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微景墨琅小说阅读免费《清风所至是你》

发布时间:2018-11-08 17:07

简微景墨琅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清风所至是你简微景墨琅目录,清风所至是你全文阅读,清风所至是你小说讲述了简微景墨琅两个人的爱情故事,为了查清楚母亲的死因真相,她一纸契约变成了他的新娘。“总裁大人,为了让你睡得安心,咱们来学梁祝吧。”某女一脸讨好的把棉被放到大床中间。“既然爱妻喜欢制服诱惑,那就去找身男装来吧,我不介意跟爱妻搞基。

清风所至是你

第1章:暗夜初遇

“还不走?等着我找那些人回来抓你吗?”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人,随后提着包就往外走。

“女人,你别得寸进尺!”

就在简微准备走出房间门的那一个瞬间,一双有力的大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紧接着,她整个人就被抵在了冰冷的墙壁上。

“敢这么和我说话的女人,你还是第一个!”

抬眸间,一双充斥着的怒气的双眸正紧紧凝视着她。

“我得寸进尺?呵,那么,你现在又在做什么呢?”

知道对方不会对自己有什么逾越的行为,简薇冷哼一声,毫不畏惧地反问。

“哼,那刚才那些人进来的时候,你不推开我反而曲意逢迎是为了什么?”

景墨琅直勾勾地看着简微,像是要将她看穿一样。

“是对我芳心暗许还是另有所图?”

显然,他把刚才的她的那声求救误当做了娇吟。

听了他的话,一股怒气直上心头,紧接着,又是一个耳光不由分说地打在男人脸上。

“这位先生,我想你实在是太自以为是了些!”

接连而来的两个耳光,彻底惹怒了景墨琅,他死死地将她抵在墙上,“女人,你找死么?”

“有本事,把刚刚那些人叫回来打一架啊,在这威胁我算什么本事!”简微眯了眯眼睛,冷哼。

“该死!”

这女人竟然敢怀疑他的能力,原本才刚刚压下去的怒火,在这一个瞬间又“噌噌噌”地往上窜。

“麻烦你松手!”

手上的力道越来越重,简微免不了蹙了蹙眉,伸出手要将他的手掰开。

“先生,人已经抓到了!”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长廊的另一端传来。

景墨琅敛了敛眸色,卡住她的大手松开,睨了她一眼,毫不犹豫地转身。

“过去看看!”

见男人脚步匆匆地离开,她松了一口气。

第2章:再次相遇

前几日的恐惧被接踵而来的加班淹没殆尽,简薇渐渐遗忘了那日在酒店的荒唐事。

凌晨四点,A市最大的医院,仍旧灯火通明。

院长及十多名顶级医生站门口,兵临城下般等待着即将被送来的病人。

一辆打着警示灯的救护车飞驰而过,从夜色当中驶来。

“准备血袋!”院长命令声落下,紧接着,病床上的男人被推进了手术室。

“啪--”手术门重重地关上,所有的声响都回归平静。

“谁啊?这么大的排场!”办公室门被推开,才有个小护士好奇地询问着。

“护士长,周医生叫你过去!”

简薇坐在桌前,半梦半醒之间被跑进来的小护士吵醒了。

“嗯!”她起了身,打起精神往外走。

原本凌晨两点她就下了轮值夜班了,可不知今天医院里来了哪位大神,几个主治医生愣是扣着她不让走。

脚步声落下,她换好衣服,走进手术室。

“酒精棉!”周医生神情凝重地看着手术台上的人。

她将手中的酒精棉递了上去,眸光落在手术台上的男人时微微一怔,不久前的记忆如潮水般涌上来。

怎么,会是他?那天在酒店的“贼”?

“手术刀!”周医生的话音再度打断了她的思绪,匆匆将东西递了上去……

三个小时后,手术顺利完成,她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出手术室,正欲换下衣服回家睡一觉,孰料……

“护士长,护士长……”实习生小贾气喘吁吁地跑进来。

“怎么了?”

