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倾城辣妻总裁坏坏宠全文在线阅读_杨心程

发布时间:2018-11-08 15:35

倾城辣妻总裁坏坏宠杨心程 唐柏斳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倾城辣妻总裁坏坏宠全文在线阅读,倾城辣妻总裁坏坏宠是作者佚名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杨心程唐柏斳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俗话说“一入豪门深似海”,杨心程一嫁进唐家就心领神会,她目睹阴谋,陷害,逼位,她本以为只要自己视而不见就可以躲避所有,但还是避免不了被卷入一场又一场的明争暗斗,她遭人暗算,陷害,失踪,幸好一切都有他   他睿智,运筹帷幄,帅气还特别爱她,这样的男人可以考虑过一辈子。   唐柏斳:一辈子怎么够!我要下辈子,下下辈子,下……都要和你一起过。

倾城辣妻总裁坏坏宠

第一章 知道话多的下场吗

“心程,快跑!”刚推开包厢门,杨心程就听到丈夫熟悉的喊声,不等她反应过来,便被捂住口鼻,拖进了包厢。

她被两个黑衣男人架到凳子上,用麻绳绑住,嘴被贴上胶布,整个人牢牢固定在凳子上。

透过两人的缝隙,她看到几个黑衣男围住她的丈夫唐晓桀,并抬脚毫不留情踹向他!

唐晓桀闷哼一声,身上的白衬衫瞬间多了上几个脚印,更是露出结实的上身,原本白皙的肌肤如今青一块紫一块,让她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一向眉眼含笑的他,此刻剑眉紧蹙眸含痛苦,往日梳得一丝不苟的发型如今凌乱不堪,视线触及她的眼神,立即扯开微笑,向她投去安抚的眼神,示意自己没事。

杨心程一阵心疼,饶是他们只是表面夫妻,并无实质感情,这一刻也有几分动容,继而是滔天愤怒。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在半个小时前,他语气欢愉地让她来这里,如今却是这糟糕的局面!

“咯吱——”杨心程试图解开麻绳,不料大幅度动作带动椅子,在地面上剧烈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这一异样立马吸引了黑衣人,一个黑衣人上前,抬手就往她的头扇去,恶狠狠道:“老实点!”

他的力度极大,打得杨心程耳鸣,晕头转向。

“别动她!唐思哲,有什么事你就冲我来!”唐晓桀怒吼道,白净的脸因愤怒而通红。

“呵呵,还真是感人,我的好哥哥,从你身上我才知道家族联姻,也是会有真感情的?”

顺着这道阴阳怪气的男声,杨心程才看到坐在角落沙发上的唐思哲。

杨心程震惊道:“唐思哲,你这么做,就不怕父亲责怪吗?”

明明是兄弟,相煎何太急?

不料这句话像是激怒了唐思哲,他紧紧捏着座椅扶手,面色铁青,抄起身旁的玻璃杯,狠狠摔向地面。

玻璃四分五裂,空气几乎要冻结。

他看向杨心程的眼神,仿佛淬了毒,语气阴冷:“知道话多的下场吗?”

饶是房内开了暖气,杨心程却是后背冷汗淋漓,有些懊悔自己的话多,惹怒了他。

“唐思哲,放过心程,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唐晓桀的喊声,打破了死寂。

唐思哲微挑眉毛,眸露精光:“包括将你手上的项目拱手相让?”

杨心程心头大惊,脱口而出道:“晓桀!不......”不等她的话说完,就有一只手死死捂住了她的嘴。

唐思哲冷笑看着她,又用示威的眼神看向唐晓桀。

“你先放了心程。”唐晓桀面色苍白,死死盯着唐思哲,脖颈上的大动脉清晰可见,下颌绷得紧紧的。

“OK。”唐思哲打了个响指,保镖便解开了杨心程的绳子。

手腕上的轻松带着疼痛,杨心程向唐晓桀摇头道:“我要你和我一起走!”

