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江汉郑思思小说_拳火龙少(江汉丨郑思思

发布时间:2018-11-08 14:31

小编力荐男频小说拳火龙少,这是花生小编从掌中云淘来的一本火爆小说,拳火龙少小说是作者秋白的一本已完结小说,小说介绍了江汉郑思思的故事,江汉郑思思小说精彩片段:江汉微微错愕:“你怎么知道有个美女送我过来?”“嘿嘿,我再阳台看得一清二楚,从实招来,到底是不是!”江汉这才释然道:“什么女朋友,既然你看到了,难道你没发现那就是我们报道点的学姐么!”

拳火龙少

推荐指数:8分

《拳火龙少》在线阅读全文

拳火龙少第15章 风中蔷薇

“为了一个理科状元,又是横幅,又是出动副院长的,这湘南工大还真是求贤若渴啊!”

江汉倒没有怀疑那位副院长的真假,能在人群中一眼就认出大熊的身份,除了大熊那引人注目的大块头以外,这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更何况,大熊那货也不是省油的灯,一般人若是被他那憨厚的外表迷惑觉得他好欺负的话,下场一定会凄惨无比!

对于大熊,江汉再清楚不过,这小子对自己人是真憨,但对外人,呵呵,那就只能是那人自求多福了。

江汉看女孩子从不肤浅的以看第一眼来评判是否为美女。有些女孩子乍看惊艳,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持续的闪光点或者说能让人一直保持新鲜感的内涵,通俗的讲,在江汉这里,不耐看的美女算不上美女,也仅仅是第一眼的惊艳而已,这样的人往后愈看越不经看,最后只觉味同嚼蜡,不免让人失了兴趣。

可有些女人,或许第一眼看过去仅仅是觉得舒服,但是偶然的惊鸿数瞥,你会发现,越来越有味道,就像陈年谷物的佳酿,愈久弥香。而眼前这个被江汉称为学姐的蓝格子衬衣女孩,就属于这种!

八座的食堂餐桌椅上摆放着几叠册子,几张印满了纵横交错表格的A4纸,女孩坐在那正在一张表格上写着什么。

秋日微晴,清风拂过,女孩白皙的右手不经意轻捋一鬓几根青丝置于耳后,安静自然。

或许是江汉来的有些晚了,又或许是体育系真的没有什么人,想比其它的新生接待,真的挺冷清的。

“学姐你好,请问这是体育学院的报名点么?”

听到声音女孩头,见到江汉后微微一笑放下手中的笔,清浅道:“你好同学,录取通知书和身份证以及大头寸照这些东西都带了么?”

声线很柔,气语很轻,听着很舒服。江汉愣了愣,脑子里兀自冒出了“兰花”“蔷薇”这样的字眼,没错,眼前的女孩子却是有风中蔷薇,气若幽兰韵美。

她静静的坐在那,眼角浅笑,没有一丝烟火气,加之穿着内敛得体,整洁干净,这样的姑娘,相信任何男人都生不出恶感。

“体育学院竟然也有这样的女孩子?这里难道不都是些五大三粗的女汉子么,我是不是走错地了?”

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人家女孩子看了一阵,全然忘记了刚才对方的提问,江汉心中再犯嘀咕,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同学?同学?”

女孩脸上闪过一丝红润,并非害羞,而是愠意,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时候说出来的话也没有之前那般和气!

江汉恍然惊觉,马上意识到了自己这样盯着人家看很不妥,虽然觉得学姐的反应有一些异常,倒也没有深想。

“不好意思学姐,主要是你太漂亮了,一不小心就看呆了!东西都带了,我这就拿出来!”

本来对任何女人来说都算得上是一句恭维的话,殊不知在这个气质学姐面前他这话就已经踩了雷。

这位学姐当即变了脸色,原本就从一脸浅笑变得尤为平静,江汉这句口花花恭维的话一出口就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板起了脸孔!

“不必了,在这张表格上签个到就行,那些东西还要等你自己到体育馆去入学注册的时候才用的上!”

学姐生硬的说着刻板的话,与之前的和气瞬间判若两人。

她面无表情的从桌上的那一摞册子里抽出了一表格和一支笔给江汉滑过去。

江汉看着眼前的纸笔,一头雾水,不知道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这位对她感觉还不错的美丽学姐!

“貌似自己刚才的话并没有什么不妥,难不成我真长得面目可憎,不像个好人?”

江汉心里一阵嘀咕,想到家里那位迷死人不偿命的菜农,又否定了刚才的想法。

“即便是基因突变,也不可能会突变到那个程度,她态度的转变,应该不是因为我的长相!”