“那位景先生的未婚妻来了,出了点事……”话音落下,简薇就站起身,匆匆往vip高级病房走。

“你们以为我们给不起这个钱么?”咄咄逼人的声音传入耳内,病房门口已经围满了人。

“怎么回事?”简薇随手拽了个小护士了解情况。

“护士长,您还是别进去了,这位大小姐来的时候,我们都在准备普通病房查房,景先生一个人躺在病房里,按理说,这属于很正常的事情吧,可她偏偏要添油加醋……”

小护士耸了耸肩,一脸的无奈。

“我知道了!”波澜不惊地应了一声,简薇从人群当中穿出去,走向那个妆容精致,神情傲慢的女人。

“这位小姐,我是这里的护士长简薇,很高兴认识你!”

她礼貌地伸手,然而对方却视而不见。

“你是护士长?”韩可璟睨了她一眼,“你是怎么管你的人的?他伤势那么重,你们就这么放他一个人在病房里么?”

轻轻将手收回来,简薇云淡风轻地一笑。

“小姐,我想,您可能误会了,我们是护士没错,可护士并不等同于陪护,不是时时刻刻都守在他的身边!”

“你还有理了?”脸色一变,女人瞪圆的眼睛显出几分狰狞。

“你知道他是谁么,这病房怎么也得几千块一晚上吧?连个陪护都没有,你告诉我这不是你们职责范围内的事情,说出来谁信?”

“这位小姐,这里是病房,请不要妨碍病人休息!”

饶是对这个女人有诸多不满,简薇依旧履行着自己的工作职责好心地提醒着。

“我要投诉你们!”对方依然不依不饶。

“小姐,你就是去投诉我们,上面给你的回答也会和我的一样。”

简薇抿了抿红唇,“况且,陪护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你们家属应该做的。”

她的话里带着刺,韩可璟自然听得出来,咬了咬牙,冲上去就要动手。

“住手!”

一道充满霸道气息的冷喝声自身后传来,韩可璟撂出去的手顿时停在了半空中。

第3章:美女挑衅

景墨琅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手术过后他就睡的很不安稳,韩可璟来医院后又一直闹腾个没完没了,他终于忍无可忍了。

“亲爱的,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饿了么?”

丑陋的嘴脸一瞬间消失殆尽,刚才还盛气凌人的女人小鸟依人地凑到床边。

“嘁,了不起!”身后有小护士愤愤不平发出一声低斥。

“你……可以滚了……那个护士长留下……”

景墨琅艰难地说出一句话,好在,只是双腿骨折,对他来说,这点伤根本不算什么。

偎在床边的人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留给她。

“墨琅哥哥……”韩可璟可怜巴巴地眨了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人家特地给你买了粥,你好歹让我喂你喝了再赶我走好么?”

简薇看了看两人,转身要走。

“你给我站住!笑什么?!”韩可璟霍的站了起来。

悠悠转过身来,简微捂着红唇轻笑道:“我笑,小姐,你还真是自取其辱呢!”

话音落下,韩可璟正想驳,就听到身后低沉的声音出来,“你闹够了没有?给我出去!”

男人冰冷薄凉的话音几乎用尽了浑身的力气,话落下他便阖上了双目,显现出几分疲惫。

不甘心地瞪了瞪眼,韩可璟终于识趣地闭了嘴。

转身,看见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又有些不服气,“走,看够了没有?”

说罢,愤愤而去。

听了她的话,所有人都脚底抹油,连忙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简薇也转了身,正欲离开,躺在病床上的景墨琅又漫不经心地开了口。

“简护士,麻烦你留下!”

早在她站在门口的时候,景墨琅就已经看到了她的工作牌。

顿了顿脚步,待到门关上了,简薇才不耐烦地开了口,“景先生,你这么冷落刚才那位小姐似乎不大合适吧?”

