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把心掏空狠狠爱全文阅读_把心掏空狠狠爱

发布时间:2018-11-08 16:36

把心掏空狠狠爱穆凉川夏以欢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把心掏空狠狠爱全文阅读,把心掏空狠狠爱穆凉川夏以欢小说讲述了夏以欢冲着坐在她面前的唐嘉笑了笑,随即继续说道,“我忘记了从前的事情,也忘记了唐先生,既然我已经忘记了的话,那证明从前的事情,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啊!

把心掏空狠狠爱

001 姐姐,难道你被欺负了?

夏以欢被人按着脑袋,被迫跪在冰冷的地上,压迫着凸起的肚子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格外骇人。

夏温婉高高在上地站在她的面前,带着一脸冷意,“夏以欢,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你会以这样卑微的姿态跪在我的面前?”

夏以欢不服输的抬起头,“你这么做,云深是不会放过你的。”

“呵!夏以欢,你真可怜。”

夏温婉眼中有些怜悯,“如今,你签下了财产转让书,夏家的财产都已经转移到了陆氏,你的存在对于云深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什么都不是的你,你以为云深还会在意?”

“你胡说!”

夏以欢不可置信的嘶吼了起来。

夏温婉莞尔一笑,手中的手机便砸到了夏以欢的额头上,“我给你一个机会,你给陆云深打一个电话,看看他会不会过来救你?”

女人的语气中尽是鄙夷的味道。

额头红肿一片,夏以欢却来不及顾及,快速从地上捡起手机,甚至还没有从地上站起来,就拨通了陆云深的电话。

“对不起,陆总在开会,不方便接电话。”

电话那边传来客气而疏离的声音。

“我、我是夏以欢,是陆云深的妻子。”

夏以欢将妻子两个字咬得很重。

电话那边却传来了一阵嘲讽的低笑,“小姐,抱歉,我们的总裁从来没有提过夏以欢这个人。”

官方的话述犹如惊雷乍响。

夏温婉笑得温柔,“实话告诉你,我跟云深,早在一年前就在一起了。”

不可能!

“你快去叫陆云深过来接电话。”

夏以欢冲着电话吼着。

“贱人!”

啪——

夏温婉一巴掌打在夏以欢的脸上,目眦尽裂,“你到现在都没有认清现实么?云深的心里从来都没有你。”

夏以欢被打的半边脸都红肿了起来,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左脸,神色异常平静,“我还怀了有云深的孩子,他一定会来救我的。”

她相信陆云深。

夏以欢朝着手机冲过去,手机还没有被挂断,夏以欢正要再次捡起手机,夏温婉一脚踩在了夏以欢的手上。

剧烈的疼痛从手指传入心间,比身体上的疼痛还要痛彻心扉的是,手机里传出的,男人冰冷无情的话语。

“谁?”

“她说是您的妻子夏以欢。听上去、有急事。”

“不认识。挂了。”

嘟的一声。

夏以欢的心碎得四分五裂。

“哈哈,你现在清楚了吗?至于孩子……”夏温婉微微一笑,“夏以欢,你真确定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云深的吗?”

“什么意思?”

夏温婉笑着朝着夏以欢缓缓走了过来,讽刺道,“你难道不会觉得奇怪吗?你在酒店失身第二天,陆氏就转危为安。因为,云深把你卖给了穆凉川。”

“真不知道,穆少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姿色。”

夏温婉目露凶光,尖锐的指甲划向夏以欢的脸,“穆少的孩子你还不配。”

说着,夏温婉一脚踢在了夏以欢的肚子上。

鲜红的血液从两腿间流了出来。

夏以欢惊恐地捂住了自己的肚子,她感觉她的孩子正一点一点从她的身体里抽离。

眼泪就这么流了下来。

“夏温婉,你是我妹妹,你为什么害我!”

夏以欢蜷缩在夏温婉的脚边,声嘶力竭。

“从小到大夏立国的眼里都只有你一个人,我不过是你的陪衬,凭什么!”

夏以欢瞳孔一缩,“是你害死了爸爸。”

“他一定要将财产全部留给你,是他活该!”

夏温婉露出了一丝冷笑。

“我跟你拼了!”

夏以欢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拼尽全力向夏温婉扑过去。

“就凭你?”

夏温婉看着处于崩溃边缘的夏以欢轻飘飘地飘出了这么一句话,无害地笑了,“绑上石头,丢下去。”

“夏温婉,我就算是死了也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噗通一声。

身体猛得坠入冰冷的海水中。

女人猛地睁开了眼睛。

瞬间,男人俊朗的面容便出现在她的眼前。

女人精致的眉头紧紧地皱着,黑漆漆的眸子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睡在她身边的男人……

这个男人是谁?

他怎么会睡在她的身边?

她不是被夏温婉害死了么?

砰——

包厢的房门被人踹开,无数的摄像头对准了夏以欢,一道柔柔弱弱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咔嚓咔嚓。

夏以欢脸色瞬间苍白。

这样的场景跟上辈子她被夏温婉陷害的场景一模一样!