“想得美。”唐思哲冷哼一声,下一刻杨心程便被保镖大力拖出门,像扔垃圾一样扔了出去。

“砰——”门被大力关上,尘土袭向杨心程,使她剧烈咳嗽起来,想起还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唐晓桀,她立马爬了起来,跑向大门。

她得回去找人来救他!

不料大门旁还守着两个保镖,虎视眈眈盯着她,杨心程心中警铃大作,只见保镖面带不善,气势汹汹走向她。

唐思哲骗了他们!说是会放她走,只不过打算在唐晓桀看不见的地方,软禁她!

杨心程拔腿就跑,身后立马响起追赶的脚步声。

没过几秒,她便被狠狠揪住头发:“跑啊,你这个臭丫头!”

疼得她眼泪直掉,然而下一秒身后传来一道闷响,头发一松,接着是重物倒地的声音。

怎么回事......

杨心程缓缓转过身,第一时间看到躺在地上瞪着眼睛,后脑勺流血的保镖。

“啊!”她猛地倒退几步,一个重心不稳,整个人向后摔去。

她立马捂住后脑勺,微弓身躯,不料腰部被一个劲中带柔的力量控住,倒的方向瞬间变了。

整个人跌向一个结实的胸膛,淡淡烟草混着古龙水香味扑鼻而来。

杨心程猛然抬头看去,对上一双黑白分明的双眸,黝黑的瞳孔里倒映出她的样子。

但他的眼神如化不开的冰,冷得她瞬间回过了神,立马从他怀里挣脱,连忙道歉:“大哥,对、对不起。”

唐家有三个儿子,唐柏斳排行老大,是唐氏跨国集团的总裁,手握极大权力,传言做事雷厉风行,不言苟笑。

唐柏斳面色淡淡将手放在身旁,饶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她都觉得有些坐如针毡。

脑海里闪现出唐晓桀备受折磨的样子,她脸一白声音发颤:“大哥,快去救晓桀!”

“他在哪。”唐柏斳话音刚落,杨心程便转身指向身后的房门。

原本守在那里的黑衣男却不见了,杨心程顿时反应过来:“不好,唐思哲要跑路了!”

唐柏斳带领一群黑衣保镖快步赶去,她紧随其后。

房门被踹开,只有唐晓桀脸色惨白浑身打痕,虚弱地坐在椅子上。

听到响动,他微微抬眸,似看出来人是谁,嘴角刚扯出一丝笑意,却如紧绷的弦一下子松了下来,闭眼昏厥过去。

“晓桀!”杨心程急忙奔了过去,半跪在地上为他解开麻绳,但她再大力也解不开,小手疼得发红。

一双大手牢牢握住她的肩头,半强制性将她扶了起来,身后传来一道男声:“我会解决。”

等杨心程站稳,身后的黑衣保镖上前,快速将唐晓桀救下,几个人扛着他出门。

一直撑着杨心程的紧张感松懈了下来,一直被忽视的痛觉被唤醒。

她低头一看,摊开手掌,是被磨破的掌心,膝盖也传来阵阵刺痛。

“你也去医院。”男声响起,杨心程抬头看他,点了点头。

因疼痛,她走路极慢,接着一双手将她腾空抱起,吓得她瞪大杏眸:“大哥,你快放我下来!”

唐柏斳面色不改,牢牢将她抱在怀里:“你速度太慢。”话落,迈大步伐出门。

第二章 从不挑拨离间

车狂飙到医院,唐晓桀被送进急诊室,而杨心程则被安排进了一个单人病房,在医生的要求下换了套病服坐在病床上。

唐柏斳姿势慵懒坐在一旁,护士毕恭毕敬为他倒了杯水后,才开始为杨心程上药。

杨心程的裤腿被高高挽起,露出白皙匀称的小腿,顺上看去是被磨破皮翻出血红皮肉的膝盖,周圈一片青紫十分刺眼。

护士动作轻柔,但杨心程的伤口如同有数百只蚂蚁在啃咬。

杨心程使劲忍着不发声,小脸却白了一圈。

“疼就叫出来。”富有磁性的男声响起,杨心程一怔,看向声源处,对上他漆黑如墨的双眸。

她扯开一个微笑,点了点头没说话,怕一张口就忍不住呼痛,那多丢人。

等护士离开后,她快速将裤腿扯下,遮住小腿。她的脚背白皙脚趾圆润,微微蜷起让人心生怜惜。

唐柏斳注视两秒后生生挪开了目光。

感受到他的目光,杨心程有些尴尬,干咳几声后开口道:“大哥,谢谢你送我和晓桀进医院。”