“我的事,似乎轮不到你来管!”景墨琅闭着眼,慵懒而又没好气的声音淡淡传来。

“哦?是么?”她唇角勾勒出一抹嘲讽的笑容,“那怎么还需要用我当你的挡箭牌呢?”

今天他当着那个女人的面将她留下,日后,对方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他抬眸扫了她一眼,正想向她询问一下自己的情况,门却在这个时候被人推开了。

“总裁,不好了!”

说话的人正是他的助理青牙,他面上神情有些惊慌,气喘吁吁,额头都渗出了豆大的汗珠。

话被打断了,景墨琅显得有些不满。

“总裁,您出车祸的消息被人放出去了,公司现在的股价已经下跌了八个百分点!”

听了这话,乌黑的剑眉猛地蹙了蹙。

“景先生,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你头顶上方有服务铃,摁下去就会有值班护士过来!”

早已经疲惫到了极点,听到他们开始谈论公事,简薇准备开溜。

景墨琅没有阻止她,而是转过脸对着助理开了口,“先稳住股价,防止有人恶意收购!”

“嗯!”青牙点头,“媒……媒体那边?”

“去查清楚是哪个媒体曝光的!”

幽深的眸子微微一眯,晦暗不明眸光落在眼前的男人身上。

青牙只觉得那双瞳孔如同深不见底的幽潭,更好似旋窝要将人卷入其中。

“好的,我这就去安排!”他清楚,在华蓝集团内部,景墨琅可以信任的人屈指可数。

“站住!”他的话音低沉,青牙脚步一顿,转过脸来。

“去给我查查刚才那个护士长,我总觉得她长得有点面熟!”

从第一眼看到简薇的时候,他就隐隐约约觉得那张精致的小脸上透着几分熟悉,可却又说不出来那个人究竟是谁。

交接了手头的事,换上便装,简薇出了医院的大门。

恰在这时,一道愠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简薇,你给我站住!”

话音有些熟悉,想也知道,正是刚才在病房里闹腾的女人。

“你还有事么?”她转过脸,站在医院门口,清晨的风微微将她那细碎的长发吹开。

“简薇,你知道我是谁吗?”韩可璟箭步追了上来,话音依旧刺耳。

“你是哪家的大小姐与我无关,好狗不挡道的道理,你不懂么?”

简微有些不耐烦,尽管早已经猜到了对方会缠着自己,可是没想到自己还没走出医院就被缠上了。

“简薇,你……我告诉你,我可是墨琅哥哥的未婚妻,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抢他?”

简薇抿了抿唇,无语!

显然,这个女人已经将她当成了假想敌。

“韩小姐,你是谁的未婚妻与我无关,景墨琅是我的病人,我只对我的病人负责!”

“而且,你似乎找错人了,是景墨琅要我留下的,不是我厚颜无耻地往上贴!”

说完,她转身就要离开。

“谁允许你走了?!”韩可璟一把抓住她的肩膀。

“韩小姐,你要是再不松手,我就要叫保安了!”

“简薇,你别不识好歹!”在她眼里,这些保安根本不足为惧。

有些不耐烦地一把将她的手甩开,简薇冷笑,“女人在男人眼里是靠魅力的,别自己没本事,还在这无理取闹!”

听了她的话,韩可璟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下意识地扬起手就要打人。

孰料,简薇的动作更快,只听‘啪--’的一声响,她抬起的手臂便僵在了半空中。

从小到大都是她打别人,有几个敢忤逆她的?

如今,被人一个耳光撂在脸上,韩可璟只觉得右侧的脸颊火辣辣的疼,伸出手捂住红肿的脸颊,随后瞠圆了一双美目。

见她这样,简薇只觉得好笑,嘲讽地看了她一眼。

“韩小姐,别怪我没提醒你,男人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无理取闹的女人!”