夏温婉带着一大群记者冲进包间,将莫须有的罪名扣在了她的头上。

他们说,她是荡妇,她让夏家名誉扫地……

现在是……夏以欢下意识地抚上自己的小腹,平坦的小腹,没有一丁点的孕育过生命的痕迹……

难道……她重生了……躺在床上的女人突然疯狂地笑了起来。

当初,夏温婉以一个区区养女的身份,睡了她的男人,抢了她的家人,蛊惑陆云深,骗走了父亲留给她的财产,还害死了她的孩子,她的父亲,最后逼死了她!

如果上天给了她重新来的机会,她一定要让曾经欺她、害她,伤她的人,千倍万倍奉还!

夏以欢冷冷地看着站在她面前的盛世白莲花。

夏温婉被夏以欢看的浑身不自在,故作关心的说道,“姐姐,你昨天晚上一夜未归,我很担心你,可是,你怎么会跟一个陌生的男人躺在床上,难道你被人欺负了?”

“可是,父亲说过的,姐姐你是堂堂的夏家千金,在帝都谁都不敢欺负你呢。”

夏温婉故作惊讶的大声问道。

夏以欢看着眼前的看起来温婉善良的女人,淡淡地笑了。

上辈子听在耳中的,她以为的是在关心的话,如今听来,字字诛心。

跟夏温婉一起过来的记者,一听到夏温婉这么说,都变得骚动了起来。

“夏小姐,夏二小姐说的是真的吗?作为夏家千金,您真的在外面跟其他的男人乱搞?”

“看这男人我们也不认识……夏小姐……别的女人出来卖,是为了钱,您出来,该不会还是倒贴钱吧。”

“之前,夏小姐不是还口口声声地说喜欢陆总么?现在看来,夏小姐喜欢的人还真是多。”

周围的讥笑跟嘲讽如同潮水一般压向夏以欢。

女人冷眸一扫,伸手拿起了挂在一旁的睡衣,隔着薄被穿上了睡衣,从大床上走了下来,不顾他人奇异的眼光,俯下身,红唇凑近躺在床上的男人,轻声说道,“这件事,与你无关,他们想要对付的人是我,你穿上衣服赶紧走。”

躺在床上的男人,听到女人的话,有些不悦,眉头微蹙,眉间隐隐藏着说不出的绝色。

夏以欢微微晃神,嘲弄地笑了下,就转过身,神色平静地看着夏温婉,“妹妹,你是在关心我么?可我不需要这么虚伪的关心,毕竟你刚刚的一番话,不了解的人还会以为你是故意将脏水泼在了我的身上呢。”

夏以欢冷笑着,越过夏温婉想要离开。

夏温婉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姐姐,你怎么可以这么误解我?”

“你放开我。”

夏以欢眉心一蹙,本能的将她的手从夏温婉的手里抽开。

“姐姐。啊——”

几乎是在夏以欢将手抽出来的一瞬间,夏温婉便跌倒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狼狈地坐在地上的女人,楚楚可怜地看着她,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立马对着站在身旁的记者说道,“你们不要乱拍,姐姐她不是故意的。”

真是一场好戏。

女人清澈的眸子泛着冷光。

002 请你记住,养女终究只是养女

在夏温婉梨花春带雨的控诉夏以欢的时候,那群跟着夏温婉一起跑过来捉奸的记者们,纷纷将摄像头对准了夏以欢。

他们原本以为事情发生到现在这种地步。

夏以欢就算没有害怕崩溃,起码得阵脚大乱,而,镜头面前的女人,从容冷静。

这么一对比之下,记者们纷纷心虚了起来。

一个男记者似乎是看不下去夏温婉被夏以欢这么欺负了,直接站了出来,挡在了夏温婉的面前。

“夏小姐,我们以前只是以为夏小姐生活放荡,行为大胆,没想到夏大小姐心肠更加歹毒,竟然动手打自己的妹妹。”

记者说着,直接上前一步,爪子朝着夏以欢伸过去,“大家,夏二小姐可是我们心目中的女神,女神被欺负了,我们是不是应该为她找回公道?”

有的狗仔无耻起来是超乎别人想象的。

跌倒在地上的夏温婉抿唇低笑,就在她以为夏以欢要玩完的时候。

夏以欢一只手抓住了记者的手腕。

没有看到她怎么用力。

刚刚还咄咄逼人的记者,痛得脸已经成了猪肝色。

几乎在同一瞬间,夏以欢用另外一只手抓住了记者的肩膀。

砰!

记者应声摔在了地上。

动作快的,在场的其他的人都没有看出夏以欢是怎么做到的。

在场所有的人都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最为惊诧跟嫉恨的人是夏温婉。

眼前的,站在他们面前的,明媚动人的女人,哪里还是一直任由她拿捏的夏以欢?