四目相对,杨心程看不懂他眸中情绪,只觉眸色深深,便听他开口道:“应该的。”

“......”她一时无言,本就和他很少接触,加上平日里他就是一副冷冰冰生人勿近的模样,让她心底里对他其实挺畏惧的。

想起躺在急诊室里的唐晓桀,她便翻身下床:“我去看看晓桀。”

不料还没站稳,就感受到膝盖传来的剧痛,疼得她“啊”地叫了一声,整个人倒向地面。

完了。杨心程闭紧双眼捂住脸,呼吸急促,吸进大量有着消毒水味的空气。

她重重撞在一个结实的接触面,没有想象中的刺痛,不禁疑惑睁眼,入目一片灰色高级面料。

她仰头看去,对上他低头的眸,不禁愣了下。

他双眸微眯,纤长浓密的睫毛如同一柄小扇子,缓缓扇在下眼脸,倒映出扇形的阴影,面无表情看不出他的心情如何。

“砰!”门被大力打开,惊醒了杨心程。

她猛地推开唐柏斳:“谢、谢谢大哥。”话落,就看向门口,看到站在门口一脸错愕的贵妇。

杨心程简直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这场景给谁看到也别给她的婆婆看到啊!

她的婆婆,刘萱——唐晓桀的生母,唐柏斳的继母。

刘萱的神情,在几秒之间,从错愕化为愤怒又全部收敛隐匿在淡笑中。

“心程,晓桀呢?”刘萱面上带笑,眸色却冷如冰看着杨心程。

杨心程不禁后背一凉:“晓桀在急诊室,检查结果还没出来。”

她顿了顿,又添上句:“妈,刚刚我没站稳,大哥刚好扶了我一下。”

刘萱面色不改点头没说话。

看她这神情,杨心程就知道她误会了,想继续说些什么,却又觉得越描越黑,干脆不说了。

刘萱走向唐柏斳,在还有一米左右停下,面带感激道:“唐少,谢谢你肯出手相救。”

杨心程一脸懵地来回看向两人,这又是哪一出?

唐柏斳脊背挺拔站姿如松,却有种骨子里散发的矜贵慵懒,淡淡瞥了一眼刘萱:“都是一家人。”

刘萱微怔继而笑得更开心。

杨心程算是明白几分了,极有可能就是刘萱求助唐柏斳,唐柏斳才会赶到现场救出她和唐晓桀。

她犹豫几秒,说出心中所想:“唐思哲能做一次这种事情,就能做第二次,我们告诉父亲吧。”、

“不行!”刘萱分贝拔高几分,吓了杨心程一跳,就连唐柏斳也侧目看向她。

刘萱发觉自己的失态,讪笑几声:“你父亲本就生意繁忙,怎么好再给他添加麻烦?”

“......”杨心程乍一听觉得有点道理,但转念一想,不对啊,这儿子都出了这么大的事,身为父亲也是理应知道这些事情不是吗?

她看向唐柏斳,似乎看到他嘴角噙的淡淡嘲讽,再一眨眼却是毫无表情的冷面,似乎是她看错了。

场面一度寂静,有几分尴尬。

一道简洁的手机铃声打破安静地氛围,唐柏斳接通电话后谈了大约快两分钟就挂断了。

“公司有事,我先失陪。”唐柏斳理了理领带,神色染了几分严肃,似乎准备去见什么人。

“好的,唐少你去忙吧。”刘萱忙不迭开口道。

等唐柏斳离开后,刘萱神情一变,沉下脸瞪向杨心程:“就凭你也想勾引唐柏斳?”

杨心程愣了几秒,反应过来后,急忙辩解道:“妈,你误会了!我没有......”

