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情似南絮缘随风北元莫菲小说阅读by墨鱼

发布时间:2018-11-08 15:31

这本已完结小说情似南絮缘随风讲述了主人公北元莫菲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墨鱼的倾心巨作,情似南絮缘随风精选篇章:莫菲想,按说北夫人不是那种小家子气女人,她向来只在儿子的事上一丝不苟,其他事真没见她皱过眉,这是一个成功女人的底气,可今天,竟因为莫景程害张晓爱摔倒的事放狠话,以她的气场根本不需要这么做,并且还是当着北元的面。

情似南絮缘随风

推荐指数:8分

《情似南絮缘随风》在线阅读全文

情似南絮缘随风第17章 带你去开心

莫菲:“……”

莫菲想,按说北夫人不是那种小家子气女人,她向来只在儿子的事上一丝不苟,其他事真没见她皱过眉,这是一个成功女人的底气,可今天,竟因为莫景程害张晓爱摔倒的事放狠话,以她的气场根本不需要这么做,并且还是当着北元的面。

在北元夸她嘴唇又软又舒服之后,莫菲才明白过来,北夫人发火的原因不是她宴会上丢脸,不是张晓爱摔倒,而是北元在公众面前对她的态度。

北元暗示所有人莫菲跟他睡过,这成了她的罪过,北元可以睡她,但她只能当北元的玩物,不配在公众场合享受北元的爱意。

周邦生日会上的林林种种,北夫人的警告,让莫菲的心情跌进谷底。

天黑的时候李管家才回来,说在医院看到张晓爱的父亲张化成,张化成夹枪带棒地数落了一通莫家人,口口声声说要不是看在莫菲在北家做事,一定要让莫景程蹲号子,言辞间对莫家的恼火显而易见。

然后她又很理所当然地挨了北夫人一顿骂。

等北元安顿下来,莫菲才回到自已的卧室,关上门后靠着墙壁发呆。

连安安心心做个“陪疗”小姐都不行,又要她体贴入微陪吃陪睡,又不能让北元那个单神经男人喜欢上她,虽然她没见过北夫人使狠辣手段,但直觉北夫人狠起来,她一定没有好下场。

“哎,”莫菲叹口气,准备睡觉,今天终于能睡个早觉了。

她刚关上灯往床上躺,觉得身边有什么东西在动,她心里一凉,摸索着从床头上拿起一只玻璃杯,准备随时把那东西开瓢。

被子好像钻了个人,莫菲心里直发毛,但想到北家戒备森严,一般人哪能钻得进来……握在手里的玻璃杯松了一些,扬起的手也慢慢放下。

“是不是北先生?”她往床外退出,本想去开灯,可就在这时丝被忽然被掀起,像一张叫人无处可逃的巨毯,从莫菲头上满满地罩了下来。

屋子里原本就黑灯瞎火,现在更是天昏地暗。

就在被子罩下的一瞬间,一手用强势的力量拉住她的腕子,把她往床中心拖去。

恍惚间莫菲想到了爱华医院,她自已都不知道,那几个日日夜夜她是在怎样的惶恐下渡过,眼下这一幕明明带着玩兴和趣味,她也明知跟她玩的人是北元,但还是不可避免地碰触她仍在阵痛的地带。

她愤怒地推开那个人,低声嘶吼:“滚!”

被子下的人怔住了,像被下了定身咒,动作完全凝滞。

黑暗一片的狭小空间里,只能听见他粗促的呼吸和有力心跳。

“先生,你有点无聊。”莫菲掀开丝被下床,打开灯,床上身穿乳白裕袍的男人果然是北元。

他的眼神淡却不空洞,意外勾勒出迷离朦胧的诱惑味道,他斜身坐着,健硕的腿部线条凝聚着男人蓬勃的力量感,只需要那么简单地姿势,就仿佛凝定的荷尔蒙。

莫菲不由自主地吞了一口口水。

回神后赶忙问:“你怎么来我房间了?”