夏以欢被夏立国保护的那么好,肩不能抗,手不能提,怎么可能将一个身材魁梧的记者给这么轻易撂倒?

夏以欢瞥见夏温婉眸见的诧异,嘴角泛起冷笑。

上辈子,陆云深为了达到目的不折手段,得罪了很多人。

时不时遭受商场上的那些人的暗算。

她为了保护陆云深,不知道替陆云深当了多少棍子跟拳头。

如今一个小小的记者,如何跟她斗?

记者倒下去的时候,脸都气得变形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居然被一个看起来如此瘦弱的女人给打倒了,愤怒地吼道,“夏以欢,你居然动手打人?我要写报道,揭发你。”

夏以欢连个眼神都没有给他,冷漠地抽出一张纸擦了擦手,淡漠地说道,“你不是说我私底下连我的妹妹都不放过吗?我连夏温婉都敢打,更何况只是一个想要对我出手的小小的记者?至于我的好妹妹……请你好好的记住,养女终究只是养女,父亲宠爱你,不过是因为我对你好,爱屋及乌罢了。”

夏以欢说着,便将视线放在了夏温婉的身上,漂亮的眸子里含着冰凉的光芒。

那样的冷意几乎要将夏温婉冻伤。

没来由的,夏温婉心底一慌。

夏以欢慢慢走近夏温婉,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毫不留情的一脚踹在了夏温婉的肚子上,“这,只是你欠我的一部分,剩下的,我会一点一点的讨回来的。”

留下这么一句没有温度的话,夏以欢丝毫不顾及其他人错愕的目光,转身离开。

“夏以欢,你这个贱人,怎么敢真的打我?”

夏温婉没有想过,夏以欢竟然敢踢她,因着痛苦跟愤怒,温婉的脸都气得变了形。

夏以欢听到夏温婉尖锐的声音,笑着转头,略带鄙夷地看了夏温婉一眼。

那样嘲讽的眼神,仿佛是在质问夏温婉,她不是温柔善良么,怎么会说出这么粗鄙不堪的话?

夏温婉读懂夏以欢眸中的讽刺的瞬间,脸蛋憋得通红通红的。

夏以欢瞧着夏温婉一副想说说不出来的模样,只觉得身心舒畅。

她可跟要在大众面前,继续表演好自己的温柔善良大方得体的人设的夏温婉不一样。

她是夏以欢。

从她自降身段追求陆云深以来,几乎伴随着所有不好的名声。

被人陷害都跟人滚了床单了。

如今当众打了她的好妹妹一顿,又算的了什么呢?

为上辈子出了一口气,心中的郁结稍微缓解了一些。

脸上渐渐露出了重生以来,第一次真心的笑意。

夏温婉跌坐在地上,咬紧了牙根,眼底被刻毒与愤恨浸染。

冷眼看了一场好戏的男人,也慢慢起身,淡定从容的穿好了衣服。

眼前的男人,身材高大,五官俊朗,简单的西装衬托男人愈发得清朗。

夏温婉眼睛都看直了,故作姿态的呻吟一声,在男人走近的同时,朝着男人伸出了手。

可是,穆凉川看也没有看夏温婉一眼,从始至终,目光都紧紧追随着夏以欢,长腿一伸,彻彻底底的无视了朝着他频频抛媚眼的夏温婉。

……

夏以欢心里很惦记父亲,她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父亲,想要跪在父亲的面前,告诉父亲,是她错了。

她不该轻信陆云深,不该为了陆云深跟父亲反目,更不该没有好好的保护父亲。

可是,她不敢就这么回家。

现在的她太狼狈了,情绪也太激动了,她,还是不敢相信,她是真的重生了。

夏以欢深呼了好几口气,按住胸口,好久好久,才稍稍平静了下来。

低头看了眼,只穿着一件睡衣就从包间里跑出来的自己,眸子暗了下来,她不能够以如此狼狈的姿态去见父亲。

想着,夏以欢去了酒店旁边的商场。

“夏小姐,这条裙子是我们店到的新款,您要不要试试?”

女售货员一看到是夏以欢来了,立马殷勤上前。

整个帝都谁不知道,夏家的大小姐夏以欢粗鄙不堪,挥金如土。

女售货员说着,立马从衣架上取出了一条颜色亮丽的裙子。

夏以欢淡淡地看了售货员手上的裙子一眼。

眸光一冷,上辈子为了讨陆云深的喜欢,她听夏温婉的话,选了很多很俗气的裙子,可是现在……她只想取悦自己。

夏以欢摆摆手,转而自己挑了一件素色的长裙。

售货员没有想到夏以欢会选择这么一条单调的、还是过季的裙子,有些错愕与不甘。

夏以欢没有注意到售货员脸上的细微的变化,微微点头,直接拿着裙子进了试衣间。

换好衣服从试衣间里走出来的那一刹那,售货员看得呆在原地。

她不敢相信,竟然有一个女人能够将一条做特价处理的裙子穿出惊艳的味道。

站在落地镜前的女人,肌肤白皙,五官精致,身着一条简单得不能够再简单的素色长裙,长长的黑发随意的散落下来。

简单的耳饰,使得打扮的一向俗不可耐的夏以欢此刻美得出尘。

“夏小姐,你穿这件衣服真好看。我帮你包起来?”

