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主角是头七红缨的小说_男女主是头七红缨

发布时间:2018-11-08 17:02

小说《葬墓师》是一本非常不错的恐怖灵异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腹饥子所写的,小说中的男主是头七,女主是红缨,小说内容十分丰富,下面给大家带来葬墓师第9章钉棺:我在廖天魁的带领下爬上正面的高山,却并没有往枯死的山林那边走,而是顺着一条极其难走的山路绕到了山体的西侧,这时候廖天魁开始小心起来了,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

葬墓师

推荐指数:8分

《葬墓师》在线阅读全文

葬墓师第9章钉棺

“别逗了你,你想让我迁这么凶的帝坟?先不说里边葬着什么皇帝,有没有人看守,单凭它凶成现在这样子,一个不小心大伙儿全都不得好死!”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们果然想让我动这座凶坟,稍微一想也知道,这些人是看中了帝坟里边的金银财宝古玩玉器,一个皇帝死后随葬的东西那可是非同小可的。

“哼哼,如果它不是这么凶我们还会找你?实话告诉你,我们兄弟几个做这营生已经二十几年了,也是头一次遇到这么难搞的活儿,虽然风险大了一些,可回报绝对值,据我估计只要干完这一票下半辈子就可以颐养天年了。”廖三眼冷笑一声看着我说道。

我算是听明白了,他们是根本不是什么为别人看风水选墓穴的风水先生,而是一帮专门偷坟掘墓的土官儿,这次盯上了这座帝坟,可是无奈它太凶了,这些人又舍不得里边的财宝,所以廖三眼才会把我给抓回来。

“小子,别不识抬举,弄死你只是抬下手指的事儿,这座凶坟我们已经挖开,但是却不能动里边的东西,只要你帮我们把这座凶坟给迁走,里边的财宝我们分你一半儿,怎么样?”那老大见我脸色变了,也半威胁半安抚地说道。

我看看他,又看看一旁扮红脸儿的廖三眼,心里开始飞速地盘算起来,他们几个已经挖开了帝坟,而且还能全身而退,那就是说这些人全都有着非凡的手段,否则绝对不能在这座凶坟里自由出入,不过苦于没有高超的迁坟技巧,所以不能乱动凶坟里边的宝物,如果我不答应他们的话,这些人恼羞成怒没准儿真会要了我的小命。

这都还是次要的,我现在最在意的是控制洛爷的那个人究竟在打着什么算盘,如果他是有意让我被这些人抓来,那么他的目标肯定也是这座凶坟才对,可是对于一个会抖尸绝技的人来说,想要暴富简单得很,如果他也是坟匠那么一辈子都不会为钱财发愁,所以这个人的目标绝对不会是里边的财宝,难道他的目的也是让我来帮着这伙儿土官儿迁凶坟?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里边的情况可就更复杂了……

我皱着眉头琢磨着,那几个土官儿也没说话,让我自己拿主意,看来他们也不想弄得鱼死网破,我脑海中的思路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坚定自己的想法,如果想要把整件事情搞清楚,把洛爷的尸身救回来,今天这凶坟我必须要迁了,拿定主意后我点点头对那个老大说道:“好,咱们一言为定,我帮你们迁坟,里边的财宝分我一半儿!”

见我答应了,那老大和廖三眼脸上都笑开花儿了,赶紧跑过来握住我的手,如果不是我有意往后退了两步,他俩非给我个大大的拥抱不可。

我们五个人拿好东西,从山坡上走下去,由正面朝帝坟走去。

等我们跨过正面那条潺潺的小溪之后,我才真正感觉出这块风水宝地的不同,和刚才我们所处的山坡不一样,这里温度要低了四五度,周围烟云缭绕,虽然没有风,可却感觉扑面而来一阵清爽,除去正面山体上那片枯死的山林外,其他地方的树木都极其茂盛,而且还顺着树叶往下不停滴水,可见这里的风水有多好。

