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情似南絮缘随风北元莫菲小说阅读_情似

发布时间:2018-11-08 15:31

今天小编带来一本女频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北元莫菲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墨鱼,小说名情似南絮缘随风,现在一起看看这本现情小说吧:她的视线很近,能清楚地看到北元脸上的微小细节,他的皮肤细腻紧致,兼并着精致与阳刚,瞳仁墨潭一样漆黑,神秘冷睿,深不见底。

情似南絮缘随风

推荐指数:8分

《情似南絮缘随风》在线阅读全文

情似南絮缘随风第16章 爱上嘴唇的味道

莫菲无奈地上车。

刚坐好,北元大手一伸,捧起她的脸,左右打量了三个回合,像蔬果超市里挑白菜的大妈。

“你好瘦。”北元淡淡地说:“要多吃点才行。”

他那种“瘦了就要多吃点”的理念,很直男。

“正好我在宴会上也没吃东西,”莫菲被他捧着脸,嘴唇嘟起说话很不清晰,“我有一个要求,我们只吃饭。”

千万不要再吃她的嘴唇,屡屡被他弄得嘴唇发疼吃不下饭的折磨,她可不想再尝试了。

“不吃别的,”北元低头近了她一点,嘴角弯起一个微小的弧:“我只尝尝。”

北元说的“我只尝尝”,跟男人说“我只蹭蹭”是一个路数。

“不要尝了,我的嘴刚恢复。”莫菲往后退了退,可她退得越远,他逼得越近。

“你是我姐的新男友吗?”车门外,保镖拦住莽撞的莫景程,莫景程一脸兴奋,伸着脑袋向车里喊:“你看起来你比周大哥还厉害。”

莫莫实在受不了莫景程,对北元说:“你千万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他喜欢瞎胡闹。”

北元示意保镖们要再拦,得到指令后保镖们才放莫景程靠近轿车。

“以后你是我未来姐夫了,我们是一家人啦。”

北元先是皱眉,然后点了点头。

“莫景程,别太过分了,”莫菲冷着脸警告,“你这样真的很丢人。”

莫景程嘻嘻哈哈笑说:“我哪儿过分了,我只是最近手头紧,想借点钱花花而已。”

“够了,”莫菲脸色难看,“你先回去,我等会给你电话。”

“姐~”

北元从身上掏出一张信用卡,不顾莫菲的反对,执意递给了莫景程:“拿去花。”

“先生!”莫菲阻止不了,急得一阵心乱:“他哪能花你的钱,他再被纵容下去就毁了。”

北元示意她噤声:“这是你的钱。”

莫菲听不明白。

北元云淡风轻地补充:“从你工资里扣。”

“谢谢姐夫!”莫景程狠狠亲了一口信用卡,乐得撒腿就跑。

“莫景程你给我回来!”莫菲刚准备下车去追,北元一把拉住了她。

眼看莫景程跑远,她无精打彩地靠在座椅,眼睛有些胀痛。

摊着一个人面兽心的爸,还有一个不知所谓的小狼狗弟弟,她深感无力,她的人生在灰色的边缘,看不到希望。

一只手放在她的下巴,把她的脸强行转了过去。

她的视线很近,能清楚地看到北元脸上的微小细节,他的皮肤细腻紧致,兼并着精致与阳刚,瞳仁墨潭一样漆黑,神秘冷睿,深不见底。

在她的凝视下,他双唇渐渐抵近,“你现在,就来还钱。”

“你等等我把卡要回来……”

没有用的,他想做的事除非他自动放弃,否则没人可以扭转局面。

“从我工资里先扣着,我有空去把卡给你要回来……”

在北元的字典里,没有“商量”这两个字。

他太喜欢她的唇,喜欢到无法自拔,他不等莫菲的话说完,一口吻了上去,享受地闭上眼睛,贪婪地品尝她软糯双唇和香甜唇膏的奇妙碰撞。

莫菲的推搡、反抗,都被他宣布无效。

渐渐地她不再试图挣扎,她跟北夫人的合作里,本来就有“满足北元的一切需求”这一条,为了得到足够和周励抗衡的能力,她再所不惜。

何况北元挺拔出挑,五官无可挑剔的好看,即便被他亲吻甚至做点少儿不宜的事,也不见得是她的损失。

一回生二回熟,她劝说完自已后迎接他的唇,意外发现她喜欢上了和北元亲吻的味道。

像烟草,有一种淡淡的迷。

又像……像罂粟?