“嗯。”

夏以欢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微微愣神。

她知道自己的底子很好,但是从来不知道她竟然这么好看。

上辈子,她,从遇见陆云深起,就一直迎合陆云深的喜好,似乎从来没有为自己活过。

夏以欢的心突突地跳着。

应了一声,打算付钱,却愕然发现……因为昨天晚上的混乱,她的钱包早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不见了。

“不好意思……这条裙子我暂时不要了。”

女人白皙的脸庞微微泛红。

售货员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刻薄道,“夏小姐,你不会是没有钱吧。”

“难怪这次进店,挑了一条最便宜的裙子,原来是因为没钱呀!”

“早就听说夏小姐的行为放荡,该不会是被夏总断了经济来源吧。”

“今天早上还有爆料呢,说是夏家大小姐为了钱,跟一个有钱的男人一夜情。看她只穿着睡衣就知道了!所以说,你们别看,有的人天生是小姐的命,很多时候,过的连我们都不如……起码我们可以自力更生。”

003 我,很护短

意识到夏以欢的窘境,其他的、刚刚一直在嫉妒的售货员们,一下子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开了。

随着商场里的动静越来越大,一些吃瓜群众也跟着围了上来。

人们最大的陋习在于他们最擅长拿最大的恶意去揣测他人,以掩饰自己的自卑与不堪。

正如此时。

周围的人,听着售货员们尖酸刻薄的话语,看向她的眼神,充满了鄙夷。

“她就是夏以欢。那个因为私生活混乱,刚刚被推上了热搜的那个。”

人群中不知道有谁喊了一句。

话一出,路人们纷纷兴奋地拿出了手机,对着夏以欢拍了起来。

夏以欢转身,优雅淡定地看着眼前的这些人,精致的眉眼间见不到一丝丝的慌张。

镜头下的女人,哪里有做了亏心事、名声扫地的羞辱感?

夏以欢的淡定从容,衬托出了他们的丑陋不堪。

围住夏以欢的路人们开始躁动起来。

辱骂声再次响了起来。

黑漆漆的眸子朝着辱骂她的人瞧过去。

上辈子的她也曾遭遇过这样的场景。

上一辈子的她,满脑子想着逃避,没有勇气面对这些子虚乌有的事情,以至于事态的发展超过了她的想象。

哪怕父亲花费大量的财力物力替她压下这件事情,她的一言不发,在帝都其他人的眼里就等同于她默认了她私生活混乱的事情。

才会导致后来所有的脏水全部都往她的身上泼。

夏以欢正在思考着该如何应对,刚刚挑拨的那个人突然冲到她的面前,在她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盆凉水朝着她迎面泼来。

她身上的素色裙子很薄,这么一泼下来,她势必要走光。

她虽然不是什么公众人物,但是身为夏家千金的她,一举一动都备受其他人的关注。

稍有不慎,她就很可能成为夏家的死对头对付夏家的工具。

在水快要泼到她身上的那一刻,夏以欢只觉得手脚冰凉。

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预料之中的冰凉与羞辱并没有降临。

周围反而还响起了一阵惊呼声。

夏以欢试探性的挣开眼睛,这才发现,她此刻被昨天晚上救了她的男人抱在怀里。

男人贴在她腰肢上的大手,带着灼人的温度,。

深邃的眸子仿佛要将她吸进去一般。

只那么一刹那,夏以欢白皙的脸就烫得厉害。

她不是花痴。

在宴会上有很多比陆云深长得好看的男人。

但是她向来看也不看一眼。

可是,现在,她竟然再次因为眼前的男人失神。

莫名的紧张。

夏以欢红着脸,试图推开眼前的,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抱住她的男人。

男人也没有在意,墨眸瞥见女人泛红的耳垂,冰凉的眸子暗了下,大手不舍的放开夏以欢纤细的腰肢。

转过身来。

周围的人全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们多么希望此刻被穆凉川抱着的女人是她们自己。

眼前的男人俊美得如同妖孽一般,好看,浑身上下却散发着致命的危险,这么好看迷人的男人,刚刚竟然抱住了行为不检点,俗不可耐的夏以欢?

大家在看清男人绝色的容颜的时候,对夏以欢的憎恨更深。

“真是丑人多作怪!”

“陆总真可怜。”

“夏以欢,你口口声声地说你喜欢陆云深,昨天晚上刚刚从别的男人的床上爬下来,现在又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勾引其他的男人。你对得起陆云深吗?”