刘萱双手环臂,斜睨她打断她的话:“是不是误会我不清楚。”她顿了顿,眼神变得锐利:“但你必须要记住,你是谁的妻子!”

杨心程收到质疑和威胁,感觉受到莫大的侮辱,小脸瞬间变得苍白,放在身后的手紧握成拳,忍着心中翻腾的情绪。

“还有,要是你再不让晓桀碰你,我就立马告诉你的表叔。”

杨心程觉得整个人如坠冰窖,原来她一直生活在别人的视线中。

她轻笑一声,仰头看向刘萱,冷淡道:“妈,晓桀知道你派人监视他的一举一动吗?”

唐晓桀特别看重个人隐私,如果让他知道了这些事情,绝对会大发雷霆。

知子莫若母,刘萱面上闪过一丝慌张,强作镇定道:“知道又怎么样,我这是关心他!”

她语气染了几分怒含着威胁:“你别在我儿子面前挑拨离间啊!”

原来她也会怕,杨心程冷笑一声“我从不挑拨离间,只讲述事实。”

“你!”刘萱脸色因怒微微泛红,扬手就往杨心程的脸上挥去。

“啪!”清脆的响声响起,杨心程半张脸麻了几秒后疼得有些发胀。

刘萱得意地看着她,掏出手帕擦拭手:“既然你管不住嘴,我就好好帮你管管。”

杨心程沉默地看着她几秒,嘲讽一笑:“我本来还担心晓桀不相信我说的话,现在这一巴掌反倒是很好的证据。”

刘萱气得扬手又要扇向她。

第三章 男人心海底针

“住手!”门口传来一道浑厚的男声。

刘萱的手停在半空中,看向门口的人猛地把手收了回去。

唐父头发半百,西装革履,威严十足,身旁还跟了个男助理,提着公文包。

“在医院动手,成何体统!你是要让外人看我们家的笑话?”

一旁的助理将门关上后,唐父一脸肃穆,环视一圈众人,沉声道:“思哲人没了,尸首在太平间。”

什么?杨心程震惊看着唐父,这才过了多久,唐思哲人就没了?

唐父添了句:“听说你和柏斳有些交情,他现在在处理要事,我不方便联络,彻查思哲的事情,就由你告知柏斳了。”

敢情这是将刘萱和她的对话,都听了个遍。

杨心程看了眼刘萱,却见她面色微白,眼神还有些慌乱。

察觉到她的眼神,刘萱第一个反应是躲避,继而又恼怒地瞪了她一眼。

杨心程收回视线看向唐父,疑惑道:“那您......”

唐父面无表情道:“我马上要去S市谈一个大项目。”

杨心程一阵心寒,都到这个地步了,无缘无故离世的亲儿子竟然还比不上一个大项目。

她压下心中的情绪,点头应道:“好的,爸,我会告诉唐少的。”

唐父对她的上道很满意:“那你现在就去吧,晓桀就由你妈照顾,要是柏斳需要帮忙,你可以迟些回医院。”

杨心程感觉到一道刺骨的目光打在身上,不用想肯定是刘萱。

她没看刘萱,直接下床:“好的。”话落,在众人的视线中,离开了病房。

此时华灯初上,马路上川流不息,杨心程看了下手机,晚上八点多,犹豫要不要打电话给唐柏斳。

“嘀铃铃!”单车的刹车铃由远至近响起,杨心程反应过来后猛地往后一退,不料身后快速刮过一阵风,带着一声陌生人的咒骂声。

她才发现自己和单车堪堪一个拳头距离,就要相撞,吓得背后冷汗淋漓。

“嘟嘟!”马路边停放的一辆特斯拉打了双闪。

杨心程被亮光刺到,适应几秒后,看着贴着反光贴的车窗缓缓降下,露出唐柏斳棱角分明的精致脸庞。

“大哥。”她有些惊喜喊道,还真是巧了!

她小步跑了上去:“我刚想打电话给你呢!”