北元叹了一声,好像挺无奈的:“来找你还钱。”

莫菲仰面叫天,“我说过会把信用卡要回来,再说财务还没给我发工资,你总得让我缓缓吧。”

“你很不开心,”北元声音低沉,磁性又非常舒缓,“我跟夫人说过,她以后不会再骂你。”

思绪跳地厉害,莫菲快要跟不上他的节奏,“你跟夫人聊天了?夫人跟我说过,你连她都很少说话,这么说你最近的情况好转很多。”

“情况?”北元眉梢一扬,他有什么情况?

有病的人都没啥自我认知,不承认自已有病,北元也不例外。

莫菲按下不说,她一连多天没好好睡过觉,再看了看外头天色,催北元:“你先回自已屋吧,我要休息了。”

北元脸色一沉,他还从没被女人驱赶过。刚才平淡的表情一转,一丝凛冽浮上眼瞳,他冷漠地拍拍床垫:“过来。”

哪怕莫菲律曾涉猎过一些心理知识,但对一个喜怒无常、思维不在正常值的病人来说毫无作用。

“有什么事,这么说着吧。”莫菲跟他保持一个安全距离,做垂死挣扎。

北元危险地眯起眼角:“还钱。”

今天从金门酒店出来后才被他给吻了一顿,嘴唇都快被揭掉一层皮,再被他狂风暴雨摧残一顿估计明天也不用见人了!

“我不看你很丑的地方。”北元补充解释。

莫菲几乎厥倒,是,他只对嘴感兴趣,别的地方人家居然嫌丑,她哭笑不得。

他身上的y领袍子些许敞开,露出一截结实饱.满的胸肌,半躺半坐,姿态竟然有点风骚。

莫菲想,北元还能会她商量条件,看来恢复地不错,他的病情直接关系着莫菲能不能得到北夫人的帮助,她哪有不上心的道理。

莫菲是想跟他好好攀谈,打开他的心结,甚至找到他的症结所在。

于是两个人聊开了。她说你再多说几句,我就过去。

他说你靠近一点,我就说。

两个人相持胶着,距离一点点拉近,直到他将她握在手里,低头将她吻住。

莫菲叫苦不迭,没想到她会被北元反套路,其实北元的目的从来都很简单——吻到她。

等他尽了兴才抬起头,俯视心如枯草的莫菲,她的眼睛空泛无神,他的眼中却有别样的温柔。

她不开心,北元感觉到了。她在金门酒店被群嘲,回到北家又挨骂,还要面对未来不见边际的迷茫,这种失落、孤独,北元感同身受。

很多时候她的心境跟他重叠,在外人看来他身在北家,光芒万丈,但自从他受伤后,他就和现在的莫菲没什么不同了。

他起身,拉着她的手,往屋外走去。

“去哪儿啊?”莫菲一头雾水地问。

他给她一个噤声的手势,带着她小心地避开摄像头,往后厨方向走去。北元向来在北家的监控下,连卧室也在监控范围,平时出门更是全程监看,也正因为这样,北元熟识北家的每一道监控,也最清楚监控系统的漏洞。

今晚他要带莫菲去一个地方,不在任何人的监视之下。

当保镖们发觉北元的举动时,他已经换了一身黑西装,带莫菲坐上一辆保时捷918呼啸而去。

莫菲坐在严重超速的超跑上心里有点犯怂,毕竟北元跟常人不一样,不过她的担心在北元上路五分钟后消失。

北元控速打弯漂移样样精通,真正达到了“玩车”的境界,不仅给了她足够的新鲜刺激,还头一次让她觉得,北元的病情或许跟她从医生、北夫人等嘴里听到的不同,或许他只是受伤后把自已的某些东西藏了起来……这种想法从莫菲的脑子里一闪而过,接着又回到了刺激的现实中,北元一连超了三辆车,在公路上遥遥领先。

“你要带我去哪儿?”莫菲在北元耳边喊话。

“带你去开心。”北元说完再次提速。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