“……”

夏以欢眸光微冷。

可是一时之间却找不到相应的对策反击回去。

毕竟他们虽然在辱骂她,但是他们并不是真正的将她的“黑料”爆出来的那个。

她若是争辩了,只会将这场舆论推到更高峰。

就在夏以欢举足无措的时候,默默站在她身旁的男人,缓缓开口,。

“昨天晚上,跟以欢在一起的人是我,穆凉川。”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让嘈杂的环境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大家看向男人的视线中,除了刚刚的惊艳之外,还掺杂着震惊与崇拜……与来自心底深处的惧意。

穆凉川。

他竟然就是穆凉川。

那个传说中的帝都最大的豪门,穆氏集团的继承人,穆凉川。

十五岁的时候,创造了一场商业奇迹。

从此以后穆凉川这三个字在帝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但是从来没有人见过这个年少时便惊艳了众人的少年。

大家除了知道穆氏集团的继承人叫穆凉川之外,再也没有人知道关于穆凉川的任何的信息。

据说,是刚刚从国外回来的。

“穆凉川怎么会看上夏以欢?”

半晌,才有人控制不住自己心底的疑惑开口问道。

夏以欢听到人群中的这个问题,也不由得看向眼前的,从刚刚出现就一直护着她的男人。

男人察觉到女人的视线,忽而转头,对上夏以欢漂亮的眸子的那一刻,墨眸中的冰寒消失不见。

“以欢很漂亮,我很喜欢……至于以欢之前追求陆云深,只不过是因为以欢还没有遇到我。希望大家不要因为以欢之前喜欢错了人,而欺负她。毕竟,她是我穆凉川的女人。而我,很护短。”

男人说着,眼底有了笑意。

围住夏以欢跟穆凉川的人群中的女性纷纷尖叫出声。

恨不得一头栽进穆凉川的怀抱里。

但是那个男人的眸子太冷了。

冷到,只要再靠近他一点点,一点点,她们就会被他眼底的冷意给冻伤。

这个一个十分漂亮,同时又是一个十分危险的男人。

跟在场的女人反应不一样的是,夏以欢在听到“穆凉川”三个字的时候,身体已经僵硬在了原地。

男人长臂一伸,夏以欢就被男人抱了起来。

典型的公主抱,融化了在场所有女性的心。

他的她跟胳膊跟铁壁一样坚硬,她跟他贴得很近,她可以很清楚的听到男人的心跳声。

一下、一下,有力的跳动着。

夏以欢就这样在无数的手机跟无数双艳羡的眼睛下,被穆凉川抱上了黑色的迈巴赫。

吴秘书一看到自家总裁面目表情地抱了一个姑娘上车,眼珠子都瞪大了。又是诧异又是惊喜。

他跟在他家总裁的身边,整整二十五年,。

从来没有见过自家的总裁抱过哪个女人。

倒是有不少女人,穿着暴露的往自家总裁身上贴,但是全部都被自家总裁叫人丢了出去。

他还一度怀疑过,自家的总裁的性取向……现在看来……

吴秘书想着想着,看着夏以欢,眼睛都不由得湿润了起来。

夏以欢的屁股一贴到车垫,整个人像是打了激素一般,正襟危坐着,连气都不敢出一下。

现在坐在她身边的男人是穆凉川啊!

刚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抱着她,早上醒过来睡在她身边的男人,竟然是穆凉川。

传说中残忍暴虐、心狠手辣杀伐果断,稍微动怒,就可以轻易让人家破人亡的穆凉川,也是曾经给她送了很多礼物,却因为她的拒绝,差一点端了整个夏家的穆凉川……

想到这一点,夏以欢只觉得头皮发麻,寒意从心底一下子蔓延到了脚跟。

上辈子她没有见过穆凉川,。

可是穆凉川却给她留下了很多的心里阴影。

男人看到夏以欢的发丝有些乱,高大的身子凑了上去,伸手抚在夏以欢的发丝上,动作跟神情温柔到了极致。

而此刻,正正襟危坐的女人,却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一般,一下子跳开了。

她怕他。

如同上辈子一样。

见到他就全身都带着防备。

男人带着温情的眸子,在察觉到女人身上的疏离与惧意的时候,一下子冷了下去。

车内的气氛压抑得厉害。

004 穆总说要对您负责

夏以欢更是在穆凉川高压的注视下,连头都不敢抬一下。

车子缓缓停在了夏家门口,夏以欢才缓缓送了一口气。

夏以欢正在想着,怎么找个借口下车,坐在身边的男人突然张口凉凉道,“小吴,送夏小姐回家。”

男人身上散发着冷冽的气息,墨眸清冷而缱绻。

不知道为什么,夏以欢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一个模糊的画面,繁星如织的夜晚,那一双深邃勾人的墨眸。

总觉得眼前的男人有些熟悉。

心里咯噔一下,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站在了夏家的门口。

抬眸看着紧紧关闭的院门,夏以欢只觉得心仿佛被揪了起来一般,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流。

上辈子的她被捉奸在床之后,心乱如麻,根本来不及想什么后果,就被夏温婉拉着回了家。

那个表面上护着她的妹妹,将一身狼狈的她推进家门,架到父亲的面前。

诺大的客厅里,正在播放着她被一群记者质问的时候的场景。

父亲坐在沙发上,看到狼狈不堪的她,动了怒,第一次当着夏家所有人的面,打了她。

那个时候的她恃宠而骄,在夏温婉的挑拨下,想到的是要不是父亲不帮助陆云深,她就不会遭遇到昨天晚上的一切,也不会被那么多的记者爆料。

当众反驳父亲将父亲气得重病!

