羲和陆衍小说阅读免费《男婚十八变》

发布时间:2018-11-08 15:05

羲和陆衍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男婚十八变是一部由作者一朵66著作完结的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羲和陆衍之间的爱情故事,羲和只觉有什么压抑的她缓不过来气,这次回国,说没有一丁点儿希翼那是骗人的。 没结婚前的陆衍,兄弟们一起去酒吧,有美女搭讪,他靠在沙发上,指尖夹着烟,冷淡地不带任何感情的说:“我过敏,对女人。” 结婚后的陆衍,兄弟们去喝酒,他弹了弹烟灰,说:“老婆一个人在家害怕,我得回去陪她。” “……” 有一次跑去部队看他,队员们见到她纷纷敬礼喊嫂子。 声音太响了,陆衍还暗戳戳地提醒不能吓着嫂子。 羲和抖了三抖,问陆衍:“他们为什么叫我嫂子?” 陆衍眼睛不善眯起,“每晚都跟我共处一室,你说呢?”

男婚十八变

001:再相遇,风景已不同

清晨一片静谧中,羲和已经早早收拾好自己,来到总统套房,木易先生还在熟睡。

她拉开窗帘,开始整理茶几上散落的资料。

忙碌中,敲门声响了起来。

此时外面已经大亮,羲和放下熨衣服的的熨斗,转身去开门。

外面站着两个武装特种兵,他们身穿迷彩服,怀里抱着枪,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搭在扳手上,整装待发,一脸严肃的站的笔直。

羲和微微惊讶地睁大了眼。

韩翼没想到开门的会是个女孩,短暂缄默之后,正要开口。

身后传来脚步声,是队长陆衍出现。

他一手插在腰上,脚步生风,显然是刚刚部署好暗哨过来的。

几步便以到了跟前,他没有戴军帽,甚至连枪都没有配置,但就那一身萧冷肃杀之气,令人生畏,无法直视。

羲和却在见到那人的面容之后,心头重重一震,脸上血色刹那褪尽,苍白一片。

她死死盯着来人面容,那冷峻容颜面无表情,黝黑不见底的瞳孔神秘莫测,唇角微微下弯,精致宛若雕琢的五官既熟悉又陌生。

羲和僵硬的站立在原地,只觉手足冰冷的厉害。

羲和视线太过直白,多年的警惕,陆衍一眼就瞥见了站在门口脸上神色惶然的她。

高大身躯一顿,反应轻微的几不可见。

那双锐利眸子上下扫了她眼,在她脚上穿着的家居拖鞋上停了一秒,神色冰冷,收回视线,仿若不认识一般。

他在羲和面前站定,没有任何情绪,冷然开口:“我们找李先生。”

话音刚落,卧室那边就响起了木易先生的声音。

对方刚起床,音调里还带有一丝鼻音,很自然地询问羲和:“羲和,你有没有看到我的那条酒红色领带?”

羲和倏地垂下头,翘而密的长睫遮住眸中神色,一直握着把手的手松开了些,手心潮湿地竟都出了汗渍。

她仓促地对着门外的人点了下头,便快速转身回了木易先生卧室,她本以为掩饰的很好,但回房时的步伐还是泄露了她的慌张。

韩翼看得真切,他稍稍靠近陆衍,好气地问:“队长,你们认识?”

陆衍薄唇抿紧了些,身上冷气流窜:“不认识。”

韩翼意外看了他眼,骗谁呢?不认识人女孩儿能被她吓成那样?

不过队长的脸,可真够冷的啊!

羲和进了卧室,木易先生刚刚穿好酒色格纹马甲,他是一个英国人,现居美国,四十来岁的年纪,保养较好,看上去才三十多的样子。

见到她进来,他扬着英腔的语言,吩咐道:“待会儿记得通知张益,昨天的合同弄个附件给那群老滑头看看,有什么问题随时来找我。”

“好的。”

羲和毕恭毕敬的,然后跟他说外面有人找,木易先生扣好了扣子,回身道:“羲和小姐,待会儿开会的时候记得帮我泡杯茶。”