说完这句话她就扬长而去。

韩可璟死死地咬着牙,小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关节微微泛白。

警告未果,反而被羞辱,她脸上掩饰不住的火气,但一时又没辙,只好悻悻地上了楼。

病房里,景墨琅已经向助理交代完了事宜,闭目也不知睡着了没有。

她坐在床头,摸了摸火辣辣的脸颊,委屈极了,很快就有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起来。

哼,简薇是吧?她一定会让墨琅哥哥讨厌她!

可是,半个小时过去了,病床上的人依旧没有睁开眼,反倒是门响了。

她如梦初醒一般,从床边的椅子上站起身,见门外站着景墨琅的父亲景致远和母亲倪卉,顿时楚楚可怜地眨了眨一双大眼睛。

“干爸,干妈,你们怎么来了?有我照顾墨琅哥哥就好了!”

“我们来看看!”相比起倪卉,景致远因为公司股价的事情显现得更加严肃。

而倪卉则低下头,注意到了韩可璟脸上的五指红痕。

“丫头,这是怎么了?墨琅打你了?”

她并非景墨琅的生母,可是在景致远面前总是需要装一装的。

“不是墨琅哥哥,是这医院里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护士长,呜呜……干妈,你可得帮我做主呀!”

躺在床上的人蹙了蹙眉,挑起冰冷的眸光。

“你闹够了没有!出去!”

低沉的话音吓得韩可璟就连呼吸都轻了,趴在倪卉怀里一个劲地掉眼泪。

“好了,你也收敛一点,可璟要不是为了照顾你,会受委屈么?”

景致远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低声斥责着儿子。

景墨琅冷笑,靠在病床上,不多说话。

“你说这好好的,怎么就出车祸了呢?”

没有回答,景墨琅冰冷的眸光落在倪卉的脸上,她的假仁假义他见识多了,早就免疫了。

她是景家的主母,他是景致远在外面的私生子,所以,将他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也很正常。

“就是呀,墨琅哥哥,你昨天晚上去哪儿了呀?怎么就出车祸了呢?我和干爸干妈都担心死了!”

甜腻腻的话音又响了起来,景墨琅不理会她的话,而是将目光转向了父亲,“爸,公司那边,还好吗?”

死死地皱着眉头,景致远摇了摇头,“你安心养伤就是了!”

听了这话,景墨琅勾勒出一抹冷笑。

他知道,这个父亲若是真的关心自己,昨天晚上他就会出现在医院里了。

父子两沉默下来,倒是倪卉在一旁絮絮叨叨没完没了。

“老公,川儿打过电话来了,等公司那边稳定一些就过来探望墨琅!”

她口中的川儿便是景家的次子,景川,她和景致远的亲生儿子。

“爸,你们先回去吧,这边我自己就可以了,可璟也没休息好,把她带回去!”

终于有些忍不住,这个女人的虚伪总是免不了让他觉得恶心。

“也好!”景致远没有再多说什么,带着倪卉和韩可璟离开。

临走的时候,韩可璟又有些不甘心,几次回头,最终还是不得不跟着倪卉的脚步走出了医院。

从地铁站出来,简薇终于到了自己租的公寓楼下,正欲上楼,电话却不眠不休地响了起来。

“做什么?”见屏幕上的电话来自容菡,她不耐烦地问。

“你就这么不欢迎我么?我可是听说了你的光荣事迹的!”容菡清丽的话音从电话那边传入耳内。

“什么光荣事迹?”简微下意识地蹙眉。

“呵,还装,听说你勾搭上了华蓝集团总裁景墨琅,真的假的?”那边来了兴致,“我都听说了,说你和缠着他的那个女人打起来了!”

“……”无语地撇了撇嘴,现在简微算是明白流言蜚语的厉害了。

“我和那个神经病没有半毛钱关系!”

她重重地强调着“神经病”三个字,一想到景墨琅利用她躲避别人的追杀,她就不满。

“哟,还说没有关系?都取上爱称了!”

容菡了解简微,她是个有职业操守的人,如果这个人和她只是单纯的病护关系,那么她绝不会骂对方神经病的。

“什么爱称,我告诉你,别听医院那些小护士胡说八道,那个景墨琅就是个神经病!”

