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再爱难有回响by墨清歌

发布时间:2018-11-08 15:31

今天为大家带来的是由墨清歌全力打造的新作《再爱难有回响》,这本小说讲述了沈念顾一笙之间的爱恨情仇,喜欢的书友不要错过这本小说了。再爱难有回响第11章 命运的恶意。“沈小姐,你刚才组装书架时受伤了吧?”乔思火急火燎地从办公室赶来,额头上还带着汗珠。

再爱难有回响

推荐指数:8分

《再爱难有回响》在线阅读全文

再爱难有回响第11章 命运的恶意

“不小心受了点伤。”沈念有些奇怪地看着乔思,她怎么知道自己受伤了?

“快跟我去医院处理一下,万一破伤风怎么办?”

乔思急匆匆地拉起沈念的手,往电梯跑去。这才发现,沈念的手指上,只有一条不到两厘米的浅浅伤口——而且伤口已经凝结。

乔思额头上滑下一滴冷汗,无语望天,佯装没看到沈念古怪的神情。

坑爹啊!

Boss让她立刻去给沈念处理伤口,乔思还以为boss那么严肃,沈念的伤至少是也工伤级别,没想到连皮下组织都没怎么划破!

这叫伤么?!

她平常就自己吐口口水抹抹就解决了啊!

“我看……还是去我办公室,我帮你消毒处理一下吧……”乔思抽搐着嘴角。

“这个不用了吧……”沈念目光古怪地瞅着乔思,她现在觉得顾一笙和他的助理都神神叨叨的,只是划破手指,这也需要去医院?

乔思可不管沈念的拒绝,事关自己的饭碗。她硬拖着乔思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细心地用酒精给沈念的伤口消毒,又挑了进口的创可贴给沈念绑上。

乔思看见沈念眼中明显是一副受惊的表情,心中不由暗叹,既然老板这么关心沈念,为什么不亲自给她处理伤口呢?

办公室里,顾一笙看着窗外。

沈念穿着一身白色的羽绒服,在潇肃枯萎的冬天里,却比素白的冬日还要亮眼,仿佛冬日里唯一的色彩。

他忽然想起,十六岁时第一次见到沈念的情形。

她穿着蓝色的格子连衣裙,留着俏皮的短发,戴着蓝色的发带,脸蛋圆鼓鼓,很像一个圆溜溜的鹅蛋,让他很想捏一捏。

她气鼓鼓地指着他说:“顾一笙,你知道吗?我讨厌你,因为你会抢走我爸爸。”

她停了停,用黑亮的眼眸看着他,又说:“只要你答应不抢走我爸,我也……我也可以不那么讨厌你啦!我可以把我最喜欢的蛋糕给你吃,把我最喜欢的玩具送给你,如果有人欺负你,我也会保护你!”

可她却不知道,最想做蛋糕给她吃的人是他。最想给他一切的人,是他。最想保护她的人……是他。

哪怕决定了要永远将沈念尘封在记忆深处,冷漠的抛出了支票。但仅仅因为看到了沈念的简历,心就方寸大乱。

他将沈念的简历,丢进了粉碎机,却又重新打印。反反复复,来来回回。

终究,他还是让沈念,重新站到了他面前。

从十岁那年起,他就知道,命运对他,充满了恶意。

**

沈念以为,她把银行卡挂失,回家后冷子文铁定会跟她闹。没想到冷子文却想变了个人似的,对沈念格外的殷勤,对银行卡的事只字不提。

“小念,你回来了?今天妈特意做了你最喜欢的菜,就等你回来吃了。”

就连一向对她没什么好脸色的张兰心,也拉着一张老脸笑若菊花对她说:“是啊,沈念,你在外面累了一天,快坐下吧。”

沈念才不信他们会这么好心,她环视了一圈:“沈雯雯呢?”

“她在厨房给你煲鸡汤,你看雯雯多懂事啊。”张兰心意有所指的道。

平时就属沈雯雯最懒,连她的内裤都丢给自己洗,她会那么勤快给自己煲鸡汤?

