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主角是顾辰溪李若曦的小说在哪看_《宠妻

发布时间:2018-11-08 14:01

十殿女王作家的一本女频小说是宠妻攻略,该小说的主角是顾辰溪李若曦,是一本现情小说,这本小说在本小说阅读网提供阅读了,顾辰溪李若曦小说精彩片段:想着顾辰溪这几日的态度,李若曦突然觉得自己当初小瞧了顾辰溪的毅力,本以为住两天就肯定会打退堂鼓。没想到这都快半个月了,这家伙居然还是赖着不走,脸皮果然是厚到了一定程度。这边李若曦嘴角的笑意还没落下,桌上的电话便响了起来,刚一接通便听里面传来王曼丽满是怒气的声音。

宠妻攻略

推荐指数:8分

《宠妻攻略》在线阅读全文

宠妻攻略第19章 我说我饿了

看着眼前即将暴走的男人,李若曦轻叹一口气,上前看着微微有些怯意的李若涵,低声道:“快下班了,咱们该回家了。”

意识到李若曦是不想他再与李若涵纠缠,顾辰溪给予她一个安心的眼神,转而看向李若涵,冷声道:“别像个没脑子的人一样,别人让你去死也毫不犹豫?”

说完,顾辰溪一把揽过李若曦的肩头,朝着身后紧闭的门道:“你们经理我带走了,收拾收拾赶紧下班。”

说完,也不管李若涵现在黑青的脸色,揽着李若曦两人大摇大摆的离开。

看着两人相拥离开的背影,李若涵简直恨不得咬碎一口银牙,转身看着门上挂着的业务经理办公室字样的牌子,眸间的恨意更浓。

伸手将那牌子取下,丢进垃圾桶又狠狠啐了一口,这才踩着她那十一公分的高跟鞋离开。

等李若涵走后,那些埋头苦干的员工们才纷纷抬起头来,看着李若涵那趾高气昂离开的背影个个露出不屑的表情,心中对于李若曦的地位,更加的认同起来。

“好了,戏都做完了,也该放手了吧。”两人乘坐直达电梯直接到了地下停车场,李若曦感受着肩上的压力,无形的撇了撇嘴。

真是不说都不知道自觉的,要不是念在他今天帮了她一场的份儿上,李若曦早就把他那个不知知足的手给打下来了。

“不放,一放你就跑了。”对于找理由这件事,顾辰溪有独家经验,再牵强的理由他照样能说的理直气壮。

“……”李若曦无语,伸手掰开顾辰溪的手臂,快速开门上车,顺口又问道,“你派人去打了尤志怀?”

“嗯,叫他再随便碰你。”看着空落落的胳膊,顾辰溪眸间闪过一丝哀怨,不过也只是转瞬,快速上了车载着李若曦朝着两人的小窝驶去。

对于那天的事情,李若曦其实已经没有多少印象,不过尤志怀被打,她还是感觉不错的,至少让她有种出了气的感觉。

“喂,你真的就打算住在这里了?”看着在厨房忙忙绿绿的慕额辰溪,李若曦的眼底闪过一丝讶异。

“对。”厨房中正在洗水果的顾辰溪,听着李若曦第第三遍问这句话,不厌其烦的回答。

听到顾辰溪肯定的回答,李若曦无语凝天,自己这算是在干吗,包养小白脸?

虽然已经是第三遍问这个问题,但是李若曦依旧不死心,看着端着果盘缓步而来顾辰溪,略带期待的问道:“你确定不是住几天就回去?”

看着满眼期待的看着自己的李若曦,顾辰溪轻笑,将果盘放在桌上,伸出修长的手指轻刮了刮她挺翘的鼻梁。

笑得一脸邪魅道:“我确定,要不要先交十年的房租给你啊。”

看着李若曦瞬间垮下去的小脸儿,顾辰溪眸色渐深。

“不要,我等着你哪天心情不好了,自己搬走。”一听十年的房租,李若曦连忙摆了摆手。

开玩笑,十年那么长的时间,万一真的签订了租房合同自己可就是甩也甩不掉了。

将李若曦细微的动作收入眼底,顾辰溪自然知道她打的是什么注意,倒也懒得拆穿。将身前的果盘往李若曦面前推了推,示意她吃水果。

插了一块儿苹果扔进嘴了,李若曦转过头去看电视,懒得理会正盯着她的侧脸看的兴致盎然的顾辰溪。

“若曦,我饿了。”顾辰溪看着正专心致志的看着电视的李若曦,眸间闪过一丝独特的光芒,隐约带着一点兴奋。

“刚吃过饭,饿什么饿。”李若曦眉眼一横,抓起身侧的抱枕便朝着顾辰溪砸去。

正看到精彩的地方,被顾辰溪这么一打断,李若曦原本高昂的瞬间没了一半,恹恹的看了一眼顾辰溪,眸间满是不悦。

“我饿。”顾辰溪结果抱枕扔向一边,哪管李若曦乐意不乐意,整个人犹如饿狼扑食一般扑向李若曦。

“你干嘛!”李若曦猝不及防,被顾辰溪扑个正着,整个人在他高大的身子控制下没有一丝的反抗之力。

“我跟你说了我饿了。”顾辰溪说完,眸间带着一丝看见猎物时的亮光,伸手便要去解李若曦胸前的纽扣。

“想搬出去直接说。”见身上之人不但没有丝毫手来呢,反倒是更加的放肆,李若曦无奈只好使出杀手锏。

对于李若曦来说,两个人之间那种私密之事,不趁着酒劲她实在是觉得别扭,心中自然而然的有着一点排斥。

顾辰溪眸色渐深,盯着身下的李若曦眸间满是高涨的欲色,可是在触及到她略微有些反感的眼神,却又有了一瞬间的迟疑。

就是这一瞬间的迟疑,李若曦瞅准空隙,猛的一把推开身上的人,连拖鞋也顾不得穿便逃命似的奔向卧房。

砰的一声将门关上,然后反锁,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捂着还在砰砰乱跳的小心脏,李若曦深呼吸两下,高声道:“你今晚继续睡沙发啊,晚安。”