羲和微笑着应下,待木易先生离开,她才机械般的走到衣柜前,恍惚翻找领带。

刚才没什么感觉,手上拿着衣服时才发现抖得厉害。

002:可以假装不认识

那双眼神冷的没有当初一丁点儿的温情,令人遍体生寒的冷冰冰语气,仿若初次见面的陌生人。

或许在那冰冻的外表下,还隐藏着对她不易察觉的嫌恶。

羲和只觉有什么压抑的她缓不过来气,这次回国,说没有一丁点儿希翼那是骗人的。当初不告而别,她尚且安慰自己他是被什么给绊住了,所以在那样新闻满天横飞的情况下没有出现。

可她忘了管家保姆给她的警示。

那不紧不慢的委婉劝告,至今还在耳边,犹似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让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份,他们之间的距离。

有点可笑,她一直在自欺欺人!

-

“陆警官,代我向你们首长说声谢谢,不过我还是对中国的治安很有信心。”木易先生那带着外国腔的音调在外面响起。

“以防万一,希望没有对您造成困扰。”陆衍不卑不吭。

羲和垂眸看了眼腕上的时间,她不想他在场的情况下出去,但木易先生行程排得很满,不能耽搁。

羲和只犹豫了几秒钟,她拿着领带走了出去。

木易先生站在大厅中央,低头扣衣袖扣子,边和陆衍说话。

陆衍身体挺得笔直,体魄健壮,双手背在身后,军人的那种凛然特质,让人无法忽视。

她的出现并没有打断两人的谈话。

木易先生在自言自语,好奇中国博大精深的文化生活。

陆衍偶尔回答一两句,那犹如清泉流淌的声音,熟悉又陌生。

在帮木易先生系领带的时候,羲和明显感觉到落在身上那股强烈的视线,她有些心不在焉,木易先生想起了什么,忽然问她。

“羲和,我记得你的家乡就是在s市对吗?”

你不能对一个好奇的人报以他问话的目的,羲和声音很平静,“是啊。”

“哦,那可以给你放假。”

羲和帮他穿上西装,在扣扣子的时候,抬起沉静眸子,里面仿似一汪清澈的潭水:“今天吗?”

木易先生认真道:“今天不行,我离不开你。”

他是中英混血儿,在英国呆的久了,虽然会说中国话,调子却充满了怪异,还有些词不达意。

羲和微弯了下嘴角,去准备其他。

-

张益很快就来了,陪同的是此次项目相关的负责人。

阵仗有些大,私人秘书的职责基本全天二十四小时贴身服务,不过木易先生照顾羲和,在政要面前,只需张益陪同就行了。

羲和只负责他的饮食起居。

一群人吃过早餐,浩浩荡荡的前往会议地点。

出了房门,羲和才看到外面的阵仗。

几乎每隔一段儿距离,就有一两个士兵站岗,他们都是武器防身,严肃巍然的守在岗位。

出了酒店,在无形保护下,上车前往开会地点。

羲和当然陪同,不过是坐在后面的车子里。

她刚刚坐好身,整理张益匆忙间交给她的资料,右边车门被打开,冷风窜了进来,同时一身萧肃的陆衍在她身旁坐下。

那丝丝凛然气息笼罩,羲和身体本能地僵硬起来,捏着纸张的手指仿似失去了知觉,提不上力。

003:晚上有没有时间?

车门“砰”的关上,他身体靠在椅背上,冷声吩咐:“靠近些,不能差开距离。”

“是,陆队。”

羲和才明白过来,前面的司机居然是穿便衣的士兵。

那么她坐的这辆车,是不是上错了?

羲和尽量敛去自己所有心思,若无其事地整理腿上资料,男人靠在了椅背上,高大身躯占去后座一大半,跟羲和的瘦弱比起来,她几乎都能感觉到自他身上散发的男性阳刚气息。

比起当初的温润清淡,四年后再见,羲和都有些认不出了。

她再也找不到,曾经少年身上俊隽的熟悉感。

羲和不知不觉走神,一心二用,导致手拿着纸张刚刚抬起,放在腿面上已经整理好了的资料,尽数“哗啦”滑落了下去。

散落一车子,有几张还掉在了他的那边脚底下。

羲和紧紧闭上了眼睛,有种想要撞墙的冲动。

后视镜里,司机往后看了眼,便专注的开自己的车。

羲和都不敢扭头去看陆衍的神色,她顿了有十来秒,弯腰去捡。

所幸陆衍没有让她为难,掉在他脚边的资料,羲和够不着,若是去捡势必会和他产生摩擦。

他微微倾下身帮忙捡起,递给她。

男人衣袖挽至胳膊上方处,露出古铜色健朗的肌肤,在那胳膊上,羲和能清楚的看到勃发的血管蜿蜒而上。

他的手也不是羲和见到那种在办公室养尊处优的修长手指,虎口处,还能看到裂开的厚茧。

羲和移开眼,抬手接住,喉间轻而又轻地溢出一声:“谢谢。”