和景墨琅的两次相处都不怎么愉快,所以简微史无前例的戴上了有色眼镜。

“别,说真的,据我所知他的条件还不错,反正你和项邯那个渣男分手也有一段时间了,不如把这个景墨琅拿下?”电话那头越说越没分寸。

和项邯相恋七年,本来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但对方却劈腿了。

劈腿的对象竟然还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简雪,理由是简雪对他的事业有帮助。

七年的爱情长跑竟然比不了简雪的家世背景,得知这个消息之后,简微算是彻底死了心!

“拿下?”她下意识地重复着这两个字。

“当然,你们男未婚女未嫁,这个男人看起来应该是个成功人士。”

容菡一本正经地说着,刚走进家门正拿着水杯喝水的简薇猛地将口中的水咽了下去。

咳了几声,电话那边的人都听在耳里。

“喂,我说,你和项邯这么多年,不会还是个处吧?也不知道如果项邯发现你是简雪的姐姐时会有什么反应?”

第4章:风言风语

“我刚到家,准备休息了,晚点给你打!”简薇无奈地摇头苦笑。

明知道她是在错开话题,容菡却也没再多说什么,“行了行了,你快去吧,我还有病人等着呢!”

“嗯!”她应了一声。

容菡跟她在同一家医院,是个妇科医生,工作比她忙碌些。

挂掉电话,她这才钻进了被窝,沉沉入睡。

再醒来,却是被放在床头的手机铃声吵醒的,电话那头很快传来实习医生小贾的声音。

“护士长,vip病房的景先生有事找您!”

“什么事?”

被吵醒了美梦的简微有些不悦,更让她不满的是,景墨琅当她是什么?

自己是个护士又不是他的保姆,还盼着她能随叫随到么?

“不……不知道……”小贾支支吾吾地应着。

“告诉他,有事下午再说!我现在下班了!”

她一字一顿地说着,咬着牙,恨不得现在就跟景墨琅算算账。

也不知她究竟是造了什么孽,遇到这么个难缠的苦主。

“护士长,他……他说……医院有他股份,您要是不来,我的实习就提前结……结束了!”

小贾委屈极了,他是被那人的气势吓傻了。

闻言,简薇无奈地抿了抿红唇,景墨琅说得究竟是不是真的她不知道,只是她不希望因为自己耽误了小贾的前途。

“行了,我一会就到,你让他等着!”

听她这么一说,小贾长舒一口气,挂掉电话,看着面前的男人。

“景先生,护士长说她马上就到!”

“很好,你可以走了!”

景墨琅慵懒地靠在床头,转目看了看坐在床边的盛黎,待到小贾走开了,才不徐不疾地开口,“车祸查清楚了?”

盛黎在A市开了一家侦探公司,近几年混得风生水起。之所以将调查车祸的事情交给他,无非是不想惹人注意。

“那辆QQ车的车主可没你幸运,你好歹只断了几根骨头,他连命都丢了!”

盛黎眯着眼细长的狐狸眼,一脸的高深莫测。

昨天凌晨两点,景墨琅从郊区的高尔夫球场重返别墅,途中被一辆QQ车盯上。

按理说一辆QQ车跑不过兰博基尼的,可偏偏……

那辆QQ车经过改装,明显就是冲着人来的。

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他眸光又冷了几分,看着盛黎。

后者只觉得自己被那冰冷的眸光瞪得头皮发麻,连忙解释道:

“车主叫张浩,车祸当场就死亡了,我的人从他的户头上查到近期有一笔巨资到账,具体的还不清楚,明天给你答复!”