说完,不等门外的顾辰溪说话,便快速的上了床,熄了灯一把拉起被子将自己蒙了个严严实实。

看着禁闭的房门,顾辰溪感受着身上高涨的情。欲,轻叹一口气认命的去浴室冲了个泠水澡。

回来的途中,看着李若曦那扇单薄的门,思考了一下还是放弃了踹门进去的想法。

眸间闪过一抹轻笑,他可是要长期住下的男人。

经过魏磊的教训来看,显然是自己管教不严,居然还有胆量去见别的男人,可以,这很好。

现在的你如此冷漠,喝完了酒的你却是热情似火呢。

浅浅入眠的李若曦自然不知道顾辰溪的所想,庆幸逃过一劫的她连做梦嘴角都是扬起的,只是她不知道的是,更大的圈套还在后面等着她。

时间不紧不慢的过着,两人暂且开始了在一个屋檐下生活的日子。

当然,吃一堑长一智的顾辰溪每次都会早早的潜入房中,虽然只能看到吃不到,但是也总比睡在沙发上要好太多。

至少睡到半夜还能搂着过过瘾,不然说出去他堂堂天皓国际总裁睡沙发,那就很尴尬了。

看着面前的合同,李若曦的眉头轻蹙,显然是对眼前的合同极为不满。

又确定了两遍,啪的一声将合同扔在桌子上,按下电话:“斯曼,来一下办公室。”

伸手轻揉着略微有些痛意的鼻梁,李若曦看着眼前翻看合同的方斯曼,冷声道:“去查,这个合同为什么没有经我们业务部的手。”

翻看着手中的合同,方斯曼也惊讶的张了张嘴,看着李若曦道:“若曦姐,这明明就是一份不公等的条约。”

方斯曼一毕业就来到了海顺工作,手下经历的合同不说上万也有上千,合同的好坏她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啊。

听着方斯曼的话,李若曦眉头皱的更狠,咬牙道:“王曼丽啊王曼丽,你是真傻还是装疯。”

对于这么一份明显就看出来的问题合同,李若曦简直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几乎是不用想也知道这合同是经了谁的手。

在海顺,除了她这个业务经理,总裁是有直接查看合同的权利的,她怎么就忘了还有这一点呢。

听着李若曦的话,方斯曼放下手中的合同,不解的问道:“若曦姐,你明明已经知道了这是总裁直接签署的,为什还要查?”

“当然要查,看看究竟公司里是谁在为她办事。”李若曦眼底蓦地升起一股冷意,看的方斯曼瞬间有些愣神,随即赶紧拿着合同退了下去。

揉着隐约有些发疼的太阳穴,李若曦侧眸看向一旁杂志上那个一脸冷然的男人,不由得嗤笑一声:“你倒还装得挺像是那么回事的。”

杂志封面上的顾辰溪不带丝毫笑意,一反在李若曦身旁时的痞里痞气,反倒是严肃的令人有些心惊。

“顾辰溪,你混蛋。”将桌子上的杂志捡起扔进垃圾桶,李若曦好看的脸上满是怒气。

回想着昨天晚上顾辰溪一脸认真跟她抢被子的情景,李若曦就恨的直咬牙,心下暗暗想着今晚一定要多加一个被子。

蓦地,她似乎也被自己刚刚一闪而过的想法惊呆了,自己想的不是怎么把他赶出去,而是委曲求全的在准备一床被子。

好吧,她真的是被顾辰溪给气糊涂了,应该是要赶他走来着。

想着顾辰溪这几日的态度,李若曦突然觉得自己当初小瞧了顾辰溪的毅力,本以为住两天就肯定会打退堂鼓。

没想到这都快半个月了,这家伙居然还是赖着不走,脸皮果然是厚到了一定程度。

这边李若曦嘴角的笑意还没落下,桌上的电话便响了起来,刚一接通便听里面传来王曼丽满是怒气的声音。

“李若曦,你赶紧给我上来。”吼完,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掏了掏被震的有些发痒的耳朵,李若曦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放好电话起身。

对着镜子整了整衣领,又将耳边的碎发陇上耳边,转了一圈觉得自己这样去还可以,这才推了门出去。

“若曦姐,你小心。”刚好下电梯的方斯曼正好碰见李若曦准备上电梯,赶紧出言提醒了她一下,眼底闪过一丝担忧。

“你先回去吧,我等的就是她发脾气,她若是不生气我可怎么找漏洞。”轻笑着看着一脸担心的方斯曼,李若曦的心情看起来倒是不错。

一想起那个老女人被自己气得跳脚,李若曦的心情就越发的好了起来,脸上洋溢着难掩的喜悦。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