陆衍没说话,眸光沉沉,那凌然性感的薄唇抿得更紧了些。

沉默渲染,过了好一会儿,陆衍突然开口,却是对着前面的司机说:“跟紧,特别前面路口处红灯。”

“是。”

“……”

羲和假装若无其事地垂下眼,那颗在胸腔不安分的心脏逐渐平静下来。

荡漾的涟漪,清风拂过,不留半点痕迹。

-

开会地点是偏离市中心的红叶山附近,听张益说开完会之后,还要去现场考察。

一群人再次前涌后继的迎进去。

羲和自觉跟在木易先生的身边,旁边老总边走边介绍此次工程进展,羲和职位不用涉及这些,她有些走神。

等到了会议室门口,木易先生停下脚步,一行人也跟着停下。

只见他转过身对羲和说道:“记得把小张给你的资料整理好,另外待会儿送杯茶进来。”

木易先生喜欢喝茶,尤其工作繁冗的时候。

羲和点头应下,等木易先生进去,张益路过她身边,刻意压低声问:“晚上有没有时间?”

“嗯?”羲和眉毛微挑。

“去迷醉。”

看她水润眸光里疑惑更甚,张益直接说道:“酒吧,约了几个同事。我特意在网上查的这个酒吧,这几年待在国外都没好好玩过,今晚放松放松去。”

羲和摇摇头,脸上有些倦意:“我时差还没倒过来呢!”

张益惊讶,羲和昨天刚到这儿,昨晚可以休息一晚上……随即他又释然,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每分每秒的快节奏生活,闲下来的时候就感觉过去了好久,其实也只是一晚上而已。

004:非常时期,请于小姐不要随意走动。

他出手拍了拍羲和的肩膀,叮嘱她好好休息。那边过来了两个士兵,张益点头示意,便收回了手转身进了会议室。

羲和怀中抱着笔记本,想着去给木易先生准备花茶,转过身看到身后过来的人,微微一愣,随即若无其事的颌首,擦肩而过。

即便是穿着平底鞋,那脚步踏在地板的声音,清浅柔和,就像她给人的感觉,温婉舒适。

韩翼看了眼身旁队长,用胳肘子戳了戳他:“我总觉得那女孩儿认识你。”

陆衍面无表情,其他地方已经安排好,此处是他和韩翼站岗。

双手背在身后,脊梁挺直如松柏,苍劲内敛的无任何情绪外露。

-

木易先生的嘴巴很挑剔,每天处理一大堆事物,很多人都习惯用咖啡来提神,他偏偏喜欢中国茶道。

记得当初羲和去应聘的时候,他首先让羲和给他泡杯茶。

挺稀里糊涂的过往,她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成了木易先生的私人秘书。

只因她是中国人,她会泡中国茶。

往保温杯里倒上翻腾的开水,回身在休息区椅子上坐下来,摊开先前的资料,开始用笔记本导入。

这样的事情她时常做,没一会儿就已完工。

然后停下来的时间,就有点无聊。

羲和手撑着下巴,看着窗外被树叶遮挡的斑驳阳光,思绪有些飘忽。

不知过去了多久,羲和有些坐不住了。

休息区是在走廊边上空出来的,起先她还很有耐心,但随着陆衍状似巡逻的身影从边上来回走过之后,她如坐针毯,总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羲和想了想,起身朝着走廊那头转悠而去。

开会的地点是叫红叶山,透过走廊窗户,那满山红叶绚丽似火。

羲和不由被其吸引,快到拐角的时候,面前忽然多出了两个人。

正是陆衍和他的队友,在交代着什么。

羲和只听到那清淡嗓音尾调留下的一句:“后山周围盯仔细了。”

“是,陆队。”

随着话落,对方也看到了她,羲和迅速垂下眼,正如这一路行来装作不认识般,擦肩而过的时候,旁边忽然传来道声音,带有一丝沙哑。

“你去哪儿?”