夏以欢伸手擦掉了自己脸上的泪珠,还好还好,这辈子一切还没有发生,还好,她、还有补救的机会。

嘴角扯出一抹笑意,夏以欢按下指纹,门被打开。

夏家的佣人一看到自家的大小姐回来了纷纷探出头来看,但是又因为夏以欢之前的嚣张跋扈并不敢表现得太明显,只好忍着心里的好奇,跟在夏以欢的身后进入客厅。

一进入客厅,夏以欢就看到了正坐在沙发上看着今天的娱乐新闻的父亲。

诺大的客厅里,父亲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头上有几许白发。

上一辈子的她竟是完全没有注意到。

刹那间,红了眼。

夏以欢眸中有些湿润,不受控制的往父亲的方向走过去。

夏温婉听到佣人的话,立马从楼上走下来,看到一身白色长裙,看起来优雅美丽的夏以欢,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了。

阴阳怪气地说道,“姐姐,你终于舍得回家了!你要是再不回家,指不定又要被爆出什么肮脏不堪的事情呢!”

带着嘲讽的声音幽幽的飘荡在夏家的客厅内。

佣人们听到夏温婉的话,纷纷笑了起来。

夏温婉像是想到了什么,立马换上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父亲,你就不要怪姐姐了,不管姐姐在外面做了什么事情,哪怕是她动手打了我,她也还是我的姐姐,我、是不会怪她的。”

夏温婉说着挡在了夏以欢的面前,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而电视机里此刻正好播放着夏以欢冷着脸,一脚踢在夏温婉的肚子上的场景。

屏幕里的夏温婉哀叫了一声。

声音里带着颤音,隔着屏幕,都感觉到了痛意。

不仅外面的人,就连夏家所有下人都知道夏家的大小姐嚣张跋扈,总是端着一副大小姐的模样,高高在上。

这样的夏以欢自然比不上一直对她们格外温柔的夏温婉。

因为夏温婉声音里的颤音,所有的人都将矛头指向了夏以欢。

夏以欢没有理会装腔作势的夏温婉,现在的她只想安安静静的守在父亲的身边,现在的她只想听一听父亲的声音,女人有些紧张的越过了夏温婉,直直地走到了夏父的面前。

“父亲……”对不起……

“逆女!”

认错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啪的一声,整个客厅都安静了下来。

夏父嚯地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巴掌打在了夏以欢的脸上,女人白嫩的脸庞立马红肿了起来。

大家全部都错愕地看着眼前的场景。

哪怕自家的小姐在外面在家里做了什么错事,但是夏父对待自家小姐还是十分溺爱的,可是,如今……自家的老爷竟然打了自家的小姐。

除了错愕之后,夏温婉的眼睛里还有了一抹看好戏的成分在。

夏温婉诧异地抓住了夏父的衣袖,“父亲,虽然姐姐打了我,但是我并不怪姐姐。父亲,我希望您对待我跟姐姐,可以尽量公平一些。”

女人脸上的紧张跟话语间的包容,赢得了在场人的心。

而且那样的略带责怪的语气,隐隐在告诉夏以欢,哪怕她只是一个养女,但是父亲最偏爱的女儿是她夏温婉。

要是上辈子的夏以欢一定会炸毛,然后跟父亲争执,可是,这辈子,是她错了,从头到尾都是她的错,父亲打她,于情于理。

这一巴掌,是她应该受的。

噗通一声。

在大家都以为夏以欢会乱发大小姐脾气的时候,夏以欢一下子跪在了夏父的面前。

跪在客厅里的女人,背脊挺得直直的。

在大家消化之前,平静地开口道,“父亲,我错了。是我不该不听您的话,以为凭自己的力量可以斗得过那些人,是我不该被所谓的爱情迷惑了眼睛,是我不该看不清自己的分量,看不到父亲对我的保护、是我不该让父亲伤心,让夏家丢脸。父亲,对不起,我错了!”都是我的错……

清脆的声音里带着哭腔,低头的一瞬间,一滴眼泪啪嗒一声滴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这是第一次,夏以欢在外面闯了祸之后,主动向夏父道歉,也是第一次,夏以欢将父亲两个字这么清晰地喊了出来。

带着一脸盛怒的夏父,站在原地,一时之间忘记了反应。

夏温婉不可置信地看着夏以欢,眼前的,跪在客厅里,背部挺得直直的,清澈的眸子红红的,看上起神圣不可侵犯的女人真的是她那个愚不可及的,被她一直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姐姐夏以欢么?

