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权景川舒心小说_有生之年誓死娇宠(权景

发布时间:2018-11-08 17:01

小编力荐女频小说有生之年誓死娇宠,这是花生小编从书丛淘来的一本火爆小说,有生之年誓死娇宠小说是作者偷吃起司的二哈的一本连载中小说,小说介绍了权景川舒心的故事,权景川舒心小说精彩片段:舒心看着教室里动作各异的孩子,眼眶泛热。抬手擦了两把脸上的泪水,舒心头也不回地走了。教室里,一双双单纯而好奇的眼睛疑惑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

有生之年誓死娇宠

推荐指数:8分

《有生之年誓死娇宠》在线阅读全文

有生之年誓死娇宠第17章 舒老师,你出来一下

五个多小时过后,手术红灯终于熄灭,舒心紧张地跑到手术大门处。

白褂医生缓缓走出,取下口罩,医生亲切地看着舒心,“手术很成功。”

短短的五个字,像是给舒心吃了一颗定心丸,她心头的巨石终于可以放下了。

“谢谢,谢谢您,医生。”舒心激动得喜极而泣。

医生脸上依旧挂着笑,“不客气。”

一旁的杜宇看着舒心笑得开心轻松,心底也好受了许多。

舒玉芬手术成功,已经被转到普通病房。

舒心忙前忙后地为照顾好手术后的舒玉芬,杜宇在旁边偶尔搭把手。

舒玉芬又在医院住了两天院,医生检查过没什么大事,舒心便带着舒玉芬出院了。

“你可以回去了,谢谢。”舒心向杜宇道谢。

杜宇听到舒心客气而疏离的话,面色微微黯淡,随即他向舒心笑了笑,“没事,心心,以后有什么事随时来找我。”

“嗯。”

“那我先走了。”

“好。”

杜宇转身离去,舒心这才将公寓门关上,舒玉芬在卧室休息,她便开始收拾起家里来。

舒玉芬出院后,舒心又在家照顾了她一天。

晚上,舒心在房间里给幼儿园园长打电话销假。

“嗯,好的,谢谢您,园长。”

挂掉电话,舒心长舒了一口气。

终于,舒玉芬手术成功了,她也可以回幼儿园工作了。

第二天一早,舒心就起来了,给舒玉芬做了早餐,她简单收拾了自己一番便出门去幼儿园了。

现在还早上七点不到,有些幼儿园的小朋友家远的都大概还要八点多才到。

舒心进了教室,开始认真地打扫起来。

“舒老师!”

一声惊喜的童声从教室传来,舒心刚放下手中的扫把,跑得像一阵风一样的孩子已经到了她身边。

“小虎,早上好。”舒心爱怜地摸摸眼前孩子的头。

被叫做小虎的男孩子长了一对小虎牙,笑起来特别可爱。他是一个孤儿,与家中的奶奶相依为命,从小便特别懂事。

小虎激动地说,“舒老师,您终于回来了!”

舒心蹲下身子,看着小虎,“嗯,老师回来了。”

小虎眼尖地发现舒心在打扫教室,于是他立马放下了书包,“舒老师,我来帮您吧!”

“好啊。”舒心笑着点头。

和小虎一起打扫了教室,幼儿园的小朋友就陆续到了,一个个小孩子看到舒心都很开心。

“小心?”

教室门口出现了一抹米黄色的身影。

舒心望去,是幼儿园的另一个老师,陈萧萧。

“萧萧。”舒心走到门口和她打招呼。

陈萧萧戴着一副笨重的眼镜,看起来老实而憨厚,她推了推面上的眼镜,关切问道,“这么快就回来了?阿姨没事了吧?”

陈萧萧也算是除了杜宇之外,愿意和舒心打交道的人,平时在幼儿园里,她和陈萧萧的交情还不错。

舒心笑点头,“没事了。”

“那就好。”

幼儿园上课时只需要一个老师,不过舒心也可以坐在教室里陪孩子们。

陈萧萧在讲台上准备着上课要用的材料,舒心则在一旁帮孩子们准备上课。

“舒老师,你出来一下。”

一中年女声从教室外传来。

教室里的人都往外看去,是园长。

舒心朝身边的小朋友笑了笑,便起身出了教室。

“园长。”舒心出了教室,礼貌地和园长打招呼。

幼儿园园长是一位和蔼的中年妇女,但此时她一张素日挂满笑容的脸上却是一片愁容。

“舒老师,”园长看着舒心,欲言又止。

舒心看园长一副为难的样子,心下意识地紧了起来,她笑了笑,“园长,有什么事儿您就说吧。”

园长叹气,“对不起,舒老师。”

舒心听到这六个字,心有那么一瞬间是凉透了的。

园长摇摇头,“舒老师,你知道,我们争不过元家的,何况幼儿园里这么多孩子……”元家还答应了会出资资助她们的幼儿园。

舒心点点头,“我明白了园长,放心吧,我不会让您为难的。”

园长实在不忍心,又对舒心说道,“这个月工资,你去领了吧。”

舒心笑笑,“不用了,园长,谢谢您。”这个月她还没上几天的课。

园长离开了。

舒心一个人独自徘徊在教室外。

教室内,陈萧萧已经开始讲课,孩子们有的听得认真无比,有的在底下调皮捣蛋,还有的,时不时向窗外望着。

舒心看着教室里动作各异的孩子,眼眶泛热。

抬手擦了两把脸上的泪水,舒心头也不回地走了。

教室里,一双双单纯而好奇的眼睛疑惑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

出了幼儿园,舒心失神地走在马路边。

早该清楚了的不是吗?

在元娇娇拿着手机闹到医院时,她便该猜到元家会有所行动。

以往每次舒玉芬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她都避免不了遭到殃及。

她已经被他们赶出市区了,在这个贫民窟也生活得不得安宁……如今,她最后的工作也没了。

元家就是如此,动动手指头都能让她们母女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的变化。

而她又能做什么呢?

螳臂当车?蚍蜉撼大树?

全都是不自量力!

舒心突然笑了。

笑容苦涩得厉害。

她恨!

她恨透了元家只手遮天的权势!

她恨透了母亲的不死心!

她更怕。

她怕元家有一天无法威胁到她和母亲,便会把手伸到远在农村的舅舅身上。

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两个亲人,都死死地被元家攥在手里!

一股深深的无力感从心底生起,舒心脑子里一片空白。

“舒小姐?”

熟悉的女声从耳畔传来,舒心抬头望去,来人是林雨。

林雨看着舒心一脸无措而茫然地蹲在马路边,不由得心生怜悯。

舒心所有的资料她都了解得清清楚楚,元家和舒玉芬的恩怨,何必都算在无辜的舒心身上呢?

“林秘书。”

舒心低喃了一声,想要起身来,却发现她的腿蹲得已经发麻,一个趔趄差点摔到地上。

还好林雨及时扶住了她。

“谢谢你,林秘书。”舒心勉强从嘴角扯出一抹笑容。

林雨不忍看到这样的舒心,只将她慢慢扶进车厢里。

黑色奥迪缓缓驱使离去,舒心呆呆地坐在后座上,林秘书不说,她也不问去哪里。

大概过了有半个小时,车子停在了星皇酒店门口。

“舒小姐,”

林雨上前想要扶着舒心。

舒心却摆摆手拒绝,“不用了,谢谢,我没事。”

林雨看着她独自进入酒店的纤细背影,不由得摇头叹气。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