听他这么说,景墨琅这才淡淡地点了点头。

“不过,我想,我这里有你更感兴趣的东西!”盛黎神秘兮兮地笑着,伸手从包里拿出来一份文件。

景墨琅蹙了蹙眉,接过他手中的东西,资料上的“简薇”两个字很快就吸引了他的目光。

“青牙告诉你的?”他一边将手中的文件翻开,一边漫不经心地询问。

“你觉得除了我,还有谁能在短短两个小时就把你要的资料找到?”盛黎眯了眯眼,点头,薄唇微合。

“行了,我知道你业界良心,有职业操守!别闹了,让我静静!”

低沉的话音让正在卖弄的人有些不满,本来还想炫耀几句,没想到自己的台词都被他给抢走了。

从他白手起家,刚开始创业的时候,这些台词就没离过他的嘴。

良久,景墨琅才合上了手中的文件。

“怎么样?没想到吧?这个简薇竟然算得上是你名义上的表妹?”盛黎说着也笑了。

景家的女主人倪卉,恰巧和简薇的继母倪冰是姐妹。

虽然近几年简家和景家开始走动起来,但简薇和景墨琅倒从来没有正面接触过。

当然,除了那一次……

“什么名义上的,你有完没完!”在他心里,从来没有将倪卉当成过自己的妈妈。

他从小就是别人看不起的私生子,因此性格自然也冷酷些。

知道他的禁忌,盛黎吐了吐舌头,识趣地闭了嘴。

“看来,我终于找到能统一战线的人了!”

冰冷的话语,却有种摄人心魂的力量,盛黎无奈地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人。

……

“咚咚咚-”沉闷的敲门声打断了两个人的思绪。

第5章:提出合作

“进!”盛黎下意识地应了声,紧接着就看到简微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眯了眯狐狸眼,他识趣地起身:“你们聊,我去走廊上抽根烟!”

待到身后的门被关上,简薇才极不耐烦地看着床上的男人。

“景先生,你很幼稚!不管你是不是这家医院的股东,都不应该用小贾的工作来威胁我!”

“哦?简薇,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在躲我么?”一抹邪魅的笑容在他脸上绽开。

“荒唐!”她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景先生,你未必太自恋了一些,第一,我是这家医院的护士长,不是你的贴身陪护,不可能二十四小时守在你的身边,我想你应该不会像韩小姐那样不讲理!”

话音微微顿了顿,没等回答,她又继续开口:

“第二,这里是医院,对于每一个优秀的医护人员这里都是一个平台,请不要随便威胁实习护士,因为这份工作很有可能决定了他们的未来!”

她落下几句话,双手环抱胸前,面无表情地看着对面的男人。

“简薇,你就没想过,我找你会有其他的事情?”他无所谓地笑了笑,让人看不清他面上的神情。

“抱歉,我想我和你的关系还到不了能够谈论其他话题的地步!”

“你真是一点都没变,简大小姐!”

浓眉一挑,他俊朗的脸上轻浅笑开,眸子里却是诡奇的冰寒。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简薇垂下眸,试图隐藏内心的震惊。

他坐起来,靠在床头,牢牢盯着她,不紧不慢地道:

“广盛集团董事长简曜的大女儿简薇,说起来你应该叫我一声表哥。”

听到简曜两个字,她蓦然怔了怔,强作冷静道:“景先生,你认错人了。”

他淡淡地吐了一口气,脸上没多大变化。

“八年前,你不满父亲简曜对你母亲的不忠,竟然把他推下了海。简护士长,你别忘了,这件事可是发生在景家的邮轮上!”

“那只是个意外!”心中一慌,她连平时冷静的说话方式都忘了。

“不做简家的大小姐,反而跑来当小护士,这就是你的骨气?”

景墨琅扬眉,兴味浓浓地看着那张蓄意平静的脸。

“我以为,终有一天你会赶走那对狐狸精,为你母亲报仇,结果你让我失望了。”

“你——”

简薇终于拉下了脸,怒冲冲地甩过头来,瞪圆了眼睛盯着面前的男人,“给我闭嘴,你没有资格管我的事。”

如果她没记错,这是他们第三次见面。这个男人,未免管得太宽了些。

“虽然你做得很好,但我还是要说,你真的不适合这一行!”