“张嫂,快,带小姐去梳洗一下,让厨房做点吃的,送到小姐的房间里。”

夏父听到夏以欢的话,眼睛也湿润了,站在原地,站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急忙将夏以欢扶了起来。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女儿一夜没归,失去了清白,不知道到底是受了什么样的委屈,才会发生这么大的转变,面上虽然没有太大的变化,心里早就已经是心疼得不得了。

张嫂听到夏父的话,立马将夏以欢从地上扶了起来,夏父本来还想要跟过去,被吴秘书拦住了去路。

……

夏以欢在张嫂的帮助下,洗了个澡。

女人站在花洒下,眼泪跟着水流一起滴落了下来。

今天在她发生的事情,跟上辈子的轨迹一模一样……女人伸手狠狠在自己的大腿上用力掐了一下,很疼很疼……

她是真的重生了啊!

是真的……

父亲没有死。

她还是那个无忧无虑,高高在上被父亲宠成小公主的夏以欢,她所珍视的一切,都还在……夏以欢突然蹲了下来,捂住自己的嘴巴,哭红了眼睛。

第二天,夏以欢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张嫂一看到,夏以欢醒过来了,立马将站在门口的人全部都叫了进来。

夏以欢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十几个人恭敬地站在她的房间里。

手上拿着婚纱、化妆品,鲜花跟早餐……

夏以欢狐疑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身子向后缩了缩,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站在她房间里的人齐齐弯下腰来,异口同声地说道,“夫人好,我们家少爷让我们过来给夫人熟悉打扮,为今天的婚礼做准备?”

“婚礼?什么婚礼?”

夏以欢的身体往床后再缩了缩。

“小姐,你还不知道,昨天你睡着了之后,帝少穆凉川让他的秘书就是昨天晚上送小姐您回来的那个人下了十亿聘礼,说是要对小姐您负责,今天就要娶小姐您回家。现在整个帝都都传遍了,说是夏家的千金夏以欢即将要成为帝少穆凉川的妻子了!”

005 我,不能够嫁给你

十亿聘礼?嫁给帝少穆凉川?

夏以欢惊讶的张大了嘴巴,黑漆漆的眸子溜溜转了好几圈。

要是她没有记错的话,长得好看,有钱有颜,被传言活、大、器、好的帝少穆凉川,是整个帝都为之疯狂的对象。

她却是知道的,那个看起来容颜倾世的男人,心狠手辣,凉薄无情,那样的一个对于如今的她来说,高高在上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想要娶她呢?

上辈子一直追求她的男人可是豢养了一个漂亮而又性感的女人啊!

“那个,你们先出去,我需要自己洗漱一下。”

夏以欢想不清楚穆凉川的目的,只好笑着对站在她房间里的人说道。

听到夏以欢的话,穆家的管家沉思了下,随即带着站在房间里的人走了。

对于自家先生,他还是有自信的。

穆家出来的人,教养都特别好,出门动作很轻,还不忘记随手关门。

夏以欢的脑袋往前探去,直到确定卧室的门完全被关上,才快速打开电脑。

她查遍了所有的热门网站,跟热搜,跳出来的消息只有一条,那就是,穆氏唯一继承人穆凉川于今天要娶夏家千金夏以欢为妻。

并且传闻说是因为穆凉川是第一次,怕她不认账,所以一定要她嫁给他,以弥补他受伤的身心。

而关于她的,昨天还闹得沸沸扬扬的负面新闻,早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看到这里,夏以欢的嘴角不自觉的抽搐了下。

她跟穆凉川都心知肚明,前天晚上她跟穆凉川,根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下意识的在浏览器上输下了“夏以欢”三个字,让她惊掉下巴的是,从前一输入“夏以欢”这三个字蹦出来的都是什么“夏以欢吸毒”,“夏以欢堕胎”,“夏以欢当众向陆云深示爱”,还配上她的一系列的丑照。

可是现在呢?

输入“夏以欢”出来的只有“穆凉川”三个大字。

而穆凉川的那些傲人的事迹,让待在“穆凉川”身边的“夏以欢”这三个字都跟着熠熠生辉。

夏以欢惊喜得反应不过来。

她从来没有想过将她的污名给除掉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

嘴角微微向上勾起,清澈的眸子亮得惊人。

欣喜地从床上蹦了起来,十分快速的将身上的睡衣脱掉,换上了一条素色的裙子,就直接溜出门跑去找穆凉川。

……

穆氏集团矗立在帝都最热闹的正街的中央。

是帝都最高的建筑物。

这样的地方,上辈子她为了陆云深的事情想要进来的时候,在穆氏大厅等了穆凉川整整十个小时,还是没有机会见到那个男人一面。

而此刻。

穆凉川的人一听到她溜出夏家过来找穆凉川,立马给穆凉川打电话。

以至于,出租车还没有停到穆氏的门口,穆氏的员工都已经全部从公司里跑了出来,笔直地站在穆氏的门口。

出租车一停下,立马就有几个人拿着红毯跑了出来,将红毯铺在了车子的前面。

车门被穆氏集团的人给打开。

夏以欢堪堪站定在红毯上,恭敬地站在红毯两边的人立马弯下了腰,异口同声道,“夫人好。”

