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主角是权景川舒心的小说在哪看_《有生之

发布时间:2018-11-08 17:01

偷吃起司的二哈作家的一本女频小说是有生之年誓死娇宠,该小说的主角是权景川舒心,是一本现情小说,这本小说在本小说阅读网提供阅读了,权景川舒心小说精彩片段:舒心将脑袋埋在他胸前,懒懒的不想动,忽的她赤裸的背部爬上一只温热的大手。还没待舒心作何反应,权景川的声音再次从头顶传来,“背上的伤怎么弄的,嗯?”他在衣帽间把舒心抵在巨大的落地玻璃镜上做的时候就发现了,只是当时他顾不得问这个。

有生之年誓死娇宠

推荐指数:8分

《有生之年誓死娇宠》在线阅读全文

有生之年誓死娇宠第19章 背上的伤,怎么弄的

舒心再次醒来时,人被圈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权景川富有线条的上身有不少指甲印的抓痕,舒心知道那是自己的杰作。

这是第几次她在权景川的怀里醒来了?舒心暗自为这一次庆幸。

“宝贝,怎么不多睡会儿?”

权景川低沉性感的嗓音从头顶传来。

舒心将脑袋埋在他胸前,懒懒的不想动,忽的她赤裸的背部爬上一只温热的大手。

还没待舒心作何反应,权景川的声音再次从头顶传来,“背上的伤怎么弄的,嗯?”

他在衣帽间把舒心抵在巨大的落地玻璃镜上做的时候就发现了,只是当时他顾不得问这个。

舒心背脊一僵,这才想起了前几天在医院被舒玉芬砸了,还没来得及擦药,她软着声音说道,“没什么,就是不小心磕着了。”

权景川一把将窝在他怀里的舒心拉出来,让她面对着他。

舒心本就浑身赤裸,这么被权景川一拉出被子,上半身全外露了,还被权景川用那么炽热的眸光盯着,她一下子红了脸。

“宝贝儿,我权景川的女人,不是谁都可以轻易动她一根手指头的,明白吗?”

权景川低沉性感的嗓音霸道而宠溺。

舒心不敢看他那火热的眼神,她垂眸轻声道,“嗯,我真的没事的。”

权景川修长而指骨分明的大手忽的挑起她的下巴,迫使舒心抬头看着他。

舒心眨眨眼看他,声音软糯撒娇道,“权景川~”

她一点儿也不想权景川知道她妈妈的事。

尽管她知道瞒不了这个男人多久,但她就想拖着。

权景川真是败给舒心的软声撒娇了,这丫头,太会挑男人的软肋插了。

惩罚似的在舒心的唇瓣上重重咬了一口,权景川抱着她起床,“饿吗?”

舒心窝在他怀里,乖巧点头,“嗯。”

舒心穿着松松垮垮的浴袍窝在沙发上,等着权景川拿吃的进来。

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舒心的一颗心微微下沉,已经天黑好久了吧?她这么晚不回去舒玉芬会担心吗?

不会。

舒心苦笑,那么明显的答案,她还是忍不住心存一丝冀望。

迷茫地向落地窗外看去。

繁华的C市到了夜晚就是一个不夜城,五彩的霓虹灯,花样的店铺,布满喧嚣的娱乐场所……

这些都不是舒心看着长大的。

她很早就被元家人像过街老鼠一样赶出了离他们远远的市中心。

这些年她越长大越过得狼狈不堪。

她犹然记得幼时元夫人一句高贵又伤人的话,她们的命,一辈子都只配活在那种肮脏低贱的贫民窟。

那时她还不知道,自己的妈妈有多大的野心,触怒了元家多少的逆鳞,她只知道,她跟着固执的妈妈生活在市区最底层的地方,有一顿没一顿地裹腹,还时不时要提心吊胆地害怕有人来恶意骚扰。

后来若不是舅舅来把她们接了回去,她恐怕饿死街头也没人管了。

回想起幼时的遭遇,舒心简直背脊发凉,她不由自主地裹紧了身上的浴巾。

“冷?”

低沉的男声从头顶传来,权景川已经拿了饭菜过来了,看到舒心的动作,他皱眉开口问道。

舒心抬眸看他,笑了笑,“没有,就是饿了。”

权景川摸了摸她的头,一把将她抱起来坐到自己的腿上,拿过饭菜递到她嘴边,挑眉问道,“哪里饿了?”

舒心白他一眼,“讨厌!”

权景川细心地给舒心喂饭菜,舒心就这么懒懒地依偎在他怀里,享受着他的服务。

看舒心吃饱了,权景川便从身后拿出一支药膏递给她。

舒心手里把玩着药膏,看了看,功效是去肿化淤的。

权景川两手抱住她的腰身,将她翻了个身放到沙发上,而后从她手中拿走了药膏。

身上的浴袍被拉落至腰间,舒心只感觉到一股舒爽的清凉开始在她的背间蔓延开来,她闭眼享受着。

“和元家就这么大的仇恨?”

低沉的嗓音从头顶传来,舒心心微微一紧,她不说,他也能够查到,她知道,这只是早晚的事情罢了。

“嗯。”舒心简洁地应了权景川一声。

身子忽的腾空,舒心整个人又被权景川抱了起立,坐到他腿上。

权景川心疼地吻了吻舒心的发顶,低声道,“来我公司工作。”

闻言,舒心双眸倏地睁大,她不可思议地看着权景川。

权景川薄唇微勾,“除了我这里,你还有更好的庇护所吗?”

“可是,”舒心犹豫,“我,我什么都不会。”

她连普高都没读过,就读了几年的幼师,像权景川这样的大公司,招人的标准,恐怕要高到天边去了吧。

权景川低笑一声,“宝贝,你已经很会讨我欢心了。”

舒心鼓着腮帮子白他一眼,“不是说不能公开我们的关系吗?你把我弄到你们公司,这么明目张胆的走后门,就不怕被人发现?”

权景川亲昵地捏了捏舒心的小鼻尖,“这些我都会安排,不用担心。”

舒心蹙着细眉想了想,最后只得应了一声,“好。”

她是彻底地被元家打击得毫无出路了,既然权景川肯帮她,那她也只有靠着他了。

权景川满意地亲了亲她的脸蛋,“乖,明天跟着林雨到公司来报道,今晚回去吗?”

舒心点点头,她肯定要回去和妈妈说一声,还要收拾些自己的东西。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