见她发怒,景墨琅丝毫没有一点自觉性,还在刺激着她。

紧咬着唇瓣,眼眸里一片赤红。简薇拿起桌上的器械,转身朝门口走去。

她不干了还不行吗!

“听说你交往了七年的男友劈腿了,而且对象还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妹简雪。我真替你感到遗憾!”

看着她因激动而有些慌乱的背影,唇角微微勾起,他就不信这个女人会无动于衷。

果然,下一刻简薇倏然转身,将一大包东西“哐”地一声扔在他腿上,双手撑着床,杵到他面前道:

“你以为你很了不起吗?你只是一个私生子,是一个见不得人的酒吧女郎所生。就算你是景家的长子又怎样,还不是一样遭到景家的唾弃?”

这些话,都是她从容菡那儿听来的,据说真实性很高。

邪魅的脸瞬间阴沉了下来,以为他要发作时,却见他性感的薄唇扬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

“很好,看来你对我的事情很清楚。”

“你……”她有些不知所措地盯着他深邃的眼眸,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意思。

“跟我合作。”

略噙著笑意的薄唇动了动,他眼中的炽热渐渐聚集,等待她的反应。

“什么?”她瞪大双眼,这男人是抽风了吗,还是脑子进水了?

早料到她会如此,他淡笑一声,道:“你应该知道我父亲娶了怎样的一个女人,即便他不能娶我母亲,但也绝对不该娶倪卉,也就是你继母的姐姐……”

“给我闭嘴,她不是我继母!”是害得她家破人亡的凶手!

如果不是她,简曜也不会辜负母亲,母亲也不会受那么多委屈,最终跳海身亡。

简薇尖叫出声,情绪也不受控制地激动起来。

“那就太巧了,想要让倪家姐妹挫骨扬灰,恐怕放眼整个A市,只有我景墨琅有这个能耐!”

他的眸光骇人,如同一个巨大的旋窝,要将她吞噬其中。

她心内辗转,明灭不定的眼光在眼中闪烁。

早有耳闻,他是无数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处事雷厉风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良久的沉思之后,她冷冷地说出这句话。

越是优秀的人就越是复杂,而她,不喜欢和复杂的人打交道。

“简薇,别这么着急拒绝我!”他倒也不恼,只是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不等她回答,景墨琅又自顾自地说,“不过在这期间,你得好好照顾我!”

转身离开的时候,简微只觉得自己极不自在。

原因很简单,景墨琅提到了她的继母,以及那个让她失望透顶的家。

在记忆当中,那个家占据了太多的恐惧,每每想起都是无尽的寒冷。

神情有些恍惚地走回办公桌前,小贾一脸愧疚地望着她。

“护士长,实在是对不起……”

听了她的话,简薇转过脸去,看着面前的人,摆手,摇头。

“说什么呢?不关你的事!”

在小贾眼中,简薇就是这样温柔的一个人。

工作上一丝不苟,闲暇时却能够跟他们打成一片,平易近人而又年轻有为的护士长。

说完,她便转身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桌上,已经放好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看得出是小贾特意下去买的。

简薇坐下,脑海里却又不断地回放着刚才的话,身体又累又困

“咚咚咚--”就在她几乎睡着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响了。

“请进!”她抿了一口放在桌上的咖啡,打起精神。

“啧啧,都要火烧眉毛了,你还这么安稳!”

容菡一身紧身豹纹短裙,外搭纯黑色耸肩小西装,脚踏同色系高跟鞋,女王范儿十足。

脱下白大褂的她完完全全就是摩登御姐,其气场之强大,令医院的男男女女都为之折服。

“怎么了?”见是好友,她眯起一抹迷离的眸光,“又是什么妖风把你给吹来了?”

“我刚结束了手术,这不,休息休息就上来找你,你猜,我在电梯里看到谁了?”

容菡八卦地笑着,每次她这样笑,简薇总觉得没好事。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