明媚的街道上,在“夫人好”这三个字一出来的时候,街上的行人全部都停了下来,以一种惊奇的目光朝着夏以欢看了过去。

一双双的眼睛里写满了惊艳。

女人穿着浅蓝色连衣裙,踩着透明的水晶高跟鞋,长长的如同海藻般的黑色长发懒懒地撒落下来。

皮肤白皙,近乎透明。

浅金色的阳光覆盖在女人的身上,让本就倾城的女人,站在阳光下看起来更加的美丽跟美好。

眼前的这个美得如此夺目的女人,真的那个曾经丑照遍布网络的夏以欢吗?

微风浮动,吹起女人额前的一缕发丝。

夏以欢伸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正在思考着如何跟穆凉川谈判,在吴秘书的带领下,没有看向周围的路人一眼,十分平静地从红色地毯上走过,进入了穆凉川的私人电梯,直接来到了穆氏顶层。

“夫人,穆总在办公室里等你。”

吴秘书说着,伸手指向了一道玻璃门,说完便红着脸低下了头。

“嗯,我知道了,谢谢。”

夏以欢说完,便往穆凉川的办公室里走去,快要走进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自己打开,夏以欢往里面一看,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坐在屋子中央的那个男人。

男人眉目清朗,五官精致,墨色的眸子几乎是在她踏进来的一瞬间就捕捉到了她。

比男人更加吸引人注意力的是,这间冷色办公室里唯一的一道靓丽的颜色。

女人楚楚可怜地站在男人的面前,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膝盖微微弯下,裙子微皱。

夏以欢的眸子微微暗了下去,嘴角不由得有了一抹嘲笑。

难怪,今天所有的人都在说穆凉川要娶夏以欢,结果她从穆凉川的人口中知道的却是,穆凉川还待在办公室里。

原来穆凉川将他的小情人林依依给藏在了这里啊。

仅仅是一瞬间,便将眼底的情绪给隐去了。

女人笑着朝着男人走过去,看起来心情极好,走到男人的面前,便停下了脚步,微微弯下了腰,对着穆凉川,客气而又谨慎地说道,“穆少,关于昨天的事情,以及网上的那些舆论,谢谢您。也谢谢穆少您的厚爱,但是我,不能够嫁给你。”

女人脸色平静地一字一句咬字清晰地说道。

听到夏以欢的话,林依依难以相信地盯着夏以欢看,她站在这里求了面前的这个男人很久才得以见到这个男人一面。

她已经下好决心了,不管使用什么手段一定不能够让他娶了其他的女人。

可是,这个被上帝厚待的女人竟然不想要嫁给凉川?

这个女人究竟是哪里来的底气!

夏以欢的话刚刚落地,寒光便扫到了女人的身上,嘴角露出了阴测测的笑意。

带着寒意的眸光如同一把尖刀一般射在夏以欢的身上。

“以欢,你在说什么?再说一遍。”

性感沙哑的声音在诺大的办公室响起。

明明是那样好听的声音,偏偏的让夏以欢在男人开口的瞬间全身紧绷头皮发麻。

可是,她重活了一世并不容易。

这一世,她是想要为自己而活,而不是为了陷入眼前的这个危险的男人的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之中。

“穆总,非常抱歉,我、不能够嫁给你。”

说完,夏以欢对着穆凉川深深地鞠了一躬。

夏以欢将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

上一辈子,哪怕是在陆云深的面前,她都没有将自己的姿态放得那么低过。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

腰部开始酸疼,腿开始发麻,阳光慢慢地爬到了夏以欢的身上,女人背部的衣裳已经开始被汗水浸染,就在夏以欢以为穆凉川不会说话的时候,男人突然凉凉地开口道,“出去。”

声音冰冷,令人发寒。

可是,夏以欢却是深深的松了一口气。他有喜欢的人,而她希望可以过好自己的生活。

“谢谢,穆总。”

夏以欢说完便低着头,动作拘谨地走了出去。

“凉川,夏以欢太不长眼了,她怎么可以拒绝你呢?”

一直在旁边看好戏的女人在夏以欢转身的瞬间,添油加醋地说道。

“滚。”

好听的声音里不带任何的温度。

嘭的一声,穆凉川手上玻璃杯应声而碎。

林依依吓得大叫了一声,守在办公室门口的吴秘书脸色大变,立马跑了进去。

已经走到电梯那里的夏以欢怕得身体控制不住得颤抖了起来。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