想不通,也就不想,江汉轻轻的嗯了一声,拿起纸笔找到表格上自己的信息后在后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原本还期待着能与这位学姐发生一点什么超乎友谊的故事的心思也因为对方的态度而变淡了。

两人没了交流,江汉在那位学姐对面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做了下来,避免与她尴尬对视,虽然有些不解,但江汉也完全没有探究根源的心思,毕竟只是一个才见一面的女孩子,还不至于。

“你好,请问接下来你是不是该带我去体育馆报道了?”

“等着吧,等下会有人过来先带你去寝室,下午的时候才是学籍报道注册的时间!”

不咸不淡,不偏不倚,江汉耸耸肩,并不在意!

百无聊赖,江汉随意的翻看着眼前的那张自己班级的签到表。

说起这所学校,江汉之所以能来就读,除了江文轩在背后的操作,江汉自己也是付出了极大努力的,至少他那个湘南体育高考全省第一的成绩就没有半点水分。

眼下随意的翻了翻报名册,江汉发现并非体育学院没人少,而是他来得比较晚,其他人早都签过到该干嘛干嘛去了。同时,在秩序册上江汉还发现了一个令人咋舌的惊人悲惨实情,那就是他所在的班级,一个女的都没有!

“怎么连个女汉子都没有!啧啧~”江汉立刻心凉了半截,一脸颓靡。

旁边的学姐注意到江汉的神色变化,再看看他手里的那张签到表,那还能猜不到是什么原因,其脸上的神色也愈发鄙夷不屑。

江汉倒是浑不在意,游走数十年,非人的目光见过不少,又岂会把一个女孩的鄙夷放在眼里,即便那是个美女。

等了大半个小时,还是不见有人回来,而在江汉之后那张签到表名字后面已然是空白的人也没人来报到,所以大半个小时,都是江汉和这位美丽学姐同坐在一张桌子上,气氛诡异却没有任何交集。

她不和江汉说话,江汉也沉得住气,一直翻看这那本体育学院的花名册。

江汉发现,还好不是所有的班级都是和尚班,只不过是有些班全部是男的,有些班全部是女的!

“发展不了内线,发展外线也是好的,只要不是真的是寺庙就好!”

终于,在那位美丽的学姐频频顾盼而不得大半个小时后,她沉不住气了。

“走吧,看起来上午也不会有人再来报道了,我那些同学应该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没有再回来了,也只能我送你去寝室了!”学姐语气还是那般生硬。

淡淡的嗯了一声,江汉起身,也不多说废话,只是跟在学姐的后面。

“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或许她今天情绪不好吧!”

对于漂亮的女女孩子,男人总能给予最大限度的宽容,当然,前提是那个漂亮女孩并不让他反感!

一路无话,这一对cp一个自顾自的走在前面,一个有条不紊的跟在后面,这简直就是大学里学姐大学弟打成一片的最大的败笔。

好在报道的地方距离寝室并不算太远,就这么一前一后的走了十来分钟,江汉便是看到了学生公寓。

门房的保安大爷瞥了学姐女孩一眼,扶了扶老花镜,继续看他的报纸,并没有放在心上。大学就是这样,女生进男寝永远Soeasy,但是男生要避过门房大妈的火眼金睛偷溜进女寝,就提前做好万里长征的准备吧。

在标有10的公寓单元楼门,学姐停下了脚步。

“十栋三单元207,门上有标志,我就不上去了,记得下午带着资料去体育馆正式注册!然后学校会对你们有进一步的安排,好的,就这样吧,我先走了!”

说完,这学姐总算是勉强对着江汉挤出了一个笑容,转身走了。

“哎……!”

江汉本来还想叫住他,问问学姐叫什么名字,但是话到嘴边又是咽了下去,想起对方报到点突然的态度转变,江汉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踩雷的好。

耸耸肩,江汉转身上楼。

“欢迎,欢迎啊!欢迎入驻207!”

开门的是一个一脸书卷气的同学,见到江汉的那一刻,他满脸笑意,热情的上手要帮江汉取肩包。

“谢谢,谢谢,我自己来就好了……”江汉婉拒了他的好意。

那人也不在意,笑着和江汉作自我介绍。“你好,我叫陈砚观,以后就是你的室友兼同学了!”很自来熟的和他打着招呼,一脸笑意。

“陈砚观,你好,我叫江汉,江河湖海的江,汉族的汉!”