北家大厅,北夫人高跟鞋的哒哒声稳重而有力。

李管家小心翼翼地在她身后跟着,弓着腰不敢说话。

“早知道莫菲是个事蒌子,”北夫人抱着怀,脸色阴沉无比,“我原想借了她礼服,给足了她面子,她多少能帮我把这场子撑起来,她倒是能耐,把周邦的生日会弄得乌烟瘴气。”

“夫人别气,不全怨她。”李管家是个老好人,给莫菲说了两句好话,“在场人多,听说有人把话说的挺难听,莫菲说到底还是太年轻。”

北夫人不悦地朝李管家递去一个目光,“在我们北家,不会同情没有能力的弱者,不行就是不行。”

话说到这时,北元带着莫菲走进大厅。

北夫人坐进沙发里,全程冷脸,当时得知生日会上出了状况,北元马不停蹄就赶去了,这让北夫人耿耿于怀,他的儿子可以玩弄莫菲,但绝不可以爱上她,现在发生的事不是个好征兆。

“夫人,”莫菲上前。

“李管家,”北夫人故意扬起声音,把莫菲的话遮得一干二净,“张家千金住院,再怎么说跟我们北家有点关系,你代我去医院看看,带两句好话。”

“是。”李管家听命走出大厅。

气氛紧张,像绷紧的弓弦。莫菲抱歉地说:“今天是我不好,让夫人失望了。”

北夫人并没有正眼看她,一如平常的冷傲。

“保镖应该跟您说了当时的情况,除了请求原谅,我无话可说。”

“你最好记清楚自已的身份,”北夫人忽然起身,令人窒息的低气压弥漫全场:“你进北家是因为你对北元有用,说句难听的,我们只是相互利用,我给你脸,你要懂得珍惜才好。”

“是,夫人,以后不会了。”她一直知道自已的身份和目的。卑微、低贱,为了目的出卖自尊,所以金主给的脸,不管好脸赖脸,她都得接着。

北夫人冷笑,“没有以后了,你连自家那点事都摆平不了,我还敢给你机会让你再败坏北家的名声?我原来挺同情你的,但在我见识到你的家人后,忽然想到那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你并不是完全无辜的。”

“没有生在一个好家庭是我的错,没有把弟弟教好是我的错,没有带眼睛识人是我的错,被一直蒙蔽,一味相信别人,还是我的错。”莫菲眼睛通红,尽管她一再想克制,但从心里真实流露的伤感已经到达顶点,冲破极限后的崩发她无力把控,眼泪像断线的珠子,汹涌而下,“从事发到今天,我恨那个男人,但更恨的永远是那个眼瞎的自已,我从来都不无辜,没有资格请求别人的同情。夫人放心,如果以后我的家庭影响到了北家,不管有什么后果,我都愿意承担。”

“你的家庭太小,还影响不了北家,更承担不起。”北夫人是女强人,习惯用俯视的态度看待人事,见她泪流满面,好像多欺负了她似的,“我把话给你放在这儿,我不想听到有关你家庭的任何事,这次你弟撞伤张家千金的事就算了,你好自为之。”

北夫人双手抱怀,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

“是夫人,谢夫人原谅。”莫菲哽咽着点头应下,她擦干眼泪,慢慢把心情沉定,目光一转,落在了北元的脸上。

北元正在注视她,眼神别样柔和,即使被她看到也毫不闪避。

他的语速很慢却极其清晰:“我觉得,她很好。”

北夫人气得瞪眼:“就她还好?哪儿好?”

“她的嘴,薄厚刚好、柔软刚好。”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