她的杏眸睁大水汪汪,双颊泛粉,樱桃小嘴一张一合,风微拂,乌黑长发随之飘扬,清纯的诱人。

唐柏斳眸色微暗:“上车讲,风大,冷。”

杨心程愣了下:“好。”她绕过车,条件反射想打开副驾驶的座位,却又觉得不太好,打开了后座车门,钻进了车。

唐柏斳的面色微凉,从照后镜瞥了眼她,薄唇微抿,却没说什么。

车内暖洋洋,放着悠扬的爵士乐,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烟草混着淡淡男士香水味。

杨心程一时有些拘谨,酝酿几秒后开口道:“大哥,你知道唐思哲的事吗?”

“嗯 。”车窗上升一半,唐柏斳点燃一根雪茄,骨节分明的手指间烟雾袅袅,有几分魅惑人心的美。

“爸让我转告你,要彻查此事。”话落,她舒了口气,总算是把唐父交代的事情完成了。

“嗯。”唐柏斳依旧惜字如金。

窗外繁华城市的灯光如昼,照进车内,明暗交错的光线将他的本就深邃的轮廓,又勾勒得更为精致。

饶是看多了帅哥的杨心程,也有几秒挪不开眼。

实在是不得不承认,唐柏斳不仅有非凡的能力,还有一副难得的好皮囊。

“好看吗?”微哑的男声响起,打断她的思绪。

杨心程面上一热,有些窘迫:“好看,那个,大哥,我先下车回家了。”话落,就准备打开车门。

“同路。”此话一出,杨心程懵了下,唐柏斳已经搬出唐家自己买了别墅住,基本很少回唐家,虽然他的房间每天都安排有人打扫干净。

但她不想问那么多,犹豫几秒后便应道:“那就麻烦大哥了。”

唐柏斳的面色更冷,似有人得罪他一般,掐灭烟后,豪车开进车流快速而平稳行驶。

她不知道他在生什么气,也不敢问,只好小心翼翼瞥他两眼,触及他的视线又快速收回来。

“你很怕我。”他用的是肯定句。

杨心程斟酌了下才说道:“大哥你霸气侧漏,普通人心生畏惧都是正常的。”而她,就是普通人之一。

唐柏斳不回复了,反倒是薄唇抿得更紧,几乎是一条直线。

真是男人心海底针。

她为了避免又做出什么让他不高兴的事,干脆闭上眼省得自己乱看。

车内暖极了又不陡,困意很快袭向她。

等她再度醒来时,身上盖了件灰色西装,是唐柏斳的,再看窗外,到了唐家大门口。

而唐柏斳坐在驾驶座上,穿着白衬衫,上头的几颗扣子解开,姿势慵懒抽着烟,头颅微扬的弧度将他的颈部线条很好显露出来,竟有几分性感。

也不知道他等了多久,杨心程有几分感动。

察觉到她的视线,他扭头看来,双眸不带任何情感,明明一脸性冷淡的表情,却在结合精致的锁骨,和衣衫里若隐若现的结实肌肉的情况下,给杨心程的视觉带来很大的冲击力。

“......”非礼勿视,她生生收回视线,规规矩矩看着膝头。

车内响起几不可闻的叹息,继而是微冷的男声:“下车。”

他打开车门,冷风灌进车内,杨心程打了个哆嗦,抱着西装,也开门下车。

冷风中她簌簌发抖,整个人都被风吹得思绪凌乱。

“衣服穿上。”似乎是见她没有反应,他干脆将她怀里的西装抽了出来,披在她的身上。

暖意席卷背部,杨心程恢复几丝清明,感激地看着唐柏斳:“大哥没想到你这么贴心。”

话落,又觉得不妥,立马改口道:“大哥一直那么贴心。”

唐柏斳冷哼一声,直接走在她前面迈大步伐,很快拉出差距。

得,以后不会说话就闭嘴吧。杨心程一边心中懊恼自己的蠢,一边小跑跟上。

第四章 晓桀,你醒了?

