢我的姑娘。”

我没想到他会那么回答,他哪怕敷衍我说不知道,也不至于那么回答。

我说:“你好好说,不要开玩笑。”

他又是一脸无辜地看着我:“我没有开玩笑。”

“哪怕那个姑娘是个杀人犯呢,哪怕她是个恐龙呢,哪怕你不喜欢她呢,只要他喜欢你,你就喜欢她么?苏晋恒,你要求也太低了吧!”

苏晋恒被我来势汹汹的怒气吓了一跳,他说:“叶浮生你不是吧,你不会那么容易生气吧?我哪里惹你不高兴了?”

我才反应过来自己方才的不理智,只好说:“我没有生气。”

苏晋恒又开始贱兮兮地说:“你不会是喜欢我把叶浮生,你要是喜欢我的话你得告诉我,反正你知道我要求很低的,我是不会嫌弃你的,而且猛的那么一看,你比恐龙还是好一点的。”

“你不要意淫啊苏晋恒,谁喜欢你啊,就凭你这张贱嘴我也不会喜欢你。”

他夸张地抚着胸口说:“还好还好,这样我就放心了。”

那天晚上苏晋恒把我送到宿舍楼下,又对我说:“叶浮生我是说真的,如果你喜欢我的话你真的要跟我说一声,我真的会好好考虑你的。”

他的这个举动很搞笑,连续三个“真的”让我感到他有些欲盖弥彰,我心说这货到底是吃错什么药了,于是我笑着对他说:“别在这瞎废话啦,我再不进去宿管阿姨该关门了。”

后来苏晋恒转身离去,我看着他的背影融入茫茫夜色中,有那么一秒钟,我心中某个地方突然动了一下,我伸手甩了自己几个嘴巴子,晃晃脑袋,那感觉才不见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