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乔言月牙儿小说名字_主角是乔言月牙儿

发布时间:2018-11-08 14:31

最近这本叫《我当判官那些年》的小说吸引了很多书友的热议,而这本由天下乱著写的小说有哪些吸引人的呢,快来阅读这本小说一探究竟吧。我当判官那些年第17章 大小瓦罐。好在我们下去的时候是有背着防寒服,所以当越往下有,温度就越冷的时候,我们能够比较暖和。

我当判官那些年

推荐指数:8分

《我当判官那些年》在线阅读全文

我当判官那些年第17章 大小瓦罐

“月牙儿,我们什么时候才到啊!这个地方感觉就像是一个无底洞一样,永远都走不到底,现在有了这么久,却依旧是同样的场景,会不会我们找错了地方?”我有些不耐烦的问着。

好歹在地面上还能够知道白天黑夜,在这里,什么时辰了也不清楚。

我正在想着,月牙儿却突然停住了脚步,因为比她高出了一个台阶,我能够清楚的看到在她面前摆放着一个泡菜坛发现的瓦罐,陷在墙壁上,堆砌上来的新土已经掩盖了许多,但是却能够看出来这瓦罐的新旧。

“这是什么?”我疑惑的问到,上前往瓦罐的旁边仔细的看着。

视线被这样牵扯着,令我吃惊的还在后面,因为这样的瓦罐不止这一个。

说着我们走下去的螺旋梯子,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一个瓦罐,这瓦罐随着楼梯盘旋下去,直至深处最光亮的地方。

月牙儿警惕的对我说:“这下子应该是快到了,你要多加小心才是,若是发现什么危险,别管我,一直往回跑,懂吗?”

听了这话,平日里的吵闹、拌嘴好像都不复存在了,自从进入这个小镇,月牙儿就变得特别的严肃,有些不认识,可是却值得相信。

我微微点头,拿出了背包里的棒子,涂抹上月牙儿给我的药水,紧紧的握在手上,看着前面的路,心中忐忑不已。

一边走着,月牙儿一边去查看瓦罐的盖子,以及瓦罐被掩埋的深度,期间我们发现有两个瓦罐是空的,细细数来,竟然与失踪的孩童人数相同。

这结论让我们不禁毛骨悚然起来,若是按照这样的算法,那些孩子说不定真的已经全部死了,而且每个孩子的肉体就被分解在这每一个瓦罐中。

我有些不敢去验证这个猜想,因为我们都希望还有孩子可以存活,至少这样,这座城市不会得以消亡。

终于走到了最深处的地方,这是一座红色的断桥,桥的这一头,是我们战立的位置,悬空在一片黄色的岩浆之上,而桥的另一头,让我们无法相信的是,那里竟然有一个肉球。

“天啊!月牙儿,快看!那里有一个肉球!”我惊讶的指着肉球的方向,示意月牙儿。

可是月牙儿却专注于我们脚底下的岩浆,退后了两步说:“这难道就是造命桥吗?”

“造命桥?那是什么?”我听到了她的推测,便仔细观察着问到。

“看来真的是!”月牙儿望着那颗肉球,连连说着这句话。

“你说的是什么呢?竟说些我听不懂的!”我把木棒放到了脚上靠着,准备着想要跳过去。

却被月牙儿及时的阻止了,她一脸恐惧的看着我,冲着我吼道:“那娘的不要命啦!”

我被她这一声吼给下来愣住了,她惊慌失措的看着我说:“什么桥你也敢过!”

