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留得红豆问清欢欧阳清白景瑄免费阅读章节

发布时间:2018-11-08 15:31

小说名字叫做留得红豆问清欢的小说,是作者问红尘所写的一本穿越爱情小说,欧阳清、白景瑄是该小说中的主角,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新颖,下面给大家带来留得红豆问清欢第8章身陷囫囵:身后的小厮长安见自家主子突然驻足,有些诧异,顺着他的眼神望过去,原来是位姑娘,不禁催促道:“世子,安阳侯还在书房等着您呢。”

留得红豆问清欢

推荐指数:8分

《留得红豆问清欢》在线阅读全文

留得红豆问清欢第8章身陷囫囵

欧阳璃死死盯着她手里那只金丝缠花八宝银簪,虽然在这之前,母亲已经让自己挑了三样最好的,可这一件她当时就看上了眼,可是母亲说总要留几样好的,以免落人口舌,她便想回头从这里再挑出来,可哪想欧阳清竟一手将这簪子拿了起来。

自己看中的簪子被欧阳清拿了,欧阳璃这口气哽在喉间,不上不下,憋的难受。

欧阳清权当没看见她难看的脸色,让身后丫头将首饰装进盒子里,拿着便要告退:“母亲、两位妹妹,祖母吩咐的书还没有抄完,你们慢慢挑,我就先回去了。”

徐氏点头:“清清先回去吧,外面风大些,要多注意保暖。”

欧阳沁向她回礼:“姐姐慢走,待妹妹病好后去探望姐姐。”

欧阳清冲她笑着点点头,拿着首饰盒掀帘而出,迎头却撞上一小丫头,只见小丫头一声惊呼摔倒在地,手中的蹴鞠滚出好远。

欧阳清摸着微疼的额头,皱眉。

徐氏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清清,发生何事?”

小丫头已重新捡回蹴鞠,满脸惶恐的谢罪,欧阳清摆了摆手:“无碍。”

那蹴鞠是小胖子欧阳霖的,她看的分明,似乎是坏了……

因昨夜下了雨,路上有些湿滑,花园这段路铺的都是鹅卵石,便更加难走。欧阳清拿着首饰盒,一步步走的很谨慎,生怕这副弱不禁风的身体脚下一滑再摔倒。

路边两侧一片桃树,鲜嫩的绿叶伴着殷红的花苞,在春雨中凌寒,浅碧色的身影踮着脚走在鹅卵石路上,身姿轻盈体态纤弱,寒风吹红了她嫩白的小脸。

白景瑄看到这幅景象,突然驻足,几日不见,当初肮脏不堪的丫头,转眼成了侯府大小姐。

小丫头怀里抱着个首饰盒,袖子似乎有些短,露出一截皓腕,风吹的冷了,她紧皱着眉,嘴里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神情有些埋怨,一如既往的有趣。

身后的小厮长安见自家主子突然驻足,有些诧异,顺着他的眼神望过去,原来是位姑娘,不禁催促道:“世子,安阳侯还在书房等着您呢。”

白景瑄挑了挑眉,转身要走,突然听到一阵狗吠声,接着就是少女惊吓的呼喊。

“啊——”眼看着鹅卵石的路都就要走到头,突然跑出来一只大狗,欧阳清猝不及防,脚下一滑,还是摔倒了。

这鹅卵石子铺就的路,摔一跤疼得紧。

她一边惊惧着向后退防备着大狗,一边看自己的手心,果然磨出了血。

血光之灾啊。

大狗浑身黑毛顺滑油亮,叫声中气十足,一看就知被人养得很好,可能是侯府某个主人的宠物。

这狗是谁养的?欧阳清想一想,这侯府里的人她还没有见过谁,难道是自己那位亲爹安阳侯?

大狗还在不停的狂吠,几次试图上前,欧阳清都怒吼着将它逼退。

她其实不怕狗,以前家里也养过两只金毛,况且她跆拳道黑道,两腿就能将它重伤。

可这具身体却在不停的发抖,竟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难道是身体的自然反应?看来原身非常怕狗。

欧阳清气急,实在是身上衣服又薄又短,冷得紧:“这是谁家的狗?怎么放出来乱咬人?”

大狗本在狂吠,突然止了声,摇了摇尾巴,扭头向后一跑,欧阳清抬头便见假山后面走出一人。

男子穿着白色长衫上搭藏蓝上衣,领口绣着兰草,看上去气宇轩昂,颇有文人风度。只是一双吊梢的桃花眼却显得肆意风流,坏了这身风度。

“我当是谁?原来是我家大妹妹,怎么你现在还怕狗,不过是叫了几声,竟然吓成这样?”

欧阳清微愣在脑海中,不断搜索这人的名字。

男子轻挑一笑:“哦,我倒是忘了,听母亲说你失忆了,看来果然不假,不然怎么可能忘记我这个哥哥。”

欧阳谦声音阴沉:“五年前你可是把我当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天天把我踩在脚底下。”

欧阳沁皱眉,她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至少手别再发抖,先站起来再说,可身体却不断的止不住的发抖,似乎不仅仅是因为欧阳谦身后的那只大狗。

“原来是大哥,我的确失忆了,所以以前不管我做过什么说过什么我都不记得了,也希望大哥大人有大量,以前妹妹不懂事,原谅我吧。”

“原谅?”欧阳瑞谦低下头冷笑,“我当然原谅你了,妹妹,自从你母亲死后,你被送到庄子,我便成了侯府中的嫡长子,荣华富贵光耀加身,只要一想到你在庄子上吃苦受罪,我在梦里都能笑出来,我自然原谅你。”

欧阳清咬着牙,终于重新站起来,她怀疑眼前这人心理变态,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哈哈,既然哥哥已经原谅我了,外面天这么冷,我们还是各自回院子吧,祖母让我抄写的《女德》我还没抄完,急着回去。”

“别走啊。”欧阳谦一抬腿拦住了她的去路,身后的大狗重新吠叫起来,“你看你走了五年,来福也想你了,它想和你亲热亲热,妹妹不会拒绝吧?”

“你要干什么?”欧阳清警惕的后退,“这里可是侯府,我再怎么说也是大小姐,你别做的太过分。”

欧阳清暗自拧了拧脚腕,只要这狗敢扑过来,她就不怕一脚踹死它!

欧阳谦没说话,可脸色十分狰狞,他摸了摸大狗来福的头,一扬手大狗直接跳出来,扑向欧阳清。

欧阳清瞬间抬腿,可却高估了这句身体的敏捷度,一声惊呼,她被大狗扑倒在地,耳边有风声、狗吠声、自己的呼吸声,还有一抹熟悉的清朗而凛冽的声音。

“都说打狗还要看主人,不知本世子打的这条狗主人是谁?”

白景瑄单手拦在欧阳清身前,低头问:“还能起来吗?”

居然是他,阿景哥哥……

白景瑄皱眉,这丫头怎么总是神游?

“小丫头,能站起来吗?”

“能!”欧阳清不顾手心火辣辣的疼,咬牙站起来,她站在白景瑄身后,呲牙咧嘴的向欧阳谦示威。

欧阳谦自然识得白景瑄,当下变了脸色,温润如谦谦君子般和煦:“原来是世子爷,我这狗打小就喜欢和大妹妹亲热,方才我没看顾好惊吓到了妹妹,实在是在下的不是。”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