唐家别墅的装潢堂皇华丽,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是唐父热衷的风格。

直到唐柏斳回房后大约几分钟,杨心程才想起还没有把西装还给他,便直接去他的房间轻叩房门:“大哥,我来还衣服。”

喊了几遍,也没人应答,杨心程饱含丰富想象力的脑瓜子里,快速闪现一切惊悚的可能性。

加上发生了唐思哲那件事,更是心惊胆颤,犹豫几秒后缓缓转动门把手。

不料门没锁,打开房门,入目一片黑白灰色调,和门外截然两个世界。

屋内没人,只有洗浴室传来流水哗啦啦的声音。

看来他在洗澡,杨心程心头松了口气,将西装放在他的床上后,便打算出门。

“咔嚓。”门打开的声音,下一刻身后响起染着疑惑的男声:“你怎么进来了。”

杨心程扭头看去,第一时间看到一片白皙皮肤,发梢未干的水珠流淌在结实的肌肉上,最后隐入系在腰间的浴巾。

她的脑袋轰地一下瞬间空白,饶是和唐晓桀表面夫妻那么久,也从没有过那么大尺度啊!

她迅速闭上眼扭头看门外,有些结巴道:“我、我来换衣服,大哥,我先回房间了。”

“等下。”这两个字,让杨心程顿时定在地上,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明天的调查需要你协助。”

杨心程毫不犹豫应道:“好的,大哥,我一定知无不言!”话落,逃也似地离开了房间。

回到房间,她躺在床上,思绪繁乱,觉得自己以后一定不能再随便进别人的房间,省得又发生这令人尴尬的一幕。

“咚咚咚。”房门被轻叩,杨心程猛地从床上坐起。

别墅里的佣人这时候基本都收工,没事不会烦人,来者应该就是唐柏斳。

她不想见他,可不开门又失礼,叹了口气打开了门。

门外果然是唐柏斳,一身休闲装,头发半干有些凌乱,平日里的冷冽淡了几分。

他微张薄唇道:“明天八点出发。”

杨心程小鸡啄米般点头:“好的,大哥。”沉默几秒后又开口道:“大哥,以后有事的话,可以直接发短信或是打电话。”

眼见他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冷了下来,她连忙添上句:“省得你多走一趟。”

唐柏斳微眯双眸,缓缓靠近她,精致的五官逐渐在杨心程眼前放大,吓得她倒退几步,杏眸睁大看着他。

“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他语气很轻,却字字分明,含着几分质问。

“没、没有。”杨心程连连摆手,扯出笑容:“我这不是怕你累吗?”

蹩脚的理由,让唐柏斳的面色更冷,他冷哼一声,站直身子,一言不发扭头就走。

杨心程顿时松了口气,每次和他谈话都要绷紧十二分的精神,真是锻炼人的意志力啊。

想到还要协助他调查唐思哲的事情,她关上门,瘫软般倒在床上,哀嚎一声:“天啊!”

虽说她心有不愿,但这并不影响她的睡眠质量。

隔日她和唐柏斳八点开始出发,直接开车到帝豪酒店,随行的还有警察。

帝豪酒店有将楼层向外租售,像上次她和唐晓桀被绑架的地方,就是一层小有名气的茶餐厅,上次因为是一层被承包,所以没有民众受伤。

短短时间,这家茶餐厅已经被贴了封条,在唐柏斳的要求下,酒店同意了查看监控的要求。

但监控视频循环多遍查看,也没有一丝进展。

正当众人有些一筹莫展的时候,杨心程灵光一现:“唐思哲的车上应该有装行车记录仪。”

唐柏斳看向她的眼神多了几分赞赏:“按她说的做。”

为了避免杨心程看到视频里令人不适的场景,唐柏斳让她在酒店等他回来。

杨心程有些不乐意,但也知道自己去也帮不上什么忙,便应道:“好的。”

大约等了有两三个钟,唐柏斳面带一丝疲惫回来,站定在她面前:“回医院。”

于是两人一同回了医院。

杨心程本以为唐柏斳到医院后会第一时间询问唐晓桀的情况,不料他竟是叫了刘萱出去。

杨心程没有想太多,找到唐晓桀的主治医生询问:“医生,我丈夫他的状况怎么样?”

