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情醉梦里花已开云晏初裴熙月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7:31

这本连载中小说情醉梦里花已开讲述了主人公云晏初裴熙月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玛丽苏的倾心巨作,情醉梦里花已开精选篇章:温水浸泡下,她感觉那蚀骨的酸痛越发明显。但凡她看得到的地方,布满了深红浅红的印记。她一遍又一遍冲洗着身子,仿佛要将这些印记悉数洗掉。

情醉梦里花已开

推荐指数:8分

《情醉梦里花已开》在线阅读全文

情醉梦里花已开第二章 逃离

内心的震惊让她忍不住就要破声叫出。

这个陌生男人是谁,她已顾不得计较,眼下,她只想逃离,越快越好。

裴熙月匆忙起身,却不想浑身的酸软让她难以踱步,“呵呵,想不到,你真的碰上野兽了!”

这个男人这么厉害?

她用残破的被单裹着身子,歪歪倒倒地离开。每走一步,就提醒着她昨晚到底发生了几次。

温水浸泡下,她感觉那蚀骨的酸痛越发明显。但凡她看得到的地方,布满了深红浅红的印记。她一遍又一遍冲洗着身子,仿佛要将这些印记悉数洗掉。

门铃嘟嘟地不停响着,她失魂落魄的起身,拖着疲累的身子走向玄关。

宿醉的酒意还未完全消退,太阳穴依旧疼痛炸裂。

她无精打采顺着猫眼往外看,呵呵,她母亲的好律师!

这个人就这么锲而不舍吗?

她晃晃悠悠地穿戴好衣服,半个小时后,将门打开。

律师在门外等候多时,心里早有愠怒。

“裴小姐,您母亲的遗产你就这么不上心?”

律师冰冷的话语激起了她的反感。

裴熙月哂笑。

“要不这样,你直接把熙瑜的遗产给云家,不用绕过我了,你看行吗?”她实在讨厌被逼迫的感觉。

要不是为了反抗熙瑜,她何至于在昨夜失去一个女人最宝贵的东西。

她想清楚了,为了所谓的遗产如此受人摆布,处处被压制,这不是她要的人生。

“裴小姐,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律师略有惊讶,可转瞬还是回恢复了职业素养,语气严肃不失淡定。

“你看我像跟你开玩笑吗?就这么说了,以后不要再找我。”她冷笑道。

   离开这里,似乎是迫在眉睫的一件事。

 这种地方真的呆不下去了。

看着律师失望的表情,她心中一阵窃喜,拿起包包就离开的房间。

以为人人都稀罕那些遗产吗?

她不缺钱,用钱来压制她,是最没用的!

裴熙月凶狠的瞪着律师,拿着钥匙,提着自己的包径自离开。

真以为她稀罕所谓的遗产吗?

她裴熙月真的不缺钱,从来都不缺钱。

想要用钱来摆布她,真是可笑极了!

“叮”得一声,只见两个电梯里,同时走出来十六位颜值上等的男人,十六道目光,齐刷刷地看向她。

裴熙月颇不自在,她嘟囔道:“没见过美女吗?有什么好看的!”

十六个男人被吼的发懵,见过美女,倒是没见过脾气这么大的。

    顺着裴熙月的方向看去,只见她走路姿势略有怪异,回过头,其中一个男子笑道:“想不到我们也有被嫌弃的一天。”

“这两天,可真是事事不顺啊!”

裴熙月只想尽快避开这些眈眈的目光,快步往台阶走去。高跟鞋发出的“蹬蹬……”声响彻楼梯。

听着楼道里的回声,云青啧啧嘴,赞叹道:“我觉得这女人挺有趣。”

要不是现在有急事,他还真想认识一下。

云旸拍了下他,打断了他的念想:“再有趣也别想了,还是想想,到了小叔那咱们如何自求多福。”

这话一出,众人纷纷垂下头,摇头叹气,走向419套房。

房间里。

管家若有所思的看着落地窗前的男人,再看看床下的狼藉,心里止不住的兴奋。

“先生,少爷们都到齐了。”

窗前的男人淡漠的回头,微微颔首,“让他们自己跟老头子解释。”

管家点头答应,似乎有话要说。

“跟在我身边这么久,还学不会直言?”云晏初挑眉问道。

老管家双手叠放在胸前,试探地问道:“先生是不是有心上人了?不论男女老爷知道了肯定会很开心的!”

管家趁机试探道:“先生若是有合心的人,不论男女老先生必然会十分欢迎。”

云晏初冷漠的回应,“男女都行?”

管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解释,“对不起,先生,我刚才的意思是……”

男人打断道:“山水庄园的管家一职一直空着,不如就让你过去。”

管家一听,嘴唇瞬间惨白,哆嗦着答道:“是。”

没有人敢反抗云晏初的命令,即便老管家在他身边多年,也不敢说一个“不”字。

管家离开后,云晏初依旧站在窗前,凝望着窗外,紧蹙的眉头不曾展开。

走到镜前,深紫色的领口微微张开,青紫的印痕提醒他昨夜是有多疯狂。

他闭上眼让自己平静下来,再睁开眸子,似乎又如往常一样冷峻不带任何感情。

身后的脚步声逐渐扩大,看来有消息了。

穿黑衣的男子毕恭毕敬的站在云晏初背后一米开外。即便主人看不到,他依旧训练有素地弯下腰,唤了一声:“先生。”

“有消息了?”他语气一贯冷冰。

“监控都查了,毫无痕迹。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裴小姐。”

“裴小姐?”

他终于转过身,通常意料之中的事情,他不喜欢正面询问。只是,这事,有些意料之外。

黑衣男子被慑人的目光定住,他哆哆嗦嗦的答道:“是裴熙月小姐。”

他不敢抬头,不敢想象云晏初的表情。

瞬间,套房里安静逼人。

如此安静势必要出事。

听到答案,云晏初心里泛起涟漪,他紧拢的眉角在听到回答的一刻舒展开了。

果然是她。

良久,他只说了一个字“找。”

黑衣男子有些摸不着头脑,诧异的看着云晏初,“先生,您是说……”

看着云晏初毫无掩饰的笑容,他懵了。

云晏初冷冷地看着他,他赶紧低头,心里七上八下。他第一次见到主人这样笑,是发生了什么?

“我的小鸟飞走了,不管什么办法都要抓回来。如果在外面饿死了,怎么办?”

云晏初的变化,他看不太明白。那个女人就那么好,让一贯骄傲的主人这样上心?他不敢多加揣测。但主人的话,他听懂了,一定要找到裴熙月并带回主人身边。

他不敢耽误,立刻开始了行动。

只是,没想到一个简单的“找”,就足足找了五年。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