路上那老大开始给我套近乎,原来这家伙叫廖天魁,是廖三眼的远房表弟,没想到在这伙人里边弟弟成了老大,哥哥却成了手下,这可让我有点儿苦笑不得了,但是别看这廖天魁说话笑呵呵的,可眼神中会不时地放出一丝冷光,不用说他绝对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否则也不会镇住他的手下。

我在廖天魁的带领下爬上正面的高山,却并没有往枯死的山林那边走,而是顺着一条极其难走的山路绕到了山体的西侧,这时候廖天魁开始小心起来了,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

对于土官儿来说,折返盗洞可是大忌,万一被看山护林的人或者警察埋伏在这里可就麻烦了,所以要异常警惕,廖天魁他们还没有得到宝物,所以无奈之下才会再带我过来,否则凭他们的谨慎恐怕方圆百里以内这辈子都不会再踏足一步了。

不过还好,我们走了半天四周都是静悄悄的,廖天魁他们的脸色也好看了许多,带着我来到一棵大树下边,先是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确认了没有人盯梢,这才给廖三眼和他的两个徒弟使了个眼色,廖三眼三人走到树下的那片草地前,在草丛里划拉了一会儿,然后三人拉住其中三柱十分不显眼的青草使劲儿一拽,竟然在草丛里拉起一个四四方方的木头盖子,盖子上全都是黄土和青草,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任谁也不会想到下边还会有这么个机关!

我探着头朝下边看了看,里边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到,只有一股股阴风从下边涌上来,吹在身上让人汗毛直立。

“里边的情况有些复杂,我先带你下去看看,然后再商议如何把棺头迁走!”廖天魁面目严肃地对我说道。

棺头是土官儿对棺椁里边墓主的称呼,也算是他们这一行的黑话吧,这些东西以前洛爷没少给我讲,凡是做阴活儿的之间难免会有交集,所以知道的多一些会很方便。

我点点头答应一声,廖天魁让廖三眼几个在外边守着,到草丛里翻出一条长绳捆在树干上,从背包里掏出两个矿工帽并递给我一个,带好以后和我一前一后顺着盗洞溜了下去。

虽然我以前跟着洛爷葬了不少死人,可进凶坟还是头一次,心情难免有点儿紧张,等我俩顺到盗洞的底部时,我俩翻开矿工帽上的探灯,我这才看清楚下边的情况。

廖天魁招呼我一声,带着我朝通向正前方爬去,按照我的估计想要通向墓室至少还有五六十米的距离,整座洞全部都是四四方方的,这也是近代土官儿的手法,和老辈子挖圆盗洞不一样,这样的洞更方面逃生和转移里边的宝物,真不知道在这么坚硬的山体上他们是怎么挖这么深的,而且外边跟本就没发现有挖出去的山石黄土,可见廖天魁一伙人技艺有多高。

往前爬了一节,我开始感觉脑袋有些发蒙,耳边似乎有一些乱糟糟的声音在响,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烦躁。

我知道活人进凶坟肯定会有这样的反应,现在还差点,如果在这里呆的时间长了慢慢的就会出现幻觉,甚至一不留神就会把小命儿丢在这里。

前边的廖天魁速度也开始慢了下来,看样子同样受到了影响,我俩就这么头重脚轻地一路爬行,四五分钟以后终于到了盗洞的尽头,出去以后应该就到了凶坟的墓室了。

廖天魁当先一步爬了出去,站直身子往旁边靠了靠,可是没敢往前走,我见他有些奇怪,先探头朝墓室里边看了看,这一看可不要紧,差点没吓得我掉头逃跑!

原来眼前的墓室虽然不大,可地面上却插满了明晃晃的尖刀,在探灯的照射下闪着逼人的寒光,而且每一把尖刀下边都钉着一根细绳,看上去应该是牛筋,地面上几百根牛筋全部来自同一个地方,那就是整座墓室正中间的那副高有两米的巨大棺椁!而且牛筋上全是已经干成黑色的血迹……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