“病人情况比较稳定,只是还没有苏醒。”

杨心程心头大石头落下来:“那大概需要多久才能苏醒?”

“这个暂时不清楚,少则一个星期,多则一两个月。”

看来情况还不是特别理想,但离开了危险期,她也松了口气:“谢谢医生,我能进去看望他吗?”

得到医生的允许后,杨心程便进了病房,看到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的唐晓桀。

唐晓桀和唐柏斳同父异母,长相却毫不相似,唐柏斳长得更像他的生母,而唐晓桀的五官却结合了唐父和刘萱的优点。

他白净五官清秀耐看,整个人的气质也是温文儒雅,和唐柏斳截然不同。

杨心程摇了摇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总拿唐晓桀和唐柏斳做对比。

“咳咳。”唐晓桀轻微咳嗽一声,手也微微动了几下。

她大喜:“晓桀,你醒了?”话落,急忙按了护士铃。

不料等医生赶来时,唐晓桀却毫无动静了。杨心程有些失望,想起刘萱,便想着把这件事情告诉她听。

她在走廊走了一圈,也没看到两人,便询问了下负责巡逻的护士。

护士对唐柏斳的美貌印象深刻,当即指路道:“他们去楼梯口那边了。”

杨心程道谢后,直接赶去楼梯口,却听到了争吵声。

医院本就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楼梯口的争吵不仔细听,是没有人会注意的。

杨心程心头生疑,放轻脚步缓缓靠近,微微探头看去,便看到楼梯口上,唐柏斳和刘萱两人相对而站。

刘萱双手环臂,面色怒中带惊,而唐柏斳一如既往气场强大,面色不改,只是看向刘萱的眼神染了几分不耐。

第五章 让你从唐家扫地出门

“唐少,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我,可是你不能把脏水往我身上泼!”刘萱声音分贝提高几分,有些尖锐刺耳。

唐柏斳冷笑一声:“证据我几乎收集好了。”

刘萱面色白了几分:“我说了我不会干这种事情,你是不是听了谁的谗言,所以才怀疑我?”

唐柏斳显然不想和她扯皮:“如果你儿子知道你买凶杀人的话......”

他的后半段话没说出来,但意思很明显。

杨心程心头一颤,难道说害死唐思哲的凶手,很有可能是刘萱?

刘萱的气势瞬间降了大半,脸色也极为难看。

杨心程顿时明了几分。唐晓桀是个善良又有些淡泊名利的人,如果知道刘萱的做法后,绝对会特别难过,甚至会劝刘萱去自首。

她都有些搞不明白,这两母子的脾性简直是天差地别。

“唐少,你自幼失去母亲知道那种痛楚,难道你想你的亲弟弟也体会这种感受吗?”

刘萱在两秒内就泪流满面,看得杨心程目瞪口呆。

这演技,这话的道德绑架,刘萱果然很有两把刷子啊!

杨心程的肩头被拍了两下,吓得她撞了下门,“咚”地一声十分响亮。

完了,杨心程没回头,第一时间看向楼梯口,却对上两道目光,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身后传来护士的贴心问候。

“不用。”杨心程声音微颤回道。

刘萱看向她的眼神,从惊愕到怒意愤恨,让她的心拔凉拔凉的。

杨心程扯出笑容:“妈,晓桀刚刚咳嗽了几声,手也动了几下,医生说这段时间没什么大意外就会苏醒。”

刘萱面色一动,匆匆瞥了一眼唐柏斳,淡声道:“嗯。”话落,上了楼梯走向杨心程。

在刘萱和自己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杨心程清楚地听到她压低嗓音,语气含着威胁道:“记得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不等杨心程恢复,刘萱便离开了。

眼看唐柏斳也走了过来,杨心程有些心神无主:“大哥......”