沈念撇撇嘴,走到厨房一看。沈雯雯正从垃圾桶翻出一大坨鸡屎,丢进汤锅里。

“呸。”沈雯雯又向里面吐了口口水,“喝鸡汤是吧,看我这加了料的鸡汤,能不能补死你!”

沈念看到这一幕,顿时恶心的胃口全无。她找了个借口说自己已经吃了饭,径直回到房间。

没过多久,沈雯雯就端着鸡汤走了进来。

“姐,我看你最近瘦了不少,我给你熬了大补的鸡汤,你趁热喝吧。”沈雯雯笑吟吟地说。

确实是大补!

想到里面加的那些“豪华”底料,沈念心中冷笑,脸上却做出温柔的笑来:“我身子骨好着呢,用不着喝鸡汤,倒是雯雯你怀了孕,得大补才是。你看你瘦的,不如你喝了这碗鸡汤吧,别饿着宝宝了。”

沈雯雯神色一僵,却还是强笑道:“锅里还多着呢,这碗是我特意给姐姐端过来的。”

“雯雯有心了,放那儿吧,我待会儿喝。”

“姐,鸡汤要趁热喝,否则……”

“雯雯这么着急让我喝鸡汤,该不会这汤里加了什么特别的料吧?”沈念话音一转,意有所指的看着沈雯雯。

沈雯雯的脸色有一瞬间变的很难看,她很快便掩饰过去,笑道:“当然,我不是说了么,汤里加了很多大补的药材。”

沈念笑而不语,这时,冷子文端着一盆水进了房间。

“老婆,洗脚了。”

沈念似笑非笑地看着冷子文,结婚快三年了,她给冷子文倒了那么多次洗脚水,冷子文这么伺候她却是第一次。

她也没拒绝,她到要看看冷子文一家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由着冷子文脱了她的鞋,将她的脚放在木盆里。

“嘿,老婆,你的脚真白!”冷子文说。

沈念看了眼身旁的沈雯雯,沈雯雯果然的阴沉着一张脸,脸色即位难看。

等冷子文帮她洗完了脚,沈念端过桌上的鸡汤,在冷雯雯满眼期待的目光中,十分贤惠地将鸡汤递给冷子文。

“老婆,你真细心。我正好有点累了。”

冷子文接过鸡汤正要喝,一旁的沈雯雯连忙喊道:“子文,这汤是给姐姐的,你怎么能喝呢?”

沈念笑了笑:“我最近胃口不大好,不能吃的油腻。更何况这是雯雯的一片心意,拿去倒了,未免也太糟蹋了不是?”

“说的也是。”冷子文埋怨的看了眼沈雯雯雯,“不过是一碗鸡汤而已,这么计较干嘛。”

沈雯雯被噎的一个字也说出不来,只能欲言又止地看着冷子文将鸡汤一饮而尽。

晚上,沈念依然是睡自己的房间,她也没管冷子文究竟睡哪儿。

半夜,冷子文突然跳起来,跟身后点了烟似的冲向卫生间,拉的天昏地暗。这一拉就是好几个小时,拉到最后甚至脱肛,直接便血。

这可急坏了张兰心和沈雯雯。张兰心在卫生间外面啊急的团团转,沈雯雯则异常的沉默。

“死破鞋,你老公都快拉死了,你还在床上躺着,是不是要看你老公死了你才开心?!”

张兰心疯狂地捶打着沈念的房门,沈念翻了个身,戴上耳机继续睡。

张兰心骂的很难听,在门外又踢又踹,让沈念起床送冷子文去医院。足足一个多小时后,冷子文拉的晕厥过去,张兰心这才作罢,骂骂咧咧地带着儿子去了医院。

房间里,沈念心里也异常后怕。她可不信一泡鸡屎能有这么大的威力,不知道沈雯雯在鸡汤里还加了什么料。

沈雯雯……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狠毒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