江汉伸伸出手,和陈砚观握了握。

“世故,老练,全然没有一般大学新生该有的拘谨,相貌堂堂,明明一股子书卷气息,却有些江湖草莽行事风格,这人有些意思。”

双手分开的瞬间,江汉已经在心里对陈砚观有了一个大抵客观的评价

“不卑不亢,从容不惊!妙人儿!”

与此同时,陈砚观却是也在心里对江汉有所评价。

“你好江汉,我叫廖庭杰,来自福建,很高兴和你成为同学兼室友!”

江汉这才注意到,寝室还有一个人!

因为是四人寝,又是上床下桌的格局,那位自称廖庭杰的哥们又是坐在床上,以至于一进门就被陈砚观拉了过去的江汉并没有注意到这位兄弟!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江汉忙和他打招呼。相较于陈砚观的写意,廖庭杰明显要拘谨许多了。

中规中矩的刘海,略显新潮却并不怎么贴身打扮,倒是比陈砚观更像是一位刚刚跨入大学校园的拘谨大男孩!

“还有一个哥们呢?还没到?”

“这可不,本来我早就踩好点了,想着今晚上我们寝室四兄弟去学校附近新开的一家清吧搞个寝室party,现在看起来,计划要落空了!”

这个陈砚观倒是个自来熟,人都还没见过呢,就计划着开party,相比陈砚观,廖庭杰明显就拘谨多了!

“清吧,是什么地方,酒吧么?”

“算是吧,酒吧有迪闹,清吧没有迪闹,个人觉得,个人觉得酒吧比清吧要干净一些,也更适合我们这些学生!”

江汉心中微微颔首,对于陈砚观没有因此嘲笑廖庭杰这一点,不由得对他高看一眼。在陈砚观用更干净来对比清吧和酒吧的时候,江汉愣了愣,脑中惊鸿一瞥,觉得这个陈砚观好像在哪见过一样。

“那可以尽情喝酒么?”

廖庭杰说着那并不标准的普通话,一边整理这床铺,对陈砚观口中的清吧表现出了极大的好奇。

陈砚观对他笑笑:“当然,只要你付的起钱!”

“那……!”

廖庭杰神色犹疑:“贵么?”

“呵呵,别管贵不贵,等剩下的那位哥们来了,哥几个一起去,消费通通算我的!”

“要不我们不等他了,今晚就去吧!”

看到陈砚观的豪气,廖庭杰几乎想也不想,脱口而出。

陈砚观和江汉同时皱眉,二人不经意的对视一眼,随即释然!

“还是等等他吧!”

江汉开口道!

“是啊,等等吧,毕竟一个战壕的兄弟,虽说没见过面,也是该等一等的!”

“噢!”

廖庭杰明显有些失望,低下头继续整理他的被褥。

人情世故,相处之道廖庭杰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子显然不懂,刚才的那句脱口而出的话也明显是没经过大脑的小孩心性,不过江汉也能理解,毕竟还是学生,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他江汉这份历练,想必廖庭杰的不懂事故,陈砚观的表现明显要更加老练。

想着要再这间寝室一起生活四年,江汉也是释然了。

“咦,我的东西谁帮我领回来了”

看着床板上的学校配套的被褥和一众洗漱用品,江汉面露惑色!

“不是说自己去后学校后勤处领么?”

“这个你就要问小杰了,我来的时候,我们几个的东西就都已经领回来了!”

陈砚观指了指还在床上铺被的廖庭杰。

廖庭杰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笑道:“我来得早,东西也不重,就多跑了两趟,也免得你们再麻烦不是。”

江汉对他挥了挥手,诚挚笑道:“廖同学,谢谢了!”

“不客气,以后跟砚观一样叫我小杰就好了!”

廖庭杰笑得很接地气,很明显,对于江汉的感谢他很开心。

这时陈砚观很自来熟的一把搂住了江汉的肩膀,神秘兮兮对他说道:“喂,江汉,刚才那送你上楼的美女是谁?不会是你女朋友吧?”

“不是我说,你小子可下手还真快,从实招来,我可知道我们班一个雌性个体都没有,你这么快就把魔爪伸向别的班了?还是说,是你高中的原配?”

江汉微微错愕:“你怎么知道有个美女送我过来?”

“嘿嘿,我再阳台看得一清二楚,从实招来,到底是不是!”

江汉这才释然道:“什么女朋友,既然你看到了,难道你没发现那就是我们报道点的学姐么!”

“我靠!”

听到这话,陈砚观当下一声怪叫,连床上的廖庭杰也都一脸诧异看着江汉,两人眼中都充满了莫名其妙的震惊,看得江汉一阵疑惑。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