唐柏斳面色淡淡,看了她两秒后道:“你的伤口需要换药。”

杨心程怔了会儿,心知他不想谈刚刚的事情,便乖巧应道:“好的。”

这次护士换药很快,杨心程坐在病床上,瞄了两眼唐柏斳,想去看唐晓桀,却又想起刘萱应该在他的身旁待着,就有些心塞。

唐柏斳抬眸看她,松了松领带,靠坐在椅子上,微挑剑眉道:“有话就说。”

“唐思哲的事情......”她欲言又止,不敢说出心中的猜想。

聪明如唐柏斳,一听就知道她想说的话,直言道:“与你无关。”

这是让她学会乖乖闭嘴了,虽然和刘萱的警告有所不同,但意思都差不多,杨心程觉得有些委屈。

她轻声叹了口气,下床走向窗户,拉开窗帘。

高级病房都是落地窗,窗外景色一览无遗,此时夕阳落日,血红飞霞布满半个天空,和高楼大厦相对应,有种震撼人心的美。

身后响起皮鞋撞击在大理石上的声音,最后停顿在她的背后,微沉的男声响起:“后不后悔嫁进唐家?”

杨心程没料到他会这么问,愣了几秒,转身看向他,故作轻松,言语中疲倦却遮掩不住:“没什么可后悔的。”

她的表叔让她嫁进唐家,无非是想借联姻,巩固家族势力。

她自幼父母双亡,是表叔将她一手带大,这个恩情她不得不报,哪怕是牺牲自己的婚姻。

感受到他的视线停留在她的身上,杨心程仰头看去,对上他深沉如墨的眸子。

他眸底情绪复杂,眨眼间又消匿沉底,薄唇微动似乎想说些什么,又始终没有说出口。

他比她高了快一个头,特别是她现在穿着平底鞋,得仰头看他。

她将他刮得干干净净的下巴尽收眼底,顺下看去是性感的喉结,继而是在衬衫里若隐若现的锁骨。

脑海里突然闪现昨晚他刚出浴室的一幕,顿时让她面上一烫,立马挪开眼神低垂眼帘。

“有事和我说。”头顶响起男人的声音,似叮嘱又像是让她心安。

杨心程心头微暖:“谢谢大哥。”进了唐家那么久,除了唐晓桀礼貌性的好和尊重,让她有些舒心,便是唐柏斳高冷中透露的温情。

“大哥,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一定赴......在所不辞。”

她差点说出赴汤蹈火,幸好生生咽了回去,不然丢点丢到家了。

唐柏斳轻笑一声,五官微动,明明幅度不大却宛若冰山融化,让杨心程惊艳几分。

他敛了笑,抬起手看了眼手腕:“我回公司办事。”

杨心程很上道:“您路上小心。”

等唐柏斳离开没几分钟,刘萱便进来了,让杨心程不得不怀疑她是不是在外头蹲点?

刘萱大步走到她面前,警告道:“记住我说的话。”

杨心程简直无语了,敷衍点了下头:“妈,调查结果不在我手上,而且我一向口风很严。”

刘萱面色微松,眸里却依旧充斥质疑。

杨心程见她不信任自己,也不想多说什么。

不料刘萱从怀里掏出几张照片,在她面前晃了晃:“如果你敢乱说话,我就把这些照片发给你表叔。”

杨心程懵了下,定眼一看,照片上其中一张赫然是唐柏斳为她披衣服的那一瞬间。

行啊,刘萱的狗仔队技术很好嘛,拍的角度还有高清程度,都可以和专门跟拍明星狗仔队的作品媲美了。

杨心程心中小火苗熊熊燃烧:“妈,你是监视别人上瘾了?”

不,这简直不能说是监视,完全是全程视奸了!

杨心程怀疑哪天自己睡姿不雅的照片都在刘萱的手上了。

刘萱没料到她会质问,反应过来后面带厉色道:“少和我废话,我就和你摊开来说,如果你敢作什么幺蛾子,我就让你从唐家扫地出门!”

她一再威胁施压,就是泥人也有性子。

杨心程面色一冷,冷冷看着她:“妈,只要我想,我可以第一时间通报爸,告诉他大哥的猜测。”

“你敢威胁我?”刘萱大怒脸色涨红,眼神有些慌张。

杨心程轻笑一声,一字一顿道:“是又如何?”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