“我又不知道,问了你几次,你发呆,我哪里知道不能够过!”我暴脾气突然起来了,委屈了一下午,真是拿我当病猫了。

“我说了让你过了吗?你是不是想死?想死的话我不拦你!”这时我好像也彻底激怒了月牙儿,她眼眶都红了,脖子上本来不明显的青筋突然冒起来了。

“那你倒是说啊!”我更是把棒子一扔,便做到了台阶上,不想理会她。

过了半晌,我才发觉到自己眼前有一丝光亮,是月牙儿点亮的。

她用手电照着那颗肉球,示意我看。

里面居然有一个婴儿的样子!我站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盯着看去。

“这桥是叫造命桥,是摆渡人用来考验人死人的,一般是在阴界深处,只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月牙儿慢慢的向我讲述着。

“造命桥可以让人死去,也能够让人活过来……下面的黄色岩浆是很多的死人灵魂汇集的,只有到了足够的数量才能够汇集成这样的颜色,看来我们还是发现晚了,这个样子已经有不少人完蛋了!”

“眼前这个肉球,如果我们猜错,就是制作这一切的主人,也就是这个非人,那些听从他的,都是为了准备的人,我想那些孩子,真的就在那些瓦罐中。”

我听着,不由得探头看岩浆,黄色的光芒照在脸上,却让我感觉不到一丝的温暖,而生后的几百个瓦罐,都是那些可爱的孩子们。

这时脑海里面浮现的全是墙上面所有孩子可爱的笑容,不停的盘旋在我头顶上空,让我有些头昏。

我伸手揉了揉太阳穴,没有想到这一切竟然是这样,是应该有多么自私的一个人,才会宁愿牺牲这么多人,也要苟活着。

我不难想象世界上有很多这样的人存在,她们伪装得很好,以至于我们都没有办法去辨别他们的真善,背后捅人的人比比皆是,损人利己恐怕常有,最可恨的莫过于将别人的生命都剥夺掉吧。

“啊!你看!”我在脑海中想着其他事情的时候,月牙儿突然开始尖叫起来,我看向她,她正盯着那颗肉球。

没错,那颗肉球竟然开始动了,就像是在胚胎里的婴孩开始了胎动一样。

“月牙儿!我们走吧!现在它都变成了这样,我想我们要杀了它,恐怕也要等着它出生才是。”这是我思考后得出的结论。

可是月牙儿却不以为然,她手里掏出了鞭子,紧紧的缠绕着,看向我说:“我想你猜错了,这个东西要是出世了,恐怕它是不会那么轻易的就被打败的,毕竟它的怨念太深了。”

“我有一件事情想不明白,你说那个女孩子是为什么要给我们那么逗的提示,然后将我们引到这里呢?”我决定支持月牙儿的想法,可是现在疑问又从内心发出。

月牙儿似乎也想这个问题,她回头看着离我们最近的瓦罐,这个瓦罐看样子是最早的一个,上面的土质很紧实的包裹住,甚至瓦罐上面的盖子出已经开始长出了点点嫩绿。

“这个!这个一定就是那个小女孩的!如果没有猜错,这些瓦罐是以时间来摆放的,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孩子被杀害,慢慢的形成这样的结构。”月牙儿渐渐的走近那瓦罐,从边缘向瓦罐里面看去。

突然她的瞳孔开始放大,脸色都煞白了,我见状,便上前学着她的样子看去。

“啊!”我吓得一下子蹲坐在地,往后退了好几步才渐渐的平复心情。

没有人会想到这个非人是有多么的变态,倘若瓦罐中的孩子都是以这个姿势被摆放,那是何等的可怜。

身体被浸泡在黄色的液体中,蜷缩着,头则是往上仰望着,没有一点的皮肤,只剩下两个眼睛珠子,在液体中不停的晃动,发丝漂浮在上面,清晰的白骨已经被腐化,就像是医学院的实验室里摆放的尸体标本一般,浸泡在福尔马林中。

“别想了,现在我们就当没有看见吧!这非人我一定要抓住!”月牙儿给我洗了洗脑,可是似乎并没有什么用。

我苦恼的对他说:“大姐!你这是在和我说笑吗?怎么可能轻易就忘记!那孩子的脸!天啊!”

我不难想象月牙儿也是和我一样的心情来面对这个问题,现在的她。只是假装淡定罢了。

正在这个时候,我和月牙儿的耳畔突然响起了一阵熟悉的铃铛声,月牙儿看向上空,细细的听着……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