心跳漏了一瞬,脚步略微停顿,羲和转头。

陆衍正面无表情看着她,眉头微蹙,瞳孔流露出是对她行为的不认可。

简简单单的一句,羲和辨不清里面是否存了对老朋友的关怀,她只看到他疏冷地简言意骇,执行他的责任,好意劝解。

“非常时期,请于小姐不要随意走动。”

一句话打破了所有臆想,那句礼貌的尊称,拉开彼此距离,仿若一柄锋利的剑刃,刺入心口。恍惚中闷闷的疼,不明显,羲和都感受不到其中酸涩。

她有些自嘲的想,他们对木易先生的安全问题,真的是全方位百分百的护航保障。

羲和没说话,点了点头,还是迈开了步子朝那边窗子走去。

陆衍眉头紧紧拧了起来,脸色有些阴沉。

-

这场会议足足开了三个多小时,然后接下来又要去现场勘查。

005:那人踏光而来

羲和自然跟随,不过这次她没有和陆衍坐同一辆车,是位不认识的司机开着,张益很能说。

感叹祖国近年来的强大发展,同时唏嘘着等自己卖身契到期,一定要回国来发展。

这几年在国外,都记不得家乡美食是什么味儿了。

司机笑他:“都没回来和家人团聚过吗?”

张益有点沉默。

对于他的事,羲和只知道一点儿,听说他父母不在了,有一个妹妹,但小时候走丢,再也没找得到过。

司机明显感觉到气氛的不对劲儿,于是转移话题问羲和:“于小姐也没有回来过吗?”

羲和扭头看向窗外,微风拂面,平静面容带着洽淡,思绪飘忽远方,她的声音很轻很轻,几不可闻:“没有,少了牵挂的人,在哪儿都是家。”

司机听不懂她这话的意思,所幸快到目的地了,也就不再开口。

他们去巡查,羲和静静呆在车里,太阳炎热,透过窗户照进车里,她就像是被烘烤的人型土豆。

但羲和没想着下去透风,s市比美国那边要热得多,浓烈的光芒炫耀的让人发晕。

好不真实,24小时前,她还身处美国,待在自己办公桌,给窗台那盆兰花浇水;同事打招呼间,去打印资料,计算排版。

人在美国,一直觉得家乡很遥远很遥远,跨不过去。

其实面对了,也不过才十多个小时就能到达。

不远,只是缺少回家的勇气。

-

羲和闭着眼睛,微风习习,她睡着了,又似没睡着。

恍惚中,从树叶中洒下的细碎光芒被阴影遮住,那人踏着日光将她笼罩。羲和觉得烈日好像也不那么热了,如沐春风的感觉,是因为他的遮蔽。

“你怎么又躺在地上?”

“唔,这样的视觉体验很不一样,你要不要来试试。”

“你不怕虫子!”

“陆衍,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真的很能在别人享受的时候及时泼上一盆凉水。这样让人很讨厌的,你知不知道。”

他一本正经地点头:“嗯,现在知道了。”

-

睡梦中,羲和嘴角微微上扬,在清醒的时候她都没能将过去的事情回想这么清晰,反倒是梦里,陆衍的面容近在咫尺,她看到他凸起的喉结,孤峭的下巴,以及那双隐含笑意的双眸……

“晚上回家陪老婆孩子,都好久没回去了。”

“是该回去看看,小心你那水灵的闺女闹腾你。”

窗外说话的声音渐渐清楚,羲和睁开了眼。

睡眼惺忪中,头顶树叶晃动,光点闪烁,她有些分不清身处哪里、现实与梦境?

一行人已经视察结束,三三两两的出来。

羲和没有看到木易先生,她坐直了身活动脖子,才发现车里不知是被谁打开了冷气,丝丝凉风驱赶闷热。

视线转到旁边,她整理好的资料不见了,看来是张益回来取走资料,并帮她打开了空调。

-

视察结束后,木易先生返回酒店休息。

下午行程是去会见老友,羲和不用跟随,她只需要依照木易先生吩咐安排妥当其他事情,她就能下班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