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主角是年与江甄百合的小说_男女主是年

发布时间:2018-11-08 15:02

今天推荐给各位书友的小说是《你的温柔似苦又甜》,这本由白鱼如舟创作的小说,故事情节设计巧妙,主角年与江甄百合的形象活灵活现,在本站点击阅读这本小说吧。你的温柔似苦又甜第11章 安静。这片海域比较僻静,虽然还不到晚上九点,海边却只有三三两两散步的人。

你的温柔似苦又甜

推荐指数:8分

《你的温柔似苦又甜》在线阅读全文

你的温柔似苦又甜第11章 安静

百合狐疑地跟在年与江后面,看着他一步步走到了桥上,然后点燃一根烟,狠狠地吸了一口。

九月的Q市,虽然白天还炎如盛夏,但一旦夜幕降临,凉意会很快袭来。尤其是在这空气湿润的海边,百合开始抱怨身上这大品牌的裙子,布料怎么这么不保暖……

她抱起双臂哆嗦着站在年与江身后,看着他徐徐地吐出袅袅烟雾,再被海风瞬间吹散。

虽然猜不出这位高高在上的大领导为什么带自己来这里,但她用头发丝也能看出:大领导很不爽!

年与江扬起手臂,用力一甩,把烟蒂扔进了前面的大海里。

百合正想告诉他,鱼是不会抽烟的时候,年与江突然双手握住护栏,冲着汹涌澎湃的海面竭声喊道:“去他大爷的学历资历!去他大爷的规定制度管理办法!去他大爷的后台潜规则!去他大爷的挂职锻炼!”

慷慨的声音带着满满的情绪,一句句有力地砸在迎面奔跑过来的白色浪花上,激起激昂的乐章。

百合睁大了眼睛,震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直到看到年与江那张在月光下的衬托下显得格外俊朗的侧脸,看到他因为激动和愤怒而略微起伏的胸膛时,她才慢慢地收回了惊愕的“O”字嘴型。

原来这个闷闷的大领导也有自己的不开心事,命运多舛?还是,仕途不顺?

不过也是,一个副局级干部调剂到一个处级单位来挂职,有虚名无实权。

说含蓄点是为了到基层“镀金”,说直接点,不就是上面的大领导对他有成见呗……管他什么呢!瞧他这声嘶力竭的样子,不知道憋屈了多久呢!

百合突然就乐了,原来无意间知道了别人的不开心事之后,自己竟然真能开心不少!

年与江慢慢转过身,看了一眼低头窃笑的百合,唇角斜着勾了勾,“半个小时前,还不顾形象地化悲愤为食量,这么快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不爽之上了?”

“呃……”百合抬手捋了捋被海风吹散了的头发,心虚地说:“我,我没有啊……我就是,饿了!您不知道,我就一吃货,特能吃!您以后千万别带我出来吃饭了,我怕我一不小心把您吃穷了……”

看着她结结巴巴地胡言乱语,年与江狭长的眸子在黑夜里弯了弯,淡淡地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是杨素素和肖睿结婚时候的伴娘吧?”

“您,您怎么知道?”百合立刻站直了身子,脸上所有的表情仿佛瞬间被海风吹了个烟消云散,只剩下纯粹的错愕。

背对着月光,她虽然看不清年与江脸上的表情,但她的脑袋已经开始不动声色地快速运转:

他用的是“没有记错的话”,那……不应该是杨素素告诉他的。再说,如果杨素素告诉他的话,他现在问的就应该是:“你就是杀了杨素素和肖睿孩子的凶手吧?”

以杨素素的性格,怎么会避重就轻地放着害她流产的事不说,只说她是他们伴娘的事?呵,那简直要比让湖南卫视“快乐大本营”的主持人说:“我们这期节目的主题是:如何贯彻落实党的精神……”这样的几率还小几万倍!

“别紧张,”年与江看着突然怔怔愣在原地的百合,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衔在嘴里,一手挡风一手“啪”得点燃打火机,口气轻松:“我当时就在婚礼酒店的包间里,听到现场出了状况,伴娘甄百合跟新娘杨素素是情敌,所以在婚礼即将开始的时候,推倒了怀孕的新娘……”

“呵,原来那天您也去了。”百合了然,脸上却没有任何被洞悉后的尴尬之色,嘴角牵强地勾了勾:果不其然,所有的人都是这样认为的。

我不仅去了,我还看到了狼狈的你……

年与江悄悄地翘起嘴角:“刚才,你那么不淡定地把杨素素往我这边推的时候,我才确信此百合就是彼百合。”

“对不起,年书记。我,肯定是刚才喝酒喝晕了,大脑短路,说话就不分尊卑了。”百合想起刚才酒桌上自己的失态,忙不迭地低头道歉。

“对不起有用的话,扣罚奖金这个词就不存在了吧!”年与江吸了一口烟,淡淡地说。

“呃……”百合蓦地抬起头,不会这么小气吧?说了这么多,还是要以扣奖金为结果?早知道这样,才不跟你来这鬼地方吹冷风呢!

“不过,鉴于你偷听到了我的小秘密,看来我还不能轻易得罪你!”

年与江指了指身后的大海,百合立刻心领神会地“哦”了一声,心里却不满地嘀咕道:您自己恨不得拿一大喇叭在这里声嘶力竭地喊,怎么能给我戴一顶“偷听”的大帽子!

“所以,如果你也跟我交换一个价值相当的小秘密,我会考虑不让你的薪酬缩水……”年与江倚在桥栏上,悠然自得地吐出一口烟雾,语调似是带着调侃,和小小的威胁。

百合大窘!这位大BOSS不是喝醉了吧?居然跟个孩子一样,提出这样可笑的交易……

年与江见她不语,竟“呵呵”笑了一声,站直身子,抬手在她的头发上轻轻地揉了揉:“傻丫头,跟你开玩笑呢!估计连今晚的服务员都看出来你和他们之间的过节了,我这个当领导的,如果还要把你按在那里的话,岂不是太不懂以人为本了?”

百合被年与江这个暧昧的举动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缩了缩脖子,原来他早就知道一切,临时加班也只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

她尴尬地笑道:“谢谢您把我从水深火热里解救出来,虽然也是您先把我拉进水深火热的。”

后面一句话,百合几乎是用只有她能听得见的“腹语”说出来的,但年与江还是听了个仔仔细细。

“没听出谢的味道,倒是怨气很重!”年与江拧起眉,语气明显不高兴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